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天元圣主在线阅读 - 第73章 揽月宗来援

第73章 揽月宗来援

        “不。”

        老吴呆木的摇了摇头,紧跟着便歪下了脑袋,嘴角咧出一条缝,似笑非笑的看着几人。

        这一幕险些没把黄三吓死。

        紧张到时候无所适从,不免不管不顾的暗暗向后拉开了几步距离,深怕这老吴暴起伤人。

        他可知道,这老吴跟着地上躺着的,都是一样的东西!

        “是吗?”

        苏凌眼看对方破绽百出,却还一副不自知的模样,莫非真把他们几个当成了涉世未深的小家伙?

        也不是那躲在暗处的魔修打的究竟是什么心思,不过既然如此,陪他演演戏又如何?

        苏凌朝着老吴一笑后,躬身便将那屋头僵尸拎了起来。

        一边往外走,一边自顾自道:“原以为这东西还会在晚上出没,不想又让它害了三条人命,黄三,你们将院中尸首拖出去埋了吧,还是入土为安的好。”

        黄三看了看地上的两大一小尸体,再看看老吴,浑身一个激灵。

        急忙拖起了那男主人的尸体跟上苏凌的脚步。

        “哎,苏师兄,你带着这具僵尸去干嘛?也要入土为安吗?”

        林楚风在后头收拾尸首时大喊道。

        “扔到外边去,烧了。”

        院外传来一声淡淡的回应。

        “哦哦。”

        林楚风带着女尸,狗蛋自然带上了那小女孩的尸首。

        一行人眼下也没什么条件,于是就近在镇子外找了处荒地掩埋。

        不一会儿,荒地上便燃起了熊熊火焰。

        苏凌站在火堆前静静看着。

        一股难闻的尸臭,也随之传来。

        林楚风捂着口鼻跟来,黄三等人还落在后头。

        “苏师兄,眼下这万古镇的任务明显有变,都出现毛僵了还有那隐藏在暗处的妖人,按照宗规,我们要不要向宗门传讯?”

        林楚风也是想尽善尽美,不希望后面碰到无法力敌的存在,叫人自然是眼下最完美的选择。

        苏凌看着他一笑:“传讯吧,不仅要叫人,还要多叫些人来。”

        “嗯……啊?”

        林楚风正答应间,猛的抬头讶异不解道:“需要叫很多人?”

        “自然,将事态说的严重些,就说这里有疑似元王的魔修肆虐,最好让宗门派个元王长老来。”

        “这,好吧。”

        林楚风犹疑了片刻,从须弥戒中取出一小巧玲珑之物。

        苏凌看去。

        却是一个木质飞鸟,林楚风随后又取出纸笔,将眼下遭遇与猜测都写上去后,便让木鸟飞走。

        “此番传讯回宗门,最多一日便至,等到宗门强者到来,也就在这一两日之内。”

        林楚风抬头望着飞走的木鸟解释道。

        “嗯。”

        苏凌拍了拍林楚风的肩。

        另一边,狗蛋黄三老吴三人的身影也渐渐露了出来。

        黄三在这最前,看似在走路,实则大步流星,似乎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追他一般。

        狗蛋居中,步履维艰的老吴被吊在最后。

        “苏公子,林公子!”

        再见到两人之后,黄三总算松了口气,赶忙追了上来。

        “都处理好了吗?”

        “处理,处理好了。”

        跑到苏凌近前后,狗蛋立马弯下腰止不住的大喘气。

        “我这昨晚吃的半顿狗肉,现在差不多已经将体力消耗完了,实在是疲惫,疲惫得很。”

        黄三不禁吐露苦水道。

        “哈哈,回去再多吃些。”

        林楚风应了一声。

        而还在后头。

        原本一直沉默的狗蛋见黄三先走远了,保持着那有些面瘫的脸,忽然道了一声:“你这小辈,也是为了那事而来?”

        跟在后头的老吴沉寂的走着。

        片刻后,一道微不可察,明显不是老吴的声音应道:“小家伙,你说谁是小辈?”

        “哼,藏头露尾之辈,一具毛僵也敢扔出来?那两人很有可能是那里来的弟子,尤其是那姓苏的小家伙,天赋实力与我见过的那些圣子都不弱几分,你这等实力,还是早早退去吧。”

        狗蛋闻言一声冷哼,言语中不乏轻蔑之色。

        “呸,那毛僵可不是老祖我所炼!你懂什么?”

