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17章 她怒了

第117章 她怒了

        高倩冰冲上去就要打苏小沫。

        古暖暖眼明手快,她迅速上前,抓着高倩冰的胳膊踹了她肚子一脚,动作利索的将她胳膊扣在桌子上握拳朝着她的头一拳锤下。

        她的动作干练,没有一丝的拖泥带水,动作一气呵成,让教室的同学大为震惊。

        古暖暖会打架!

        震惊远远超过了高倩冰的呼救。

        后来,老师走到教室才终止了一场闹剧。

        高倩冰在古暖暖这里讨不到一点上风。

        江苏左边是苏小沫,右边是古暖暖。

        他给两位大姐鼓掌,“我和你们坐在一起,我觉得我就是废物。”

        刚才两人吵架太毒了,他愣是插不上一句。

        特别是古暖暖打架,每次都那么的有看头。江苏崇拜古暖暖,连称呼都变了,“小婶婶,如果老师没来,你会把她胳膊崴断吗?”

        甜美的外表,恶魔的心肠。软软的嗓音,说出了狠辣的话,“会。”

        一个小时后,操场上出现了一位老者。

        江老在管家陪同下来到了学校的田径场,他这次出场带着他装饰用的拐杖,明明走路健步如飞,却非要带跟价值不菲的拐杖彰显自己的社会地位。

        “管家,你说暖暖突然叫我来学校,干啥嘞?”

        管家侧后方穿着燕尾服紧跟着,“许是二少夫人又要带着老爷去吃好吃的了。”

        “哈哈哈,若真是如此,那我这儿媳妇也太孝顺了吧!”江老听到管家刚才的话他开心的不得了。

        其实他心里也是这样想的。

        “还是我江家有福气,都以为娶了个娃娃进门,家宅肯定不得安宁,但是你看看。自从暖暖进门,我们江家那日子过得是红红火火热热闹闹舒舒服服的。”江老自动忽略初相识时的不愉快。

        他一想到这几次二儿媳带着自己吃的零食,他心里美滋滋。“雪糕,之前我瞧都不瞧一眼的。辣条,那都是垃圾食品。管家,你知道跳跳糖嘛?吃到嘴里,那小粒蹦蹦跳跳特别奇怪,之前我都不知道。

        幸亏暖暖近了门,要不然,这些好吃的我去哪儿发现去。我活一辈子不吃这些好东西,到死,那我不亏死了。

        路边儿的炒虾尾你知道那种感觉吗,麻酥酥的辣丢丢的还香喷喷的,我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

        暖暖还说了,下次带我去吃夜市,看视频我都觉得热闹。

        这孩子,太孝顺了,比老二都孝顺。”

        江老絮絮叨叨说了好一会儿古暖暖的好话。

        管家从江老的字里行间听出了他的那种自豪感。

        “二少夫人不是寻常人家的千金小姐,她古灵精怪的,鬼点子特别多。”

        “那是,也不看看她是谁家儿媳妇。”江老又飘飘然了。“不得不说,尘御娶暖暖,这个媳妇真娶对了。这小丫头,改变了爱华对她的看法,改变了我的注意,还改变了尘御的性格。之前你见过尘御对谁有笑脸吗?没有!但是你看暖暖进了门,他哪天嘴不都是笑的。”

        江老越说越觉得古暖暖好了。

        “奇怪,一会儿我儿媳妇要带我吃啥好吃的?”

        不一会儿,学校的下课铃声响起。

        古暖暖和江苏走出教室去了田径场。

        “暖暖小苏,江老还在田径场等着呢,你们俩先去,我换个衣服一会儿跟上。”苏小沫对二人说。

        到了田径场。

        中间的老者最引人注目。

        “那不是我爷爷了吗。”江苏指了指操场的江老,“管家还陪着呢。”

        古暖暖也看到了,她在操场上冲江老大喊一声,“爸。”

        江老转身,一下子就瞧到了他那讨喜的儿媳妇,还有他那扣扣搜搜的大孙子。

        “哎!暖啊,爸来找你了。”江老嫌用拐杖碍事,直接手握着拐杖柄,步履稳健的朝她走去。

        拐杖在他手中,仿佛是古代侠客的佩刀,侠客的刀是挂在腰间,江老的“佩刀”却是握在手心。

        古暖暖出现时,已经备受瞩目了。

        她又高喊一声“爸”,瞬间吸引了周围所有人的目光。

        江老兴高采烈的到了古暖暖跟前。

        江苏咧着嘴,小声的喊了声,“爷爷。”

        “龟孙子。”江老上手对着江苏的头又敲了一下,“喊这么小声,觉得你爷爷我丢你人了?”

        江苏摇头,他手揉着自己的头顶。“爷爷,你快赶紧帮我小婶婶澄清吧。”

        江老疑惑了,澄清什么?

        这时操场上也响起了鼎沸,

        “快看,那个老头子是不是昨天古暖暖带着出门的人?”

        “对对,是他。但是为什么是她爸?她爸这么老吗?”

        “为什么那个老头子要打我男神啊!他不是古暖暖的爸嘛?和我男神什么关系~”

        “会不会古暖暖的爸是那个穿燕尾服的人?那个老头是古暖暖爸的老板,然后他爸卖女儿,把女儿送到了老板的床上?”

        “对对对,有可能。她刚才喊爸,两个人都扭头了。”

        又有人提出了自己的疑惑,“可是刚才明明是那个老者自称是古暖暖的爸,然后朝她奔过来了。”

        “笨,爸爸可以有很多,亲爸,金主爸爸,还有包养爸爸,当然认个干爸又不是又不可能啊。”

        “就是啊,陪睡就行了呗。”

        “可是年纪都这么大了,那个什么的时候,哪儿有力气啊”

        “这就不是我们操心的事情了,这是人家古大校花操心的。”

        ……

        周围人的话就像无数根火柴,瞬间点燃古暖暖内心的火焰。

        江老也怒火中烧,原来,昨日儿媳带自己吃饭,却被有心之人构陷和自己不清不楚!

        让儿媳受了委屈,他本人亲自到现场,本以为这些愚昧的人会有些脑子,知道误会一场,却不想,愚昧的人永远都是闭目塞听,只相信自己心中所构想的。

        古暖暖去到那个侮辱她、侮辱父亲的人面前,一言不发扬手就是一巴掌。“姑奶奶今天教你什么是做人!”

        “打架了,古暖暖被说中恼羞成怒了。我们不过是说出了实情,古暖暖蛇蝎贱人,听不得我们说真话,大家快去救人,不要让她伤害同学。”

        高倩冰在操场上突然一吼,周围看戏议论的人纷纷朝着古暖暖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