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94章 午后的一场美梦

第94章 午后的一场美梦

        回到病房,江尘御见到小妻子在和父亲有说有笑的。

        有她在,江老一点都不觉得孤独,她总能找到有趣的话题。

        “你说真的,带着爸去?”

        两人不知道达成了什么协议,江老眼睛带着期待,再次对古暖暖确定。

        古暖暖点头,“肯定了,我和江苏一块儿带你去,那地儿我们常去。”

        江老高兴的点头,一连道了三声好。

        “咦,老公你来了,医生怎么说的,我们要先去做哪一项?”古暖暖见到门口的丈夫,问道。

        江尘御拿着体检单说:“一个个的来。”

        走时,古暖暖搀着江老从床上下来,她和丈夫一边一个陪着江老去检查身子。

        偏偏又是午时,江尘御的电话突然多了起来。

        去其他楼的路上,江尘御就接了四个电话,都是公司的下一步指导。

        “这件事放着,等我回去再处理。”

        江尘御沉静吩咐道。

        古暖暖在他挂了电话后说:“老公,你忙的话就先去公司呗,我在医院能照顾咱爸。”

        “没事。”

        江尘御放任一个小的在医院照顾老的,他说什么也不放心。

        古暖暖体贴道:“你就别担心爸了,他刚才和我吵架脸也不红,喉咙也不带喘的,一看就没多大的事儿。”

        江老觉得儿媳的话不好听,但他确实没啥大事了。“你走吧尘御,暖暖在这儿陪我唠嗑,晚上你来把她接走就行。”

        古暖暖也点头。

        江尘御没有听二人的话,他放下手机搀着父亲去做体检。

        江老在室内做扫描时,古暖暖和江尘御在外边的椅子上坐着。

        午后刺眼的光芒照在窗户上,摄入走廊。

        椅子处被照的褪了色,古暖暖坐在那里,她仰头,闭眼,感受阳光洒在身上的暖意。

        她倦了些。

        余阳洒在男人的肩膀,江尘御扭头,看着小妻子的迷糊劲儿。他温柔问:“困了?”

        古暖暖轻掀睫毛羽翼,嘴巴不适时宜的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有一点点。”

        江尘御长臂伸开,搂着小妻子的肩膀,让她躺在自己的怀中,“躺我怀里睡一会儿,爸这个得半个小时。”

        古暖暖靠近丈夫,她头侧在丈夫的怀中,垂眸休息。

        江尘御的手机没有了电话的骚扰声,但是他的微信却频繁的接收消息。

        他一只手搂着小娇妻,单手办公。

        半个小时的等待时间,阳光西斜,照在两人的后背。远远看去,二人的背影仿佛被镀了层暖暖的光圈。

        走廊寂静,许是午后,大家都疲倦了。

        古暖暖以为自己睡不着,谁知道,自己躺在丈夫怀中,睡得很沉,还做了个美梦。

        梦里边,她梦到了自己和江尘御在一起种树。

        树的名字是什么,她不知道,但通过梦境,她感受到很快乐。

        梦中的欢乐传递到了她的现实反应,她轻轻笑出声。

        江尘御低头,他看到妻子嘴角的笑容,宠溺的问:“梦到了什么美梦?”

        “唔~老公”她软软的喊出声。

        江尘御笑容更大了,“梦到了我?”

        古暖暖不回答了,继续做梦。

        江总已无心办公,他现在想入小妻子的梦中,看在她的梦中世界,自己是什么样的人。

        他收回手机,微微侧脸,欣赏小妻子的眉眼。

        她的黛眉如画睫毛弯弯,肌肤白嫩,脸上的绒毛在阳光照射下依稀可以见到,小姑娘的唇粉水嫩,像个鲜嫩多汁的水蜜桃。

        江尘御喉结滚动,但她的小嘴比水蜜桃还要甜蜜百倍。

        长长的发丝,他捻起一缕在手中玩弄,放在鼻下,还有淡淡的清香。

        江尘御发现,小妻子的浑身上下他都是喜欢的。

        味道喜欢,说话喜欢,脾气喜欢,吃饭喜欢……就连她打人自己都是喜欢的。

        江尘御抓起妻子的小手,捏起来软乎乎的,像是没有骨头。

        她懂他,知他,还处处关心他的家人。

        父亲的饮食注意事项他都没留心思查过,但这个小妮子却偷偷的查找了。

        中午点餐时,她想吃的许多都没点,只点了江老和他适合吃的。

        她不经意的举动,又暖到了自己的心。

        这小妮子又不爱邀功,若不是他偶然知道,说不定还真的以为中午的饭菜都是她爱吃的。

        “小暖?”

        古暖暖睡的正香甜,耳朵自动屏蔽江尘御的叫声。

        江尘御微微低头,轻吻在她的发顶。

        江老出来时古暖暖才悠悠醒来。

        她将医院的走廊当自己家,从丈夫怀中坐起来,伸了个懒腰,“睡一觉真舒服。”

        “走吧。”江老说。

        江尘御起身,牵着妻子的手带她离开。

        两个小时的时间,他们再次回到病房。

        江尘御直接去医生办公室了解父亲身体情况,古暖暖在病房对江老道:“爸,我老公其实挺孝顺的。”

        江老心中也感慨,这是第一次自己生病二儿子在身边陪着。

        “嗯,尘御也是个孝顺的孩子。”

        “我老公只是性子冷,心里的感情不爱用嘴说出来。但是对家人的关心,他一直很放在心上。”

        江老点点头,儿媳的话像小溪潺潺流入他心间。

        他看着古暖暖的脸,约莫知道了那个人为何要将古暖暖指婚给二儿子。

        江尘御回来了一趟又出门了,再次进来时,他手中提着热水瓶。

        走到床边,他为父亲倒水,“医生说让你多喝热水,明天再输一天液,后天就可以出院了。这次回去,忌嘴。你年纪大了,和这俩孩子的身体素质不一样。小暖和小苏吃什么喝什么那是年轻,身体好。你的肠胃你清楚,到最后遭罪的还是你。”

        尽管口中是责怪,但能听到江尘御的担心。

        他放下水杯在一旁,等水温提醒父亲喝水。

        晚上,魏爱华和江市长来了。

        江老见到大儿媳和大儿子,那仿佛见到了亲人般,激动的说:“爱华,你和老大晚上留在陪爸。让这俩人赶紧走走,这俩来都不是照顾人的,我能在她们夫妻俩手底下平稳度过这一天是我命大。”

        古暖暖张张嘴,“爸,你别说的那么恐怖,搞得我和我老公虐待你了似的。”

        “我倒希望你俩虐待我,也别把我当小白鼠。”

        魏爱华问:“暖暖,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