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天元圣主在线阅读 - 第97章 其光耀眼,天阶否!?

第97章 其光耀眼,天阶否!?

        司寒内心在啧啧称奇,对于苏凌的天资,也更突破了几分认知。

        他会这样想也是理所应当,毕竟悟剑崖之上剑圣之上所留剑道传承虽少,但也是有的。

        他在剑意之上的感悟并不只是粗浅,起码要比苏凌那透露出的一丝若有若无的剑意要深厚的多。

        可即便如此,苏凌释放剑意之后引来名剑合鸣的数量却依旧要远远对于司寒。

        出现这种情况,也只能说明苏凌所领悟的剑道还在司寒之上!

        到底谁才是道院弟子?

        第一次,司寒起了疑惑,实则是这等行为实在太过妖孽了。

        之前苏凌的表现虽然惊艳,可毕竟在登天榜上一直在司寒之下。

        可眼下在这葬剑之地,此情此景,却是在剑道一途上还超越了他?

        司寒默然摇了摇头。

        如此这般,苏凌必定要加入道院!也必须要如此。

        对于一些在元修之途上天资纵横者,道院并不一定重视,毕竟像这样的天骄比比皆是。

        比如司寒,年不及十六,便已是半步元王,谁敢说他在元修之路上没有天资?

        然而这是重点吗?重点是掌握一道的势,乃至意!

        剑为百器君者,掌握杀伐攻略,能掌握此道势者,更是天骄!道院是一定不会放过的。

        毕竟方言整个南域来说,道院便是凡俗国家的皇帝。

        用一句俗语来讲,那便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说那俗气,实则是现如今南域的真实现象。

        哪怕是强如有元圣坐镇的上品大宗,也需乖乖的向道院俯首称臣。

        道院屹立南域多年,哪怕如今帝者不出,其底蕴也远非常人能够度量。

        司寒在下方想什么,苏凌不知。

        他此时正迎着那一口口生锈的长剑,不断在其中搜寻着。

        按司寒给他的玉简所看,这深渊中的名剑并不是越往深处品级便越高,相反,这其中的布置很是凌乱,

        不过苏凌看到最多的,还是些玄阶的名剑。

        这些在合鸣的名剑,我是不是就能直接取一把带走了?

        苏凌望着眼前的大片剑群如是想到。

        不是他不肯多拿,哪有这样的好事呢?进入这剑池的规矩,自然是只能带走一柄。

        既然只有一次机会,苏凌自然不会随意决定,要带,便带走一柄最合适的。

        苏凌照着玉简的提示,不断的向下方搜寻着。

        深渊深邃,一眼望不到边际,这其中插的名剑密密麻麻,哪怕苏凌精神本就异于常人,如此仔细搜寻一番下来精气神也是消耗过度,端是疲惫得很。

        “傻了,这样找下去如何是个头?”苏凌停下歇息片刻,转念一想,想到了心眼。

        心眼得来不久,连苏凌也无法具体得知心眼的作用,如今只知道能看破一定的虚妄。

        如他愿意,能直接以心眼看破玉简中的讯息,哪怕其上有禁制。

        想到便做,苏凌直接看起了心眼,配合着其身展露的剑势,开始以心眼观察。

        在心眼状态下,观察到的景象与肉眼所观的景象全然不同。

        漆黑的深渊之中,苏凌看到的是一片模糊不等的灵光。

        灵光虽晦暗,却遍布视野,想来代表的便是那些名剑。

        这其中还有些灵光晦暗程度不同,有的明显更亮些,有些明显更暗淡些。

        为寻求心中猜测,苏凌自是走近分辨一番。

        果然不出所料,灵光更清明些的,大多数地阶以上名剑。

        暗淡些的,则多是玄阶。

        至于黄阶这等,苏凌目前还没有见过。

        证实了这一猜测之后,苏凌心中更是一喜。

        这可不比道院记载的玉简好用多了?

        品级高低,一眼便知!

        要知道这深渊之中的剑多如繁星,哪怕道院也不可能尽数记载,最为重要的是玉简中根本没有天阶的信息,不知道是找不到,还是道院故意隐藏,还是干脆就不知?

        心眼状态下,苏凌搜寻的速度比之前明显要快上了百倍。

        灵光暗淡的地方,苏凌看都不看一眼。

        灵光普通者,苏凌也只会看上一眼。

        如此这般,苏凌在深渊中的速度下降的飞快。

        很快,便来到了距离司寒不远处的地带。

        说是不远,是因为苏凌这会儿已经能看到下方那一抹淡淡的幽光。

        实则按距离测,两人大概还有千丈距离。

        然而却就是在这里,苏凌肉眼张大,情不自禁的屏住了呼吸!

