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天元圣主在线阅读 - 第63章 你们三个一起上

第63章 你们三个一起上

        看着那一道缓缓踏出的霸道身影,殿中殿外的呼声渐渐的平息了下来。

        “是他!玄霜教一剑三骄中的王战,年仅十五岁的元师巅峰,听闻最近还在冲击元灵境!也不知道冲击成功没有?”

        “三月前,听闻他在玄霜教的宗门大比中取得了第二名的成绩!在玄霜教中能稳压他一头的,也只有那看不透的剑痴了。”

        “他们这是什么意思?想与大师兄打车轮战么?哼!”

        有弟子面色凝重,有弟子露出轻蔑不屑之色。

        “师兄,这个王战很厉害吗?我怎么看周围的师兄都在说他?”

        外殿当中。

        之前那曾对着苏凌高喊大丈夫当如是也的懵懂小师弟,正一脸迷茫的望着身旁的师兄。

        只见坐在他身旁的师兄闻言看向他,本想露出一副冷笑之色,可在余光瞥见那一步步踏出的王战之后。

        眼神显得凝重不少。

        “当然,这人是玄霜教的顶尖天骄,最厉害的还不是他那绝顶的天资,而是他蓄养了十数年的霸道之势,这股势才是真正让他名声大噪的原因。”

        “霸道之势?”师弟小声呢喃,但脸上还是呈现出一片无知茫然之色。

        显然并不理解这东西。

        师兄见状只好轻声解释道:“简单点说,便是镇压世间一切敌,说他狂妄也好,自大也罢,那是他抱守的心境,这种人不惧怕失败,失败只会让其越挫越勇!”

        “不过,距今为止,他好像还从未败过,虽被剑痴压了一线,但两人还从未真正分过一次胜负,听说,这王战未来的成就甚至被人认为不下于未来的剑痴!”

        如此,那师弟放下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旋即又一脸坚定道:“那苏师兄一定能打败他!”

        “踏……踏……”

        坚硬的皮靴踩在主殿玉板之上,一个一头黑色短发,身穿一袭黑色玄袍的高大身影踏进了主殿的正中央区域。

        他面色冷漠,极具压迫感的淡淡气势向着殿中的弟子扑去。

        那难言的,令人浑身难受的气势险些压得人喘不过气。

        而苏凌就站在他的正对面,位处这极为霸道的气场中心,直面而来。

        “玄霜教,王战!”

        王战一抬手,声音轻淡的向着苏凌拱拱手。

        他的心中根本没有将这所谓的揽月宗放在心里。

        那废物林尘在他心里,更是废物而已。

        王战自小蓄养霸道之势至今,已有十年。

        这股势是他无敌的于这世间的信念,哪怕是强如元王元尊,也不可能让他低头。

        若说寻常人修的是境界,剑痴修的是剑,那么他王战,修的便是这势!

        “揽月宗,苏凌。”

        面对这位“故人”,苏凌也是给予了一定的重视。

        当然,在他平淡的眼眸之中,却又发现不了一丝一毫将其当作对手的痕迹。

        王战?

        在上一世确实也是一代天骄,然而却有如一颗流星一般,陨落的极快!

        他,死便死在他所蓄养的这一股霸道之势上。

        只能说对方走的道路确实是条通天大道,可惜在后面却在一次争端中被一位真正的大宗天骄给斩杀!

        理由则是可笑的看他不爽罢了。

        “在我面前还敢分心?”

        王战不怒自威,望着面前的苏凌,眸中掠过一抹不快。

        他极具压迫感的向前缓缓踏出一步,一双墨褐色的眼眸冷冷盯着苏凌。

        “你是不是以为,身为揽月宗的第一序列,你就无敌了?”

        王战声音沉闷,只是一道声音罢了,却像是一柄闷锤一般,砸在了所有弟子的胸口。

        坐在上席的五宗高层也只是淡淡看着。

        气氛在这一刻显得极为沉闷,压抑。

        近处。

        一名离王战最近的火云谷弟子猛的拿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咕噜咕噜……”

        “啪!”

        酒盏用力放下的声音打破了这短暂的死寂。

        只见那火云谷弟子无比忌惮的望着王战的背影,面色发白。

        火云谷副谷主吴道注意到这一幕,不禁微微皱眉,微不可察的骂了一声:“废物!”

