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21章 江总与众不同的告白风格

第121章 江总与众不同的告白风格

        “老公,大嫂也是担心我。”

        江尘御松开了妻子,他起身去开门。

        魏爱华见到江尘御,她又说了遍对古暖暖的担心。

        “大嫂,你进来吧,我没事儿。”古暖暖穿好自己的睡裙,她坐在床上说。

        魏爱华进入弟媳卧室,她坐在床边,抓着古暖暖的胳膊检查,“腿上有没有伤啊?”

        古暖暖将自己的两条腿也伸出去让魏爱华看,“没有,你放心吧大嫂。”

        “你肚子上啊,后背啊,有事儿没?”魏爱华问。

        古暖暖和丈夫对视,她的一个眼神江尘御立马懂了。他出言,帮妻子隐瞒。“大嫂,小暖刚才洗澡的时候我都检查过了,没有伤。”

        “那就好,没事就好。你今天怎么会和人打起来,我也不会去你们学校贴吧,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魏爱华问她。

        古暖暖和她手牵手安慰道,“大嫂,我也不知道今天一下子会上来那么多人,然后我一生气,脑子里就只顾着打架了。”

        “你呀,还是太小了,太冲动。以后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你回来告诉我们啊,你还是孩子,自己怎么能解决。”

        古暖暖小声提醒,“大嫂,我二十了,不是孩子了。”

        “二十怎么了?在大嫂眼里,你就是个孩子。”

        古暖暖嘴巴张了张,感动的话不知道如何宣之于口。

        她喉咙哽着难受,于是伸开胳膊抱住了将她当半个女儿的妯娌。“大嫂,你对我太好了。”

        “傻孩子。”

        魏爱华知道时候不早,她未多留,于是离开了。

        江尘御坐在妻子身边,看着她泛红的眼眶,“又感动了?”

        古暖暖的头仿佛是个蒜臼子在点,“老公,爸爸对我好,大嫂也对我这么好,连你也这么宠我,呜呜……”她自己给自己感动哭了。

        江尘御笑了下,“小孩子,泪窝这么浅。”

        他为妻子擦干眼泪,“因为你值得我们所有人宠爱你。”

        古暖暖不知道自己的好在那里,她就觉得自己捡了个大大的便宜,日后有机会一定要去寺庙烧高香,感谢佛祖对她的厚爱。

        “睡吗?”江尘御问。

        古暖暖手背擦干眼泪,她钻进了被窝。

        江尘御也去了另一边上床。

        夜晚,古暖暖自己拽着江尘御的胳膊,放在自己的脖颈下枕着。

        不等男人拥她,她自己钻进去。

        “老公,你今天生气嘛?”

        江尘御:“小暖,你为何一直在关注我生没生气?”

        古暖暖不知道自己的感情,她只是将心里的感受说了出来。“因为我害怕你生气不理我,你不喜欢我了,然后你就会离开我。我一想到你离开,心里就难受,心口有个大石头,憋得我做什么都不舒服,还总想哭。”

        江尘御侧身,他看着怀中那个冲他告白的小妻子问:“我离开你,你会难受?”

        古暖暖点头,娇软的声音说:“我不敢幻想你离开我,我怕我的心会疼死。”

        “小暖,你再对我说一遍,你刚才的话。”

        古暖暖傻乎乎的又重复了一遍。

        她以为,自己只是重复了一遍心中感想。却不想,在男人的心间,是妻子重复了一遍对他浅浅的爱。

        “只要你不离开我,我就不会离开你。小暖,若是有一日,你离开我了,我会把你挫骨扬灰的。”

        江总的告白风格,和他人的与众不同。

        他的话,吓得古暖暖紧张,“老,老公,离开你的标准是什么?”她得避免自己被挫骨扬灰!

        江尘御在她头顶,用极致的温柔,说出最难的话。“我见不到你的人,我感受不到你的心,这就是所谓的离开,二者缺一不可。”

        人,和心,任何一个都不能离开他!

        古暖暖被丈夫的话吓哭了。

        “你又哭什么?”

        江总察觉胸膛湿湿的,他低头一看,发现他家小妻子竟然成了小哭包。

        “呜呜,老公,我怕我以后出门旅游,你见不到我会把我杀了。”

        江总:“……”

        “那倒不必,你老公不是那种不讲理之人。”

        古暖暖觉得自己的小命被挽救回来了,可是,她又怕的事情发生了。“万一我以后心思不在你身上了……啊,你别打我屁股!你听我把话说完。”

        江尘御手在她翘臀处等着她后话。

        不中听,他继续打。

        “你说。”

        古暖暖说:“万一我以后的心思放在你儿子和闺女身上了,你会不会杀我?”

        “我儿子和我闺女的妈是谁?”

        “肯定是我。”

        江尘御低笑,“那也没关系,我甚至很期待,猫咪的肚子里生出来两只小老虎。”

        古暖暖被调戏的脸色又没出息的红了。

        “不和你说了,我要睡觉!”

        她的睡眠质量佳,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能听到她规律的呼吸声。

        她躺在丈夫臂弯中,更像是一个小孩子了。

        深夜,海花公馆。

        苏小沫躲在屋子里不敢出门。

        苏凛言下班回家,他单手掐腰,站在门口敲门,“出来老实交代,我进去可就不是有商有量了。”

        “哥,我睡了。”

        “让我翻窗户是不是?”

        苏小沫急忙下床,她将窗户反锁。

        苏凛言用小妹的软肋威胁她开门,“你就不想知道你两个好朋友因为这次打架事情在狱中吃了多少苦头?”

        不到一分钟,苏小沫的卧室门快速打开,她站在门口,眸子小心翼翼问:“哥,她们怎么样了?”

        “不是睡着了吗,刚才不是厉害的锁门吗。”苏凛言走进妹妹的卧室,他双目带着厉意盯着妹妹。

        苏小沫心虚的低着头。

        见大哥面孔凌厉,苏小沫怂的低着头,绞尽脑汁想应对之策。

        不一刻,她用自己百用百灵的撒娇手段冲苏凛言撒娇,她穿着睡裙,抱着苏凛言的腰,“哥哥,好哥哥,小沫最爱哥哥了,你不要教训我了好不好,我知道错了~”

        “撒手。”

        苏小沫摇头,“小沫最爱大哥了,大哥,对不起,小沫知道错了,不要惩罚好不好。”

        苏凛言喉结滚动,他点苏小沫的额头,“你今年二十了,不是小孩子了,大哥是男性,你要和我保持距离。”

        苏小沫依旧摇头,脸贴在他的胸膛,“不要,我二百岁在大哥这里也是小孩子,我就要抱着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