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56章 江总吃醋之被火上浇油

第56章 江总吃醋之被火上浇油

        江尘御:“三个小时内我要见到你头发是黑色。”

        “好的,明白。”

        江老对江尘御说:“下午再走,你不是还要三个小时内检查小苏的头发,你现在走了就没人能收拾了他。”

        魏爱华今日一直未和江尘御夫妻说话,今日刚一开口便是挽留,“要不别走了,尘御留在家里还能帮我降一下江苏。”

        “妈妈妈,你吃你快吃,儿子给你夹肉。”江苏快速的堵住母亲的嘴,坚决不让母亲说不让江尘御走的话。

        大魔王叔叔,小魔王同桌两人要走都走,要留自然是都留的。

        江苏内心只想让她们走!

        麻溜的走!

        下午,行李都装好了,就差江苏的一头褐色毛发了。

        江尘御眼神不悦的盯着侄子,“什么时候去换头?”

        江苏面对亲叔,小心脏扑通扑通的直跳。他吞咽口水,“叔,你能不能先走,我今天给你保证我一定染成黑色。”

        魏爱华却对着儿子的后背“啪”的拍了一巴掌,“你这是什么话。”怎能说话这么直白的赶走江尘御。

        不过,魏爱华内心很犹豫,既想让江尘御夫妻离开又想让江尘御在家帮她收拾江苏。

        眼看,江总已经不耐烦了。

        “管家,去把剃头推子拿出来。”

        “叔叔叔,我现在去现在去!”江苏伸手拉住管家,他在小叔面前秒怂。

        他本来晚上约了几位好友打算去炫耀他的新发色,结果刚回家,见到他叔,这下完了。

        炫耀不得了。

        更可气的是,他叔身边的女人,一直在憋着笑,这有什么好笑的!

        古暖暖从见到江苏出现开始,脸上的笑容就从未消失过。

        只要一见到江苏,他对丈夫认怂的画面,那个喜感,让她忍不住的笑。看来她们夫妻俩就是江苏的克星啊~

        窃笑的她在江尘御的眼中却成了少女见到心上人时的欣喜。

        江苏和古暖暖对视,他咬牙只有嘴唇在对动,和古暖暖唇语道:笑什么笑,还不赶紧帮小爷解围。

        多年同桌不是白坐的,哪怕他唇形看不清,但古暖暖也懂了他传达的意思。

        她摇头:想让我帮你,不可能!

        江苏眉毛戏剧的扬起,他盯着古暖暖,眼神透露着警告:别犯抽。

        古暖暖对他挑眉,一幅得意:谁抽谁还不一定呢。

        两人的隔空交流已然让沙发上的男人窝火了。

        江尘御扭脸看着新婚妻子,他眼眸微压,眼神带着压迫感,“见到江苏很开心?”

        古暖暖正和江苏“聊”的起劲儿,忽然被丈夫一问,她未听清,下意识的“啊?”了一声。

        这一个‘啊’被男人误当为肯定,这让男人心中的火彻底烧起来。

        一旁的魏爱华都感受到了小叔子的不悦,偏偏,她那没脑子的儿子和不讨喜的弟媳两人却没感受到。

        甚至……二人还在江尘御的火上浇了一箱油!

        只见,江苏这只褐毛走到两人面前,他一把牵起古暖暖的手腕。“你跟我过来。”

        说完,他当着他叔的面,将他叔的媳妇给拉走了。

        古暖暖还乐呵呵的跟着江苏走了。

        二人消失后的客厅,陷入一天沉静。

        客厅安静的落下一根针都能听清。

        江尘御喉结滚动,“大嫂,江苏今年20了吧。”

        “呃,嗯,嗯,但,但是尘御,他还小。”魏爱华察觉到江尘御想收拾儿子了。

        江尘御扭头看着二人消失的背影,“年纪不小了,该娶妻了。”

        魏爱华嘴角抽搐:20岁,年纪不小了?该娶妻了?!

        他说出这句话,脸一点都不红。

        消失后的二人出现在了后院的草坪上。

        江苏将手机塞到古暖暖的手中,“你,赶紧的快点,天黑前我得把头发颜色染回来。”

        古暖暖拿着手机放肆的大笑,“江苏,你也就这点出息,脸都丢尽了。”

        江苏眼睛快速眨眨,一股不服气,但想到小叔叔那个人,他不敢表现出分毫。

        他站在草坪上双手插兜,摆出自认最帅气的pose,“这姿势怎么样,迷人吧?”他自恋的问给他拍照的女人。

        古暖暖后腿拿着手机疯狂给江苏拍照,她喊:“换一个姿势,再不拍以后就没这个机会了。”

        江苏一想到未来都是黑头发,他换姿势的速度堪比淘宝店的模特,甚至古暖暖还没抓拍到他就换了个姿势。

        江尘御站在窗边看户外的年轻人嬉闹。

        古暖暖脸上的笑容是她自加入江家来从未有过的开心。

        “来人。”

        “二少爷,您吩咐。”江尘御的身边出现了两名佣人。

        江尘御下巴微扬,示意户外的两人,“把江苏押回来,剃光头。”

        魏爱华在一旁被吓到,江尘御竟然来真的!

        她忙上前求饶,“尘御,你听嫂子说啊,小苏知道错了,我以后教他,你别真给小苏头发剃了,他可是你真侄子。”

        江尘御眼神坚定,看着外边,刚才嬉闹的二人,其中一人已经被家中的佣人押着一条胳膊推着他往客厅走。

        “喂,唉,干啥?我就拍个照,我拍照发朋友圈证明我真的敢染头发,不是,你们抓我干啥?你们怎么不去抓古暖暖啊。”江苏为自己鸣不公。

        古暖暖拿着他手机对他吼,“江苏你咋这么不要脸啊,我冒着大太阳给你拍照,最后你还让佣人抓我?真是三天不打你上房揭瓦,四天不踹你就认不清自己的地理位置。”

        她拿着手机跟着进入客厅,“你信不信我把刚才的照片都删除?”

        江苏:“别,那是我的命!”

        江尘御黑着脸,他指着凳子,“让他坐下,给我摁住了,管家用推子给他头发全剃了。”

        什么!

        剃光头?!

        玩儿真的!

        “叔,我错了,我现在去染发。”江苏求饶。

        古暖暖可是个记仇的主,刚才江苏让佣人押自己,她可是记仇了。此刻,她幸灾乐祸,“老公,就把他头发剃了,给他一个教训尝尝。”

        魏爱华瞪了眼古暖暖,这就是个戳事精。

        江尘御却因为她的一个称呼心咯噔了一下。

        他扭头看着乐祸幸灾的妻子,竟从他那气人精的小妻子眼眸中看出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