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84章 在他怀里撒娇

第84章 在他怀里撒娇

        “老爷又偷吃了一个红豆雪糕,两个甜筒,一个碎冰冰。”

        古暖暖惊讶,她一个年轻人吃这么多身体都会受不了,江老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他吃这么多,肯定会出事啊。

        江尘御听后,他手攥紧,后又松开。“我知道了,你下去休息吧。”

        管家退出书房。

        等只有夫妻俩时,江尘御起身,转身看着身侧的小妻子。

        古暖暖泪眸弯弯,和丈夫凝视。“老公。”

        “嗯?”江尘御的声音清悦,带着磁性,音调微扬,等妻子的后话。

        古暖暖试探了下,她搂着江尘御的腰,钻入他怀中。“谢谢你。”

        一声道谢,就表明了古暖暖知道他的良苦用心。

        江尘御冷俊的脸庞浮现点点笑容。

        他抬手环着妻子的小细腰,另一只手抚摸她的后脑勺,“这次不难受了吧?”

        古暖暖在他怀中点点头。

        “今晚早点睡,明天我们去医院接班。”

        古暖暖又点点头,但是她身子不离开丈夫的怀抱。

        拥抱了五分钟,江尘御忍不住才出口提醒,“再抱下去,今晚就直接在书房睡觉了。”

        古暖暖这才脸红的松开丈夫的怀。

        医院中,江老也醒来了。

        他反应了半晌又看到手背上的吊针才知道自己在医院。

        见到他醒来,魏爱华和江市长急忙上前问他感觉如何。

        “肚子还有些疼。”江老说。

        江市长急忙喊来儿子,“小苏,你去医生办公室给医生喊过来给你爷爷再检查一下。”

        江苏跑的飞快,再过来时,他身后跟了穿白大褂的医生。

        医生见江老意识恢复,于是便问他,“江董,您今天下午到底吃了几个雪糕啊?”

        江老想到卧室垃圾桶内的垃圾,他犹豫了一下,“我也忘了。”

        魏爱华对医生说:“我记得清楚,是三个。我弟媳看着没让我爸多吃,最多就是三个。”

        医生打断了魏爱华的话,看着江老说:“江董,您是病人自身只有您知道今天晚上有多严重。如果你实在记不住的话,那就不回答我。但是,你千万要记得,以后不能再多食这些凉的。”

        江老点头。

        一旁的江市长早已发现了不对劲,在医生走后,他开口问父亲,“爸,你是不是偷吃了?”

        床上的江老瞬间闭上眼睛装睡。

        魏爱华这么多年的儿媳妇也不是白当的,她了解江老,看着他躲避的样子。魏爱华也坚信,公公偷吃雪糕了。

        “爸,你怎么能这样呢?你想吃明天吃啊,今日你偷偷吃,还把自己的身体吃到医院,害的暖暖被吓到,自责担心后悔,今天她眼睛都哭肿了……没想到是因为你偷吃。”

        江老也没想到自己就偷偷吃个雪糕,竟然吃到了医院,说出去丢死人了。

        他今年七十多,一贯威严,这件事是自己的糗事,所以他不愿意说。

        但,大儿子还没眼力劲儿的一个劲儿在逼他回答。

        “爸,屋子里都是我们自己人,没人知道你做的事。你告诉我你今天下午偷偷吃了多少?”

        江老睁开眼,眼神躲闪的说:“我就偷偷吃了几块。”

        江苏也问了,“爷爷,几块是多少?”

        江老不曾想,自己竟有一日会是这种境遇。

        偷吃被发现就算了,还被自己的儿子、儿媳、孙子同时质问。

        自己威严都没了!

        三口人一人一句,最后说的江老烦闷了,“四块行了吧。”

        一家三口:“……”

        魏爱华最先惊呼,“爸,你疯了。三加四等于七,你一个下午吃了七块。江苏他大小伙子都不敢这样吃,你……”

        江市长也未想到父亲会这般的幼稚,自控力这般的差劲。

        江苏说:“明天我叔和我婶过来看你的时候,你就主动承认错误吧。”

        “我是你爷爷,是她们的爹,我凭什么承认错误?我哪儿错了?”江老要面子,听到孙子话,一时激动起来。

        江苏却道:“你不知道,现在咱家佣人肯定都在误会我婶。刚才我叔走的时候,他的表情很吓人,回家肯定该训我婶了。但是,她冤枉啊,这都是你自己偷偷摸摸办的错事。”

        “我,那,你们都给我出去。”江老最后气的赶人了。他板着脸,嘴巴嘟囔着一家三口,“烦死人了,走走走,都给我出去,把管家给我送来,你们都走吧。”

        江苏:“嘿,你还不让我说你。爷爷,你给我做了个坏榜样,我以后做错事了我也不道歉。”

        “你敢!”

        江老现在就恨不得拿着拐杖痛扁一顿孙子。

        江市长眼看,父亲的急脾气上来了,加上他现在又是病人,他不想让父亲再动怒不利于康复。

        “小苏,带着你妈先出去。让你爷爷今晚好好睡一觉。”

        魏爱华:“老公,我陪你留在这里。”

        江市长拍拍妻子的肩膀,嘴巴在她耳边说了句话,魏爱华了然,她听话的起身揪着暴跳的儿子离开病房。

        “妈,你干啥呀?我爷爷那么犟的一个老头,我得说说他。”江苏被拉出来他还有些遗憾。

        魏爱华想到丈夫刚才的叮嘱,她问儿子,“刚才你叔走的时候,面色真的很不好看吗?”

        江苏点头,他认真道:“我问他回家会不会打古暖暖,我叔没回复我,带着古暖暖就走了。”

        魏爱华脑子幻想出江尘御黑着脸,拽着弟媳的手,哆嗦着带她回家,然后屋门关起来把古暖暖锁在屋里打她的场景。

        然后古暖暖被男人打的浑身是伤,小小的人儿泪巴巴的,看着都心疼。

        魏爱华见过小叔子打儿子,下手是真的狠。加上她和江尘御从未生活在一起,一年到头甚至说不超过一百句话,因此对江尘御的为人不太了解,只猜测他有暴力倾向,并且下手不轻。

        魏爱华越想越觉得事情恐怖。

        若是给古家的女孩儿打出个好歹可怎么办,古家那么疼爱女儿,若是知道在江家受了这等委屈,又怎会息事宁人?

        她拿出手机得赶紧给小叔子电话打过去。

        江家老宅。

        古暖暖又被男人抱在了怀中。

        她小软音说:“老公,我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