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天元圣主在线阅读 - 第60章 一宗一教之争

第60章 一宗一教之争

        有这四人在,玄霜教可以说日后百分百会多出四位极为年轻的元宗强者。

        甚至元王,对于四人来说也是极大概率的事。

        而以玄霜教对这四名弟子的重视程度而言,显然是有足够的资源倾斜。

        或许日后在这四人中多出一两名元尊,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哈哈哈!”

        主殿之内突然传出一片笑声。

        原来是那执法堂的弟子陈泽的一席话引起的笑声。

        只听陈泽面对那四人道:“那不是我等是否名副其实,可以用你们的嘴来判决?”

        这番话,显然是将这四人置于小丑地位。

        玄霜教副教主白问道听后笑而不语。

        那林尘摇起折扇,对着陈泽摇了摇头。

        “自然不是这个道理,我剑痴师兄想找真正的天骄一战,相信揽月宗也肯定有这般人物,我等的存在,就是为剑痴师兄筛选一二罢了。”

        “好胆,筛选?就凭你们?”陈泽显然是直接不给这友宗面子了,脸上带着冷漠的不屑。

        这筛选一词,很明显不就是看不起他们?

        “嗯……”

        林尘看了一眼绫罗仙子付凝珠。

        发现对方根本没看他后。

        目光淡淡扫向了一圈主殿内的所有揽月宗弟子。

        紧跟着便很装逼的摇了摇头道:“如果只是这些人的话,那么便不是我们,是我。”

        他这意思,就是仅凭他这一人便足以丈量所有揽月宗弟子的能耐。

        显然是将自己放在了一个所有揽月宗弟子之上的位置。

        这样的话,换做任何一个男人听了都忍不了。

        何况是在场的这些弟子?

        陈泽不由怒目而视道:“那便出来比试一番!”

        “恭敬不如从命。”

        林尘直接接招,风轻云淡的走到了主殿正中间。

        这个位置,显得很是宽敞。

        而且主殿大门敞开,就算是揽月宗坐在外边的弟子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在看到两宗的天才弟子要比试一番后,整个外殿都骚动了起来。

        所有人都不禁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还在交谈的弟子闭上了嘴,转目看来。

        正在饮酒的弟子也放下了酒盏。

        一时之间所有目光汇聚在两个人身上。

        当着五大宗门和那一堆小宗门面前,这揽月宗弟子,与玄双教弟子的比试,更像是一宗一教之间的底蕴之比拼。

        很显然。

        自然是底蕴更强的那一宗教,教导出来的弟子更加强横天才。

        否则这样的宗门如何维持自己的地位长久不变?

        不如早早退位,还能维持几分宗门颜面。

        而这也很显然,就是玄霜教此番的目的。

        玄霜教,是该往上动一动,而不该是人们口中的五大宗门末流了。

        “林尘。”

        正当两人齐齐走至主殿正中间时,坐在上席的玄霜教副教主白问道突然开口道:“只是两宗之间的一场友好比试而已,切记,不要出手太重。”

        这一番话,让揽月宗的弟子显得更加不岔。

        林尘自是答应道:“是,弟子会把握好分寸的。”

        说罢,这才看向他面前的陈泽,上下打量了一番后笑道:“你才元师三层?”

        见自己的修为被对方看穿,陈泽面色一黑。

        与之不同的是,他根本无法看穿对方的修为境界。

        很显然,出现这种情况,此人的实力最起码比他高上三个小境界!

        不然他不可能一丝端倪都看不出。

        “也罢,我也只用元师三重的实力与你比试一番。”

        林尘故作谦逊君子的模样,伸出了右手。

        “这位揽月宗的师弟,请吧。”

        “哼。”

        陈泽一声冷哼。

        “什么意思?”

        林尘见他这副模样,只是轻描淡写的摇摇头道:“没什么意思,让你先出手,不然我怕你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狂妄!

        作为执法堂的弟子,陈泽自有一分傲气。

        见状也再忍不了,眼眸蓦然变得锐利无比,脚掌抓地,整个人的身形化作厉风狠狠朝对方扑去!

