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65章 登门道歉

第65章 登门道歉

        古暖暖心虚的低着头,默默退到江尘御身边,又从他身边躲在了身后。

        江尘御心情极好,心情好了,别人对他提的意见他都会接受。

        “那我下次注意,下手轻点。”

        魏爱华感激的对小叔子说:“教育小苏的事情,辛苦你了尘御。大哥大嫂就这一个儿子,你揍的时候掂量点,别揍废了。”

        魏爱华内心悄悄补了一句:要揍以后揍你儿子,别拿我儿子开涮。

        “我知道。”

        送走魏爱华,卧室中行凶的女孩儿不说话了。

        江尘御俯视小妻子,只能看到她的头顶。“以后注意点,打江苏的时候下手轻点,记住没?”

        古小暖乖巧听话回答:“我记住了。”

        江尘御替她背锅,这一点让她对江尘御的好感倍增。

        江尘御知晓妻子为刚才之事尴尬,于是他不再提起。

        去了趟衣帽间,拿睡衣时看到屋子里多出来的女孩儿的东西,他哂笑,“衣服不少,怪不得得用三个拉杆箱。”

        他在拥挤的衣帽间寻找到自己的睡衣,找到后,拿着走出衣帽间。他见到古暖暖还在沙发处站着,他说道:“你先去床上睡。”

        卧室中已经没有能躺人的沙发,只剩下宽敞柔软的大床。

        古暖暖没有再矫情,她去了床上。

        江尘御出来时,床上鼓起的一小团已经睡着了。

        他坐在床边,掀开被子躺入另一侧。

        江尘御抬起她的头,胳膊插入她的脖子处,让她枕着自己的胳膊睡觉。

        他笑着凑近古暖暖,吸吮她身上的淡香。“奇怪,明明你身上的味道和你的牙膏和沐浴液完全不一样,怎么你身上还这么香?”

        之前未近距离接触过古暖暖,所以不知道她身上的味道。

        第一次的吻,是他们近距离的接触,也让他发现了女孩儿身上淡淡的香味,香味在吸引着他。

        他对这种味道痴迷,就像每个人的一生都在追求一种属于自己的独特味道,他在古暖暖身上找到了独属于他的味道。

        他看着女孩儿睡颜,喃喃道:“我找到了。”

        他附身,趁着女孩儿睡着,轻轻的吻在她的唇瓣。

        壁光照射,阴影黯淡,昏黄的氛围让他迷情。

        他痴迷的味道充斥着他的神经,让他想将古暖暖吞入腹中,持久留香。

        ……

        翌日,古暖暖正在睡梦中却被丈夫叫醒,“今天回你娘家,早早起来收拾一下,你和爸妈联系看她们今天有事吗,也告诉她们我们今天回的事情。”

        古暖暖从床上坐起来,睡衣肩带滑落都没管它,独自在发呆。

        江尘御已经穿戴整齐,他站在古暖暖面前系皮带,他看着妻子说:“回个神,我去趟公司把工作安排一下,十点的时候回来接你。”

        古暖暖打了个哈欠,她点点头。

        江尘御去了趟衣帽间,出来时,某小妮子又躺在床上了。

        江尘御双手叉腰,一幅无可奈何。“有那么困吗?”

        他坐在床边,上手拍拍妻子的小脸儿,“今天记得给爸妈联系。”

        床上的女人闭着眼,点头。敷衍态度明显。

        江尘御见她的困样,他也不忍心叫醒妻子了。

        反正还有时间,联系岳父岳母的事情他去公司的路上也可以代替妻子完成。

        于是,江尘御出门前给妻子盖了盖被子,离开前,他交代佣人,“九点时务必把二少夫人叫醒。”

        路上,江尘御和岳父岳母联系约定时间。

        古小暖则腿夹着被子继续睡,清早赖床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赖床没多久,人又被江苏给聒噪醒。

