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95章 古暖暖一席话

第95章 古暖暖一席话

        魏爱华问:“暖暖,怎么了?”

        古暖暖嘴角动了动,不好意思的解释了早上的乌龙事件,“……我和我老公当时都没想起来。”

        江老听了继续补充,“她还打算让我再扎一针……”

        江老激动的说完后,魏爱华听了也觉得不靠谱。“今天我和你大哥休息够了,晚上我们俩留在这里,你和尘御回去休息吧。”

        “大嫂,你别劝我们走了,今天我和尘御就守在医院陪爸,咱们说好的。”古暖暖想到早上大嫂眼中的红血丝,她于心不忍。

        昨晚最磨人,公公在输液,身边得一直有人照顾,都是大哥一家陪在医院,今晚说什么也不能再让大哥一家留宿医院了。

        江老急的挥手撵走老二家的两口子,“暖暖,爸知道你孝顺,你和尘御回去吧,心意到了就行了,人不需要到。”

        古暖暖态度强硬,“那不行!心意这玩意太虚了。我和我老公得让你真心实意的感受到子女对你的孝顺。

        再说了你是俩儿子,你不能什么事儿都指望我大哥大嫂一家吧?懂你的人知道你和大嫂感情深如父女,不懂你的人还以为你偏心眼,生个病就知道奴役老大家。你这让我和尘御的面子往哪儿搁?

        我好歹也是你家新入门的媳妇儿,我也得要名声,我也想和你感情深如父女。”

        古暖暖的话让屋子里的所有人脸上都带着笑容。

        别看她说话简单,偏偏就是这话,让江市长听了舒服,知道父亲生病,老二是愿意为他分担的。

        魏爱华听了心里暖洋洋的,古暖暖说公公对她亲如父女,增进了她们之间的亲情。

        江尘御嘴角带笑,妻子将他心中的话说了出来。

        江老最开心了。

        一席话,让家中即没有了妯娌之争,也没有兄弟之怨,还让他一个老头子落了个对大儿媳宛如父女的美名,还给了他极大的面子。

        她这话,如果还被人拒绝了,那就真的说不过去了。

        江老意思意思说了一句,“尘御忙。”

        古暖暖替丈夫回答:“照顾他爹,他就不忙。爹哪儿有公司重要?”

        “那行行行,说不过你,想留下就留下吧,你大哥大嫂昨晚确实累的不轻。”

        古暖暖得逞,她对丈夫眨眼睛。

        江尘御笑的无奈,笑容中又夹杂着深深宠溺,他家小妻子做事越来越入他心了。

        江市长和魏爱华在此处坐了许久,江老主动将话题引到二儿媳身上。“咱家都没出过这号人,长嘴就是说的,叭叭叭的谁都说不过她。今天高柔儿还吃了她的亏。”

        魏爱华瞬间来了兴致,她问古暖暖,“你把她怎么了?”

        “打了她两巴掌呗。”她说的云淡风轻。

        “你没事吧?”魏爱华问。

        古暖暖摇头,“我老公,还有咱爸都在我身边,我肯定没事,她不敢还手的。”

        魏爱华还是觉得弟媳的脾气有些急躁。

        “大嫂,其实我可温柔了。”

        “哦。”她不信!

        “你别不信呀,我老公总说我是他猫儿。”

        江尘御笑着消遣妻子,“野猫挠人最疼。”

        “老公~”古暖暖说不过去就撒娇。

        江尘御:“我这次并没有挡着外人的面说你。”

        古暖暖戳了下丈夫的肩膀,“坏人。”

        病房内其乐融融,欢声笑语一片。

        时候不早了,魏爱华和丈夫离开医院。

        最后,病房内只留下了三个人。

        古暖暖看着公公意犹未尽的眼神,咂舌,“爸,别看了,再看我大嫂也不会回来。”

        “我没说让你大嫂回来。”他是第一次和二儿子相处这么长时间,觉得哪儿哪儿都别扭。

        古暖暖心细,发现了丈夫和公公之间的微妙情绪。

        她吞咽口水,黑石般的眼珠子转来转去,心中一个鬼主意形成。

        “爸,老公,等我片刻。”

        “干什么?”

        江尘御问完,他家小妻子都跑没影儿了。

        等她回来时,古暖暖手中拿了一幅扑克牌,还有若干零食,以及……“啤酒给谁买的?”江尘御严肃质问。

        古暖暖吐舌,卖乖,“给我老公买哒。”只不过顺带给自己也捎了两罐。

        江尘御瞬间又没了脾气。

        “这是什么?”

        “打牌呀,长夜漫漫不找点乐趣做怎么行?”古暖暖说着,她将买来的零食放在病床上,又在床的两边拉去两个凳子让自己和丈夫坐。

        “老公快过来。”

        江尘御坐过去,“玩儿什么?”

        他以为妻子是要玩儿高级一点的赌牌,岂料,她说:“斗地主还是抽王八,要不玩儿捉小鬼?”

        江总:“……”

        他轻咳,问妻子,“去过赌场吗?”

        “地上的还是底下的?打拳击的还是赌剑术的?”古暖暖立马脱口而出。

        江总挑眉,“你去过那里?”

        糟糕,要露馅了!

        古暖暖立马咬唇,“呃,我电视上看过,哪儿也没去过。”

        江尘御眼神带着探究,“去过玩儿牌的赌场吗?”

        古暖暖老实巴交的摇头,“我爸不让我去。”

        “嗯,爸做的很对。”小妻子嘛,还是个孩子,小孩子怎么能去那种地方呢。

        他拿出一副牌在手心,看着父亲问:“斗地主,会吗?”至于妻子说的抽王八还是捉小鬼他也是第一次听说。

        江老看到那副牌,他瞬间来了精神,并且充满了斗志。“当然会,年轻的时候都没人是我对手。”

        他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番。

        “暖暖,你讲输赢的奖励。”

        江老道。

        古暖暖皱眉琢磨,不能玩儿钱,输了自己会肉疼。

        “爸,玩儿贴纸吧?赢的人给输的人脸上贴纸条。”古暖暖说。

        江老觉得不过瘾,表情嫌弃,“我们都玩儿钱的,你这太没意思了。”

        古暖暖狡辩,“都是一家人,钱输了赢了不还是进自家人口袋,玩儿钱才没意思。”

        “你就直接说你穷吧。”江老无情的拆穿儿媳的谎言。

        古暖暖对江老扮鬼脸,“你等着吧爸,等我老公给我开了个总裁夫人的专属账号,你看我敢不敢用钱砸你。”

        江尘御在洗牌,耳边听着两人的唠叨,他内心前所未有的平静。

        生活或许就是如此,平静的日子里,说些闲话,聊些日常。

        仲夏夜,屋内亮着灯光,家人在旁,玩游戏增进感情。

        少些手机,多谢乐趣,彼此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