        主殿上席之中。

        稳坐其中的执法堂长老徐空幻微微点头。

        “不错,陈泽的修为实力比之上次一见,又有几分精进。”

        看得出来,徐空幻对于这名弟子往日也多有关注。

        “确实也是个苗子,啊哈哈。”

        白问道听到后,哈哈一笑。

        好像真的在称赞一番。

        徐空幻面对这笑声,平定自若的看了一眼白问道。

        “贵宗弟子也不错,这林尘年岁不大,却已突破了元师九层,天资确实惊人,不过听闻这林尘被人称作花丛公子,整日游离在女弟子当中,倒是很可惜!若是此子在揽月宗,或许会有更高的成就。”

        徐空幻这就是在说玄霜教有些误人子弟了。

        场下的弟子在比斗,场上的高层也在暗戳戳的发生争端。

        果然,五大宗门之间也只是维持着表面上的和气。

        那白问道闻言反倒不惊不恼笑道:“徐长老何出此言?莫不是以为这弟子能胜过林尘?”

        “若是他不自降修为,说不定能赢,但同处元师三层?陈泽这孩子我是知道的,实战经验还是不错的,至于这林尘,终日醉心于那等风流之事,恐怕……”

        徐空幻说到这,便闭口不谈。

        “哦?总要试过才知道。”

        二人正交谈之间。

        场下陈泽与林尘的战斗早已拉开!

        只见陈泽身形迅猛,欺身向前后一拳狠狠砸向了林尘的面目。

        他似乎很厌恶这一张脸。

        “有点意思。”

        望着朝自己冲来的敌人,林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甚至还有功夫评价了一番。

        等到陈泽拳锋将至之时。

        那冷冽的拳风甚至已刮在了他的脸上。

        这时的林尘才蓦然一动!

        只见他双眸微抬,随意往左侧踏出一步。

        便轻而易举的躲过了这一拳不说,同时一掌击出!

        他那看是软弱无力的右掌,速度却在这一刻快到了极致!

        迎着陈泽的胸膛,就好似对方愣头青一般径直撞了上来一样。

        “轰!”

        巨大的轰鸣声响!

        这一掌狠狠拍在了陈泽的胸口正中。

        避无可避的陈泽直接被一掌拍飞!

        “咳咳……”

        倒滚在地的陈泽猛的吐出一口鲜血,眼中掠过一抹不可思议之色!

        “也只是有点意思罢了。”

        林尘拍了拍自己的手掌,好似在祛除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般,嘴角还带着几分若有似无的冷笑。

        在他看来,这名揽月宗的弟子若放在玄霜教,也不过是最普通的内门弟子,连与他交手的资格都无!

        若不是对方代表了揽月宗,他甚至都懒得伸出这个手打脸。

        一剑三骄之名响彻乾国,不是没有道理的!

        若有人认为他弱,那才真是可笑!

        看了一眼躺在地上被揽月宗其他弟子缓缓扶起的陈泽。

        林尘转头面向坐在上席的玄霜教副教主白问道。

        只听他缓缓道:“副掌教,弟子有罪,原以为压制境界能与这位揽月宗的师弟好好切磋一番,却没想到弟子失手,一掌将他击伤,还请责罚。”

        他的声音很大,大到所有揽月中的弟子都能听到。

        说是道歉,可在他的脸上却看不到丝毫内疚之色!

        这话,对于陈泽来说就很诛心了!

        无论是主殿内还是殿外的揽月宗弟子,皆是涨红了脸。

        “老马亦有失蹄之时,这不怪你。”

        白问道笑着看向宗主张楚溪道:“张宗主,实在抱歉,我这弟子一时失手将你门内弟子打伤,这位弟子的后续治疗丹药,我玄霜教出了。”

        说着,他还明目张胆的看了徐空幻一眼,其意味不言而喻。

        徐空幻自是黑着脸无话可说。

        “无妨,比试哪有不受伤的?至于这点丹药,我揽月宗还出得起。”

        表面上看,宗主张楚溪气势沉稳,很是大度。

        但谁不知道,这白问道是在狠狠扇揽月宗的脸?

        “张宗主!”

        下方的林尘面色不改道:“这位师弟实力太弱,还请揽月中多多派出些真正的天骄弟子出来。”

        “你!”

        正被同门搀扶着准备前去疗伤的陈泽闻言涨红了脸。

        他何时受过如此奇耻大辱?!

        这林尘,简直狂妄的没边了!