        只见就在他脚下不远的地方,心眼之中,一团璀璨如花火一般的灵光,正在爆发出耀眼夺目的光辉!

        苏凌凑近一看。

        宝物自晦,摆在眼前的,只是一柄看起来很寻常的铁剑,其上布满了铁锈,更有斑斑裂纹在其上伸展。

        这柄剑并不在玉简中记载,且光从外观上看,这恐怕也只是一柄距离破损不远的玄阶名剑罢了!

        可在心眼状态下,那明亮到几乎照耀了一片深渊的光彩做不了假!

        苏凌深呼口气,缓缓伸手探去。

        一股冷冷的冰凉立时透过剑柄传入苏凌的手中。

        地阶上品?还是……天阶?

        哪怕在通天阶上第一次面对那些强大的守灵,都没有苏凌此刻的紧张心思。

        抚摸着剑身之上那很是粗糙的铁锈,苏凌的内心颇为复杂。

        是喜悦,紧张,亦或者夹杂着别的什么古怪情绪?

        苏凌也不知自己在想些什么,往常一片清明的大脑此刻也不由的生出几分阻碍。

        若这灵光不出差错的话,这等璀璨,也只有天阶了!

        天阶啊!

        哪怕是元圣那等层次,也很难解除到的宝器!

        更别说那据为己有了!

        如苏凌的前世,就根本没有什么天阶宝器,常伴己身的也不过是一件地阶。

        “就要这柄剑了!”

        感受着手中长剑那传出来的微弱呼应,苏凌心中如此想道。

        既然有回应,就代表有机会将此剑从深渊中拔出来!

        苏凌平复心境,浑身气势猛的一收。

        像是百纳海川一般,那一丝好不容易得来的剑意在一股剑势的包裹之下,顺着手心向着那长剑悄悄探去。

        这一探,犹如烙铁遇水一般,瞬间起了巨大的反应!

        苏凌似心有所感,猛的将长剑拔出,整个过程毫无阻碍!

        然而……

        “轰!轰!”

        整座深渊竟在剑拔出来的那一刻,明显震颤了一番!

        虽然极为短促,但很是明显,绝不可能是幻觉。

        连带着下方的司寒都传出一道问询的声音:“苏兄?”

        “没事,司兄,我已取到我剑!”

        回应着司寒,苏凌再望着眼前那锈迹斑斑毫不起眼的长剑,语气中充满了铿锵!

        “哈哈,恭喜苏兄!”

        下方传来司寒的笑声,显然也是在真心诚意的恭喜苏凌。

        苏凌并无藏私之心。

        对方既是道院弟子,想来心胸眼界不会那般狭隘,而且深渊底部就是洗剑池,苏凌也是避无可避。

        只是他也权当不知道这剑的底细,拿着剑便下去找了司寒汇合。

        司寒望着那一柄完全不属于玉简中记载的名剑时,还有些小小的愕然。

        只是很快就复归平静道:“苏兄,为何?”

        这深渊之中别的不说,配合那道院玉简,想找一柄地阶,乃至地阶中品的佩剑也是很容易的。

        偏偏苏凌选了这个看上去很是普通的玄阶铁剑。

        苏凌笑容很是释然道:“无他,心有所感,便是它了!”

        司寒闻言理所应当的点了点头。

        心有所感,这句话便证实了许多。

        很多时候修士都会亲自铸造一柄宝器。

        无他,心有灵犀罢了。

        这等情况,往往会发出一加一大于二的实际效果。

        但这并不是说高品的宝器就不如低品的宝器了。

        只能说司寒能够理解苏凌的作为。

        “苏兄要不等我取了剑,再同行下去?”

        司寒问道。

        苏凌本就有此意,自然是点了点头。

        司寒找自己心属之剑的功法,就要比苏凌要漫长多了。

        更不说司寒在苏凌来之前便已在葬剑地中待了不少时间。

        毕竟人家没有苏凌这种堪称bt的能力哪怕有玉简相助,最后也需要司寒一柄一柄的去一一查看。

        好在,两人时不时的交谈,过程也不会显得无趣枯寂。

        最终,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司寒找到了一柄玉简之上记载的,为数不多的地阶上品名剑。

        二人皆取了剑,下一步自然是前去深渊底部洗剑池了。

        一路向下,苏凌大概也探测出了这深渊的长短。

        大概是数万丈,甚至更长吧?

