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88章 夫妻俩第一次照顾病人

第88章 夫妻俩第一次照顾病人

        古暖暖努嘴,“好是好,就是有点不太好意思。”

        夫妻俩果然不是照顾人的主。

        都忘了病床上躺着的江老了。

        古暖暖一杯水一杯水的喂给江老,江尘御在他身边陪着,时不时的看一眼点滴。

        江老忍不住饿意,他开口问了,“你们问问管家,什么时候来给我送早餐。”

        古暖暖喂水的手停在半空中。

        江老睡醒已经有一个小时了,她们都忘了自己来时带着早餐的事情了。

        江尘御也尴尬的咳嗽了一下。

        “爸,爸爸,那个,我和尘御,我们来的时候,其实给你带了早餐。当时,你在睡觉,我们把它放在角落就忘了,然后,然后……”就忘到了现在。

        果然,她们俩还是不靠谱。

        江老听了火大,这俩孩子,是来伺候人的嘛!

        病人吃饭的事情都能忘了。

        江尘御起身走到一旁的小餐桌上将饭盒提过来。

        古暖暖急忙摆出桌子让江尘御为公公准备早餐。

        她的嘴,胡说八道。“爸,刚才这个粥啊有点烫嘴,现在刚好温热,你喝起来不需要浪费力气去吹。”

        江老:“那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你给我把粥从热放凉啊?”

        “嗨,都是自家人不需要感谢。”古暖暖厚着脸皮说道。

        她这番模样,反而让江老失笑。

        江尘御的嘴角也挂着笑意。

        他将饭菜盛出来,古暖暖为了表示自己刚才忘记让江老吃早餐的失误,她主动的端起碗筷坐在床边说:“爸,我来喂你。”

        江老:“……你敢喂我不敢喝。”

        “没事儿,没毒。你放心吃吧。”古暖暖舀起一勺米粥她看着冒着热气也不知道吹一下,直接递在了江老的嘴边。

        江老犹豫的张开了嘴,“唔唔,唔,烫烫烧,烧嘴。”

        江老刚喝进去一口,舌头像是热锅的蚂蚁在口腔内动来动去,米粥烫的他泪都出来了。

        古暖暖看着公公难受的模样,她一下就没主意了,瞬间慌神,“那,那那怎么办啊爸。我,我,我也不知道这咋办呀?”

        江老的嘴巴还烫着,古暖暖去问正在说不出话的病人。

        江尘御急忙抽出一张纸放在父亲的嘴下,“爸,你吐了。”

        江老将口中的白粥吐在了儿子的手心。

        他嘴巴得到救援,江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暖啊,你去一边儿歇着吧乖。爸年纪大了,当不了你的小白鼠。”

        古暖暖不好意思的抵着头,她又做错事儿了。

        “那,我让我老公喂你。”

        古暖暖从位置上起身,她看了眼丈夫。

        江尘御去卫生间洗个手然后出来坐在床边,接过妻子递过来的碗。

        高高在上的江总,紧张了。

        他从未照顾过人,更别说喂饭。

        江尘御应对商场上的尔虞我诈丝毫不觉得困难,多么复杂困难的商战对他而言都能轻而易举的应对。

        能创造出江氏集团的神话,却……不会伺候父亲用早餐。

        他接过妻子递过来的碗,手腕就有些僵了。

        小妻子年纪小,不会喂早餐毕竟还是个孩子。

        可他快奔三了,还不会喂的话,就让人笑掉大牙了。

        即使江尘御心中再紧张,他面子上未露出分毫。

        他吸取了妻子的教训,喂前先吹了吹然后递给父亲。

        江老觉得这小夫妻俩都有点不太靠谱,当米粥递到他嘴边时,江老不放心的又吹了吹。然后撅着嘴才算吃了第一口。

        “尘御,这还是你第一次喂爸吃饭。”

        江尘御没说话,他和父亲的感情向来不和。

        古暖暖见公公的话,丈夫高冷的不接。

        她在一边活跃气氛,“爸,刚才对不起哈,我也没想到咱家的保温杯那么管用,两仨小时了还是热的。”

        江老瞟了眼二儿媳,“你呀,就不是个伺候人的主。”

        古暖暖吐舌,“我慢慢学嘛。”

        “学你也学不会。”江老知道二儿媳和大儿媳不同,她从小就是被宠着长大,不说含着金汤勺长大,那自小到大也是锦衣玉食,古家夫妇也没让女儿受过一点苦。

        让一个备受宠爱,身边是佣人从小伺候到大的人去学会伺候别人,江老用自己多年的经验告诉古暖暖:你学不会。

        江尘御喂饭,喂的还可以。

        最起码没烫到他。

        这夫妻俩搭配,一个喂饭,一个在他身边不停地说话,让他解闷,看起来一片祥和。

        当,江总喂饭结束后。

        江老看到自己的病号服上沾染的米粒。

        他沉默了。

        这是他吃饭时,衣服也吃了一顿饭啊。

        古暖暖又小步子移动到丈夫身边,她小手拽拽丈夫的肩袖,“老公,你也不会喂饭啊?”

        江总露出少有的尴尬,他回到:“第一次喂。”

        江老现在手上扎着针,他想换衣服也换不了。

        躺下,衣服脏了又要把床染脏。

        他不高兴的板着脸。

        “你俩来存心折磨我的。”

        古暖暖心虚的快速眨眨眼睛,“爸,你应该感到幸福。你是我和尘御伺候的第一个病人~”

        江老:“所以我该感到荣幸吗?”

        古暖暖义正言辞的点头,“是呀。”

        江尘御低头看小妻子的脸,心中疑惑,她是如何把脸皮练得时而厚时而薄的?

        江老气绝,他家娶的这是什么极品儿媳!

        然而,江老以为这就完了。

        不一会儿,护士来换药,看到了江老的衣服。

        江老想躺下睡觉,但是他也有洁癖,衣服不干净,就躺不下去。

        古暖暖最会出歪点子。

        “爸,你把手上的针拔了,然后把衣服换上,然后再扎一针呗。”

        听听,多么聪明的想法。

        看看,多么睿智的人啊。

        江老却忍不住的冲儿媳吼,“你说的轻巧,是我多扎一针,扎我肉里,你不疼我疼。”

        古暖暖还继续说:“就一下,蚂蚁叮一下,一点都不疼~”

        江老指着护士说:“来来来,你给我儿媳妇扎一针,就扎蚂蚁叮一下的针。”

        护士是新来的,有些接不住江老的话。

        她问:“可是,二少夫人没有病啊。”

        江老脑子转的飞快,“谁说她没病,她脑子里病的那么严重,你看不出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