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96章 柔情漩涡

第96章 柔情漩涡

        “老公,你这么会洗牌,是不是经常给人家洗牌呀?”古暖暖望着江尘御熟练的手法,她看的羡慕。

        江老傲娇的哼了一声,“江总出门玩儿牌,谁面子大的敢让他洗?”

        古暖暖眼睛都长在了丈夫的手上。

        为了让妻子多看两眼,江总将已经洗好的牌又重新洗了一遍。

        古暖暖:“老公你教教我吧~这样洗牌好帅哟。”

        “哪儿帅?”江总问了。

        古暖暖看着丈夫的脸,“哪儿哪儿都帅,你教我吧?”

        江总对妻子招招手,“来我这边做,我手把手教你。”

        “停停停!你们俩到底是来陪我的还是谈恋爱的?”江老怒不可遏。新婚夫妻的感情他是没啥担心的,可现在有他更头痛的事儿,“不是陪我斗地主的吗?要洗牌滚回家关起门子随便你们怎么教怎么学。别在我眼皮子底下讨厌人!”

        古暖暖挨批,她心虚的吐舌,嘴巴利索道:“爸,错了错了,我们错了。”

        “哼!”江老气的又想测量血压。

        江尘御将牌放在床上,“爸,你先起牌。”

        江老一瞅,要开始了。那还是别生气了,先玩儿吧。

        半个小时后,古暖暖的脸上三个纸条,江老的脸上两个纸条,江尘御的脸依旧是那张俊颜。

        他手握牌,淡定自若,一幅云淡风轻仿佛一切尽在掌握的姿态。

        他就是这样的姿态,一局都没输过。

        江老气的嘟囔,“刚才我没看清我手里还有一个k,要不然你都走不了。”

        古暖暖:“我刚才也应该先出对k的,堵住我老公的路,他手里没大牌就走不了了。”

        败了的两人还在议论上局局势,都在懊悔。

        只有江尘御,不看过往,心中在筹谋这一局的走向,如何再次把控全场。

        古暖暖的牌打的没水平,自诩曾经是王者的江老,好好的一组牌也被儿子打散了。

        古暖暖手握大小王,该输照样输。

        一局,又输了。

        “老公!”古暖暖的美眸带火。

        江尘御一看小妻子生气了,他唇角勾笑。

        拿起一边的卫生纸条沾水走到妻子的面前,又在她脸上摁了一下。

        “知道错了吗?”

        江总问。

        他故意赢牌,让小妻子后悔不和他一局。

        古暖暖眨眼,“错了?”

        她哪儿错了?

        仔细一想……

        古暖暖突然想到自己刚才的话!

        江老拿到了地主,他担心自己赢不了于是不要。

        古暖暖见了,她说:“爸,我和你一局,我等着你带我超神,我也不要。”

        地主最后踢给了江尘御。

        原来他那会儿就不开心了呀,就因为自己不和他一伙?

        通过她惊呆的表情,江尘御点了点她的脑袋瓜,“不认清局势,不知道真正的强者,躺赢都不会。”

        某小暖吐舌,她坐在位置上,江尘御是站着的,刚好,她的脸在他的腹部处。

        她撒娇,伸手搂住男人的腰,脸贴他腹处,“老公,我错了,下次你带我吧,咱爸玩儿牌技术不咋滴。”

        “我……古小暖!你过河拆桥。”江老一会儿也要被贴纸条,身为亲儿子对他可是一点都不手软。

        古暖暖示软求和,江总“勉为其难”的答应了,只是脸上的笑容暴露了他的愉悦。“下次我带你。”

        “嗯嗯嗯,老公你太好了。你快去给咱爸脸上贴纸条,让他当白胡子老头。”

        古暖暖撒开手,她催促着江尘御去给江老脸上贴纸。

        这时,护士进门了。

        小护士见到屋内人竟是这番模样,一时有些无措,“江,江总,我来给江老测血压。”

        古暖暖得知来意,她起身让开位置,帮助江老躺在床上,“你过来测吧。”

        小护士上前,见到江老脸上的白纸条,还有一旁女孩儿脸上的四根,仿佛是白胡子。小护士带着口罩,在偷偷笑。

        这一家人好欢乐。

        不一会儿,血压就测好了。

        护士看着数值,说了句,“怎么比中午的还高呢?”

        江老怒指儿子和儿媳,“我这是被这俩人给气高的。”

        护士看了眼并排站立的江尘御和古暖暖,“江总,江太太,病人恢复期间,最好还是让病人的心情稳定,有助于病情稳定。”

        江尘御点点头。

        送走了小护士,古暖暖看着病床上傲娇的公公,她又看着丈夫,“老公,我觉得我还是和咱爸一伙吧,这样我有赢得可能。”

        江总怎么就懂小娇妻的意思了呢?

        难道她断定自己会为了让父亲心情好而故意输牌?

        古暖暖就是这样想的,丈夫人闷骚,对父亲关心却从不开口说一句好听话,只会用行动表明。

        护士刚才的话再明白不过了,江尘御为了父亲,肯定会发挥自己的“演技”故意输牌,让他赢,让他心情好。

        果不其然,接下来的三局,被子上的局势仿佛瞬间扭转,以江老为势。

        古暖暖嘴巴叼着一块儿薯片,看着手中的牌,再看江老手中的牌,“4个k,有人要吗?”

        古暖暖摇头,“爸,你手里几个炸弹啊?”

        江老又出了7张连牌,“压不压?”

        江尘御有模有样的也出了一串的连牌。

        古暖暖嘴巴嚼着薯片,她又拿了一个薯片继续咀嚼。

        “4个a”江老又放炸弹了。

        古暖暖看着公公越来越少的牌,她索性放弃躺赢得了。

        公公手里就剩下两个牌,一定是对2。

        江尘御摇头,他也合牌等待认输。“大小王,炸!”

        江老开心的鼓掌,他手中的牌一次次的绝了,赢得太爽了。

        江尘御将牌仍在被子上,他等待着父亲和妻子来给他的脸上贴纸条。

        江老对亲儿子,那是一点都不手软!

        “我给你鼻子下贴一个,让你呼吸的时候,纸条都是乱飞。”

        江尘御:“……”这是亲爹!

        古暖暖则看着丈夫的一张帅颜,她细细欣赏,哪儿都是帅的,贴哪儿好呢?

        突然,古暖暖的视线和丈夫的满目柔光撞上。

        古暖暖的心跳漏了半拍,丈夫黑石般的眼眸仿佛是个磁石,要将她吸入他的柔情漩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