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天元圣主在线阅读 - 第59章 大宴开场

第59章 大宴开场

        “这几人的性格,还真是如传闻中一般迥异不同。”

        林楚风站在一旁,看起来稍显的有些兴奋。

        “苏师兄,走吧,去的再晚些就不好了,正好也近距离看一看这些乾国的天骄们。”

        “好。”

        苏凌点点头。

        两人自是直奔揽月宗主殿而去。

        在四大宗门齐聚之后,这一次揽月宗大宴所邀请的宾客便已经来的差不多了。

        就算后续还会有小宗门势力前来,也只会是一些不重要的角色。

        四大宗门的人一一在主殿之中落座。

        坐在主殿之上高位的,自然是揽月宗宗主张楚溪。

        而在其下方,也是最核心的区域。

        左手第一位坐着的,则是此次大宴的主角,柳清月。

        其次才是揽月宗其余的长老,与四大宗门的高层。

        这一区域的百花宫副宫主王语萱,一身红袍,靓丽夺目。

        千鹤宗长老莫乘,德高望重,气质出尘。

        火云谷副谷主吴道,气势刚猛强劲,眼眸低垂中又夹杂着丝丝危险气息。

        玄霜教白副教主,白问道,倒是这几人当中看起来最为普通的,带着一副笑脸,好似人畜无害的样子。

        当然,这些都只不过是表面。

        主殿表面的气氛,看起来还是无比和睦自然。

        此时所有四大宗门的天骄弟子俱已落座第二区域。

        而在主殿之外,揽月宗的普通弟子们已座无虚席。

        苏凌与林楚风一道在主殿下方的第二区域随意寻了一处位置坐下,倒是没有刻意去争那最前方的位置,在这人头攒动的主殿中,看起来就像是揽月宗比较普通的天骄。

        而玄霜教的一剑三骄,却是毫不犹豫的坐在了那比较靠前的案席。

        有趣的是,千鹤宗的两名弟子,古雨莫一正与苏凌两人相对而坐。

        四人相望,皆是一笑,微微拱了拱手。

        因为大宴还没有正式开始。

        五大宗门弟子还在随意的聊天。

        直到时候差不多时。

        揽月宗山门之内,突然响彻起了一铜钟声鸣。

        “铛!”“铛!”“铛!”

        钟响三声,也意味着这一次的揽月宗大宴正式开始。

        坐在主位上的宗主张楚溪,面带笑意张口道。

        “今日是我揽月宗柳清月柳长老的破境之宴,为庆我揽月宗再出一元王强者而贺。”

        “当然,也要多谢诸位同道前来观礼参宴,本座代表揽月宗在此谢过。”

        话落,张楚溪举起手中美酒相敬。

        五大宗门的高层长老们,一时之间纷纷举杯。

        “恭喜柳长老破境元王啊!”

        千鹤宗的莫乘长老率先开口笑道。

        “恭贺恭贺!”

        玄霜教的副教主白问道随之附和。

        随后便是百花宫的副宫主王语萱,火云谷的副谷主吴道。

        就在柳清月起身一一回敬之时。

        只听百花宫副宫主王语萱笑道:“妹妹如此年轻,日后突破元尊也不在话下,若是再多一番机遇,说不定甚至有望那元皇之境呢!”

        王语萱看起来并不客气,直接将柳清月叫做了妹妹。

        不过她这番言语倒也没什么问题。

        第一,她毕竟也同为女修。

        第二,又年长于柳清月。

        第三,这位百花宫的副宫主,跨入元王境至今已有十数年。

        无论从辈分实力还是年岁来说,这一声妹妹倒是叫的不足为奇。

        柳清月气质清冷,闻言倒也不觉突兀。

        只是点头回应道:“姐姐也是。”

        王语萱闻言不由一笑,似乎觉得这位揽月宗的柳长老性子倒是很合她胃口。

        揽月宗的这一次大宴,说来其实也只是将五大宗门聚在一起,吃一顿上档次的饭席罢了。

        同时也是为了告诉其他的宗门,你们看,我揽月宗又出了一位元王强者。

        这自然影响着揽月宗在五大宗门的实力地位。

        唯有实力强者,才有资格在乾国占据更多更好的资源,并且掌控更大的话语权。

        否则,便如同那些小宗门来的长老副掌教,除了有交情的人之外,大多数人跟宗主张楚溪都插不上一句话。

        是张楚溪看不上他们吗?

