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75章 旖旎满室

第75章 旖旎满室

        ?

        江尘御:“几点放学我去接你。”

        “不用了,我和小沫一块儿出去玩儿。”古暖暖拒绝。

        江尘御笑道:“我第一次当司机,你却拒绝我。”

        古暖暖:“那你就提前适应被拒绝嘛,以后慢慢习惯。”

        偷听的苏小沫和江苏给古暖暖竖了个大拇指:牛逼姐妹!

        一点都不害怕对方是江尘御。

        江尘御心情不错,没有强迫她,既然有约他遗憾的挂了电话。

        古暖暖咬着唇瓣,她趴在桌子上看手机。

        苏小沫问:“怎么了?”

        “觉得有点可惜,心里不太对劲儿。”

        苏小沫单手撑着脸,她顺手拍拍古暖暖的肩膀,“别告诉我你也对江尘御有想法了。”

        古暖暖抿唇,摇头。

        “江苏,你叔有几天不在家住了,你知道他住哪儿吗?”

        “邺南别墅啊。”江苏想也不想的就回答。

        古暖暖对这四个字有些熟悉,忽然她想起江尘御打算带她搬走时,问了她一句,“邺南别墅搬不搬?”

        不等古暖暖问,苏小沫就问了,“邺南别墅,我怎么没听过这个地方?”

        “你当然没听过,那是我叔的私宅,没人能进去过。除非是对我叔很重要的人,那里才是我叔的家,他从13岁的时候就自己搬出去住了,就在邺南别墅。毫不夸张的说,江家老宅是借宿的地方,我叔真正的家是邺南别墅。”

        他没发现已经呆住的古暖暖,还自顾自的说,“如果古暖暖有朝一日住到了邺南别墅,那她可能这辈子都是我婶婶了。”

        古暖暖快速的眨眼,“邺南别墅是江尘御真正的家?”

        “对啊,就好像你们是有父母就有家。我叔是有邺南别墅就有家,意义一样。不过对我们而言是人,对他而言是物。”

        古暖暖吞咽口水,她紧张的喝了口清水。

        那日应该不是她耳鸣听错了吧。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晚上江尘御回到家,古暖暖在浴室好一番洗漱,她出门站在江尘御身旁,“江尘御,我问你个事儿~”

        “又不叫老公了?”

        “你不是说我虚伪嘛。”古暖暖嘟嘴娇怨。

        江尘御坐在沙发上,他长臂拿起茶几上的水杯,喝了口里边的温水,“那是误会,以后你可以继续叫老公。”

        古暖暖包着嘴巴,她蹲在江尘御的身边,双手把在他的腿上,仰脸问:“那晚你说,带我搬去邺南别墅,是我幻听了还是你真说了?”

        江尘御看着她:“怎么忽然想起这个了?”

        古暖暖眼珠子转转,她说:“我就是听江苏说了,我好奇~”

        江尘御喉结滚动,“你不是没答应我吗。”

        古暖暖震惊,原来他那晚说的真的是邺南别墅!

        “江尘御……”

        “叫老公。”江尘御主动要求。

        古暖暖顿了顿,她重新开口,“老公,你为什么带我去邺南别墅住啊?”

        江尘御脸颊微侧,垂眸望着腿边的小单纯,“想知道?”

        古暖暖点头。

        江尘御微微弯腰,凑近古暖暖的面庞,“对我撒娇。”

        古暖暖:“……”这什么怪癖?

        她起身,手对着江尘御的肩膀甩打了一下,“不说就不说嘛,我还不想知道了嘞。”

        她欲要去睡觉,江尘御忽然抓着她的手腕,一用力,将她往怀中带去。

        古暖暖身子后仰,整个人直接坐在江尘御的腿上,人被他搂在怀中。

        在她发懵之际,江尘御抬着她的下巴吻上去。

        古暖暖的牙关未紧闭,江尘御的舌头长驱直入,入她口中,与她的丁香小蛇缠绵。

        古暖暖的眼睛瞪圆,她木讷的被亲,不会反抗。

        古暖暖害怕的抿着唇,一动不敢动。

        江尘御:“如果继续就闭上眼,我吻你。”

        古暖暖害羞的脸红,她从未遇到这种事情,她该如何做?

        江尘御心知女孩儿年纪小,单纯,于是他附身,再次尝试的吻上她香甜的唇瓣。

        古暖暖没有拒绝。

        在二人衣衫凌乱之时,门口传来敲门声。

        婚床上的夫妻俩同时回到清醒状态。

        古暖暖发现自己身上不着一物,江尘御的衣服也变得敞开,她羞红的捂着自己的脸。

        门口,江苏喊:“古暖暖,你出来一下。”

        江尘御低头看了眼身下寸寸的妻子,因为害羞,她身子都粉红。

        他扯过被子盖在她身上,自己边走便扣衬衣。

        到了门口,他打开屋门,见到侄子,他二话不说一脚揣在江苏的身上。

        “啊,叔!”江苏疼痛的发出一声惨叫。

        江尘御:“滚我书房,若是你没要紧事,今晚我饶不了你!”

        江苏捂着自己的胯骨,疼的后腿。“小叔,我找古暖暖。”

        “你婶婶睡了,有话对我说。”

        江苏不敢拒绝,他跟着江尘御到了他书房。

        “说!”他王者风范命令侄子。

        江苏:“我就是想告诉古暖暖,学校校花榜单大赛,有人在黑她。”

        江尘御眯眼,“谁了?”

        “第二名,高倩冰。她和古暖暖的票数差了三千票,她就算再穷追猛赶也追不上,但是她竟然在学校的论坛上说古暖暖被人包养,把她送去整容了。”

        江尘御听罢,他手有节奏的敲击桌面,继而问:“还有什么事吗?”

        江苏踌躇,“叔,那个拉丁舞班儿,咱误会都解除了你看你能不能放我一马?”

        江尘御大手一挥,“明天就不需要去了。”

        江苏感激的看着小叔叔。

        不过,江尘御有另一条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