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天元圣主在线阅读 - 第96章 葬剑地

第96章 葬剑地

        “7000多名,勉勉强强。”

        阁主拂着长白胡须,言语开看似勉强,实则双眼微眯,夹杂着一抹笑意。

        看来对于他这个小弟子的成绩,还是有几分满意的。

        “等一下,我没看错吧?”

        一众恭维声中,由于一名万宗阁的执事惊咦了一声,带着几分不可思议道:“这第2名的苏凌怎么回事?”

        “哦,方执事,你可能不知道,司寒虽然向外杜绝了消息,但也弄了个什么元皇遗府遮掩了一番,倒是吸引了很多低阶修士前往,这洞虚秘境有第二名也不足为奇。”

        另外一名执事出声道。

        “不是啊,不对,你们自己看吧!”

        方执事摇了摇头。

        就在众执事疑惑间。

        那留着长白胡须的阁主却是面色凝重了起来。

        只这一下,众人纷纷意识到了什么,难道这第二名也不简单?

        所有人再将那登天总榜传来的讯息仔细看了一遍。

        【南域乾国】

        【一零四九洞虚已结束】

        【天骄评级如下】

        【第一名:司寒,在世天骄,登天榜总排行八千四百一十二】

        【第二名:苏凌,在世天骄,登天总榜排行一万一千四百八十二】

        【第三名:叶云州,上等良才,登天总榜排行两百七十二万五千九百七十一】

        再往后,便结束了。

        洞虚秘境从第一次出现开始,到如今也有数百年的历史,能进入秘境者多数为上品宗门弟子与四大院这般的天骄。

        真正能够排名前三百万的,可以说都是万众挑一的可造之材,是能够进入上品宗门的。

        出一个前三百万名的叶云州,这并不值得意外。

        但这只差千余名就差点挤进前一万的苏凌,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所有执事护法面面相觑,看样子也是丝毫不知其中的隐情。

        倒是那阁主带着几分莫名笑意道:“看来又有小地方的天骄出世了,不愧是五百年一轮回的大争之世,气运天骄者辈出。”

        “竟是如此?”

        “好了,等我那小徒儿回来一问便知,如此良才,自然是要入我道院。”

        阁主说这句话时,显得风轻云淡。

        事实也是如此,莫说整个南域,哪怕是放眼天元大陆四大域,打破脑袋想要加入道院者数不胜数。

        道院作为南域的唯一超凡势力自然有这么底气与自信一揽天下天骄。

        “是。”

        而像这样的情况,还在南域各处发生。

        各大上品宗门,甚至一些散修聚集之地,皆有这登天副榜存在,其上会显示登天总榜新入榜者的名姓。

        司寒作为道院的弟子,这种信息一查便知。

        然而这突然冒出来的苏凌却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相比道院万宗阁内的淡定,外界则更显震撼!

        一时之间关于苏凌这个名字,不知被多少人提在嘴中。

        还有不少势力纷纷派出人手在打探这苏凌的信息。

        是道院新收的弟子?

        还是上品大宗所处门人?

        亦或者散修,魔修?

        万般猜测皆有,却是没有一个人会猜这苏凌是下品宗门出身!

        ……

        乾国。

        早已关闭归墟的洞虚秘境之内。

        外界的情况去,此时的苏凌一概不知。

        伴随着跟通天阶的沟通过后,苏凌依旧被那熟悉的白芒包裹。

        眼前一片纯白,几乎只是眨眼间,整个人便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带。

        再次看到眼前景象时,苏凌才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座插满的残剑锈剑的万丈深渊之上!

        苏凌低头望去,最深处是无穷的黑暗。

        在深渊那空旷的壁石之上,则插着一柄柄久经岁月洗礼的“老剑”。

        苏凌微微呼出一口气,眼中泛着几道光彩。

        “这难道便是洞虚秘境的剑池?”

        看了一眼那根本看不到底部的深渊,苏凌一阵头皮发麻。

        以他元宗境的修为,短暂驭空不在话下。

        可凭他的炼体进度,哪怕形同宝器,摔下去恐怕不死也残!

        正当苏凌沉眸间。

        一道空灵的声音从深渊下传来。

        “可是苏兄到了?”