        不,是因为同有五大宗门的其他高层在此,张楚溪根本抽不出空来单独招待他们。

        这些小宗门的长老副掌教,地位实力基本上都要比五大宗门的长老次一级。

        无论是宗门实力,还是他们自身的实力境界。

        宴会,就在这其乐融融的气氛当中进行了下去。

        最起码暂时看来,眼下的气氛确实如此。

        苏凌与林楚风相互敬酒,不时聊聊乾国之中最近发生的趣闻。

        聊着聊着,这宴席便已进行到了一半。

        就在这个时候。

        在主殿当中的第二区域内,突然见一弟子站起了身。

        一时之间,几乎大部分的人的目光都投了过去。

        林楚风示意了一下。

        于是苏凌便抬头看去。

        只见那玄霜教一剑三骄中的林尘正举起酒杯,朝着百花宫那几名女弟子的范围内走去。

        “绫罗仙子,在下敬你一杯。”

        身穿白衣的林尘带着一副温润儒雅的笑容,手握酒盏,走到那百花宫的绫罗仙子面前举手敬道。

        你还真别说,这林尘在收起了那略有些轻浮的气质后,看上去倒真像个翩翩君子,也难怪他能在乾国的女修当中混的风生水起。

        而那一身青衣,坐在百花宫女弟子中的绫罗仙子,面对这林尘,却只是面目平静的摇了摇头。

        只听她垂眸轻声道:“这位师兄,我不饮酒,抱歉了。”

        当着这大庭广众之下,这一番话显然是打了他的脸。

        林尘闻言不仅仅不恼,反而显得愈加高兴道:“如此良辰美景,又正值揽月宗的大宴之日,付师妹何妨不破这一次例,饮上一杯?”

        原来那绫罗仙子姓付,名凝珠。

        一般人面对这一番话,或许直接便被架了起来。

        听起来就像是不喝这一杯酒,就是不给揽月宗面子,不给柳清月面子一般。

        而此时此刻,坐在上席的那一众高层长老也不好说些什么,他们毕竟是长辈,而在他们眼里,再也只是后辈的一次交际而已。

        不过此时,一直静静坐在那的柳清月却是发了话。

        只见她目光投来,张口平静道:“倒也不必勉强。”

        作为这次大宴的绝对主角,哪怕是四大宗门也需给几分薄面。

        闻听此言,绫罗仙子不禁向柳清月投去了谢意的目光。

        一直以来都有着花丛公子之称的林尘,见自己一向百用不惯的手段遭了挫折,也只好轻笑一声,走回了案席。

        正当众人以为此间事,就此告一段落时。

        那坐在主殿上席,靠近末尾的玄霜教副教主白问道,突然笑吟吟的开了口。

        “诸位,本座看这大宴虽好,却也少了几分意思,不如让本教弟子给这宴席添几分热闹?”

        这白问道看起来人畜无害,笑盈盈的表情,看起来也是单纯藏不住心思的模样。

        只是在座的都是千年的狐狸,何须他在这演什么聊斋?

        不等揽月宗的宗主张楚溪开口,便听到与玄霜教一道而来的火云谷副谷主,那位身材魁梧,面色冷然的副谷主吴道淡淡附和道:“这次大宴确实少了点看头。”

        “哦?”

        宗主张楚溪坐在高首,停止了与千鹤宗长老的交谈。

        “不知白教主想要怎么热闹?”

        前面说过,玄霜教在五大宗门中一直都是排名末尾的存在。

        无论是揽月宗,还是门内弟子相较更少的百花宫,两大宗门的实力都稳压玄霜教一线。

        只不过玄霜教近年来的后辈弟子起势太猛,有不少名躁乾国的天骄纷纷出头,才能看出玄霜教未来未必不能更进一步。

        也正是因为这后起之秀的势头,玄霜教近几年来活动频频,换句话说,就是在乾国五大宗门中显得最不老实。

        白问道听张楚溪的问话,便回头笑谈道:“本座这次带来的几名弟子,一直都仰仗揽月宗的风采,听闻揽月中天骄辈出,可是神往已久啊!”

