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25章 合照

第125章 合照

        江尘御对女人用的东西,确实没研究,他也从不关注这个。

        “化好妆了?”他问。

        见到小妻子的那一瞬间,他就知道妻子刚才去洗手间干什么了。

        即使,他再大直男,眼睛却不瞎,也能看出妻子的头发被打理过,唇色变了。

        古暖暖坐进他身边,“老公,我这个妆可以嘛?”

        江尘御习惯使然,不善于夸奖自己的下属,最大的认可便是一句话,两个字,“还行。”

        但,妻子不是手下,他口中的还行在古暖暖的耳中听来却又是一番意思。

        “不好看啊,那我再去卸了重新画。”

        “好看,很美。”江尘御拽着小妻子的手不让她再乱跑。“你若再补妆,花就要黯然失色了。”

        古暖暖看了眼桌子上羞艳的花儿,再联想到丈夫对自己的话。

        她笑了,“突然发现,年纪大的人夸老婆比小年轻夸的要走心。”

        被嘲笑年纪大的江总:“……”

        她坐在了江尘御的对面,抱着那一捧鲜花,摆好了姿势让丈夫给她拍照。

        男人拍照,有这个行动就行,不能指望图片能不能看清人。

        当那张模糊的影子都要出窍的照片发出去时,白辰群内问了:“敢问江总这个灵魂出窍的人是谁?”

        “小暖,和她送给我的花。”

        江总回答。

        南宫訾友情建议:“换个手机吧,像素救不回来了。没钱,我支你点儿。”

        余下的两个兄弟也是十分认可南宫訾和白辰的话。

        少女拍完照,那是要经过加滤镜,修图,美颜,修周边才可以发出去的。

        古暖暖是小女孩儿,对自己的照片要求的也跟严格。

        “老公,你手机让我看看拍的美不美,我加个滤镜,你再发。”

        江中:“……发过了,你很美。”

        “真哒?快让我看看。”古暖暖更兴奋了。

        江尘御将手机递过去,古暖暖划拉他们的聊天记录,只看到了一张模糊的图片,“老公,图呢?”

        “就是刚发的那个。”

        古暖暖将手机示意让丈夫看,“就这个?”

        江总脸不红心不跳的点头。

        “这个,美?”古暖暖反问,拜托这个照片,她本人都看不出是自己了好不好。

        江尘御尴尬的咳了一下,“我觉得很美。”

        一边陪侍的经理看到图片,都抿不住的想笑。

        江总确实厉害,商界鬼才,但是,拍照上……一个八岁的孩子也拍的比他好啊。

        “江总,江太太,要不我为二人拍个合照?”

        古暖暖觉得丈夫的拍照技术浪费了自己的补妆。

        她眼神看向身边的经理,“你会吗?若是再给我拍个灵魂出窍今天这顿饭我就要吃霸王餐了。”

        “灵魂出窍倒不会,但是霸王餐,江太太您可以吃。”

        古暖暖看着对面眼神躲闪她的丈夫,她气鼓鼓的将手机交给了身边的助理,“给我拍美一点儿,我老公怎么样都无所谓,把他拍变形也不是不可以。”

        江尘御从小妻子的话语中听出来了她生气了。

        经理是个有眼力劲儿的人,他通过夫妻俩刚才的相处就感到了江总很宠爱这位小太太。

        于是,他说:“江总,麻烦您坐在您太太的身后。”

        江尘御看了眼噘嘴的小妻子,她的嘴巴都可以挂油壶了。

        江尘御起身,他根据经理的指示坐在了小妻子的侧方,他的长臂搂在了小妻子的肩膀上,娇艳的玫瑰躺在古暖暖的怀中。

        拍照时,古暖暖暂且先不生气。

        她头微微朝着丈夫怀中侧去,笑容甜美。她使了个小心机,故意让自己带着婚戒的那只手和丈夫带着戒指的那只手相握。

        经理拍了许多照后交给了古暖暖,“江太太,您过目。”

        古暖暖看了,每一张都十分满意。

        她喜欢的点头,然后将手机递给丈夫,“你重新发一张我们的图片到群里,不许发那张模糊不清的。”

        江尘御听了自家小妻子的话,在她的“视线”下,将一张清晰的图发到了群内。

        南宫訾立马出现:“这么快就换了部手机,江总还是你江总,结婚速度,换手机也这么速度。”

        颜祯玉:“抓重点,是合照。我们兄弟二十年,和尘御有过合照吗?”

        白辰:“这次看清楚尘御媳妇儿的脸了,长得还不错啊。江总这波老牛啃嫩草,真是啃到地表了。”

        古暖暖刚刚点菜结束,她让经理去准备时,自己板着小凳子坐在了丈夫身边,看他们兄弟几个聊天。

        “哈哈哈,老公,我好喜欢白辰啊,他好有趣。”

        江尘御扭头看着小妻子,“他十八岁了还尿床,你还喜欢吗?”

        “……”古暖暖立马摇头。

        江总放心的点头,继续看着群内几个兄弟的活跃。他对小妻子说了句:“有机会带你去潮州玩儿,南宫家在潮州,过年了带你认识他们几个。”

        “你要带我认识你的兄弟们嘛?”

        江尘御抬手,顺顺妻子的小软毛,“早该认识了。”

        古暖暖的思维跳脱,她笑的眼睛弯如小月牙,开心的说:“那如果见面了,我要问他们要份子钱!把欠我们的钱,补回来。”

        “可以,南宫訾现在是当家人,很有钱,你可以多要一些。”

        不一会儿,古暖暖要的牛排和鹅肝都送上来了。

        她拿着自己的手机吃前手机先吃。

        “老公,你别动我还没拍完。”

        等她拍完,二人才开始吃饭。

        “喝红酒吗?”江尘御问。

        牛排,玫瑰和红酒,应该是最搭的。

        古暖暖摇头,“我不会喝酒,怕醉了。你也不能喝酒,因为我不会开车。”

        江尘御点头,“周六周末没事,在家我教你开车,学会了直接给你提一辆车,每天自己开车上下学。”

        古暖暖一想到自己学开车时,身边的父亲气的大声嚷嚷,母亲更是都不坐她开的车。

        “老公,我有点笨,你还是不要教我了。”

        “再笨也是自己娶的,我不教,谁教?”江尘御将盘子里的牛排切好送给了妻子。“你吃我切过的。”

        一顿西餐,在不知不觉中吃完。

        窗外已暮色。

        店内的灯光微晕,像蒙了一层纱。楼下的大提琴响起,曲调宛转悠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