        这声音虽然穿过深渊显得很是空灵,但经过苏凌依旧很是熟悉。

        道院司寒,显然已经在下面等他了。

        “司师兄,是我。”

        “你来了,太好,快下来吧,这是葬剑之地。”

        伴随着那遥遥传来的身影,苏凌依稀可以看到一道白色身影正在崖壁之上起跃。

        没有再犹豫,苏凌一脚迈入虚空之中。

        借着那一柄柄伸出来的剑柄,也是不断借力往下飘落。

        也不知往下落了多久大概近千丈是有的。

        苏凌才在一片漆黑之中见到了那迷糊的白色身影。

        一道幽蓝的火光忽然在对方面前升起。

        苏凌定睛一看。

        只见司寒正坐在一长剑之上,胸前亮起一道蓝光,显然是在这等着他。

        “司师兄,刚刚听你说,这里是葬剑之地?”

        司寒微微点头。

        “这藏剑之地从洞虚秘境出现之始,便已经有了,通常只有各洞虚秘境的登天榜前三者才有资格进入,不过怎么只有你一人,碧月宗的叶师弟没来吗?”

        “叶兄?没看到。”

        苏凌闻言摇了摇头。

        他刚刚还以为叶云州也在下面呢,毕竟进入洞虚秘境之前,叶云州本就跟司寒同行。

        司寒思索片刻,竟是有些可惜的摇了摇头:“苏兄来的已经够晚了,应当等不到他了,想来他是将那五百万妖魄兑换成其他资源了,终究是受环境所迫。”

        司寒这话的意思,显然是在说碧月宗。

        毕竟碧月宗也只是个中三品宗门,能给到叶云州的帮助有限。

        走到叶云州这步,按理说在道院早就准备好了一应资源,更有资格追寻其他大道。

        然而叶云州明显是放弃了这种加强自身同境界实力的机会将妖魄都兑换成了未来元修大道的资源。

        说不上对错,说不定人家借此也能成就更高。

        就说苏凌,若是不将资源浪费在大荒圣体,炼体一途之上,能节省多少资源?现如今最起码也能突破个元王吧?

        然而那又如何,天骄分三六九等,以苏凌现如今的实力,对上普通元王境强者根本不会有丝毫压力。

        苏凌拱拱手道:“司师兄,我对这地方了解不多,还请司师兄说明一番。”

        若是寻常人,司寒可能懒得理会。

        但对苏凌,司寒却是颇有耐心的解释起来,

        善缘不就是这般结下来的吗?

        “苏兄,你我平辈相称即可,你迟早会入我道院同门,待我晋升内院,你我再以师兄弟相称不迟。”

        司寒笑着,苏凌自然应是。

        言毕,只见司寒指了指深渊之上那插着的一柄柄长剑。

        “苏兄,你仔细看看这些剑,这些曾经都是跟随着各自主人搅动天下风云的宝器,看似残破,锈迹斑斑,实则都是一等一的绝品宝剑。”

        “你低头看看你脚下踩着的这把。”

        苏凌依言低头看去。

        借着那淡蓝幽光,苏凌看见了剑柄之上镌刻的小字。

        “残虹剑?”

        苏凌开口道。

        司寒抿笑,点了点头。

        “这葬剑地我道院也有不少师兄来过,将其中很多名剑一点点记下,数百年来汇聚成册,其中不少名剑都已记录在了图录之中。”

        “像这把残虹,便是一柄地阶下品的宝器。”

        “地阶…可惜了,实在太破了。”

        苏凌望着脚下那剑身早已锈迹满满的残虹剑,不由摇了摇头。

        宝器分天地玄黄四阶,黄阶宝器,那便已经是极少数元王强者,乃至元尊持有的兵器。

        如苏凌眼下获得的凌烟塔,便已是普通元皇存在才能拥有的。

        天阶不谈,地阶便已是世之罕见,哪怕苏凌在揽月殿中,也未曾见过一柄地阶兵器!

        显然那种宝物就不是一些妖魄就可以得到的。

        “破?苏兄,不然你以为我们为何要进入这剑池?”

        司寒摇头一笑,又指了指下方深渊道。

        “这下面,便是剑池,又名洗剑池,能够让宝物褪尘,再活一世!”

        苏凌闻言眼皮不觉猛的一跳。

        “司兄,就是说这些剑都可以用?”

        “仔细挑挑,只要不是破损,皆可,而且名剑有灵,你看上它,也需它看上你才行。”

        说罢,司寒便小小的给苏凌露了一手。

        只见对方气势蓦然一变。

        一股锐利的冲天剑势透体而出,充斥着天地!

