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90章 十分有钱的老公

第90章 十分有钱的老公

        “对啊,没事儿,小古,你要是想小暖啊,今天带走就没事儿。”

        江老得赶紧让这个气人精的儿媳妇回去,再呆在这里,他这条老命都气的呜呼喽。

        古暖暖看着病床上的公公,“爸,我才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离你而去的。我和我老公要好好的照顾你~”

        “爸不用,你回去玩儿吧。”

        古暖暖就不走,气的江老无奈。

        古父古母见状,女儿在江家的生活应该是习惯了。

        夫妻俩未多留,简单的探望过后就起身以忙为借口离开了。

        临走时,古母点点女儿的脑门,宠溺的语气教训道:“少吃点零食吧,都嫁人了,是大人了。”

        古暖暖去送父母时,她对爹妈撒娇,“不是我想吃,是我老公给我买的。”

        江尘御点头,“爸妈,我不会让小暖委屈的,她喜欢吃零食,我为她买。”

        古家夫妇对视,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二人离开,回到车上,古母疑惑道:“老公,暖暖嫁给尘御,是不是生出感情了?”

        古父发动车子,他回到:“她俩良缘许是天定吧。”

        楼上,古暖暖被丈夫手牵手的回到病房。

        江老看到去而复返的儿媳,忧愁不已。

        同时,他心中暗暗道:回去就去植发!

        碍于两个不会照顾病人吃饭的人在,到了吃午饭的时间,江老嘴硬,明明肚子饿了,但就是不吃饭。

        他坐在床上,看着床尾不远处的沙发上的儿媳。

        她吃零食吃的是真香。

        暖暖拆开一包辣条,味道飘得满屋都是。

        江老吞咽口水,好香啊。

        江尘御见父亲馋了,他问:“爸,你饿吗?”

        “我不饿!”

        江老看了眼自己手上的液体,他心中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瓶,我忍着输完再吃饭。

        古暖暖也察觉到了父亲馋辣条了。

        她拿着一包卫龙走进,“爸,你张嘴,我喂你一口。”

        江老真的张嘴,“爸就吃一根。”

        江尘御急忙从中拦住小傻子妻子。

        “小暖,爸身体还没好。”他说。

        古暖暖看着公公消瘦的脸,再想到刚才护士的叮嘱。

        她收回了自己的手,“爸,等你病好出院了,我再带你吃。现在,你不能吃。”

        江老的脸墩着,一幅不高兴。

        他哀怨的瞪了眼儿子,明知道自己不能吃,还买这么多垃圾食品让他媳妇吃。更过分的是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吃,馋他。

        江尘御对妻子说:“小暖,你也别吃了。”

        古暖暖看着还剩几根,她说:“我去外边走廊吃,吃完就回来,不让爸闻味儿。”

        她抱着剩下的辣条出门了。

        屋内只有父子俩。

        江老的肚子不适宜的咕噜噜的叫了起来。

        他面色羞红。

        左右幸好只是自己的儿子在场。

        江尘御没有看父亲,他也没有再问父亲你饿了么,而是去到床尾处,拆开刚才岳父岳母带来的礼品。

        其中有一箱的面包,他取出一袋拆开,递给父亲,“爸,你左手拿着吃吧。”

        针在他右手扎着,左手用筷子和勺子不方便,但是面包拿起来会方便一些。

        江尘御为了陪父亲,他担心父亲不自在,于是给自己也拿了一块儿面包,陪着父亲吃。

        病房内,静悄悄的,只能听到父子俩的呼吸声。

        江尘御和父亲不合了十几年。

        他们从未有过现在这样平静的时刻。

        江老咳嗽了,江尘御立马去为他倒水让他缓一下。

        父子俩,谁也不说二话。

        江老享受自己和二儿子的短暂平静。

        没有争吵,没有气粗。

        面包吃完,古暖暖回来了。

        她手中带着一瓶热果汁。

        刚才她知道公公铁定是饿了,但是又知道自己右手不方便吃饭需要靠喂,自己和丈夫并不会喂饭,因此才强忍着说自己不饿。

        古暖暖刚才借口说自己去走廊吃。

        其实她根本就没去。

        而是径直下了楼。

        毕竟,在走廊吃也会惊扰到其他人。

        她离开了住院部,小跑去了医院外的超市,为公公买了杯热果汁带了回去。

        她拧开果汁瓶,递给江老。“爸,你先喝点它暖暖胃。等你输完液了,咱让尘御开车,咱们出去吃午饭,医院的午饭都太难吃了。”

        江老看着儿媳小手递过来的瓶子,他喉咙哽住,“你刚才,跑出去给爸买果汁喝了?”

        古暖暖点头。

        “顺便给我自己又买了包辣条。”她嬉笑。

        江老和江尘御知道,这小丫头在撒谎了。

        她明明是特意去买果汁的。

        江老感动的喝了一口,胃中还有儿子刚才陪他吃的面包。

        江老的回忆去到很远的以前,他眼眶不知不觉竟有了湿意。

        古暖暖也不吃零食了,她坐在沙发上抱着一个靠背,无聊的看公公的输液瓶。

        江尘御见她坐姿难受,就长臂伸开搂住小妻子,让她靠在自己的怀中。

        古暖暖没有矫情,而是靠近丈夫,真的依偎在他腋下,“老公,一会儿爸输完液咱们去吃满香楼吧?”

        江尘御嘴角仰着淡笑,“馋那里边的饭了?”

        古暖暖点头,“但是里边的饭可贵了,我不舍得花钱去,但是你有钱,去了你花钱。”

        江尘御和妻子闲聊,“我的不还是你的。”

        “唔,那不一样。虽然咱俩是一体,但是你掏钱的时候,我还是觉得我没花钱。”

        江尘御宠溺道,“行,一会儿我花钱,你随便点。”

        他又问了,“之前没嫁给我的时候,你没钱吗?”

        据他所知,古家虽然不是大家族,但在z市也算得上是名流,古氏集团一年的净利润也超百亿,她若是想去满香楼吃一顿饭那也是轻轻松松的。

        古暖暖回答:“有钱,但是不舍得自己花钱~让我爸爸陪我去吃,他的时间总被其他的叔叔伯伯们抢走,要应酬,要谈合作,总没有时间陪我去。我妈妈从不铺张浪费,偶尔可以陪我去一次,但是不会经常陪我去。小寒不在家,一个人去太尴尬了,所以就很少去。”

        江尘御心道:原来如此,只是因为他家小妻子不舍得花自己钱,但是喜欢花别人的钱。

        巧了,他十分有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