        “花丛公子是吧?”

        主殿之内又响起一道声音。

        却见一名揽月宗弟子从案席上飞身而出,冷眼望着那林尘道:“执法堂内门弟子季轩,让我来试试你的斤量!”

        只见这人面色沉稳,一身气势内敛,乍一看,甚为普通。

        “季师兄!”

        陈泽蓦然转头看向季轩,在这一刻,他好像找到了主心骨一般。

        季轩看向他,微微点头。

        季轩,正是上次宗门考核前十的弟子!

        执法堂长老徐空幻的亲传弟子!

        更是在上一次宗门考核中突破了元师七层。

        是个平日里为人低调,却很受执法堂弟子尊敬的师兄。

        “季师兄,此人实力不俗,小心!”

        虽然很希望季轩能为其报仇,但陈泽也不得不承认,林尘的实力不容小觑。

        而作为执法堂长老徐空幻的弟子。

        前有执法堂弟子落败在前,若季轩再输,他这个长老的颜面恐怕就算输的个干干净净了!

        于是徐空幻这一刻不再说话,只是脸黑的吓人。

        “哦?又是执法堂的弟子?”

        林尘依旧毫无顾忌的上下打量了季轩一番。

        “元师七层?倒是比上一个稍稍强了些。”

        “我也将修为境界压制在元师七层,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林尘不再多言,直面季轩,带着几分傲然。

        “你也要让我先出手?”

        季轩望着林尘,微微皱眉。

        这种姿态,让人很不舒服。

        “哈哈哈!就凭你?废话少说!还是那句话,我怕你没有出手的机会!”

        林尘像是在讲一个笑话一般。

        季轩不再多言,一声暴喝!

        几乎在开战的瞬间,便使出了浑身解数,全力以赴!

        然而很快,季轩便明白了这林尘为何能有这般嚣张狂妄的资本!

        他的拳脚如雨点般落下,每一次攻击都不下于一次重锤!

        然而却连对方的衣角都摸不到!

        在躲闪了几次之后。

        林尘右手还握着手中的折扇,一个照面便将他的拳头抓在左掌,轻易掀翻!

        “轰!”

        这一次,季轩倒是没有受那么严重的内伤。

        但也砸在了身后的案席之上,输的彻底!

        “就这?”

        林尘显得很是不屑。

        “这位揽月宗的师弟,你是没吃饭吗!?这宴席之上这么多的吃食,为何不多吃几嘴?”

        “拳头软绵绵的,看不出半点力量!”

        “脚步虚浮,连我的衣角都挨不到!”

        “听他们说你是执法堂长老的弟子?不过如此!”

        林尘这话落下,还回头看了一眼上席的徐空幻。

        徐空幻的双目简直是要喷火!

        不只是这位长老,揽月宗的其他长老们面色也极为难看。

        在自家的地盘上,在这么多宗门势力面前,被人一人连挑两名弟子!

        还输得如此干净利落,如此迅速!

        说不丢人那是不可能的!

        只是此子也太过狂妄,赫然是直接将巴掌扇在了徐空幻的脸上!

        '“哈哈哈,林尘,不得无礼!”

        明明心里很兴奋,弟子很长脸。

        表面上白问道还在不痛不痒的训斥道:“或许只是徐长老门下没有收到什么天资俱佳的弟子罢了,徐长老之名,整个乾国也是赫赫有名的!”

        “副掌教,弟子可没有质疑徐长老的意思,只是这执法堂的弟子,确实是太弱了。”

        一边说着,一边林尘还摇着折扇在给自己轻轻扇风。

        哪里有丝毫惧怕揽月宗的模样?

        此时揽月宗上上下下所有弟子的气氛,已经诡异到了极致。

        所有人义愤填膺,恨不得当场生撕了林尘!

        然而,连能坐在主殿的师兄们都打不过这小白脸,他们即便有这个心,也没这份能力。

        于是一时之间,不知道多少双赤红的双眸死死的盯着林尘。

        “我来吧!”

        直到这时,一声轻灵的女声响起!

        xiaoshuoshu.cn      zzdushu.com      eyxsw.com      samsbook.com



        qq787.com      qirenxing.com      1616ys.com      kuuai.com



        huigre.com      d9cn.cc      ik258.net      abc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