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64章 撩拨她

第64章 撩拨她

        江尘御看了眼被窝中探出小脑瓜的妻子,他喉结滚动,“碍事。”

        古暖暖听到,自己的“床”要被别人抬走了,她火大的一巴掌打在江尘御的肩膀上,“你把我床抬走了我睡哪儿?”

        “睡床。”

        夫妻俩四目相对,两人心中都夹杂着邪火。

        不一会儿,管家真的叫来了几名佣人,当着古暖暖的面,将那辆长沙发抬走了。

        江苏也亲眼看着沙发的搬走,他爆吼:“靠!我叔太不是东西了。”

        卧室重回平静,古暖暖委屈的眼睛都红了。

        江尘御意识到自己刚才可能冲动了,他耐下性子和古暖暖沟通,“既然是夫妻,有些事情你需要尽早适应。”

        古暖暖撇着嘴,“能不能适应点别的,我不想适应和你睡觉。”

        江尘御咋就娶了个气死人不偿命的小妻子呢。

        她难道不知道自己的话能把他惹恼。

        江尘御喉结滚动,他贴近妻子,和她快要吻上了,男人才开口道:“不能。你不仅要适应和我同床共枕,还要适应和我一起生活。古暖暖,一辈子那么长,你既已经嫁给我,就要和我融为一体。有些事情即使现在不发生,未来早晚也会发生。我给你时间适应,不要想躲避。”

        距离太近,他说话的热气都打在古暖暖的鼻翼。

        她呼吸不规律,心脏不安的跳动。

        之前还能说他和高柔儿关系暧昧不清,她可以站在道德层面批判江尘御是渣男。现在,误会接触,古暖暖知道他为人不咋地,但是在私生活上还是很干净的,她没办法挑刺。

        自己又是人家老婆,老公对老婆有那方面的需求也是正常的。

        难道自己真的要和他过一辈子了吗?

        “江尘御,我们有过约定,你不管我,我不管你。你如果真的那方面忍不住,我给你找……啊,你打我!”话没说完,迎头就是一个暴击。

        古暖暖双手捂着脑门,看着欺身过来的男人,双眸皆是控诉。

        江尘御磁性的声音响起,“我不是饥不可待的人。现在我宣布,之前的约定作废。”

        “啊~”自己难道真的逃不过要为人妇的事情了吗。

        一些事情若是新婚夜发生,她还能接受,那会儿她做足了心理准备当人妻。

        现在,她和江尘御渐渐熟悉后,她还想当她的大姑娘,若是以后婚姻关系解除她能随时抽身离开。

        江尘御又凑近了一步,离她更近了,将要吻上她了。

        只要轻轻的嘟唇,双唇就能碰到。

        古暖暖此刻面红如血,浑身紧绷着一动不敢动。

        江尘御故意撩拨她,“离江苏远一点,别忘了你是他婶婶。”

        “嗯嗯,我……”

        说“我”时,古暖暖嘴唇撅了一下,刚巧碰到了男人的唇。

        江尘御终于诱惑小妻子吻上了自己,他唇上软了一下,接着软软的触碰消失。

        他不给小妻子害羞时间,伸手搂着她的后背,扣着她的后脑勺主动吻上她的娇软唇瓣。

        吻到她时,她口齿的清香让他舒服。

        这一刻仿佛在浮躁的世界,他寻得了一片安宁。

        舌尖撬开她的牙关,进攻她的城池。情场小白的古暖暖被支配者,甚至忘记推开面前的男人。

        “咚咚咚”卧室传来敲门声。

        古暖暖打了个激灵,她立马清醒,推开面前的男人。

        门口传来魏爱华的问候,“小暖,你睡了没?”

        古暖暖此刻感激死魏爱华的及时到来,她若不来,今晚将演变成什么也不得而知。

        但,江尘御却从未有过的烦今日的魏爱华。

        “没有睡,我来了。”

        她不敢正眼和江尘御对视,低着头从一侧下床,光着脚到刚才的沙发处穿上拖鞋就去开门。

        “大嫂,你找我什么事儿?”古暖暖感激魏爱华到,给她叫大嫂时,都带着深深的感谢。

        魏爱华想到明日自己应约要去古家登门道歉,为表诚意,她想找古暖暖了解一下古家夫妇的爱好。“小暖,你爸妈喜欢什么啊?或者有什么禁忌?”

        古暖暖见她态度真诚,她倒有些意外。

        误会解除后的魏爱华和之前的她简直判若两人。

        “我爸妈没有禁忌,大嫂能去做客,他们就很开心了。”

        魏爱华又说:“要不,明天你和尘御陪我和你大哥一起去吧?”

        现在,古暖暖听到江尘御这三个字,她面红尴尬。“他,他,明天可能有事吧。”

        “喏,尘御不是在屋里,你去问问他呗。如果明天不是很重要的事情,就陪着你回一趟娘家。”

        古暖暖不好意思和男人开口。

        江尘御也听的真切,他故意不回答,就为了等他小妻子来主动找他说话。

        “大嫂,你先进屋。”古暖暖邀请魏爱华进入屋子。

        她看了眼已经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古暖暖纠结的看了眼魏爱华,“大嫂,你问他吧。”

        魏爱华将夫妻俩的不自在收归眼底,她笑着说:“夫妻俩说话怎么还不好意思了呢。”

        魏爱华没有为难弟媳,她问江尘御,“尘御,你明天有事吗?”

        “有,明天如果小暖回娘家的话,我可以推了。”

        古暖暖的脸绯红,内心yy:大爷的,江尘御绝对中魔咒了。

        “那就行,那明天上午我们一起去古家。”

        魏爱华说完,她又忍不住的对小叔子提了个小小的建议,“尘御,大嫂能不能求你个事,江苏虽然做错了,你惩罚是对的,但是能不能下手轻点,他嘴角带着伤,这以后怎么见人啊。”

        古暖暖问号脸:江苏脸上的伤不是我打的吗?

        她拉着魏爱华求证,“大嫂,你说江苏脸上的伤谁打的?”

        “除了尘御还能有谁。下手也没个轻重,嘴唇都打肿了,看的心疼死人。”

        古暖暖忽然想起刚才她揍过江苏后,他被丈夫叫去书房了。

        原来是丈夫在帮自己扛雷。

        她视线对准江尘御。

        江尘御却不看她,“大嫂,既然你们让我教育江苏,你们就别插手我对他的管教。他是我侄子,我做的一切出发点是为他好。”

        “可是,下手也有点太重了。”魏爱华慈母心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