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86章 大嫂的真心

第86章 大嫂的真心

        古暖暖扭头见到自己肩膀上落着男人的大掌,她看了眼没有拒绝,而是问丈夫,“老公,你知道和你牵手的时候你有个习惯吗?”

        “嗯?”

        古暖暖左手抓着自己右胳膊上的大掌,和他手牵手,然后她再突然抽手时,江尘御的手迅速收紧,然后再松开。

        古暖暖看着他,“老公,每次和你牵手的时候,松开时你都会下意识的抓紧我,然后再松开。为什么?”

        江尘御摊开看自己的手,他回忆到许久以前,就是自己的手没有抓紧一个人,把她弄丢了。

        原来,他现在牵人时,都会下意识的手收紧。

        江尘御喉结滚动,“还有吗?”

        夜幕下,古暖暖壮着胆子问丈夫,“老公,你为什么会有这个习惯呀?”

        江尘御双手放在妻子的肩膀上,将她放倒,继续搂在他怀中。让她当一只小猫儿,藏在自己怀里。“这个习惯我也是刚发现,你继续说还有吗?”

        “有呀,还有……”

        古暖暖继续说时,江尘御的手机响了。

        夫妻俩同时看了眼床头柜。

        “老公,你手机响了。”

        江尘御的手机铃声最古板,原机原声。古暖暖的手机铃声,她小姑娘家家的频繁更换好听的歌曲。

        一听到枯燥的铃声,想也不想就知道是江尘御的手机了。

        江尘御长臂一伸,拿起手机看到来电人。“大嫂了。”

        他接通,手机放在耳边,“喂,大嫂。”

        魏爱华开口试探的问;“尘御,你和暖暖怎么样了?”

        江尘御看了眼怀中侧耳偷听的小猫儿,他嘴角噙着笑意,将手机故意贴近耳朵,让古暖暖听不到只能更靠近他。

        果然,女孩儿为了偷听,不知不觉间竟攀上了丈夫的胸膛,耳朵凑在他的出音口偷听。

        江尘御乐的自在,他搂着妻子的那只手放在妻子的后背,拍着软乎乎的小妻子。

        “我们准备睡觉了,有事吗大嫂?”

        魏爱华开口苦口婆心了,“尘御,我和你大哥刚才问出来了,爸肚子不舒服纯属是他雪糕吃多的缘故,因为他背着暖暖回到卧室又偷偷吃了四块儿雪糕。你回家可千万别生暖暖的气,别欺负她啊。”

        江尘御敷衍的嗯了一声。

        魏爱华担心小叔子话没听进去,她迂回的劝说,“尘御,你娶个妻子不容易。暖暖只是年纪小一些,身上稚气未消,孩子气了些。你慢慢和她沟通,千万别上手啊。那可是你娶回来的妻子。”

        江尘御又嗯了一声。

        魏爱华:“大嫂知道你主意正,虽然我们不常生活在一起。但嫂子还是真心的想让你们夫妻俩过好,你平时怎么打江苏,嫂子也不管,但是暖暖是妻子,打了就跑了。跑了就没妻子了。暖暖在家那也是爹妈手心中的宝贝,你如果对她动粗,古家不会善罢甘休。”

        古暖暖枕在丈夫的胸膛,继续听魏爱华为她说话。

        “说这么多,大嫂就是想让你和暖暖过好日子。”

        古暖暖是个好姑娘,这是魏爱华的心里话。

        江尘御笑出声,他低头看着听的聚精会神的小妻子,他将手机放在古暖暖的耳畔,“告诉大嫂,我打你了吗?”

        古暖暖接过手机,她坐在床上说:“喂,大嫂,我是暖暖。”

        “唉,暖暖,你怎么样了?”魏爱华担心的问。

        古暖暖说:“没有,我老公不舍得对我下手,我们回家后他把管家拉到书房问爸今天偷吃了几块雪糕,知道后,他哄我不让我自责。”

        “啊,那就好那就好。”魏爱华说:“尘御不打媳妇,是个好男人,你们俩好好处啊。既然你没事,大嫂就先挂了我回去给你大哥也说一声,让他别担心。”

        古暖暖噗嗤一下笑了,原来江尘御在家人的心中是会打妻子的人呀。

        “好的大嫂你去吧,明天我和尘御就去替你和大哥了。”

        挂了电话,古暖暖趴在他身上,将手机放在床头柜。

        她继续躺入被窝,被丈夫搂着。

        “老公,为啥大哥大嫂小苏都觉得你会打我呀?”

        古暖暖疑惑了,她家老公细查还挺温柔的呀。

        江尘御回答:“我从小就不在老宅和她们生活,每次回来的时候大部分是因为江苏,回来收拾他。可能是见我打江苏太狠了,都怀疑我有暴力倾向吧。”

        古暖暖的小脑袋在丈夫的怀中摇了摇,“暴力倾向是对江苏的,对老婆肯定得温柔点。大嫂说的对,对媳妇下手,媳妇就跑了,跑了就没了。”

        江尘御对古暖暖的小屁股拍了一下,“你还想跑哪儿去?”

        古暖暖手捂着屁股后,她害羞的脸红。“我,我回娘家。”

        江尘御又揉着古暖暖的头发,他问:“回你娘家告状?”

        “昂~”

        “哈哈,回家告我什么状?”

        “你打我。”

        “打你哪儿?”男人问。

        怀中的小猫儿不吱声了。

        被打屁股,有点羞耻,她也说不出口。

        江尘御再次发出爽朗的笑声。

        古暖暖怄小脾气,她转身,背对着江尘御不理他了。

        身后的丈夫将小妻子的身子翻过去,他重新抱着古暖暖,这次,他不调戏小女孩儿了,而是轻拍她的后背,柔声说:“睡觉”。

        古暖暖闭上眼眸,听话的酝酿睡意。

        翌日,她带着佣人准备好的饭菜去医院看望公公。

        路上,古暖暖还嗦着雪糕。

        江尘御都不知道这雪糕能有多好吃,大早上的她吃过早饭还得来一根。

        古暖暖听到丈夫的质疑,她举着手将雪糕喂在丈夫的嘴边,“老公你尝尝,你绝对会爱上的。”

        江尘御脸别过去,黏黏的甜甜的,他不喜欢。

        古暖暖见他拒绝,她又伸手回去,自己又吃了起来。

        到医院,她雪糕吃完。

        抱着盒饭进入到医院。

        江苏昨晚坐在外边的过道上负责跑腿。

        屋内是魏爱华和江市长坐着假寐。

        昨晚夜里,江老突然肚子疼的受不了,又折腾了一番在清晨才睡着。

        江苏熬了一宿脸上也有了倦意。

        古暖暖进入病房内,她轻声轻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