        远处看,两人的身影都并无异常,哪怕目力极好的人也看不到他们之间有什么交谈。

        “不是你所炼,你为何操控此凡俗傀儡?真身躲在暗处?力弱而怕死!胆敢掺和此事也不怕丢命!”

        狗蛋再一次充满了不屑。

        这一言语似乎狠狠打击到了老吴,于是闭口不言,沉默下去。

        两日时间,弹指即过。

        万古镇中,百姓们听到妖魔已除后,带着疑心,也渐渐肯多出来走动走动。

        有很多户人家自家田里都荒废了一月半月的农事,此时已急不可耐的出来干活。

        毕竟妖物会杀人,没饭吃也会饿死人,穷死人。

        眼下还留在万古镇的,本就多是些毫无办法没有退路的小门小户。

        而县城那边再听到妖物除去后,又等了两人见万古镇真没有再起凶案,衙门里高坐的县令也是立马带上一众捕快衙役,屁颠屁颠的跑来了一趟。

        毕竟这里的事是县令亲自上禀揽月宗的人家自然知道揽月宗究竟是何等存在。

        既然揽月宗派来的大人都说除去了,那万古镇自然是安全了。

        而此时此刻。

        就在那荒废神庙之内。

        正有那一班衙役守在门口,一顶小轿四个力夫站在一旁,内里,还有一队捕快站立在庙中警戒。

        而郭城的刘县令正强忍着那令人不适的气味,满脸堆笑的望着面前的两个少年。

        “两位便是上宗派来的弟子吧?果然是青年才俊啊,本县在此代表治下百姓谢过二位前来除妖安民!”

        站在那讪笑着的县令面前的,自然是苏凌与林楚风了。

        对于这世俗官员,林楚风本来既没有看低之心,也没有尊敬之意,淡然处之便是。

        要知道,像他这种五大宗内门天骄,在乾国哪怕是皇帝面前,也能成为座上宾,一个末流县令又算得了什么?

        只不过林楚风在知道这县令不顾治下百姓安危,整日缩在那县衙中毫无作为后,那感官瞬间便变了。

        冷着一张脸看着那刘县令,不发一言,却是冷漠的让人不敢靠近。

        而且这狗官,明明可以上报朝廷请供奉出手,但却怕上面责罚,不想担责,才故意请动揽月宗。

        对此狗官,林楚风能有好脸色才怪。

        刘县令一见林楚风冷着一张脸,便知道这位怕是不好相处。

        为了防止尴尬,只好乐呵呵的看向一旁的苏凌。

        苏凌倒是没有冷落他,反而笑着请道:“刘县令不辞辛苦,为了治下百姓奔波十几里路来此,真是令人感动啊,还请坐。”

        这为上宗弟子好说话啊!

        回到了自己的领域,刘县令立马乐呵呵的应着点头。

        嘴上还说着“哪里哪里,多亏了两位出手相助啊!”

        哪知他的目光顺着苏凌手指的方向一看。

        对方请他坐的地,居然是一处臭草堆!

        而且那臭草堆上还坐着一老一小两个臭乞丐!

        刘县令双眼一瞪。

        有不解,有不安。

        那两个乞丐见了他这百里候不见礼视他为无物,这是不解。

        不安的的眼前这两位上宗弟子貌似对他的意见都很大啊!

        刘县令目光转动着,停在了站在很后头,一脸唯唯诺诺的黄三身上。

        黄三心里怕的很!

        他哪知道狗蛋居然敢不把这县令放在眼里啊?瞧那两位公子的意思,好像也不待见这位县令?

        说实话,他黄三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大的官。

        然而他再看了看两位公子的身影后,却也是咬咬牙挺直腰板。

        面对刘县令的目光,既害怕又不知怎么办干脆扭过头去当没看见。

        刘县令见到这一幕心中是有些羞恼的。

        “这,本县不累,站着说就好,站着说就好。”

        刘县令朝着苏凌讪笑道。

        一旁,跟在县令身边的捕头自然知道怎么一回事,强忍着笑很不容易的样子。

        还是第一次见这位县令这么吃瘪,偏偏发作不得。

        “嗯,不知刘县令来此为何?如果是要安稳百姓的话,还请速去吧,这些时日万古镇百姓多有遭厄,急需县令的粮财帮助,渡过难关啊。”

        苏凌又作了个请的手势。

        这是直接赶人了。

        刘县令还有话要说,这下直接闭上了嘴。

        憋的一肚子起,脸上还得强笑道:“这都是该有之意,那本县就此告辞,告辞。”

        这一下,庙里的几人都默默注视着他转身离去。

        带着一班衙役,一班捕快的刘县令出了门看着身边的保镖们,终于敢恼羞成怒。

        说出的话却是:“岂有此理,那两位上宗弟子不礼见我便算了,那庙里的三个乞丐是什么意思?王达,过个几日等那两位走后,你率人将这庙拆了,将人驱逐出去!”

