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04章 江总亲自买礼物

第104章 江总亲自买礼物

        “那就送一条奢侈品首饰吧。太太的衣着讲究,身上的裙子和包包都是高奢品牌,她本人可能也喜欢这些东西。今日我看到夫人的手腕空空,不如送一条高定手链,可以用作日常佩戴的款式。”

        江尘御细想时,罗秘书又说了:“太太的生气是对事,并不是对你挑刺。只要总裁送了礼,太太就知道你的心意了,自然而然就不会继续追究这个事情。”

        江尘御点头。“今晚应酬你陪我去。”

        “那何助理?”

        江尘御:“他眼光不行,留在公司加班。”

        “是。”

        江尘御口中所谓的眼光,不过是去为妻子挑选所谓手链的眼光。

        下班后,罗秘书和江尘御同乘一辆车在去往应酬的酒店时提前拐去了商场。

        “总裁,我以为你会给奢侈品公司的老董打个电话让手链送到你办公室呢。”

        罗秘书说。

        江尘御:“亲自去买显得有诚意,若要对方送,可能到明日了。”

        江总都能幻想到自己回到家,床上的小妻子会如何的气他。

        左一口“叔叔”,右一口“大侄子”。

        “这款取出来我看看。”江尘御指着一本小册子上的精致金色手链说道。

        一旁站着接待的经理急忙让员工去取货。

        江尘御亲自到访,这里的最高管理层亲自出现接待。

        “江总,你要送给谁?”

        “我太太。”

        经理惊讶的嘴巴都没合上。

        江总竟然是这样的江总。

        手链取出来,江尘御拿在手心看着普普通通却难言光芒的手链,一旁的经理开始讲解这个手链的设计理念以及采用了那些技术用了什么压花,还有表达的感情。

        罗秘书经常看杂志,她见到这款手链就想到了书上的介绍。“总裁,这条手链出自国际著名设计师广谱老先生之手,价格昂贵,送出去有诚意。手链夺目,太太肤白,一定会适合。而且它也很精致,又是先生送的,太太肯定会喜欢的,”

        江尘御十分满意,他点头,将手链放回盒子,递出一张银行卡,“结账。”

        江尘御美美的提着礼物离开了。

        车上,罗秘书道:“总裁,你对太太真好。”几千万的钱说花就花。

        江尘御心情不错,“小孩子,不惯着她来,她那小脾气发起火来我家都没安生日子过。”

        那个被丈夫吐槽是小孩子的古暖暖,正悄咪咪的去冰箱处,顺走了一块儿雪糕。

        肚子不疼,荤素不忌。

        古暖暖趴在床上给医院的江老打电话问他今日感觉如何了。

        “爸,尘御晚上有应酬,我们就不过去看望你了,明日你就回来了。”

        江老喝着养胃的蔬菜粥,他舒心的说:“你不要过来,爸这里没事啊。你大哥大嫂在医院,你就别操心了啊。”

        古暖暖吓唬公公,“你要是想我的话,我让家里司机给我送过去。”

        “不不不,我不想你,你别来,在家老老实实的呆着。”

        “哈哈哈,好的爸爸。”

        古暖暖和江老挂了电话。

        江老后怕的说:“可不敢让她过来,没病也能给我折腾出病,昨晚血压还只高不低呢。”

        傍晚,古暖暖出门吃饭。

        江家只有她一个人,那些所谓的繁琐程序都被她拒绝了。

        “我洗过手了,盆端走。”

        佣人退下。

        有人要辅助她用餐,“我有手有脚,你们统统下去。”

        不一会儿餐厅就没了人。

        古暖暖放开了吃。

        另一边,玉都豪庭。

        江尘御拿着手机看女孩儿发的朋友圈,“一个人独享大餐桌,太幸福了。”

        他点了个赞,并且回复了句,“忌辣忌冰。”

        古暖暖回应他了个猫咪的搞怪表情,上边写着:我就不听你的

        江总应酬时笑出了声。

        “江总有什么好事了?”有人问。

        江尘御:“没好事,家里有人不听话了。”把他气笑了。

        罗秘书懂不听话的人是谁,她为江尘御把余下的话说了。

        不一会儿,古董也出现了。

        “尘御?”

        见到女婿,他很惊讶。

        江尘御起身,“爸。”

        他将主卫让开让岳父坐,没人告诉他自己的岳父会来啊。

        一边的东道主见到这奇怪的一幕,他心中一阵警铃响起。邀约的时候,谁替他约的古董?

        若是知道古董也会出现,他就不会安排江尘御坐在主位上了。

        东道主额头冒冷汗。

        幸而翁婿二人没说其他,只是位置略有转移。加上餐桌上的一个个都是狡猾老狐狸,说话有趣,不会让众人尴尬,这才将此事掩了过去。

        人家翁婿俩自然是坐一起的。

        “江老身体怎么样了?”古董问女婿。

        江尘御,“他身体无碍,明天出院。”

        古董提到女儿,“让暖暖跟着你去医院接江老。”

        江尘御摇头,“小暖明天有课就不让她去了,医院也都是细菌,不想让她经常跑。明日我去去就回。”

        古董听了女婿的话,他对这个女婿越发的看上眼。

        推杯换盏间,笑语一片。

        江尘御的手机想了。

        他看了眼来电人起身外出接电话。

        古董瞟了眼备注,他心中疑惑,“猫儿”是谁?

        走廊,江尘御接通电话。“怎么还不睡?”

        “老公,你几点回家呀?”

        江尘御看了眼包间房门的方向,里边大家正聊得开心,“明天要上课,你先睡吧,我回家就晚了。”

        “唔,那我给你留着门,你尽量早点回来哦。”

        江尘御听到妻子软糯糯的声音说出“留门儿”的字样,他心中软如棉花,棉花上趴着一只懒懒的猫儿。

        “好。”

        古暖暖叮嘱:“少喝酒。”

        “放心吧,爸也在里边。”

        “嗯?咱爸和你一桌?”古暖暖好奇。

        江尘御点头,“对,巧遇,事先不知道。”

        “那你也监督着咱爸,少喝酒,晚上把爸爸送回家。”

        “好,我答应你。”

        哄着那边的小妻子挂了电话,让她去睡觉,江尘御含笑进入了包间内。

        “刚才是谁了?”老丈人眼神犀利,看着女婿笑不达眼底问。

        江尘御:“小暖打来电话问我几点回家。”

        “哦,是她了。”原来“猫儿”是自家闺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