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70章 他说搬家

第70章 他说搬家

        ?

        “是呀,成功了,我特意让我哥给我们调在了一个班级。我们三个以后又要一起上课啦~”苏小沫首次来到z市,她在这一个陌生的地方处处感到不安。

        结果,上天对她多有眷顾,让她刚入学,就遇到了两位至交好友。一位富家女,性格爽朗的古暖暖。一位官二代,帅气阳光的江苏。

        两人的热情让她很快就解决了对这里的不适,她们也成为了同学眼中的铁三角。

        本以为大学三人会分开,结果仅一年的时间三人又要重聚。

        “什么,我和江苏也一班?”那岂不是江苏这个小弟又要伺候自己三年了?

        一想起来就爽歪歪!

        古暖暖只顾着自己在兴奋了,丝毫没有留意到沙发上的男人,面孔渐渐转黑。

        江尘御对她刚才的话听的清楚。

        转到商学院,为了和江苏一个专业!

        因为和江苏一班,她竟这么开心?

        妻子和侄子的旧情还在,这让江尘御头疼。

        刚才的吻,仿佛是耳光打在他脸上。

        他深呼吸,看着窗户边在嬉笑打电话的妻子。

        直到她通话解释,古暖暖放下手机转身时和丈夫的视线突然对上。

        她脑海一下子涌现刚才的热吻……

        古暖暖咬着下唇,她一言不发,贴墙慢慢转移到婚床位置,离远江尘御后,她撒丫子的跑开。

        她跑出门,寻江苏了。

        江尘御不难猜测,妻子要去告诉江苏这个好消息。

        他咬肌吐出,坐在沙发上细算接下来该如何。

        搬走!

        这是江尘御能想到最快的办法。

        杜绝二人见面,同时,他给学校施压,压着古暖暖的学籍不让她转专业。

        只要时间一长,二人的感情自然会变淡。

        如若放任两人常住一起,这两人会如何发展一切都未可知,毕竟都只是二十岁的学生。年轻气盛,做事冲动,不计后果,不顾颜面只为快活……江尘御必须把这一切都扼杀在萌芽期。

        打定主意,他起身去洗澡。

        江苏卧室。

        古暖暖出现时,他正在床上躺着,见到来人,他立马从床上坐起来期待的问:“怎么样怎么样?成了吗?”

        “成了。”古暖暖欣喜的鼓掌。

        江苏双手握拳抬起做加油状,“漂亮!拉丁舞真不是人学的,一天下来,我腰都扭不了。”

        古暖暖忽地顿住,“呃……那个,江苏,我成了,你没成。”

        “??”江苏黑人问号脸,“什么玩意?”

        古暖暖告诉他一个大“喜讯”,“我转专业了。”

        “然后呢?”

        “商学院,大二三班。”

        江苏:“……”

        江苏微笑脸,“我躲不开你了是吗?!”

        古暖暖抿不住的笑意,她走过去拍拍江苏的肩膀,“我会继续罩着你的,毕竟是当你婶婶的。”

        江苏大吼:“我呸!古暖暖,你得寸进尺,我伺候你十年,你还让我伺候你三年?”

        古暖暖扬眉坏笑,“十年都过来了,三年还怕啥。”

        喜讯告知后,古暖暖对江苏的反应十分满意。

        她哼着小曲儿回了卧室。

        江尘御已洗漱完毕,正要出门时见到哼曲儿的她。

        他面色一沉,“很开心?”

        “昂~”

        回答完,她拿着睡衣去了浴室。

        她的好心情持续到晚上,睡前,她还抱着手机和苏小沫在聊天,聊得开心时,她给苏小沫发语音,“你不知道,江苏知道我要和他一班后,整个人都傻了。”

        江尘御在她身旁坐着,他看了一半的英文书籍在古暖暖发完语音后瞬间索然无味。

        接着古暖暖又发了个语音,“江苏觉得他逃不掉了,哈哈哈。”

        笑声过后,她手机忽然被夺走。

        古暖暖看着空空的手心,再看夺她手机的丈夫。她美眸含着怒火:“江尘御,你干嘛!夺我冰激凌还要夺我手机?”

        江尘御将手机放在背后,他忍着心中的醋火,拽着女孩儿入怀,尽量让自己语气温柔,“搬家吗?”

        “不搬!”她正火大呢,现在和她说搬家,自然不搬。

        况且,在老宅住着,整天啥心也不操,还有人和她玩儿,多美好了。

        江尘御喉结滚动,他望着身下女孩儿,思虑良久,他深呼吸,说出自己酝酿已久的话语,“邺南别墅,住不住?”

        曾经他说过,能住进邺南别墅的女人才是他认可的人。

        古暖暖,他邀请了。意味着什么,旁人心知肚明。

        可被邀请的人想也不想就拒绝,“不住。”

        江尘御搂着她的腰手力在不断收紧,他刚才还深邃的眼眸此刻却带着寒气。

        古暖暖不知道邺南别墅对江尘御意味着什么,更不知道,邺南别墅是他从小独自长大的地方。她只是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好像曾经听过一般。

        江尘御呼吸加粗,他拿身下女孩儿无奈。

        将她仍在床上,江尘御起身下床离开。

        古暖暖不管丈夫的去向,她趴在床边拿起刚才被夺走的手机继续和苏小沫聊天。

        一夜,江尘御没有出现。

        翌日,去吃饭时,魏爱华问她:“小暖,尘御呢?”

        “我也不知道呀,清早起来就不见人影儿。”古暖暖坐在餐桌上准备用餐。

        同样没有出现在餐桌上的还有江苏,他一大早就没影了。

        “大嫂,江苏呢?”

        魏爱华:“逃了。”

        因为不想学习拉丁舞,江苏去找爷爷哭诉,江老现在一看到孙子就想到自己的青瓷瓶,他坚决不对孙子伸出援助之手。

        江苏又去找父母。

        当爹的:“我不管。”

        当妈的:“我管不了。”

        江苏求人无望,他只好半夜打包行李逃离江家。

        ……

        九月至,开学日。

        古暖暖准备好自己的物品,背着书包就出门。

        餐厅,江苏也被抓回来了。

        听说,他离开的第二天,江尘御就根据消费记录找到了他的位置,他命人将江苏压到舞蹈社让他学习。

        这些日子,江苏的骨头像是被打断又重新接上的一样疼。

        古暖暖看不下去,她有一次对江尘御说情,想让他收回让江苏去跳舞的决定。

        怎料,男人冷傲回她了一句,“再多一句嘴,你跟他一起学跳舞。”

        古暖暖吓的再也不多嘴了。

        终于,开学了。

        这意味着,江苏白天是安全的。

        可,江尘御变态的将他的拉丁舞课程从白班换成了夜班。

        得知这件事后,江苏对人世间生无可恋。

        仿佛,他分分钟就要剃头,出家,当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