        光是这个深度,便已经有些远超常人想象了。

        更别说这其中还布满了剑!

        苏凌实在不敢想,这些剑究竟是什么人留下的,有经历了多少漫长岁月。

        两道身影同时落在了剑池底部。

        与深渊其他位置不同,还未到达底部,苏凌便能看到那一片透亮的白光。

        当两人彻底落脚之后,便能看到一汪纯白的,呈乳状的石潭出现在眼前。

        司寒笑着点头道:“院内记载没错,此地便是洗剑池了。”

        “这水中之物?”

        苏凌缓缓俯下身,探手在水面之上轻轻一点。

        一圈很小很小的涟漪,顿时出现在了水面之上,最后渐渐扩散,直至整个石潭。

        司寒早知他会有此问一般,不禁笑道:“这是天生石乳,由天地精华汇聚而生,能洗涤一切腐朽!”

        “换句话说,这不仅仅只是洗剑池,还能洗涤内体!”

        听到司寒这般言语,尤其是那后半句话,苏凌几乎是瞬间便想到了炼体。

        一下子,再看向石潭中那一汪乳状灵物,眼神都变了。

        苏凌终于知道司寒为什么可惜叶云州不来剑池了。

        不说那随处可见的地阶名剑,便已值回票价,就说这天地所生的石乳,便是外界想找也找不到的好东西!

        而就在这时。

        在苏凌一片古怪的面色之中,竟看到司寒正毫不掩饰的当着他的面脱衣。

        刹时间,一股气直冲苏凌天灵盖。

        他想干嘛!?

        却见司寒将外衣脱掉后,只穿了一身白色的内衣,对着苏凌微微一笑做请状。

        “苏兄,请。”

        紧接着司寒便缓缓进入石潭之中,盘膝坐定,整个人沉寂在石乳之中。

        在他身旁,那一口铁剑也是随之缓缓沉没。

        苏凌心思回过来,苦笑一声。

        想不到这辈子第一次竟然是跟一个男人共浴!?

        也是脱掉外衣之后,带着自己那疑似天阶的铁剑,苏凌也进入了剑池之中。

        刚一进入剑池,唯一的感觉便是冰凉,似有无穷无尽的能量要进入体内,显得无比瘙痒。

        深渊的底部很大,剑池更是占据了其中大部分的空间。

        司寒与苏凌两人一左一右,倒是颇有默契。

        苏凌曾试着用心眼往剑池下方查看。

        然而除了深不见底之外,什么也查看不出来。

        难道这就是天地精华所生,凭空变出来的?

        如此多的石乳,若能带出去一些……

        苏凌的心思歪了,偏偏他觉得自己的心思还很正。

        一进入剑池之中,苏凌便看到就在一旁的铁剑在石乳中沉浮。

        大量的铁锈从中疯狂脱离,下一秒又像是遭到侵蚀性极强的液体一般,瞬间在剑池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对!

        正在潭中的苏凌忍不住猛的睁开双眸。

        他能察觉到那从铁剑之上脱落下来的细微锈迹,并没有完全消失,而是化作了另一种介质混合在石乳之中,疯狂涌入他的体内!

        这一刻,跟他修炼九转金身决时竟莫名有一种熟悉相似之感!

        苏凌闭目瞬间运起九转金身决疯狂吸纳!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苏凌知道,绝对是好东西!

        因为他的每一处肌肤,乃至体内的细胞,似乎都在雀跃的欢呼着!

        那神秘的介质,其作用貌似比石乳还要更加重要!

        苏凌却是不知,宝器哪怕历经千年时光,也只会逐渐失去灵性,最后彻底堕落成凡器,才会彻底腐朽。

        而在真正失去灵性之前,宝器是不可能生锈,更别说如满深渊这般的锈迹斑斑。

        这不过是宝器有灵,自我动用本体之力,在外围塑造的一层保护罢了,就如苏凌看到的那些铁锈一般。

        这可不是真的铁锈,而是剑的灵性!

        天地大道,万物生灵,一饮一啄皆是因果循环。

        此地名为藏剑之地,实则是漫长等待一个良主。

        洗剑池能洗去已沦为实质的剑之灵性,又通过石乳回报以那些带走剑的主人。

        按理说,哪怕这样,也仅仅只是对持见人有些受益匪浅的好处罢了。

        奈何…苏凌取的这一把剑,有些逆天!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

        xiaoshuoshu.cn      zzdushu.com      eyxsw.com      samsbook.com



        qq787.com      qirenxing.com      1616ys.com      kuuai.com



        huigre.com      d9cn.cc      ik258.net      abc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