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89章 江苏哭晕在厕所

第89章 江苏哭晕在厕所

        古暖暖当即急了,“爸,我脑瓜子聪明绝顶,你老糊涂了才看出来我脑子有病。”

        江老:“是个人都想不出来你刚才说的损招,还聪明绝顶,我看你只绝顶了没聪明。”

        古暖暖:“我绝顶起码头上有头发,爸你都快谢顶了。”

        一边的男人,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

        就连小护士都在憋着笑。

        这一老一少的拌嘴,太好笑了。

        江尘御鲜少有这么开心的时候,他不再是微笑,而是开怀的笑,眼角都有了褶皱。

        江老听儿媳言,他气冲冲的掀开被子,下床。

        “江老,您要干嘛?您现在还输着液呢,不能随意移动。”

        护士赶忙提醒。

        江老激动的指着古暖暖,“他说我谢顶,我咽不下这口气!”

        古暖暖小眼神一瞄:妈耶~爸要来揍自己咯。

        她立马躲在了有力的靠山怀中。

        就那么的迅速,江尘御都没反应过来,他怀中突然多了只小妻子。

        小妻子搂着他的脖子,像猫儿似的。

        对他撒娇,“你老婆要被你爸打了,你护不护?”

        江尘御一只手搂着妻子的腰,一只手搂紧妻子的腿,“护!”

        “你们,你们俩给我滚出去,气死我了。”明明是来照顾病患的,最后却把病患气的火冒三丈。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接着在众人的注视下,看到了来人。

        “爸妈!”古暖暖在丈夫的腿上坐着,她见到门口的古父古母,惊呼。

        古家夫妇一进门就看到,女儿被女婿搂着,像是在调情。

        病患却站在一边,衣服皱巴,微脏,貌似火气还很大。

        “暖暖,你怎么被尘御抱着呢?”古母问。

        古暖暖和丈夫对视,她急忙从丈夫的怀中站起来,“呃,呃,那个,玩儿呢。”

        古父古母放下礼品,看着江老,“江老,你怎么不在病床上躺着呢?”

        江老气呼呼的瞪了眼儿媳妇,他重新坐回了床上。

        “刚才和小暖拌了几句嘴。”

        古母立马了然女儿的性子,她还以为是在家中,女儿未嫁人时的样子。她伸手一巴掌打在女儿的后背,“你是不是嘴巴又痒了,在气人?”

        “妈~我没有~我都嫁人了,有老公的人了,你不能再打我了。”古暖暖噘着嘴,灰溜溜的躲去了丈夫的身旁。

        江尘御见妻子被打,他脸立马冷下来。

        手放在妻子刚才被打的后背,问她:“疼不疼?”

        古暖暖撒娇:“疼~现在肯定红了。”

        她本在对丈夫撒娇,却被病床上的江老看了去。

        好歹暖暖现在是他儿媳妇,亲家在他面前打我儿媳,有些说不过去了吧。

        “小古啊,你们在家经常打暖暖吗?”他问。

        古父看出江老有意提醒他们夫妻俩,古父心里憋屈,我亲闺女,打还不能打了。

        古母回答:“她在家不听话,靠嘴说不管用就会吓唬她两下。”

        江老沉沉的点了个头,“我家从来不打孩子,有事给孩子讲道理,孩子听不进去那也是父母没本事。反正,我家家风就是从不许动粗,你们也要像我家学习啊。”

        江老这话,得亏江苏没听到。

        若不然,他能哭晕在厕所。

        江家家风敢说不打孩子吗?他从小打大被打的还少吗?怎么从没都没人给他讲大道理啊?他能听进去!

        古暖暖听明白了,这是公公在暗地里护自己呢。

        她赶紧出来调和,“那个,爸,有时候吧我是真的气人。把我爸妈气的和你刚才没两样的时候,她们就会对我下手。”

        江老随即回忆到刚才,自己也被气的下床的事儿。

        如果真是如此,那确实该打,还不能手软。

        他尴尬的咳嗽了一下。

        古父急忙换了个话题,他问:“江老,你好好的怎么突然住院了?”

        古暖暖解释:“爸,我爸,呃……”她突然发现病房内三个男人,两个都是自己的爸。

        这该如何称呼。

        于是,她跳过这个称呼,“年纪大了,肠胃不好,消化也不好,所以急性肠胃炎就住院了。”

        她知道老人爱面子,因此不说是因为偷吃雪糕才住院,换了个年纪大。

        江老的面子上好看了些。

        他接下聪明伶俐儿媳妇的好。

        “老了,身体多少都会有些毛病。你们俩那么忙,都不用再跑过来一趟。”

        古父道:“哪里的话,暖暖告诉我们你住院后,我们就赶紧过来看看什么情况。前几日还健硕的人,怎么突然住院了。暖暖早上也没给我们将清楚,来的路上我和她妈心里还七上八下。”

        “爸,我早上和你们聊着聊着天,我老公回来了,给我带了好多零食吃,我就把这事儿给忘了。”

        古暖暖委屈巴巴的解释。

        她委屈起来,明明她做错了,却让江尘御有一种错觉,他家小妻子受委屈了。

        “没事,吃最重要。”江总说。

        古家夫妇之前还担心女儿在夫家生活不好呢,就通过这短短的半个小时,她们夫妻俩放心了。

        江老护着暖暖,不让他们当爹妈的打孩子。

        女婿则抱着女儿,还公然纵容女儿的错误。

        以及,古父留意到了。女儿一做错事,眼神第一个寻找的是江尘御,躲的话,也是躲在江尘御的身后。

        或许妻子没感知到,他作为男人能感到。

        那是一种莫名的信任和依靠。

        曾经,女儿做错事是躲在他身后的。

        他感觉到了女儿对自己的依赖,她在心底认为自己会保护他。

        如今,她躲在了另一个男人的身后。

        相信江尘御会和他有一样的感受。

        古父有一瞬间,感觉到了失落。

        原来,女儿的靠山已经从他转移到了其他男人身上。

        江尘御敏锐的察觉到岳父的异样,他又看到身边抱着他胳膊的小妻子。他心下了然,“爸,过几日我和小暖回家看你们。”

        “来回跑着太麻烦,你们先把亲家照顾好,然后回去歇上几天。”

        江尘御笑道:“无碍,小暖放学我下班接着就直接回家。你们想小暖了,直接打电话我们回去陪你们。小寒不在家,家里唯一的孩子就是小暖,她嫁给了我你们应该一下子适应不过来,我带她多回去陪陪你们。”

        经过儿子提醒江老也才意识到自己家是把古家“唯一”的孩子给抢走了。

        人家夫妻俩在家该有多落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