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98章 一点不吃醋的江总

第98章 一点不吃醋的江总

        “嗯?”古暖暖身体正饱受摧残,却还在关心丈夫,“我嘴巴没东西,老公,你身体到底怎么了?”

        江尘御坐进妻子,他伸手搂住怀中娇软妻,“张嘴把药喝了。”

        “啊??这个药是给我买的?”

        “止痛药,能抑制你经期疼痛。”

        古暖暖看着白白的药片,心中仿佛被滴入了柠檬汁一样,酸酸的,涩涩的。

        老公刚才消失的时间,竟是跑出去给她买药了。

        这么晚了,外边的药店都关门了吧,他是怎么买来的。

        古小暖心软,看着丈夫的脸,她眼白泛红,感动的想吸鼻子。

        江尘御被小妻子看的不好意思,他只是做了一点小事,这小孩儿就感动了。不知不觉,他无师自通的学会了哄人,“乖,先把药喝了。”

        古暖暖听话的张嘴,口中被丈夫放入两粒药片,接着他拿起矿泉水瓶递给妻子,“喝完就躺下,我去给你接热水。”

        古暖暖机械的喝了药,她乖乖的躺在了沙发上,心中酸酸的眼眶涨涨的。

        不一会儿,江尘御回来了,接热水是放温热让她喝的。

        某网页写了,女孩子经期痛要多喝热水。

        他坐下,手直接放在了妻子的小腹,轻轻为她揉肚子。

        古暖暖脸红的滴血,她知道自己的头顶现在有一双眼睛在直视她,但她不敢抬头和他对视。

        江尘御的掌心温热,隔着裙子,她的小腹也能感觉到他的温度。

        他的手掌比自己的大,被轻揉的小腹竟然奇迹般的没有刚才疼了。

        江尘御拿起一边的薄毯,他单手抖开盖在古暖暖的身上。

        少女心思的她抵不住丈夫这点点滴滴的温柔,心中的老树在这一夜间绽开了鲜艳的繁花。

        “你不知道今天身子会不适吗?”江尘御温柔的声音在她头顶想起。

        古暖暖咬唇,点点头,“我没特意记过这个日子。”

        江尘御:“18号,你记好了。最近回家不许吃雪糕,垃圾食品都忌嘴,这一周过了再说。”

        古暖暖弱弱的点点头。

        现在她疼成这幅惨样,就是将饕餮美味摆在她面前,她也没胃口去尝。

        每个月她都是这样,记吃不记疼。

        疼的要死要活时发誓,再也不吃零食了。

        过了两天不疼了,嘴巴又开始犯馋了。

        药效的作用下,加长江尘御难得温柔,古暖暖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少女的脸庞在他腿上,江尘御手在她小腹停止轻揉,该而缓缓向上,抚摸她的脸颊。

        睡得很乖,人儿也变的安静下来。

        趁着月下无人,四周寂静,连小虫子都睡着了,江尘御喉结滚动,他弯腰,轻轻的在妻子蜜桃般水嫩的唇上落下了自己的烙印。

        “我好像,越来越中意你了。”

        ……

        翌日,魏爱华和江市长早早的老了医院,叫醒沙发上睡觉的古暖暖,魏爱华让夫妻俩回家好好睡一觉。

        江苏也来了。

        他看着虚弱的古暖暖,“昨晚上你有多累啊,都把你累瘫成这副模样?”

        古暖暖面色苍白,药劲儿下了,她又开始疼了。

        江尘御坐在一旁,他维护妻子,“你婶婶昨夜身体不舒服。”

        “你也病了?”江苏关心问道。

        古暖暖摆手,“历劫中。”

        江苏瞬间就get到了她的虚弱根源,“精神上支持你挺过这几日,加油。”他还做了个加油的手势。

        江尘御视线在妻子和侄子身上打转,为什么妻子说个“历劫”侄子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他却什么都不知道。

        难道他们之前也这样吗?

        连这么私密的话都告诉?

        江尘御莫名带着醋味。

        既然大哥大嫂一家都来了,他就早早带着妻子回了家。

        路上,他看似无意实则有心的问副坐软骨无力的小妻子,“小暖,你和江苏平时什么话都聊吗?”

        古暖暖点头。

        疼痛让她说话都不想说。

        江尘御喉结滚动,他自认心胸宽广道:“之前如何就算了,现在你毕竟当婶婶的,有些过于私密的话题,只能告诉丈夫,不能告诉别人知道吗?特别是小苏,你们之间差着辈分。”

        古暖暖没回答丈夫的话,她哭音撒娇,“老公,我肚子好疼。”

        “我加快速度,一会儿就到家了,回去就睡觉我给你揉肚子。”

        “唔,好~”

        到了家中,江尘御看着妻子喝了药,回到主卧,躺在床上,江尘御也脱了鞋子靠在床头,他伸手放在妻子的小腹处,轻揉。

        古暖暖好受了些,她小奶音说:“老公,你的手有魔力,每次你一揉我肚子就不痛了。”

        江尘御:“想让我给你揉肚子,再找个其他的理由。”

        “哦,那老公你很帅,我肚子感受到你的帅,她就不疼了。”

        江总心情愉悦,旁人言道他长得好看,他甚感烦躁。

        怎么,夸他长得帅从他小妻子口中出来,就这么好听呢。

        “除了夸过我长得帅,你还夸过谁?”

        谁说女人心眼小的,男人在妻子面前,他心眼也很小。

        向来不在乎容颜的江总,竟有一日也会在乎起小妻子的口中都夸赞过谁。

        古暖暖仰脸,抬眸,看着吃味的男人。

        小软音问:“老公,你是不是吃醋了?”

        “没有,我不会吃醋。”嘴硬的男人说。

        古暖暖舌尖微吐,心中蹦出了个坏主意,“老公,我夸过很多人帅。”

        小腹处的手停住了,古暖暖眸子鬼灵精的看着丈夫薄怒的眼球,她笑眸盈盈,继续说:“我还夸过好多人身材好,颜值高,有钱多金个子高!”

        江总情绪不太对劲儿了。

        某玩儿火的小妮子还不自知,继续逗丈夫。“老公,你吃醋了嘛?”

        男人依旧嘴硬,“我不会吃醋。”

        古暖暖侧头,古灵精怪的看着丈夫的脸,“可是老公你的情绪不太对劲儿呀。”

        江尘御确认,“你真的夸过很多男人?”

        小妮子不知祸事已敲门,她笑眯眯的点头,“对……唔,老唔”

        男人说不吃醋,一点醋都不吃。

        只是,有点火,需要惩罚小妻子的嘴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