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102章 江总猫咪会吵架

第102章 江总猫咪会吵架

        男人拉着跑神的她搂在怀中。

        他伸手将一旁的枕头仍在床尾,自己的胳膊当女孩儿的枕头。“睡觉。”

        “哦。”古暖暖有了最贵的“枕头”。

        不过不舒服的是,她又被抱在了怀中。

        古暖暖抬头看已经闭上眼眸休息的丈夫,她鼓起嘴想说什么,却又咽了下去。

        上午睡的多,此刻,她一点困意都没有。

        江尘御的呼吸却均匀了。

        良久,一个小软音轻轻的呼唤,“老公,你睡着了吗?”

        “你说。”

        古暖暖在他怀中道歉,“对不起老公,我做错了一件事。”

        闭眸假寐的男人突然睁开眼,他扭头,看着怀中可人,眸子带着紧张问:“怎么了?”

        “其实,其实我,我中午上来的时候没有挤电梯,我偷偷坐的你的……专梯。”说到最后,她的声音越来越小。

        专梯二字,几乎都快听不到了。

        休息室陷入短暂的安静。

        古暖暖紧绷着身子等待丈夫的批评。

        岂料,男人开口了。却不是批评,而是反问:“为什么告诉我真话?”

        古暖暖捂着心口,说道:“因为对你说谎,我心里难受。”

        话音落下,她的头顶传来男人的笑声。

        他没有责怪小妻子,反而更被她吸引了。

        “乖,没事。”

        昏暗的休息室,江尘御的手抹黑附上妻子的脸颊,他低头,又吻到妻子的发丝,“真的没事。”

        古暖暖:“你生气吗?”

        江尘御:“不生气。”

        她仰头,即使看不清男人的五官,但她还望着丈夫。“我骗你了。”

        “我知道。”

        古暖暖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她低着头,被子下的身子缓缓的移动到了丈夫的怀中。

        江尘御也侧身,他抱着怀中的小娇娇,嘴角带着笑容,陪着他家的“猫儿”睡觉。

        不知过了多久,古暖暖醒来时都懵了。

        窗帘拉着她并不知此刻是几点,拿着手机看了眼,发现是下午的三点,她才安心。

        “这要是睡到晚上八九点,我就丢死人了。”

        她下床,穿上鞋子帮助丈夫将休息室给整理了一下。

        出门前,她将空调温度调到之前,又拉开了窗帘。

        出门时,巧遇丈夫在发火。

        “这点数据就来糊弄我?没能力就趁早让位。”

        古暖暖站在一侧看丈夫的火气貌似还很大。

        江尘御的面前站着一个中年男人,看起来老实憨厚,此刻他低头仿佛是一个木头人不敢乱动,更不敢开口。

        他怕江尘御,怕的紧。

        江尘御翻了几页的数据,他越看火越大,直接将手中的单页全部仍向那个中年男人的面前。

        单页在空中瞬间散开,飘得到处都是。

        有几张落在了男人的脚面上。

        江尘御冷着一张严孔,他浑身自带威严。长居高位,他身上的帝王气息尽显,看手下的人,都带着不容直视的威色。“捡起来,重新做。明天若还是这样,直接走人!”

        中年男人弯腰道歉,声音还带着瑟瑟,“是,是,总裁。”

        男人弯腰一张一张的捡起来地上的单页。

        古暖暖见了,她同情那个被批评的人。

        看他的年纪,要比丈夫还要大上十几岁,就这样站在丈夫面前被骂,太丢人了。

        她小跑上前,也弯腰帮助男人捡起来地上的单页。

        江尘御看着一道浅粉色的影子跑过,他定眼一瞧,刚才跑过去的不就是他家的小妻子吗。

        她还在地上帮那个男人捡单页,古暖暖又去了更远的地方将散落的纸张捡起来整合到一起,交给了那个男人。

        “谢谢你。”男人弯腰道谢。

        他看着总裁办公室突然多出来的一个女孩儿。

        看起来和他孩子一样的年纪。

        “你是?”话问出口他就不敢再问了,毕竟,出现在总裁办公室的人,还没有穿工作服,一看身份就不是他能八卦的。

        古暖暖看了眼不悦的男人,她:“我是他侄女儿,你先出去吧。”

        男人转身对江尘御再次鞠躬道歉,并说明自己明日一定会准时交上来,然后离开了。

        等办公室只有夫妻俩时,古暖暖察觉身上的那道视线越来越浓烈。

        她迎面对上。

        刚才浑身充满杀伐的男人,和之前对她温柔宠溺的丈夫简直判若两人。

        刚才他仿佛一瞬间回到了刚结婚的时候,他脾气坏的让她讨厌。

        江尘御心中本就充满火气,刚才又被小妻子摆了一道,他心中的火烧更旺。

        他猛力坐在椅子上,椅子都发出叽啾的声响。

        “睡饱了,连我是谁都不认识了?”

        男人的声音低压,看着不知错的小妻子。

        她不开口解释,就只有他先开口了。

        江总不知道,这就是妥协了。

        古暖暖小嘴儿开始气人,“我不想让那个大叔知道你是我老公。”

        毫无疑问,她的话惹的男人更加不悦。

        他眸子黑沉,盯着妻子的眼睛等一个解释。

        “我老公应该是温柔的,脾气好的,说话中听并且尊重人的江尘御。才不是刚才对下属吆五喝六,动作侮辱对方的江尘御。”

        哦?小妻子这是在抱怨他刚才对下属过于严厉了。

        古暖暖不怕江尘御,他若是敢欺负自己,大不了和他打一架。

        小姑娘想法单纯,她继续说:“我说你是我老公,那别人就知道我古暖暖嫁了个脾气暴躁,不是人的家伙。”

        江总:“……”又开始骂他不是人了。

        “既然这样,我也让你体验一把被侮辱的感觉。”

        她就故意将自己和江苏拉一个辈分,对丈夫叫“叔叔”,拐着玩儿的提醒他年纪大,老牛吃嫩草,人品不咋地……等等。

        古暖暖的话,就是一桶桶汽油,泼在他心中的火焰上。但偏偏,她这个人就是个灭火器,只要站在他面前,他的火就一直在忍着不会爆发。

        不说旁人,若是江家的任何一个人敢如此对他说话,他都不会给予好果子吃。

        但说这话的是古暖暖,他娶回来的妻子,他的猫儿,他忍了!

        “你刚才拿着单页仍在人家身上,就知道你不是个好人。”

        江总:我现在在妻子心中又变成坏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