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13章 古暖暖哄夫有术

第113章 古暖暖哄夫有术

        江苏看了眼身边小叔叔,他媳妇瞒着他在外办坏事,为什么他脸上还有笑容心情看起来还不错?

        “喂,小苏,江苏?你听到没?”古暖暖没等到他说话,于是问了句,“你到哪儿了?”

        江苏:“啊啊,我听到了,我没到家。”

        “那就行,你千万别回家啊。”

        江尘御对江苏点头。

        江苏了然,他答应,“好,我不会去,但是……你也自求多福吧。”

        “什么意思?”

        江苏电话已经挂了。

        他看着身边的小叔叔问:“叔,你在开心什么?”

        “她瞒着我,是不是就说明,她怕我?”江总问侄子。

        江苏点头,“你是在开心这个?”

        江尘御扭头看着室内的小妻子,他嘴角勾起,“怕我,就说明在意我。”

        她在意自己,他当然开心。

        车内,江苏不理解已婚人士的这种奇怪满足感,他只是浑身起鸡皮疙瘩。

        室内,古暖暖还在疑惑,“爸,江苏刚才对我说让我自求多福,我总觉得他在对我传达些什么内容。会不会我老公已经知道了?”

        江老摆手,继续下手抓着虾尾,边吃边说:“你想多了,江苏这会儿就算是开车也没到家呢,肯定不会和尘御碰面。”

        古暖暖点头,她吃的若有所思,“有道理,那我为啥心跳这么快?”

        “肯定是他觉得咱俩吃好吃的不带他,他羡慕嫉妒恨了,这孙子,人品有问题。”江老开开心心的又吃了一口小龙虾,心想:这个小龙虾真好吃,在家里可吃不到这种美味。看来以后跟着儿媳混能有口福~

        古暖暖再次点头,觉得公公说的颇有道理。

        “江苏从学校开车到家快的话也得半个小时,何况他今天没开车,他肯定没到家。我老公也在公司加班呢,他们叔侄俩肯定见不了面。”

        江老点头,“对对对,就是这样。吃,赶紧吃,一会儿再要一份儿。”

        两人在店内吃,车中两人看。

        “叔,你今天为什么突然来学校了?”

        z大有三个校门,古暖暖去了西门,和公公碰面。

        苏小沫去了东门,找自己的哥哥。

        他就近原则去了离自己最近的南门,打算拦个车去游戏厅。

        他正准备拦车呢,面前突然停了一辆熟悉的古思特。

        车窗打开,江尘御带着命令语气,“上车。”

        江苏:“叔,叔?你怎么在我们学校?”

        他拉开车门坐了上去,系上安全带。

        江尘御对着他的脑门敲了一下,沉着脸问:“为什么逃课?”

        江苏平白无故的挨了一顿暴击,他激动的为自己辩解,“我没有逃课。”

        江尘御刚和小妻子打电话,她告诉自己一会儿有课,为何侄子说没课。

        “这是我们课表,不信你看。”江苏递出了最有力的证据。

        江尘御拿在手心看了眼,他皱眉。

        小妻子骗他了!

        “你婶婶呢?”他问。

        江苏突然想起古暖暖要做的坏事,他瞬间后悔刚才不应该说那么多了,“她,她可能,她在学校补课。”

        “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江尘御眼神带着威逼望着副驾处的侄子,“她呢?”

        江苏不想出卖朋友,“她在上课。”

        “上次舞蹈班的老师告诉我说你不适合拉丁舞,那就转去学芭蕾舞。”

        江尘御话音落下,江苏抢话似的立马说:“她和我爷爷约好了今天放学背着你偷偷去小吃街吃炒虾尾,那家店的位置在小吃街的中段,我们三个人经常去聚餐。而且,她还要拉我入伙,我觉得不能背叛小叔叔,所以我拒绝了。”

        此刻,江苏也忘了所谓的兄弟情,姐妹爱,维护自己大腿根不被劈叉才是王道!

        他还说的特别详细,连位置都告诉了江尘御。并且还强调,“她和我爷爷上周就预谋好了,她们打探出来你今日公司有会议,会很忙碌,不会回家吃饭,所以挑了今天去吃。”

        江尘御冷笑,原来如此。

        亏了他下午心心念念她,下午亲自来学校接她放学打算给她送个惊喜,晚上带她去满香楼用餐。

        结果,这小妮子,玩儿嗨了!甚至还骗自己说下午有课。

        若不是他偶遇侄子,他真的就被这个不乖的小妻子给骗了。

        江尘御发动车子,在侄子的指示下去了那家虾尾店。

        这才有了后话。

        古暖暖吃了多久,江尘御就看了多久。

        后来,江尘御的手机响了,他接通,“……嗯,等我到公司再处理此事。”

        他挂了电话,驾驶车子离开。

        他将江苏放在离家近的路口,“自己走回去,今天的事情不要对她多说一字。”

        江苏点头,他下车目送小叔叔离开。

        古暖暖回到家时,江尘御果然不在家。

        她和江老得逞的击掌,“爸,咱们运气真不错。”

        沙发上的江苏看着兴高采烈的二人频频摇头,死到临头了还不知。

        古暖暖上楼去洗澡,洗去身上的油烟味,然后喷上江尘御最爱的香水迎接丈夫回家。

        深夜,江尘御回来了。

        贪嘴儿的小妻子也回来了。

        她笑盈盈的迎上江尘御,看到他时,眼睛都笑弯了。

        江尘御边换鞋边笑问:“见到我这么开心?”

        古暖暖点头,“你是我老公,我见到你当然开心。”

        “那为什么不让我去你学校接你?”

        古暖暖可爱的鼓嘴,吃饱后,她的小嘴说话都是甜甜的,话直接说到了男人的心坎儿,“我老公太帅了,怕别人嫉妒。我老公太有钱了,怕别人羡慕。我老公太好了,我不舍得让别人见。”

        路过的江苏直接喷水。

        妈的,他从不知道古暖暖嘴巴这么甜,这么会哄人!

        男人心情极佳,上手搂着她的小细腰问:“下午上课辛苦吗?”

        古暖暖还脸皮厚的点头,“可辛苦了,今天下午四节课呢,我写字写的手腕都疼~”

        江苏内心:你丫的,你那是吃炒虾尾吃的手腕疼!

        江尘御若不是下午亲眼瞧到小妻子吃虾尾的欢快模样,他一定又会被这小丫头给骗了。

        “那老公给你揉揉?”

        古暖暖点头,“好呀好呀。”

        江苏不知道从哪儿搬了个凳子坐在门口,坐等小叔叔打媳妇!

        但是,他等到花儿都败了也没等到江尘御说古暖暖半字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