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都市小说 - 叔他宠妻上瘾在线阅读 - 第51章 调戏小妻子

第51章 调戏小妻子

        她耳朵贴在门上,她问:“江尘御,你在洗澡吗?”

        “嗯。”

        “你晕不晕啊,需不需要我找个人来帮你?”

        江尘御:“不晕。”

        古暖暖和他客套了一下,“哦,那你有需要了叫我一声。”

        “喊你来给我擦背吗?”江尘御逗弄小妻子。

        接着,卫生间的门被古暖暖踹了一脚,这一脚似乎想踹在江尘御的身上。“我喊咱爸来给你擦背。”

        她坐在沙发上,心中犯嘀咕。

        这男的喝醉会不会断片啊?

        如果断片还好,那他便不知道两人亲吻的事情。

        可如果不断片,一会儿见面两人就尴尬了。

        古暖暖仰头感叹,初吻,没了。

        不一会儿,江尘御果然喊她,“古暖暖。”

        “哎~咋啦?不会真让我给你擦背吧?”

        江尘御道:“浴室的浴巾呢?”

        “啊啊,我把它收走了。我以为我们今晚会走的,你等会儿,我去给你取。”

        古暖暖跑去衣帽间,她找到自己收起来的白色浴巾抱在怀中忙去浴室门口。

        她敲门,“你把门开个缝,我给你递进去。”

        江尘御喉结滚动,他竟然洗澡时没有浴巾和睡衣!

        为今只有靠她帮助了。

        江尘御将门锁打开,将门开了一条缝。

        他去那浴巾时,借着门缝看到古暖暖闭紧的双眸。

        他嘴角微勾。

        系上浴巾,他直接出了门。

        古暖暖呆到原地。

        他光着膀子,身上的腹肌清晰可见,甚至可数。

        腹腰处的汗毛也被古暖暖看到。

        她脸色由白到粉,最后到红。

        江尘御擦着头,欣赏着古暖暖的面部颜色。

        “害羞了还不背过去?”

        古暖暖死鸭子嘴硬,“我才没害羞,去游泳的时候,那些男的穿的比你还少。”

        “那你耳朵怎么那么红?”

        “我,我热的!”

        古暖暖眼睛眨啊眨,她找了个借口转身离开。

        再也不看江尘御一眼。

        江尘御坏笑,他去了衣帽间换上睡衣。

        出门时,古暖暖将给他留的晚餐都放在桌子上。

        “凉是凉了些,你将就着吃点。这个点了,佣人也都睡了没人给你热饭。”

        江尘御坐在沙发上。

        古暖暖将筷子递给他,“吃一顿不碍事,给你留的这些我都没动过。”

        江尘御望着她,明知故问道:“你怎么吃的?”

        “我也在卧室吃的,不过我是把菜夹到碗中吃的,没动这些盘子。”

        江尘御又问:“我怎么回来的?”

        “啊?你不知道?”古暖暖的眼眸带着好奇和探究。

        江尘御装出一副头疼的样子,“忘记了。”

        古暖暖眼眸一转,太好了,原来断片了啊。

        她不怀好意的笑。接着,古暖暖努着小嘴儿说:“怎么回来的我不知道,不过你喝醉后发酒疯在客厅唱黑猫警长的歌了,你还让我们给你当观众,你唱完歌我们还得给你鼓掌。”

        江尘御:“……”

        古暖暖误以为江尘御不敢置信,她强调,“真的,不信问咱爸。你唱完还很有礼貌的给我们鞠了一躬。”

        江尘御唇角微勾,“什么是黑猫警长?”

        “就是那首吗,眼睛瞪得向铜铃,射出闪电般的精明……”古暖暖唱了一段后忽然意识到不对劲,她双眸含着惊讶,“你不知道?”

        江尘御:“不知道。”

        古暖暖不信,她攥着小拳朝江尘御的肩膀锤了一下,“别装了,这个动画片当年可火了。”

        “我和你差八岁,不是一个时代的人。即使它再火我也不知道,不知道又如何会唱?嗯?”江尘御戏谑的扬眉,但一个后音嗯便充满了无尽的邪魅。

        这让古暖暖面红。

        不知道的人,又怎么会唱这首歌?假话不攻自破。

        “骗我?”男人反问。

        古暖暖吐舌,她尴尬的眨眨眼,小拳从男人的肩膀上立马收回来,“呃,吃了这么久渴了吧,我去给你接水喝,别噎着你。”

        他总共吃饭还没有三分钟,江尘御看着她逃跑的背影无奈摇头笑了。

        到了客厅,古暖暖看到魏爱华她顿住脚步。

        魏爱华看到她也愣了下。

        两人心照不宣都怕和对方掐起来。

        偏偏,两人的目的地是一样的。

        在饮水机旁,两人无声的各自接各自的水。

        空气静的只能听到饮水机的水流声。

        “明天什么时候搬走?”魏爱华视线看着出水口,她话语沙沙,没了白日的凌人模样,许是夜晚,她乏了,整个人看起来柔和了许多。

        古暖暖:“得看江尘御什么时候酒醒。”

        魏爱华接好了水,她拧上瓶盖对古暖暖说:“走了就不要回来,江家该给尘御的,一分都不会少。但是女主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我。你想和我挣,还太嫩了。

        我们和平相处,即使互相看不惯但起码能维持表面和谐,若是你敢贪心,将江氏集团独吞,我不会就此罢休。”

        “……你说了半天,说的是啥?”古暖暖听的云里雾里。

        什么女主人,什么平分,还有独吞?

        “不懂?”魏爱华笑的讽刺,“你不是想踩在我的头上,做江家的女主人,你们夫妻俩独吞江氏集团?”

        她捧着江尘御的水杯,目光坦率对着魏爱华。“我可没想和你抢江家女主人头衔,别给我乱扣帽子。还有江氏集团的事情,那是你们江家人的,和我可没关系。我从未想过和你争过任何东西,别被你的被害妄想症给骗了。”

        “古暖暖你忘了你曾经欺负柔儿时说的话了么?”

        “我欺负她?”古暖暖指着自己惊讶的反问。

        魏爱华道:“我知道尘御优秀,你们女孩子都喜欢,你在柔儿面前作威作福口出狂言欺负她,还声称要把江家女主人的头衔抢走,怎么,到我面前就不承认了?”

        古暖暖是个有误会就必须掰扯清楚的人,她拉着魏爱华道:“这件事必须解释清楚,我现在终于明白你前些日子为什么总是看我不顺眼找我茬了。感情中间有小人在挑拨你我。”

        古暖暖年纪轻轻却不怕事,她眼神透露着坚定。“我可以对你发誓,我从未说过要当江家女主人,更没有说过独吞江氏集团,甚至,对高柔儿小姐从未多言二话。若我说谎,我就不得好死。也请大嫂告诉我,高柔儿小姐是如何告诉你我这些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