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24章 没见识的江总

第124章 没见识的江总

        古暖暖脸色瞬间通红,她一想到那几个字,无地自容。“你们不要查,要查也得等我们走了再查。要不然,总裁太太的面子往哪儿搁!”

        周围起哄的人都尊重的放下手中的动作,目送上级和太太的离开。

        江尘御看着那个活蹦乱跳的小妻子,他心中的喜悦交错。

        电梯到了后,两人进入里边。

        总裁办的人立马打开那个网页,接着,办公室再次发出噫吁。

        电梯内。

        古暖暖被她们说的脸红,偏偏,她老公问她:“12束玫瑰的花语是什么?”

        “你不是有手机,不会自己去查嘛。”她努着小嘴儿羞涩的说。

        江尘御:“我想听你说。”

        古暖暖抿着嘴,一想到那句话,她就羞于启齿。

        男人还在等着她的话,古暖暖纠结的小表情越来越多,她手指搅着,“老公,你自己心里知道就行了嘛。”

        “你不说,我心里不知道。”

        男人就是要她说出他想听的那句话,他处处逗小妻子,“小暖,说出来,和老公之间不必事事害羞。”他再次强调:“我们是夫妻。”

        古暖暖觉得花都能送出手,怎么到现在却害羞起来了?纠结片刻,她说出口,“它的花语是:对你的爱与日俱增。”

        江总听到这句话,他笑了。

        若非场合不对,他又想搂着小妻子将她揉在骨子里,用自己的办法好好疼爱了。

        江尘御压下心底的惊涛,面上一幅淡定,他叮嘱了句,“记得你说的话,对我的爱,要与日俱增。”

        “不是,老公,这是花语。”小暖努着嘴撒娇。

        江尘御:“花是你送的,花语就是你所表达的。”

        电梯门开了。

        江氏集团大厅,百年难得一遇的场景。

        只见,他们神一般的总裁,手拿玫瑰,一只手牵着一个女孩儿走出了电梯间,那个女孩儿鼓着脸貌似还不太乐意?!但,她们家的总裁却笑的如春风拂面。

        倏然,周围的人想起刚才那一抹手捧玫瑰在公司大楼奔跑的女孩儿。

        原来,有幸收到玫瑰的人,竟然是总裁。而那个奔跑起来可可爱爱的小女孩儿莫非是传闻中的太太!

        议论声起,皆是祝福。

        江尘御收到了玫瑰。

        这件事不知为何他的几个兄弟知道了。

        五人群内炸开了锅。

        白辰:“z市重磅新闻,都和咱大名鼎鼎的江总有关,先听哪一个?”

        潮州的南宫訾,“一条条来。”

        白辰:“为妻出气,收购z大,赠与娇妻。”

        南宫訾:“……”

        甄席:“……”

        唯一性子稳一点的颜祯玉都质疑了,“几分真实?”

        他们都觉得江尘御不是那种冲动的人,收购某个公司,绝不会意气用事,除非是有钱赚。

        收购大学,利润有限,耗心费神,高高在上的江总,断不会如此做。

        有待考察。

        当,白辰将z大官网的截图发到群内时,南宫訾一口水直接喷了出来,“我靠。”

        甄席消失了三分钟,再出现,他佐证了白辰的截图,“是真的,教务系统发布了公示。”

        这次,轮到颜祯玉发“……”了。

        “兄弟们,这还不是最震惊的。你们看图。”

        白辰将江尘御身穿西装,手捧鲜花,牵着小妻子的图片放了出来。

        颜祯玉:“尘御送人玫瑰了?他性格不像啊。”

        甄席加入讨论,“那也不可能是别人送给他的啊,他那副生人勿进的脸,谁敢不要命的去送?”

        白辰说了句:“不管是江总送给别人的,还是别人送给江总的,你们不觉得他手捏着玫瑰花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吗?”

        南宫訾的关注点永远都是与众不懂的,他将图片放大看。“他牵的这是老婆还是新欢啊?看着手,攥的还怪紧的,生怕丢了。”

        他和古暖暖也仅有一面之缘,离开后,早也忘了她的样子,因此有些不确定。

        甄席又问了句:“小白,这是你p的图嘛?咱尘御那冷傲脾气,他能手捏着玫瑰牵着姑娘走在公司被周围人当猴子围观?”

        消失已久的男人在群内活跃了,“不是我送的,玫瑰是我收到的。”

        淡定如颜祯玉,他不淡定了,“靠!号被盗了?”

        惊讶如南宫訾,他惊讶了“收到的?”

        彪悍如甄席:“你是不是拿着钱逼着人家小姑娘给你买的?”

        米罗西餐厅顶层。

        江尘御带着妻子没有回家,他们给家里的人打了个电话告知晚上不回家吃饭后,他便带着妻子来到了z市最高档的西餐厅。

        他平时最不爱西餐牛排,但为了应景,也为了小妻子口中说的浪漫约会,他带着会享受的小妻子来到了此地。

        群消息频繁的震动,让江尘御拿起来看了眼。

        原来是在讨论他啊。

        今日他心情不错,群内冒了泡,顺便纠正好友话中的错误。

        没想到,自己的回复引起了如此激烈的反响。

        他看了眼对面坐着点菜的小姑娘,又看看手边那鲜艳的玫瑰。

        江总喉结滚动,他将鲜花放在妻子的怀中。

        古暖暖头生雾水,“老公,咋回事儿,你不要了?”

        江尘御怎么可能不要,他是为了向自己的好兄弟秀自己能收到娇妻的花儿,“你捧着,我给你拍个照发过去。”

        古暖暖鼓着嘴,“你发给谁?”

        “颜祯玉、甄席、南宫訾和白辰。”

        古暖暖想起来了,她们有过一次见面的机会。这四个人都是她家老公的好兄弟,“你等等!”她将花放在桌子上,背着自己的包包起身,问身边的陪侍的经理,“洗手间在哪儿?”

        经理立马为古暖暖指路。

        她道:“老公,你等我一会儿。”

        她要去洗手间补妆,第一次在自己老公的朋友面前以照片形式出现,怎么着也得美美的,让江尘御的兄弟们看到都会有一种感觉:江尘御的老婆长得真美。

        她好看了,老公的面子上也有光彩。

        不一会儿,古暖暖就出现了。

        她画了个淡淡的妆容,清新小可人。眉头刷了些浅棕色眉粉,眼角画了个小翘尾,嘴唇本来就水嫩嫩的,但是不知道被她涂的什么,更加的水亮了。

        “嘴上涂油了?”不解风情大直男江总问。

        古小暖走过去对着丈夫的肩膀就是一巴掌,“这是唇釉,唇釉。”

        “哦哦,唇油。”江总内心:那不还是油?

        古暖暖第一次感觉和丈夫中间存在代沟。“老公,这叫唇釉,釉色的釉。不是护唇的唇油~”

        她身边的同学朋友,人家的男朋友会在女朋友生日时送一支唇釉做生日礼物,怎么到她家老公这里,唇釉变成了唇油。

        亏他手底下还坐拥商界帝国呢,有钱不照样见识浅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