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天元圣主在线阅读 - 第55章 魔修再起,炼制药散

第55章 魔修再起,炼制药散

        嗯?

        察觉到外面的动静后。

        苏凌立即停下了修炼。

        他的眸中有些疑惑。

        这么晚了,还有谁会来找他呢?

        很快,在外发出的声音便解开了他的疑惑。

        “苏师兄,我们是执法堂弟子,长老有事询问您,还请您随我们走一趟。”

        听到这句话后,苏凌的第一反应是东窗事发了。

        不过转念一想。

        先不说有没有真的被宗门发现。

        就算被发现了,他也大可以直接坦白?

        除了需要隐去他获得宗门律令原册这件事,他从头到尾貌似也没做错什么吧?

        这般想着,苏凌走了出去,准备跟执法堂的人去看看情况。

        “苏师兄。”

        只见门外,两名执法堂的弟子一左一右站在门前。

        两个人在看到苏凌后立马行礼。

        看得出来并没有将他当成犯人的意思。

        虽然知道执法堂叫他去大概是什么事情,但苏凌还是满脸笑容当做一无所知道。

        “两位师弟好,不知你二人名讳?”

        两人似乎也没想到眼前这位宗门的第一序列如此好说话。

        互相看了一眼后,纷纷喜道:“师兄好。”

        左边的执法堂弟子立马介绍道:“我叫吴奇。”

        右边弟子紧跟着道:“大师兄,我叫刘成。”

        “哦,见过两位师弟。”

        苏凌回礼一番,这才发觉这两位师弟对他热情的有些过分。

        于是趁势问道:“不知执法堂长老为何要请我过去呀?”

        两名弟子犹豫了一下。

        当然也仅仅只是犹豫了那么一下。

        刘成便抢先说道:“大师兄,是有关今日魔修杀人一事,我们查到了,您今天跟赵阳同一时间出过宗门,但您不久后便回来了,赵阳却到目前为止,还联系不上。”

        “哦?”

        “果真如此?我想起来了,在出宗门之前,我倒是远远看到过赵阳师弟一眼,难不成他便是魔修?”

        苏凌此时装出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样,你别说演得还挺像。

        吴奇接道:“宗门确实是这般认为的,这个赵阳十有八九……”

        说到这又停顿了下来,吴奇显得一脸为难。

        很明显这些信息,宗门应该是不让他们随意泄露的。

        只不过没有人会认为作为第一序列的苏凌会跟魔道有交集罢了!

        执法堂这一次传唤苏凌,其实也只是例行公事,想着能不能在他身上有什么发现。

        将前因后果都弄清楚之后,苏凌也便放下了心来。

        随着两名执法堂弟子一路来到了执法堂。

        此时正值夜晚。

        苏凌走进执法堂后。

        能看到略显昏暗压抑的执法堂上,坐着一位身姿挺直,一身正气的人。

        正是执法堂的长老,徐空幻。

        吴奇刘成率先向前道:“徐长老,已将苏师兄带到。”

        “好,你们可以退下了。”

        徐空幻只抬头看了一眼,便挥了挥手,重新低头看着自己眼前手中的卷宗。

        他似在苦恼思考着什么。

        “见过徐长老。”

        对此,苏凌也只是上前行平辈之礼。

        按揽月宗的规定,他这第一序列的弟子,不仅是宗门大师兄,且辈分与长老同辈。

        何况他现在更不是什么带罪之身,自然表现的不卑不亢。

        “苏凌,你来了。”

        徐空幻在说完这句话后,终于缓缓抬头看向他。

        “这么晚了,叫你来也没有别的意思,今日宗门弟子被魔修噬杀一事,你应该知道了吧?”

        当然知道,自己为了清楚有没有牵连到自身,还到了现场。

        那么多弟子都在场看到了,你一个执法堂长老叫我来之前能不知道这些事?

        心中几道念头略过。

        苏凌点头回应:“知晓。”

        “嗯。”

        徐空幻放下手中卷宗。

        “我简要问你几个问题,你如实回答便好。”

        苏凌回应:“知无不言。”

        “善。”

        “今日下午,你应何事出宗门?”

        对于这种问题,苏凌早在来执法堂的路上便想好了腹稿。

        其实也是毫不犹豫的回答道:“练习踏天步。”

        “哦?”

        徐空幻显然对这样的回答有些出乎意料。

        于是便追问道:“踏天步?可是你在宗门藏经楼中挑选的功法?”

        苏凌点点头回应。

        “正是,今天从藏经楼择了踏天步为功法之后,但是功法稍微揣摩了一番,我便试着去山门的林中尝试了一二,发现入门并未有那般简单,再耗费了些许时间变回了宗门。”

        徐空幻于是点了点头,显然,苏凌今天去藏经楼的事他也知道。

        至于去宗门之外练习身法,这理由倒也勉强说得过去。

        毕竟揽月宗虽大,可毕竟是宗门领地。

        而山门之外不仅有更广阔的天地,且也更加自由,在外面练功,哪怕随意毁坏山林也没人会说什么。

        于是徐空幻只好换种说法道:“今日洪云也在藏经楼中挑选功法,你可见到了?”