        她气的想锤爆江苏的头,“你叔早上还不舍得叫醒我,你却大清早跑来给我聒噪醒,昨晚是不是没把你打够。”

        江家客厅,从未有过如此热闹。

        古暖暖追着江苏捶打他,江苏则在前边逃。他边逃边喊:“靠,救命啊,古暖暖杀人了。”

        江老看了哈哈笑。

        自从他的青瓷瓶被江苏这孽孙打碎后,现在,谁揍江苏他喜欢谁。

        魏爱华在忙着准备礼品,她看着礼品单和丈夫核对,没空管儿子的人身安全。

        江家人内心:暖暖是一个女孩子,女孩子打人能有多疼呢~

        江苏内心:完了完了,惹住霸王龙了。

        不到十点,江尘御车子出现在家门口。

        他下车问佣人,“二少夫人起床了吗?”

        “您走没多久,二少夫人就起床了。刚才,她还在屋里追着打小苏少爷呢。”

        又有江苏什么事!

        江尘御喉结滚动,他阔步进入客厅。

        方才打架的二人此时都歇火了,古暖暖和江苏对立面坐沙发,二人中间夹着一位憋笑的长者。

        江老见到二儿子回来,他心情愉悦的招招手,“快过来坐,刚才你媳妇可真是给我狠狠的出了一口恶气。”

        江尘御坐在妻子身侧,望着气鼓鼓的小妻子,笑问:“你又办什么事儿了?”

        家中有她在,真是一天都不安静,永远都是热闹,虽然是打闹,但这个家开始却充满生机了。

        古暖暖指着挨揍的江苏对丈夫小软音告状,“我在睡觉,他给我叫醒了。”

        江尘御接着问:“然后你就把他揍了?”

        古暖暖点头,“咱爸给我提供的武器,揍人咱爸也有份儿。”

        江尘御看着父亲,只见,江老笑咪咪的拿起自己的拐杖,十分骄傲的说:“对,武器是我提供的,打人也有我功劳。”

        江尘御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爸貌似有些幼稚。

        时间到点了,古暖暖才想起自己没有联系父母。

        江尘御说:“指望你联系,猴年马月了。放心吧,我早上和爸妈通过话了,今天她们都在家等着。”

        古暖暖这一刻又觉得有个丈夫也挺好的,最起码自己指望不上时,他能指望上。好感加分~

        又要回家了,古暖暖兴奋的早早上了车,系上安全带等着丈夫发车。

        后方,江市长的车子中钻入了一只跟屁虫儿子。

        江苏脸上顶着伤,“爸妈,我跟着你们去。”

        魏爱华不想让儿子去,她觉得儿子有些丢脸,“等你脸上的伤好了再出门吧,这段时间别见人了。”

        “不行,我非要去古家。”他要让古家的叔叔阿姨看看他身上的伤,都是他家泼妇闺女打的。

        “算了,反正丢的是小苏的人,他想去就去吧。”江市长不耽搁时间,他发动车子,紧跟着二弟的车离开江家。

        到了古家。

        古父古母的热情超出魏爱华的设想,夫妻俩热情好客让她想道歉的话到了口边都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去。

        “上次你们去江家找小暖,我的态度……”

        “嗨,暖暖都和我们说过了。她那天贪玩儿跑出去玩儿了,以至于我们没见到。”

        古母笑着将魏爱华的话接下,她又说:“暖暖还小,嫁给尘御我和他爸是吃不下睡不着,就担心她在江家闯祸,不过幸好有你这个大嫂在旁边处处引导她,才让她少做许多错事。这一切暖暖都告诉我们了。也因为有了你的帮助,我和她爸才能睡个安稳觉。最近我们计划着找个时间登门感谢你,结果你们先来了。”

        魏爱华惊讶,“小暖竟然这样告诉你们?”

        她在江家的委屈竟然没给娘家人告状,自己一个人咽下,转身却在给她们发好人卡。

        魏爱华这一刻觉得自己还不如一个二十岁的小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