        一旁的衙役头头连忙应是。

        这一会,刘县令总算找到了自己在下属面前的风度与尊严。

        一声冷哼。

        身为县令,岂是跟你闹着玩的?

        然而下一秒。

        刘县令的威风才刚抖起来。

        随着一阵急骤的马踏声在镇上响起。

        一群捕快衙役们纷纷紧张色变。

        不过片刻,慌乱的刘县令突然像霜打的瘸子一般,傻愣愣的看着远处。

        只见一群身穿统一服饰,骑着价格昂贵的青灵马的骑士,正气势汹汹的朝此地冲来。

        只这一下,差点将刘县令吓得腿软!

        还好这次带来的班头捕头都足够忠心,大喊一声“保护县尊!”

        一群人总算没有四散而逃。

        “大胆!”

        哪知道刘县令在看到手下的人居然刚抽刀后,吓得面红耳赤,激动的连害怕都忘了。

        “这都是上宗门人!揽月宗弟子!快快放下刀来!”

        片刻后。

        刘县令深有余悸的为自己的急智点赞。

        若不是他那一声大喊,还不知眼前这些上宗门人会不会直接将他当歹人剁了。

        虽然手下人都穿着制服。

        但,就算真杀了个县令对乾国的五大宗门来说,又算得了什么?

        “尊尊尊…尊者。”

        刘县令在见着那群弟子的领头人后居然生了个口吃病。

        眼前这位,生的魁梧,气势凶悍,眸中扫向他时带着一股极强的威压,压迫的人连眼睛都不敢平视。

        “你是谁?”

        凶人冷声道。

        一群捕快衙役这会都吓得不敢抬头。

        刘县令慌忙行礼:“下官郭城县令,听闻贵宗弟子助朝廷除去万古镇妖魔,特来此替朝廷嘉勉有功之士。”

        那凶人闻言只是一皱眉。

        他身后二十余人也只冷冷看着。

        直到听到身后庙中传来的一阵脚步声,刘县令才松了口气。

        “大师兄!”

        谁知那凶人却是朝着他身后叫了一声!

        刘县令心都差点被叫出来!

        回头一看,才发现是苏凌与林楚风。

        当然,身后还有那三个老的老,小的小的乞丐。

        “这位尊者,这两位便是下官说的您宗门内弟子。”

        刘县令赶忙解释。

        他这话落下,苏凌的目光淡淡落在他身上。

        这时,刘县令还觉得总算要相安无事了。

        哪知眼前那凶人却是眉头一凝,看着他猛然喝道:“什么弟子!?这是我揽月宗大师兄!”

        “啊!?”

        刘县令全身冷汗,踉跄着往后倒。

        还好身边人扶的及时。

        紧跟着。

        便看到那凶人恭恭敬敬的朝着苏凌一拜。

        “残剑峰怒傲天,拜见大师兄!”

        身后,二十余名揽月宗弟子齐齐行礼。

        “吾等拜见大师兄!”

        声音响彻,几乎将万古镇多日来的阴霾都一冲而散!

        刘县令已是两股战战,两边衙役也惊的松开手。

        刘县令顺势跪了下来!

        我的妈啊,这辈子没见过上宗这么大的人物!

        “见过诸位同门!”

        苏凌平淡笑着,回了一礼。

        身后,老吴一脸笑容。

        黄三看着苏凌的背影惊的两眼瞪出。

        狗蛋眸中掠过一抹异色。

        林楚风也没想到,他只是叫个人而已,没想到叫来了这么多人?

        不过左看右看,也没看到有宗门的长老前来。

        不过眼前这群师兄弟最低也是元师境界,最高者自然是那残剑锋怒傲天,上一代名声在外的天骄弟子!

        “大师兄,我与这些同门此次受宗主之令,来此受您调遣。”

        说这话时,怒傲天隐隐看了那老吴一眼。

        此人身上死气冲天,该是已死之人,不知怎的跟在大师兄身后?

        xiaoshuoshu.cn      zzdushu.com      eyxsw.com      samsbook.com



        qq787.com      qirenxing.com      1616ys.com      kuuai.com



        huigre.com      d9cn.cc      ik258.net      abc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