        然而整个大殿中其他揽月宗的弟子也并好不到哪里去。

        唯有那些上一代的天骄弟子,才能在这威压当中保持面色不改。

        只不过也能看出,他们面对王战根本没有之前面对林尘的那种从容不迫。

        反而一个个面色凝重,沉默不言。

        “霸道之势倒是颇具小成。”

        在这诸多弟子当中,位处压力中心的苏凌反而显得与那些上席中的五宗高层一般,一副稀疏平常的姿态,淡淡扫了王战一眼。

        “可惜,还是差了点意思,若你再蓄养个十年,我倒还会重视几分。”

        苏凌的这番话说出来就好像在说一件极为平常的小事一般。

        只让人感觉好像还……本该如此?

        “你在胡说什么?”

        王战听后都忍不住笑了。

        只见他直勾勾地盯着苏凌道:“就凭你?”

        苏凌却摇了摇头。

        “这样打太慢了,你们一起上吧,这样快一些。”

        一边说着,一边举起手指向那一剑三骄中剩下的两人。

        坐在那沉默寡言的顾申。

        和那正默默看着他的剑痴李玄渊。

        此言一出。

        揽月宗的所有弟子面面相觑。

        一脸惊异,茫然之色。

        这这这……!

        大家都知道这位大师兄很强。

        他的实力众人也早有见证。

        但是这句话也太骚了吧!?

        大师兄,你要不要听听你自己在说什么呀?

        一打三?

        对手还是玄霜教一剑三骄中的三人?

        剑痴,玄霜教宗门大比第一!

        王战,第二!

        从头到尾都没说过一句话的顾申,第三!

        而且毫不夸张的说,这三人任意一人进入揽月宗,若在没有苏凌的情况下,都能稳居第一!

        虽然揽月宗的众弟子挺看不起这三人的狂妄模样,但不可否认这三人的强悍也是众所周知的。

        听了苏凌这番话后。

        一时之间整个主殿内外,皆响起了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一打三!

        大师兄勇猛!

        牛逼!

        而在这一刻,坐在上席的玄霜教副教主白问道,则是一脸的阴沉无比。

        自从玄霜教一剑三骄崛起之后,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向他们说话!

        这让此次带队的白问道无疑是自感被扇了好几大巴掌!

        于是白问道皮笑肉不笑的看向揽月宗的那唯一一位,元尊强者张楚溪道:“张宗主,没想到你门下的弟子还是个真人不露相的主,一挑三?这可是他提的。”

        张楚溪闻言哈哈大笑。

        只见他一拍座上的扶手道:“身为我揽月宗的第一序列,又怎么可能没几分傲骨!?”

        “苏凌,你可真要同时挑战玄霜教的这三名弟子!?”

        显然,不管此举胜负如何,张楚溪是持支持态度的。

        苏凌自是回头道:“宗主,弟子自无虚言。”

        “哈哈哈,好!”

        宗主张楚溪大笑着看向白问道:“白教主,许是弟子狂妄,但少年人,又如何能不狂妄?白教主觉得如何?”

        白问道此时此刻紧皱起了眉头。

        而场下的王战,早已积满了怒气。

        好像不管是谁站在苏凌面前,不管如何的天才,天纵之姿,都能被这小子气死!

        这位表面上看起来平平淡淡,但实则说出来的话,其行事风格,比他们一剑三骄中的任何一人都还要狂妄的多得多!

        哪怕是剑痴,也不敢说以一剑战三骄!

        王战此时的脸庞,已布满了寒霜。

        他的眼眸中更是充斥着阵阵杀机。

        扪心而问,他只觉得这苏凌简直是在找死!

        要不就成全了他?

        若是真的杀了他,好像也没什么承受不了的后果?

        最严重也不过两宗开战!

        此时,白问道看向场下的剑痴李玄渊与顾申道:“你二人觉得如何?”

        “既然这位苏师兄有此胆魄,想必应是也有相应的底气与实力,弟子自无不可。”

        剑痴回话时,他正盯着苏凌一阵笑,也不知在笑些什么,但是双目之中正充斥着澎湃斗志。

        “弟子跟师兄一样。”

        沉默寡言的顾申坐在一旁闷声道。

        “好。”

        白问道没有在多说什么,而是转头看向揽月宗的宗主张楚溪。

        此时的他早已没了之前人畜无害,笑盈盈的模样,当然,之前的阴沉面色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面色显得很是平静,淡漠道:“张宗主,我这几位弟子倒是没什么意见,就是怕你这揽月宗的大弟子输得太过难看。”

        张楚溪闻言点了点头,看向苏凌道:“会输的很难看吗?”

