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67章 夜晚等他归家

第67章 夜晚等他归家

        他呼出一口气,“滚。”

        江苏立马跑。

        走出书房,他才感受到户外的温暖。

        “妈呀,小叔太恐怖了。”

        这时,古暖暖打开她卧室的门,她悄悄探出一颗头看着担惊受怕的江苏,小声喊他,“哔哔,这儿~”

        江苏闻声看过去。

        他立马朝古暖暖处去,“你奶奶个腿儿,为什么你说谎不提前和我商量就告诉我叔啊?”

        古暖暖将他拉入卧室,她悄悄关上门。

        “上午你叔逼我的急,来不及商量。江苏,你们刚才说的什么啊?”

        江苏:“我叔对峙……”

        卧室门忽然打开,江尘御见到在他婚房独处的二人,再看二人相拉的手……他拳头握紧。

        江苏见势不对,话不说完,立马逃窜。

        依照现在的关系,他是古暖暖的“前男友”,而古暖暖又是他小叔叔的媳妇儿。

        那他不就是小叔叔的情敌了嘛!

        更可怕的是,小叔叔是他最害怕的人。

        完蛋了。

        他不止一次的骂古暖暖不靠谱。

        明知道他怕小叔,却还要编他的名字。张三,李四,孙五,王六……哪个名字不比他的好啊。

        江尘御黑着脸,关门声都异常的大。

        吓得古暖暖一哆嗦。

        好奇怪,上午离开还好好的,怎么回一趟她娘家,江尘御就变得这般阴沉莫测。

        “古暖暖,你当初为什么答应嫁给我?”

        这是婚后二人第二次讨论这个话题。

        第一次不欢而散,第二次,江尘御需要一个明确的答案。

        若不然,放侄子的前女友在他枕边,他怀中,他身下,下嘴亲吻她时,自己感觉浑身充满罪恶感。

        古暖暖想到和江老的约定,她摇摇头,倔强的不说。

        江尘御:“他答应你的什么,我可以同样做到,并且做得比他还好。婚姻事关我们两人一辈子,我希望你能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古暖暖咬着舌尖,“做人不能言而无信,我答应过爸不能告诉你,我不能中途背弃他。”

        江尘御:“你应该还听说过一句话,做人要识时务者。江家现在的形式,听我的话得到的好处要比他能给你的多。”

        古暖暖面对忽然认真起来的丈夫,她觉得江尘御这些日子变化仿佛是过山车忽上忽下,让她捉摸不透。

        江尘御又说了一则话,“他用什么威胁你的?”

        “你知道?”古暖暖震惊。

        江尘御靠猜,“你家公司?”

        现在是江尘御自己猜到的,不是她说出来的。

        古暖暖没了罪恶感,她点头,“你爸去我家对我提亲,非要我嫁给你,如果我不嫁,就要像当初盛极一时的魏家一样……,……我没办法,我下边还有弟弟在外留学,而且,古氏集团是我爸妈二十多年的心血,我就答应了。”

        真相与江尘御所猜无二,他为言二话,转身离开江家。

        他对蛮横的江老火大。

        自己娶了侄子的女朋友,他偏偏对这个女孩儿身上的味道上了瘾,还萌生出和她凑合过日子的想法。

        现实太可笑了。

        他对婚姻大事从不上心,娶了就娶了。

        古暖暖这个女孩儿他不厌恶,长得也和他胃口,既然如此,那就试着处一下过日子。

        如果早三天他知道江苏和妻子是一对情人,他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纠结。

        可,现在,他无法把古暖暖送到侄子处。

        当初一语成谶,父亲让他娶古暖暖时,他听到年纪后竟说送给江苏。

        现在,他一想到自己的娇小老婆和侄子躺一张床上,发生亲密的事情。

        江尘御手中的高脚杯愣是被他徒手捏断。

        不知不觉,他在邺南别墅了一下午。

        天色转为藏蓝,最后变为幕黑。

        他都一个人在邺南别墅。

        古暖暖在家,她拿着手机在屋子踱步。

        江尘御今晚到底回不回来了?连个信儿都没有。

        她在等他回来。

        一直到十二点,古暖暖困得睁不开眼,她给江尘御打了个电话。

        邺南别墅的男人拿起手机看到来点号码,他接通放在耳边,“喂。”

        “你今晚还回来不回来呀?我等你都等的困死了,你不回来我就锁门睡觉了。”她语气带着软糯,像软软的棉花糖,还夹杂乏意,和他通话时还带着微微的撒娇。

        江尘御从沙发上坐起,他问:“你一直在等我?”

        “昂,不等你我等谁呀。”

        “为什么等我?”

        古暖暖困得快没了意识,她小声哝语,音量渐渐消失,自己说的什么话已经没有经过脑子了,她都是下意识说出来的,“如果你没回来我就把门锁上你就回不来了~老公~你赶紧回来吧,我好困,睡着了,你回来把门锁上,我不等你了……”

        接着,电话那边什么都听不到了。

        江尘御喉结滚动,他看着旁边散落的玻璃碎渣,听着手机那端的无声通话。

        他犹豫了三秒,起身拿着车钥匙往家回。

        他到家时已经凌晨一点了。

        他的婚房屋门果然未上锁,他推开门进入。

        床上的女人趴在床边,一边的手机还显示在通话中。

        江尘御附身,挂掉她手机的通话坐在她身边。

        古暖暖翻身,她眼皮微抬,看到他回来了。

        古暖暖安心的又翻了个身,“老公,脱衣服赶紧睡觉。”

        江尘御见到她说完这句话又睡着了。

        他心中一时错综复杂。

        为她盖了盖被子,他去了浴室。

        翌日,古暖暖睡醒,她床边已经没有人了。

        只有他的枕头显示有被躺过的痕迹。

        古暖暖呆呆的挠头,“昨晚他几点回来的?”

        她困得都失忆了,昨晚的事情记忆只停留在给他通话时。

        走出房间,打算去餐厅用餐时,忽然听到江苏的一声吼,“我小叔是个变态!我不去!我钢铁男人从未受过如此屈辱!”

        魏爱华眼神为难,“可是,你叔都帮你找好老师了。”

        江苏在屋子跳起来,“他找让他媳妇学去,我不去,今天我就是死在家里,我都不会去学。”

        古暖暖一脸懵逼,“狗子咬你尾巴了,一大早嗷嗷嗷的叫个不停。”

        江苏见到罪魁祸首,他指着古暖暖,“就是你做的好事,这下美了吧,我叔开始收拾我了。”

        古暖暖表情疑惑,“我咋你了?”

        魏爱华一旁解释,“早上尘御出门前对我说他给小苏报了个兴趣班,了解后才知道那是个学跳舞的。”

        江苏:“妈,说清楚一点,那叫跳拉丁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