        白问道的这一番话落下,大部分人的目光自然而然便落在了那玄霜教一剑三骄的身上。

        刚刚才出了一次风头的林尘正襟危坐,感受着这四面八方而来的目光,还带着少许淡淡傲气,目光时不时的在那绫罗仙子付凝珠的身上扫过。

        性格孤僻的三骄之一顾申还在默默吃着酒。

        十余年如一日蓄养霸道之势的王战,则是毫不避讳的迎着众多目光,扫向满殿的五大宗门天骄弟子。

        他的目光中带着丝丝压迫之感,似想要压服全场。

        只能说这位,天生就不是屈于人下之主。

        而那年仅十五的剑痴李玄渊,则是起身向着揽月宗宗主张楚溪行礼道:“不瞒张宗主,玄渊听闻揽月宗高才辈出,弟子此行而来,也是为了向揽月的师兄们请教一番。”

        宗主张楚溪闻言微微颔首。

        到了这一会,玄霜教的目的已经不言而喻。

        玄霜教最近还真是坐不住了。

        这五大宗门门内皆有天骄弟子,为何偏偏挑中揽月宗?还是在这种五宗齐聚的大场合。

        因为揽月宗与百花宫的整体实力,是与玄霜教最为接近的宗门。

        而百花宫之内全是女弟子,哪怕挑战胜了也不过如此。

        但揽月宗不同。

        试想一下,要是在这种大宴之中,揽月宗的天骄弟子败给了玄霜教,那这主殿之中大大小小的宗门会怎么看待?

        是不是说明揽月宗不如玄霜教?

        是不是代表玄霜教与揽月宗在五大宗门中的排名实力,也该变动变动?

        彼可取而代之?

        然而,这却是一场阳谋。

        一个揽月宗还不得不应下的阳谋。

        若是不答应,那岂不是显得揽月宗怕了?那宗门一直以来维持的威严与地位势必受到打击。

        在这么多宗门面前,不接招,也跟直接输了没什么区别。

        一时之间,张楚溪的脑中已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理清。

        念头虽多,但其实也不过是发生在眨眼间的事情。

        于是张楚溪淡淡笑道:“一直听闻玄霜教有一剑痴,专修剑道,为剑痴迷,在门内四处挑战,还未败过,你便是那剑痴吧?”

        李玄渊闻言面色平静道:“弟子李玄渊,剑痴不过是同门送的外号。”

        “好,确实是个好苗子。”

        张楚溪表面上倒是显得颇为大度,不吝夸奖。

        话锋一转又问道:“不知你想挑战谁?”

        然而,还不待李玄渊开口。

        只见那坐在一旁,一身气质端是风流的林尘起身笑着开口道:“张宗主,不是李师兄一人,而是我们。”

        “哦?”面对此人,张楚溪只是淡淡应了一声。

        林尘面色不变看向主殿内的揽月送宗众弟子道:“我这剑痴师兄有个毛病,只跟名副其实的天骄强者一战,我四人当中,皆以他为尊。”

        “是吗?”

        林尘这边话一落下,主殿当中便有揽月宗的弟子忍不住了。

        只见这会儿站出来,赫然便是执法堂的一位弟子。

        他打扮平常,腰间还配有执法堂的标识腰牌。

        望着那林尘四人一脸冷漠道:“不知道什么样的存在,在你们眼中,才是名副其实呢?”

        可以说,揽月宗的绝大部分普通弟子都坐在主殿之外,那大广场上。

        能坐在主殿当中的,莫不是在各峰当中颇有名声的天才弟子。

        虽说天才之间也分个上下,但事关宗门颜面,谁又没几分傲气?

        苏凌倒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挑起了兴趣,饮酒的途中看了几眼。

        他倒是完全将自己当成了一个看客。

        而一旁的林楚风却是凝声道:“这位是执法堂的内门弟子,也是宗门执法堂的佼佼者,陈泽。”

        “实力如何?”

        苏凌如平常一般淡淡问了一句。

        “年仅十五,最近好像才突破元师三重不久。”

        林楚风如是道。

        若以这个年岁来说,这个境界放在揽月宗内,确实也算的上一个小天才了。

        只是苏凌对那玄霜教一剑三骄的了解,甚至还要比这些宗门内的普通天才了解的更多。

        像那人送外号花丛公子的林尘,别人都道是花丛老手,其更是因此而出名。

        然而,这货现如今也不过17岁,已是元师九层。

        那坐在一旁静静喝酒,性格显得很是孤僻,不入群的顾申,是16岁的元师九层巅峰,比起天赋来,甚至比林尘还要更高一些。

        此子倒是跟那剑痴李玄渊性格上有几分相似,都是醉心于修行。

        只不过一个喜欢挑战,将剑痴之名战的周遭数国都有其传闻。

        另一个更喜欢埋头修行。

        至于那蓄养霸道之势的王战,与那剑痴李玄渊。

        一个是十五岁的元师九层巅峰。

        一个更是十五岁的元灵!

        xiaoshuoshu.cn      zzdushu.com      eyxsw.com      samsbook.com



        qq787.com      qirenxing.com      1616ys.com      kuuai.com



        huigre.com      d9cn.cc      ik258.net      abc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