        苏凌站在王战的正前方,只是平淡的摇了摇头。

        “嚣张,狂妄。”

        事已至此,王战也只得接受这1打3的事实,但他的拳头紧握,显然是想在另外两人出手之前狠狠将苏凌打倒。

        让他见识一下嚣张的成本!

        “来,战!”

        “铛!”

        剑痴李玄渊一跃而出,浑身斗志爆发,长剑出鞘,握在手中。

        顾申默默无言,跟在身后。

        “玄霜教,李玄渊!”

        “玄霜教,顾申。”

        顾申平静的看了苏凌一眼,恰逢对方也正好与之对视。

        这也是顾申踏入揽月宗后至今为止说的第一句话。

        其他人或许不知道,但苏凌却明白,这一剑三骄中活到最后且依旧天骄如故的,也只有这看起来最不起眼的顾申一人!

        “虽然你不知道你哪来的底气,但我已经有些技痒难耐了,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李玄渊笑着,他的笑容里藏着三分战意,三分戏谑,三分骄狂。

        如今的他,才是玄霜教唯一的第一天骄。

        他们三人一字排开,三人的身上各有气势。

        王战的霸道之势,迫人压抑。

        李玄渊的骄狂,无边战意。

        顾申的沉寂,冰冷如霜。

        光是这三股势,就足以压的普通的弟子,抬不起头。

        甚至很有可能连出招的勇气都会丧失!

        然而,苏凌就跟个没事人一般,只是平静的摇了摇头。

        “若不是今日,是师尊的大宴,我都懒得收拾你们。”

        “毕竟你们在我眼中,还是太弱了!”

        “记住,揽月中宗不是你们能来撒野放肆的地方!”

        话音未落,一股强大的元气突然至苏凌的体内迸发而出!

        一道一往无前的拳锋夹杂着恐怖的力量,甚至在空气中带起了阵阵肉眼可见的涟漪!

        “啸!”

        空气被击破后发出尖锐的啸声!

        那无比凌冽而又迅猛的拳头,瞬间来到了王战的面前!

        此拳,名为撼山拳!

        撼山拳,不过是一个地阶下品的拳法!

        但拳法大成,亦能轻易摧山裂石!

        这一拳,是一上来便全力以赴展现出进攻姿态的苏凌杀招!

        “轰!!!”

        强烈的拳风直接将三人身后的几处案席猛的掀翻!

        而直面苏凌的王战更是神色惊变!

        一股强烈的危机感直面而来!

        如海水一般,将他整个吞噬!

        “这一拳!”

        上首,高坐主位的宗主张楚溪双眸一凝,连他的眼中都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一抹震撼之色!

        他自然认得苏凌使出的拳法,但在他的记忆中,这一拳根本不可能拥有如此庞大的力量!

        要知道,苏凌现在也不过元师九层!

        这一拳所爆发出来的力量,却几乎已经横跨了一整个大境界,直逼元宗!!

        “怎么可能!?”

        玄霜教白问道梁两眼无比不可置信的望着这一拳!

        甚至于他的右手都猛的握紧了拳头!

        “直逼元宗期的力量!”残剑峰长老许震满脸惊骇。

        “清月,你这弟子恐怕还隐藏了修为吧?他何时拥有如此恐怖的实力?他这一拳,已经直逼普通的宗门长老了!”

        百草峰长老慕水芸都惊到了,朝苏凌的师尊柳清月愕然道。

        柳清月那原本温柔似水,带着点点关切之意的眸,在此刻突然一笑。

        “我一直都相信他,他就是揽月宗这一代最强的天才。”

        “这!”

        另一侧。

        就连一直以来都以旁观人的姿态坐在那的千鹤宗莫长老,在看到苏凌的这一拳后都禁不住猛的扯下了自己的一根白胡须。

        就这,他还全然不知!

        以元师境爆发出直逼元宗强者的实力,没人比他知道这究竟有多离谱!

        这种感觉就好像你一直坐在旁边看着两个小孩打架,结果却突然发现画风一变,人家蓦然变成了几乎可以跟你平起平坐的存在!

        xiaoshuoshu.cn      zzdushu.com      eyxsw.com      samsbook.com



        qq787.com      qirenxing.com      1616ys.com      kuuai.com



        huigre.com      d9cn.cc      ik258.net      abc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