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26章 催孕大军

第126章 催孕大军

        古暖暖手撑着下巴,吃饱了在发呆。

        后来,是江尘御起身,牵着她的手,拿着玫瑰离开了店内。

        “吃顿西餐能我把我吃抑郁,调调听了让我想睡觉。老公,你下次还带我去满香楼吃吧?我喜欢那里的氛围。”

        江尘御答应。

        回到家中,江尘御手中的玫瑰花瞬间吸引了江老兴趣,“噫,不错不错,老二长本事了,知道给暖娃子买玫瑰花了,可算是开窍了。”

        “什么呀爸,这是我给我老公送的玫瑰花。”

        “啥?”江老瞪着江尘御,“你让你媳妇给你买花,你丢不丢人?你怎么好意思抱着花出门了?你赶紧出去给暖娃子买玫瑰去。”

        古暖暖挽着丈夫的胳膊弯腰换拖鞋,她说:“一捧玫瑰花不到六百块钱,但是~我老公带我吃了一顿饭,六千块钱都不够。比较一下,还是我占便宜了。”

        “原来你说的浪漫约会是和我叔了。”江苏出没说道。

        古暖暖点头,“对呀,要是早点告诉你了,我老公给你打电话的时候,稍微一威胁,你就把我的惊喜全撂了。”

        到家中,江尘御一言不发,都是古暖暖的小嘴吧嗒吧嗒说个不停。

        江老还是觉得儿子娘们似的,让一个女孩子送玫瑰。

        古暖暖说了一段话,让室内的人心头一暖,同时觉得这个小女孩儿的婚姻观,很让人舒服。

        “婚姻是相互的。女人需要用鲜花、礼物和惊喜来滋养,男人同样也需要。当然啦,婚姻必须是建立在平等上。若是一方一味的付出,那便是不幸福的婚姻。所谓的相扶,便是,他给我他的宠爱,同时,我给他我的惊喜。”

        江尘御最近频繁的觉得自己娶到宝儿了。

        他将说话的妻子搂在了怀中,“这些是谁告诉你的?”

        “我自己悟出来的。”

        古暖暖的话落下,魏爱华细思这些年她为丈夫做的事情,“我好像,从来没有送过你大哥花。”

        反而是寡言少语的江市长,在情人节或者七夕的时候,下了班会给妻子送小礼物啊,或者鲜花。

        魏爱华看着身边自带威色的丈夫,她眼角有些湿润。

        江市长见妻子情绪要崩了,他也赶紧搂住魏爱华,“我不需要花,回家看到你们好好的,我比收到什么都高兴。”

        古暖暖察觉自己的话让大嫂内疚了,她立马将话题圆回去。

        她指着沙发上葛优躺的江苏说:“大嫂,你虽然没有给大哥送花,但是你给他送了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礼物啊。”

        魏爱华和江市长的视线都看着沙发上坐没坐相,躺没躺相的儿子。

        他?

        江苏也看着母亲,又看着父亲最后看向了指他的古暖暖。

        古暖暖点头,“当然,你怀胎十月给大哥生了个生命的延续,这不就是最珍贵的礼物吗。我如果要是肚子里揣娃,那我肯定不浪费580去给我老公买玫瑰花。”

        “那你肚子里什么时候里揣娃?”江苏问。

        江尘御也十分好奇的看着妻子要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江苏又说:“要生赶紧生,别等我以后结婚了,我娃生到你前头,那时候称呼就乱了辈分了。”

        古暖暖耍赖,“我就生到你后边,让你大儿子对我小儿子叫叔叔。”

        江老出面主持了,他也加入到催生的队里边,“暖啊,趁着年轻身体好,要生得早点生。你如果怕耽误学业,没关系,爸给你带娃。”

        魏爱华也说:“对啊,你小,生了孩子后和孩子的年龄差不大,以后还能和孩子做朋友。”

        江市长:“趁着现在生,你大嫂在家也无事也可以帮你带带孩子。别等你毕业了,上班了,到时候要孩子了,你既要面对电脑的辐射,还要忙着交接工作。孩子生了,你两头都顾不过来。再过两年,江苏也要结婚了,他要是也生个孩子,那还是你大嫂带,那时,你大嫂就太操劳了。”

        连管家都多嘴了一句,“二少夫人,现在我也可以帮你带孩子。”

        不苟言笑的江尘御在这一时间,他脸上的笑容掩藏不了。

        第一次觉得,家人是多么美好的存在。

        给他找了个讨喜宝的小妻子,还全家齐上阵帮助他催生。

        古暖暖怕了。

        她拽拽江尘御的衬衣袖子,小奶音撒娇,“老公,咱回卧室吧,这地儿不是人呆的~”

        江尘御看了眼妻子平摊的小腹,“小暖,生吗?”

        古暖暖对丈夫挤眉弄眼,她的意思只有丈夫知道:生什么生,咱俩毛线都没发生过,光亲个嘴,能亲出个孩子啊?

        江尘御眉尾轻佻:那……

        “老公,你要不回卧室,那我先逃了。”

        她被催孕催的无地自容,起身越过客厅的茶桌去到台阶处上楼。

        身后人都笑她,“还害羞了,暖暖到底是年纪小,一提到生孩子就无地自容啊。”

        于是,家人将火力对准了江尘御。

        “尘御,你回去和暖暖商量商量,早生孩子以后不后悔。”

        “尘御,你年纪也不小了,你大哥在你这个岁数的时候小苏都会喊爸了。”

        “老二,你对暖暖好一点,哄哄她给你生个孩子呗。”

        然而,江家只有江苏是一股清流,“小叔,刚才我说的话是气古暖暖的。其实,我不建议她生小孩儿早。当然,身为你侄子,我也想让你早点当父亲。

        但是,她今年才20岁,其他人20岁的时候还是爸妈的手心宝贝,她20岁如果就怀孕当妈,走在校园里,学生肯定会背后议论她。

        她年纪不大,结婚在我们学校就够受非议了,要是再怀孕,我们学校的议论之声能把她淹了。”

        这是江苏和古暖暖十几年的感情,他身为古暖暖至交好友的身份为她说的话。

        江苏话说完,江家老宅都安静了。

        魏爱华自问,如果她女儿今年20岁,学业未完成,婆家就要催着生孩子,她能不能接受。答案自然是不能接受。

        她和江市长闭口不说了。

        江老刚才只想着家里添新丁了,也没想到古暖暖这个儿媳妇,其实还是个学生。

        “我们夫妻间的事情,我们商量着来。生与不生,等小暖毕业后再玩儿两年决定也行。”江尘御起身,他拿起桌子上自己的玫瑰,“我也上楼了,你们都早点休息。”

        藏在台阶处偷听的某只小暖,在客厅议论声结束后,她偷偷的返回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