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60章 江苏作死

第60章 江苏作死

        翌日。

        古暖暖从床上醒来,她舒服的在床上伸懒腰,“好久没这么舒服的睡过了。”

        她朝右侧翻身,一滚,直接将自己滚到男人的怀中。

        她看着面前的一堵人墙,抬头和拥抱自己的男人对视。

        眼睛眨巴眨巴。

        再眨。

        江尘御:“眼睛不舒服还是不认得我了?”

        古小暖:“闭眼。”

        江尘御意外,嗯?她睡醒见到自己第一眼竟然不惊讶。看来她心中早已幻想过和自己睡觉清早醒来的场景了。

        自恋的男人闭眼,等着他期待的事情发生。

        古暖暖安静了三秒,三秒过后,人“呲溜”一下从床上滚下去,像昨天江苏逃跑的速度一般逃向卫浴。

        卫生间门啪叽关上,床上的男人眼睛缓缓睁开。

        他眼眸深邃,看着卫浴方向,脸上露出邪魅的笑容。

        原来让他闭眼不是为了给他晨间吻,是自己要逃走啊。

        他含笑从床上起身。

        阳光照在卧室,给屋子带来一抹晨间的明亮。

        自然光亮可以让他更清晰的看到少女的娇羞。

        他起床去到卫浴门口,“快些洗漱,今日早点搬家。”

        古暖暖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她脸色泛红,直至耳朵。红如朝阳又如彩霞,赛比腮红。

        她拍拍自己的脸,对镜中自己说道:“古小暖,你怎么能被他美色给骗了呢!长得帅了不起啊!好像真的了不起呜呜。”

        十分钟后,她还在浴室踌躇,她实在不好意思出去面对江尘御。

        江尘御敲门,“好了没?为了减少意外发生,你洗漱好我们直接走,不在家吃早餐,我带你去餐厅吃。”

        “好,好了。”

        她打开水龙头,清水洗了下脸,便打开屋门。

        江尘御见她脸上还滴着水珠,他走进卫浴,抽出一张擦脸巾抬手为她擦去脸颊的水珠。

        古暖暖受宠若惊,她内心狂吼:完了完了,江尘御一定是被小怪兽吃了,这个人一定是假的!

        江尘御这两日的变化太大了,让她措手不及,无法应对。

        这还是之前捉弄她的丈夫吗?

        江尘御看着妻子干净净的小脸,他满意道:“这次才好看。”

        他牵着古暖暖的手,“走吧。”

        当夫妻俩快走到门口时,江老的一声吼再次让二人顿住脚步。

        “江苏!你给我滚过来!”

        接着,古暖暖和江尘御的面前便感觉有一道黑影移动,紧接着,黑影躲在了欲要离开的夫妻俩身后。

        古暖暖人还处于傻楞状态。

        江尘御面色已黑。

        聪明如他,一件事便能断定今日许是又离不开了。

        接着,客厅中出现了江老。

        他提着自己的拐杖追着要去殴打孙子,拖孙子福,他那双不灵活的双腿原来还可以这般灵活。

        古暖暖觉得迎面跑来的江老气势汹汹,来打她后方的江苏,她担心误伤。于是寻求丈夫的庇佑,她小步子靠近丈夫,软声喊:“老公~”

        就是这软软的一声,再次叫入男人的心坎。

        江尘御喉结滚动,他将妻子往后拉了拉,护着她。

        某小暖爱看热闹,她躲在丈夫身后也不安生。她双手扒着丈夫的胳膊,勾着头,只露出一双灵动的眼眸看发生了何事。

        终于,江老走到前。

        他累的大喘气,指着江尘御身后的孙子,“你让开,我打死这孽孙。”

        江尘御牵着古暖暖的手带着她让出位置,让父亲揍侄子。

        “喂,叔,小叔。”江苏看着来势汹汹的爷爷,他叔又从不当自己靠山。

        江苏看向古暖暖,“你丫的,古暖暖你忒不仗义了。”

        某小暖无辜,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江老倒不会真一棍子打在孙子身上,他也就作势吓唬吓唬孙子。

        他平复了一下火气,才对众人解释发生的事情。

        江苏清早去找他要钱,他听了数额觉得太多了,于是不给。

        结果这逆孙用他最爱的青瓷瓶做威胁,若是不给他,他就砸瓶子!

        江老看着自己的宝贝瓶子,他吓得眼眸瞪圆指着孙子的手惊恐道:“你瓶子放下,我给你一亿。”

        江苏得寸进尺,他嬉皮笑脸,“爷爷,一亿不够了,我要两亿了。”

        这可把江老气的够呛,他收拾不了孙子,青瓷瓶又在他的手中,江老只能短暂妥协,“我给你,瓶子给爷爷放下。”

        “不可能,你让我抱走玩儿几天,钱到账我再还给你。”说完江苏用食指顶着瓶子底部转圈圈,玩瓶子像玩篮球似的。

        可,瓶子不是球。

        只听,一道“夸嚓”声,让屋子陷入寂静,爷孙俩同时看着地上摔得稀巴烂的青瓷碎片。

        江老还处于震惊中,他心爱的瓷瓶,他收藏的老古董,就这样……没了!

        “江!苏!”江老咬牙切齿的喊出孙子名字。

        江苏见势不对,立马遁。

        江老身后紧追慢赶,要去揍。

        接着便有了刚才的一幕。

        知道发生了什么后,还不等江尘御夫妻二人说话,接着,楼上又有一道惨叫声,“啊啊,江苏!”

        古暖暖听到魏爱华这一声,她的心都跟着颤了颤,然后看着一旁遭难的好友,眼眸充满可怜。

        江苏后退到家门口,时刻准备逃命。

        魏爱华拿着一条手链从台阶上小跑下来。

        她气的胸膛大幅鼓动。

        指着门口的江苏,让她看自己的手链,“江苏,我钻石手链上的钻石呢?”

        古暖暖定眼一瞧,原本闪闪发亮贵气逼人的钻石此刻光秃秃的只剩下空空的壳了。

        众人视线看着门口的男子。

        江苏喉结滚动,“卖,卖钱了。”

        江市长也拿着自己的碎了的水杯出现,“江苏,我杯子怎么碎了?”

        江苏:“……我去偷我妈的手链,不小心碰到国家奖给你的荣誉水杯,然后就碎了。”

        好家伙,江苏短短一个早上将家里的人全都得罪了一个遍。

        江尘御和古小暖是因为他怕,所以不敢得罪。

        沙发上,江老、江市长、魏爱华坐成一排看着蹲在地上双手抱头的江苏。

        另一个沙发上坐着江尘御夫妻俩。

        江老说:“尘御,你收拾他。”

        江市长也不舍得揍儿子,因此他也想让弟弟摁着江苏痛扁一顿。

        魏爱华更是直接说:“尘御你和小暖别走了,就在家里帮嫂子好好管教管教江苏!”

        听此言,古暖暖瞬间腰背挺直。

        不让她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