        于是乎,短短片刻之间,便听到这深渊中有无数名剑在不断发出嗡鸣,显然是在给予回应。

        “如此这般便可,再去挑选那些能够与你心意相通的名剑,届时我二人一同下剑池。”

        话落,司寒手中一甩。

        只见一物朝着苏凌飞来。

        接到手一看,方知是一枚玉简。

        苏凌自是运用心眼查看。

        才发现其中密密麻麻记载的,是各种低阶以上的名剑!

        不消说,这便是道院那些师兄数百年的记载了!

        也只有道院才有这般的底蕴!

        苏凌眸中露出一抹郑重:“司兄,多谢了!”

        常言道,人情最难还!

        然而眼下这又是他急需的物件,自然不会推诿,只是默默将这份人情记在心底。

        “无妨,你我二人是同道,日后是同门。”

        司寒淡淡笑着。

        道院弟子在道院之中虽然也会争,种种机会,机缘,资源,这都需要自己去争,但在外面,道院弟子也是有名的齐心。

        别说苏凌现在还不是,实则在司寒眼中,早已是板上钉钉。

        “看完过后,便寻你的剑吧。”

        司寒站起了身,那蓝光则是跟着他一起上下浮动。

        苏凌拱拱手,先看着对方向下寻去。

        自己则在原地查看玉简。

        他也是有意落后司寒一步,自然是想要对方先寻求到自己钟意的剑。

        毕竟要不是司寒,苏凌连这些剑好坏都难以分清。

        用心眼将玉简中的讯息完整查看了一番后。

        那密密麻麻的剑名不断涌入苏凌脑海。

        【分鸿剑:地阶下品】

        【鱼肠剑:地阶下品】

        【追燕剑:地阶下品】

        苏凌粗略一看,这其中记载的多是些地阶下品的宝剑。

        一直看到后面,才渐渐出现些中品乃至极其稀少的上品。

        至于苏凌想象中的天阶,却是连个字都没有。

        “这藏剑地,有天阶吗?”

        苏凌呢喃着。

        这个时候才发现底下深渊已经没了那蓝光的痕迹,想来是在更深处,那一点光芒早被深渊吞没。

        苏凌虽然并无司寒那种手段,但他也有自己的办法。

        心念一动间,直接开启大荒圣体。

        刹那间,一阵金芒照耀。

        苏凌满意点点头,圣体的另一用途。

        他若是没有记错的话,司寒刚刚应当是散发出了自己所领悟的剑道感悟。

        那冲天的剑势之中夹杂着隐晦的剑意,便是佐证。

        虽然司寒的剑势也很厉害了,但在苏凌的感知中,貌似自己在悟剑崖中领悟的那九劫剑要更加霸道一些。

        心中想着,苏宁也学着司寒的样子,将自己的剑势释放而出。

        在他想来,就算不能如司寒那般引起深渊中那阵阵不断的剑鸣。

        那也不会差的太远吧?

        然而苏凌这剑势透体而出后,虽然也很凌厉霸道,直冲天际。

        左等右等,却是只等到了寥寥几声的剑鸣。

        不应该吧?

        良久之后,见真的再无剑鸣。

        苏凌不死心的加大了剑势的释放。

        如果说原先是放三分留七分,那么现在便是放七分留三分。

        随着这更加庞大的剑势展露。

        效果果真立竿见影。

        一阵剑鸣开始有节奏的嗡嗡响彻。

        虽然还比不上司寒的程度,却也有十之一二了。

        差这么多?

        苏凌疑惑。

        要知道他虽然不是剑修,也只是刚踏上剑道,可毕竟两人都领悟了剑势,没理由差距这么大吧?

        纳闷间,苏凌试着将自己的那一点剑意也随之释放。

        结果……

        身处深渊之中更下方,离苏凌大概有数千丈距离的司寒,突然便看到自己身周的无数名剑突然震荡!

        而后,便是铺天盖地的嗡鸣之声!

        司寒眸中掠过一抹惊艳,缓缓抬头看去。

        如果说他的剑道,最多不过引起了深渊中十之二三的名剑合鸣。

        那么苏凌的剑道便引起了至少一半的名剑合鸣!

        “这小子,不会在悟剑崖前领悟到剑圣之上的剑道吧?”

        xiaoshuoshu.cn      zzdushu.com      eyxsw.com      samsbook.com



        qq787.com      qirenxing.com      1616ys.com      kuuai.com



        huigre.com      d9cn.cc      ik258.net      abc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