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23章 心头涟漪

第123章 心头涟漪

        ?

        “老公,闭眼。”

        江尘御见到妻子从背后出现的那一刻,他恍惚了。

        “小暖,你是来找我的?”

        “诶呀,你快闭眼嘛老公~”古暖暖撒娇。

        江尘御挂了手机,他脸上浮现宠溺,听了小妻子的话,闭上了眼睛。

        古暖暖将背后的一捧玫瑰慢慢的拿到胸前,她超前走了一步,垫脚,对着江尘御的脸,轻轻的亲了一口。

        浅浅的,很快速,像是羽毛扫过平静的湖面,但却带来了久不散的涟漪。

        江尘御的喉结滚动,他眼睛缓缓睁开。

        入目,是一捧鲜艳的玫瑰,色比酒艳,香入心间。

        玫瑰后站着自己的小妻子,古暖暖笑的比怀中的花儿还娇美。

        她再次把自己的丈夫弄愣了。

        江尘御见过了无数的大风大浪,他皆能淡然面对。当结了婚后,他发现,好多事情,让他本人都猝不及防,而且桩桩件件都和他家小猫儿有关。

        一捧花,放在他的面前,是他的小妻子送的。

        “老公,你肯定没有收过玫瑰花,喏,你家老婆送上咯。”古暖暖将花递给了男人。

        江尘御接到时,手掌感到一阵发烫。

        他一个男人,竟然收到了妻子送来的玫瑰花。

        江尘御一只手捧花,一手拦着小妻子的腰,他弯腰,凑近古暖暖的脸颊,问她,“下午说的浪漫约会,是和我进行的?”

        “这不是送给老公的惊喜嘛~”

        她双手勾搭丈夫的脖子,望着他如耀石般的眼眸回答。

        江尘御喉结滚动,“闭眼。”

        古暖暖听话的闭上了眼睛,接憧而至的是唇上的温热。

        何助理打算找江尘御汇报工作,罗秘书及时救了他一命,“太太带着玫瑰花来找总裁了,如果你自认有九条命的话,可以进去碰死。”

        总裁办的其他员工早已无心工作,单调的办公室突然出现一抹鲜艳的红,似乎一瞬间就唤醒了她们对枯燥生活的一点改变。

        何助理当机立断,立马加入到秘书圈里,和十几个女人一起聊刚才的事情。

        “说说,刚才咋回事,我竟然错过这等大事!总裁收到花,这是第一次吧?”

        “反正自打我来到这江氏集团,总裁身边就没出现过红色,更别说象征爱情的玫瑰花了。”

        “太太也太浪漫了吧,她是怎么想到这的?”

        平生多数是男人给女人送花,大家都觉得这样才是正常的。当古暖暖突然挑出这个固有思维,她在众人的视线下,手捧着鲜花跑来了公司,让大家对她的看法有了很大的改观。

        罗秘书说:“先生能被太太捕获芳心,一定是太太与旁人与众不同。”

        “总长,我觉得与众不同的前提也得是两人相互吸引。之前那个高小姐,不也暗恋我们总裁嘛,但是每次来公司,没有正经事总裁都不见她。

        太太就不一样了,来了一次后谁拦过她,总裁的专梯她坐着玩儿总裁都不说二话。”

        罗秘书感叹,“还是得看缘分啊。”

        他家总裁就宠爱这位小太太,能有什么办法。

        室内,

        古暖暖站在手捧玫瑰的丈夫面前,她转了个圈。“老公,你觉得我今天哪里不一样了?”

        “带婚戒了。”男人看着她,目光露出宠溺。

        看着她在自己的视线下玩儿。

        “这么明显吗,老公,你怎么知道的!”古暖暖惊喜的去到丈夫面前激动问他。

        除了结婚那天,他为自己带上了婚戒,婚后自己就将婚戒摘了丢在了盒子里。

        今天早上,她去梳妆时,突然看到了那枚闪耀的戒指。

        她看它了许久,最后拿出来套在了自己的无名指上。

        今日上课,她边写字边看自己手上的戒指。

        她问好友二人,“你们觉得我今日哪里不一样嘛?”

        “身份不一样了,古大校花,变成了古大校长。”

        这是苏小沫和江苏对她的观察结果。

        当她亮出自己的婚戒,“请看,这才是我今日的不一样。”

        “戒指?”苏小沫有些意外,她不惊讶,反而问了句:“暖暖,你之前没带过嘛?”

        古暖暖摇头,她刚开始问话时还很激动。后来见好友的反应平平,她的激动也被削平,变得没那么的兴奋了。

        她问江苏:“在咱家的时候,你见我带过吗?”

        “谁整天没事就看你的手啊。”

        江苏也没发现。

        古暖暖失落的哦了一声。

        她带婚戒,在她执拗的心中说明了一件事。

        她打算和江尘御认认真真的过下去了。

        与她而言,婚戒是神圣的象征。

        带上它,意味着江尘御正在慢慢的走到她心中。

        但是,她的内心,身为最好的朋友二人都没有体会到。

        或许是她们还是单身,体会不到已婚人士对戒指的特殊感情吧。古暖暖这样安慰自己。

        她没有继续显摆手上的戒指。

        但是,当来到江尘御面前,她只是转了个圈,他一眼就发现了自己手上多出来的婚戒,这让她平静的心,再次腾起激动。

        “老公,她们都没发现我今天带戒指了,只有你发现了。你是怎么发现的?”

        江尘御没有回答,反而问她:“戒指只带一天过过瘾,还是以后都不摘了?”

        古暖暖小手抱着丈夫的胳膊,小脸儿扬起,她摇摇头,“不摘。”

        江尘御伸手,含笑将她重新搂到怀中。

        六点时,江氏集团下班了。

        江尘御手捧玫瑰一只手牵着小妻子走出了办公室。

        罗秘书对他道喜,“恭喜总裁,喜提玫瑰。”

        古小暖蹦跶着说:“你感谢我吧,要不是我,你家总裁还没玫瑰呢~”

        “太太,你什么时候给我们也送个玫瑰啊?我们羡慕总裁手里的。”何助理调侃道。

        有人抢他玫瑰?江总一个凌厉的眼神送给了自己的助理。

        何助理感觉自己周围凉飕飕的,再看他家打总裁的眼眸,何助理立马夹起尾巴做人,“不,不羡慕了。”

        古小暖哪儿知道丈夫的醋味,她对大家道:“我要送你们的话,肯定是其他的花,玫瑰专属我老公,肯定不能送给你们。”

        她的专属,哄得江尘御心如蜜饯,周围的冷空气自然而然的消失了。

        有小秘书好奇总裁手中的一捧玫瑰,“太太,你给总裁送了多少束呀?”

        “12束。”

        一瞬间,总裁办的秘书们口中都发出语气词,“噢哟~12束呀”

        大家笑的不怀好意,“12束的花语我们刚才查的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