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79章 辈分最低的江苏

第79章 辈分最低的江苏

        “唉,可怜的小苏,人生最害怕的两大魔头竟然成了夫妻,骗骗你还是她们的侄子,这以后她们揍你还不得前后夹击。”苏小沫一幅看戏的心态说道。

        江苏指着苏小沫,“苏小沫,你丫的也不是啥好玩意。”

        苏小沫火爆脾气也拿着自己的书包猛砸在江苏的头上,“怎么对长辈说话的?我好歹是你婶婶的姐妹,你得给我叫声阿姨。”

        江苏:……

        被锤了两下,他头疼。

        高倩冰的丑闻已经成了国都z大的一个茶余饭后被人议论的新闻,她身边的同学朋友将她当瘟神似的纷纷远离。

        高倩冰和古暖暖苏小沫是一个高中的校友,高中的时候古暖暖的脸就被很多人所喜欢,亲近,但奈何她凶残暴力,有男孩子对她动粗,古暖暖一个反手给男生摁在地上,直到男生喊着求饶。

        那会儿学校不让评选校花,担心学生们会有攀比心理。

        那会儿的她靠着自己的温柔性格招了许多的追求者,因此她在自己的心中,觉得自己的脸并不比古暖暖的差。

        可是刚上了大学,大一的时候,大一新生不能参与评比,但那会儿古暖暖的名气就在外。

        因为她大学来学校报道时,她家开了一辆尊贵的劳斯莱斯来送她。

        一下子让大家记住了她很有钱。

        后来再看她脸时,古暖暖大一的时候就在学校小有名气,在建筑系,她已经是大家暗地里承认的系花了。

        那会儿,高倩冰并没有多放在心上,毕竟,建筑系男人多女人少,她当系花没有什么竞争力,并不能说明什么。

        可是,当这次,她没报名却被顶上了校花的位置后,她的票数和古暖暖的差了三千多票时,高倩冰才发妒,她才是校花!因此她才故意买通医生来黑古暖暖。

        没想到,最后反而笑话是自己。

        反而,她从第二名跌落到第四名,第十名,跌出评比大赛。

        高倩冰哭得梨花带雨的去了高家寻找表姐高柔儿帮助。

        高柔儿听到表妹的事情,她面无表情,“一个评比而已,只能说你貌不如人心计也不如人。”

        她不想帮表妹解决这个事情。

        高倩冰没有寻到帮助,她继续求高柔儿,“表姐,古暖暖当校花我真的不服。”

        “你说谁?”

        “古暖暖啊。”

        高柔儿顿住手中的动作,她看向高倩冰,“她的图片让我看看。”

        高倩冰立马拿出手机让表姐看她的脸,“就是她,看似清纯,人特别的坏。”

        是她!

        高柔儿的牙关咬紧,“冰儿,你知道她是谁吗?”

        高倩冰摇头,“不知道,她家挺有钱的。”

        “她家是就是古氏集团,而她,今年八月份嫁给了江尘御。”

        “什么!”高倩冰不可置信。

        那个她一直当为准姐夫的神一样的男人竟然娶了古暖暖?

        她看着表姐,“姐,那你……”

        高柔儿咬肌吐出,她看着贴吧上妹妹的视频,“你别下手了,对付你的这个人,你不能惹。”

        “谁了?”

        “江尘御。”

        高倩冰再次闭嘴。

        高柔儿清楚的知道江尘御的手段是什么,她如何陷害古暖暖,江尘御便如何回击她。

        “姐,江总身边的女人不是一直是你吗,为什么她会嫁给江总?”

        这是高柔儿的痛。

        她陪在江尘御身边十五年,这十五年,他如果对她但凡有一点心思她都有机会嫁入江家,偏偏他就像个机器人一样没有一点感情。

        江老处处防着她,俨然忘了当年发生的事情。

        当她用当年的事情要挟时,江老就会很明确的告诉她,当年的恩情他们江家早就还完了。

        如今,她被江老限制进入江家。

        她曾经去找过魏爱华,可魏爱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躲着不见她,不是称病就是借口有事,这让她已经好久不知道江家的现况,古暖暖的情况了。

        如今,江尘御更是为了古暖暖插手对付她表妹,高柔儿心中更没底。“这件事你就当认一次亏,找个合适的机会做个好事将自己的污名盖过去,明年再和她竞争。”

        “姐,我不甘心。”

        “不甘心你也得甘心,那些事情是你做的,医生和所谓的社会大哥都公开表明是受你指示,况且做这件事的人不是古暖暖是尘御,他是我们都不能得罪的人。”

        高倩冰咬着嘴唇,嘴角下压一幅丧气。

        高柔儿又问:“江苏是你们班的吧?”

        “他啊,就是古暖暖的小跟班,贱着呢。”

        高柔儿转身拽着表妹的胳膊哆嗦她了一下,“闭嘴蠢货,江苏是谁你知道吗?他爸爸是江市长,江尘御是他亲叔!”

        “什,什么?他,他不就是个普通的官二代嘛,他,他怎么……”高倩冰更加惊讶了。

        这些事情她之前根本就不知道,如果表姐早些告诉她的话,她就去勾搭江苏了,不会暗地里一直骂他看不起他。

        高柔儿也没想到表妹如此谩骂江苏,当初她明知道二人一所学校却不明着告诉妹妹就是因为她计划着自己以后是要嫁给江尘御的,如果告诉妹妹江苏的身份,那么依照表妹贪慕虚荣的性子,一定会去勾引江苏。

        到时候姐姐嫁给小叔叔,妹妹嫁给小侄子,这在古板的江家是绝不允许发生的事情,所以高柔儿为了自己的以后,她从未告诉高倩冰江苏的真实身份。

        “你刚才说他是古暖暖的小跟班是什么意思?”高柔儿眯眼,“他们之间很熟?”

        “熟,她们最熟悉了,古暖暖有两个最好的朋友,一个是警官世家小姐,一个就是江苏。”

        高柔儿未曾想过如此,事情怎么会发展到现在这样。“冰儿,学校她们之间再有任何事情随时来告诉姐姐,你的仇,姐帮你报了。”

        “谢谢表姐。”

        这天,魏爱华正在家练瑜伽时,高柔儿的电话再次打来。

        这些日子她经常邀约自己出门见面,一起出门逛街散心,“大嫂,你在家中经常见到古暖暖心情一定很不愉快吧?不高兴了就会长皱纹。需不需要我带你出门去做个美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