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82章 小暖的电话

第82章 小暖的电话

        真相竟是如此,江尘御的表情恢复温柔,“小暖,你在学校还有其他的小弟吗?”

        古暖暖摇头,“压榨一个就够了,太多了我管不过来。”

        江尘御放心了,“嗯对,管理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只压榨小苏就行了。”

        古暖暖十分赞同丈夫的话。

        “老公,我之前不敢说是因为我担心你知道我欺负你侄子后会欺负我。”

        “我欺负你了吗?”

        古暖暖摇头,她看着丈夫的轮廓,被丈夫的侧脸给吸引,“没有,你是站在我这一边儿的。”

        江尘御扭了个脸,妻子眼中的花痴被他瞬间捕捉到。

        古暖暖害羞的瞬间躲过去。

        车中的气氛忽然安静下来,江尘御开车,嘴角噙着温柔的笑意。身旁的女孩儿害羞,面颊发烫。

        到了家中,古暖暖的羞涩才有了缓解。

        她在院子里喊:“江苏,出来帮你叔搬雪糕了。”

        江苏穿着拖鞋晃悠出去,他见到江尘御抱着一个白色的箱子,江苏急忙上前,“叔,你们买了多少啊?”

        江尘御递给江苏一个箱子,里边是少的,他抱了一箱多的冰糕进家门。“小暖,关后备箱。”

        “好~”

        古暖暖开心的蹦跶着关了后备箱。

        她跑回老宅客厅,将家里的冰柜下层全部抽出来,结果发现,里边的生鲜放的满满当当。

        古暖暖发现没地方放了。

        江老看到二儿媳脸上的遗憾,他:“把冰箱下层给二少夫人空出来。”

        “老爷,那这些海鲜怎么办?”

        江老:“今晚吃了。”

        “可是太多了。”

        江老:“吃不完就扔了,谁让你们当时那么奢侈的买那么多把冰箱塞满,不会边吃边买吗?”

        家中佣人闭嘴。

        好吧,老爷单纯就为了让二少夫人放不值钱的雪糕。

        古暖暖感动的看着江老,“爸,你对我太好了。”

        江老傲娇脸,拄着拐杖从古暖暖的面前走过。

        知道他好就对了。

        将雪糕全部放进去,古暖暖立马拿出其中一个颠儿颠儿的跑去递给江老,“爸,给你吃。”

        江老:“我不吃,这都是小孩儿吃的。”

        古暖暖:“冰激凌都吃了,雪糕比冰激凌还要吃,真的,你尝尝。”

        半个小时后……

        “小暖,还有刚才那个巧克力味儿的没?我觉得奶油的不好吃,巧克力的有味。”江老嘴馋的问。

        魏爱华也吃完了两根,“小暖,我觉得绿豆味的雪糕好吃。”

        “有有都有,我老公买了好多,你们等着,我去取。”

        江苏:“顺便给我捎个甜筒。”

        “你的自己过来拿。”

        江苏大喊:“当我小婶的,反正你也顺道。”

        江老又吃了一个巧克力味的雪糕,他咬着里边的花生粒还有外边的一层巧克力,嘎嘣嘎嘣的,嚼着特别有味道。

        “还是这个味道正。”

        江市长外出巡视回家,看到家人们坐在沙发上,一人手中一个雪糕吃了起来。“哟,咱家什么时候都开始吃雪糕了?”

        江市长坐在沙发上,对儿子的后背拍了下,“是不是你要的?”

        “小苏说话不管用,雪糕是暖暖想吃,尘御去批发的。”魏爱华不给儿子留一点面子。

        江市长看了一圈,他问:“尘御呢?”

        古暖暖:“他把我送回来后接了个电话就出去了,好像是一个长辈打的,我听到他叫什么陈叔。”

        江老又咬了一口雪糕,嘴角都残留着黑色的巧克力,“老陈叫尘御去商量西部开发的事情,这是大事,尘御去了。”

        古暖暖点头,“大哥,你吃啥口味的雪糕,我去给你拿。”

        江市长:“你看着给我取吧。”

        古暖暖起身,她去到冰柜处取出一根传统解渴的老冰棍拿了出去递给江市长,“我觉得你应该会喜欢这个。”

        古暖暖在家时,他爸回家就喜欢啃一根老冰棍,每次都吃不腻。应酬多了,嘴巴味道就重了,这会儿吃一根冰爽甜凉的老冰棍简直就是享受。

        傍晚,在应酬的江尘御忽然接到了小妻子哭哭啼啼打开的电话。“老公,我做错事了对不起,呜呜。”

        江尘御立马中断和众人的饭局,他紧张的拿着手机走出室内往家回,“怎么了?”他以为妻子又给家里人打起来了。

        “爸住院了,因为雪糕。”

        江尘御问了古暖暖的地址,他急忙开车马不停蹄的往家回。

        中午才给小妻子买的雪糕,到了傍晚就吃出了事。

        半个小时的时间,江尘御赶到了医院。

        江市长和魏爱华在病房内陪着江老输液。

        走廊上,古暖暖和江苏坐在一起。

        她眼眶红红的,刚才哭过,睫毛上还带着泪花。见到江尘御出现,她立马就委屈起来,刚止住的泪水有雾满眼眶,小小的人儿娇艳欲滴,泪儿绵绵。

        江尘御喉结滚动,他阔步走向妻子。

        古暖暖见到他出现,泪哗啦一下子全留了出来。

        “老公。”她见到江尘御,一肚子的解释,但是却说不出口,她看着丈夫哇哇的哭。

        她担心江尘御埋怨她,生她气。

        江尘御喉结滚动,他看着在他面前哭声不止的小妻子,哄是哄不好了。

        “小苏,陪着你婶婶,我进去看看你爷爷。”江尘御把妻子交给侄子,他推开病房去了里边。

        江市长见到他来,立马起身,“尘御,你不是在忙吗,怎么过来了?这里大哥一个人就可以安排。”

        江尘御看了眼面色惨白在睡觉还没醒来的父亲,“他怎么样了?”

        “医生打的止痛针,睡着了。”

        江尘御又问来两人,“小暖哭是怎么回事?”

        魏爱华叹了声气,解释下午的事情,“中午你们买的雪糕回去后,爸就吃上瘾了。多吃了几块雪糕,晚上急性肠胃炎,肚子疼的吃不下饭,干呕上吐下泻,然后差点晕倒。

        暖暖在旁边,吓到她了,经医生检查,得知是因为吃雪糕才引起的急性肠胃炎,暖暖将责任都拦在自己的身上,觉得如果自己不贪嘴吃雪糕你就不会陪她去批发,爸就不会吃,不吃了就不会急性肠胃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