        这些东西都是无需隐瞒的,也隐瞒不了。

        苏凌也是如实道:“是,不过我到见他时却是有几分奇怪,当时我挑选好功法下到藏经楼的一层,才发现他手中拿着宗门律令的原册,站在那纠结不已,也不知在想什么?”

        苏凌说的这一点,也是徐空幻此时疑惑的一点。

        虽然作为执法堂长老,但他也不知道宗门律令的原册意味着什么。

        只好继续问道:“你二人可有交谈些什么?”

        “我当时告诉洪师弟一层只是些寻常功法,让他不要浪费这次进入藏经楼的机会,去更高一些阁层看看,那里应该有更适合他的功法,说完这些后,我便离开了藏经楼。”

        苏凌说着,眼神显得很是清澈。

        徐空幻发现在苏凌这也找不到什么突破口后,有些头疼的捏了捏自己的太阳穴。

        “我知道了,苏凌,你先回去吧。”

        “是,长老。”

        苏凌告退。

        来到执法堂大门外,才发现那两位执法堂弟子吴奇与刘成就站在门外守着,看这样子,倒像是在专门等他。

        两人在看到苏凌走出门后立马喜笑颜开的迎了上来。

        “苏师兄。”

        “苏师兄。”

        苏凌也只好笑脸相迎:“两位师弟。”

        “苏师兄,还请您不要见怪,我们二人也是有职责在身,奉命行事。”

        吴奇这般说道。

        “对对对。”一旁看起来有些憨厚的刘成连忙点头附和。

        “职责在身,奉命行事。”

        “两位师弟,这是何意?”

        苏凌看着两人的作态,明知故问。

        他也知道,这是他身份变化后随之而来带来的变化。

        此时的他与以前的他早已大不相同。

        但也还是拿捏着回道:“不必如此,我这两位师弟是执法堂弟子,奉命行事,何须专门在此等我,向我赔罪?”

        “在下的心胸还没有那么狭隘,何况你们叫我大师兄。”

        苏凌这一番话说出口,两人的神色几乎是肉眼可见的喜上眉梢。

        左手的吴奇堆颜笑道:“苏师兄能这般想,那实在是太好了,师兄以后若有什么用得着咱们两兄弟的地方,还请尽管开口。”

        “对对对,我也是。”

        一旁的刘成再次积极附和。

        苏凌扫了二人一眼,一笑而过,自是告别。

        两人也不知他究竟是什么意思,便只好点头附和。

        对于两名执法堂弟子的示好,苏凌心中也算明白。

        他现在作为揽月宗的第一序列,确实值得能跟随投资。

        只不过他目前还没有这种想法,培育自己的势力?还是在小小的一个揽月宗里争权夺利?

        重活一世的苏凌眼光早已跳出了揽月宗这个小小的池子。

        回去之后,苏凌自是继续研究起了九转金身诀。

        前面有提过,这九转金身诀,入门极难。

        且每一转的修行,都要依靠外物来辅助修炼。

        而这九转金身诀第一转所需要的东西,正是玄渊砂。

        一种极为罕见的炼器材料,价值珍稀。

        虽然不知这炼器材料怎么会跟炼体搭上,

        但苏凌还是打定主意尽快找到。

        毕竟这九转金身诀的第一转炼成,哪怕只是入门,也可以增强自身十倍之体魄!

        比方说,他现如今随意一拳都能够打出一象之力。

        那在修炼成九转金身诀后,岂不是一拳都能打出近十象之力?

        虽然他知道这体魄的增强不一定代表着力量的大幅度增加,但想来也差不到哪去。

        想到这里,苏凌已是跃跃欲试起来。

        导致后半夜他修炼了一夜的九转金身诀,

        但苦苦不得要领,只是懂了个一知半解的。

        第二日一早,顶着两圈,一深一浅的黑眼圈,苏凌再次来到了百草峰,拜访慕水芸。

        这一次,在百草峰上,刚登上山的苏凌迎面而来便看到一只大黄狗朝着他狂奔而来。

        不远处还有一阵阵黄鹂一般清脆悦耳的声音,正焦急的传来。

        “小黑,小黑!”

        “哈、哈、哈……”

        大黄狗吐着舌头,一个急刹车冲到了苏凌面前。

        大舌头上的滚滚热气还朝着他扑面而来。

        那副狗脸上,明显写着‘讨好’。

        苏凌打量了一番,看出这头大黄狗,壮实了不少,而且身上气息,也比之前强大。

        看来,这是成功晋升到三阶了。

        就在这时。

        “小黑!呼呼……”

        穿着一身白裙的女孩由远及近跑上前。

        喘着气,停到了苏凌面前。

        来者,正是大黄狗的主人,慕绾绾。

        终于逮到大黄狗后,慕绾绾本来有些生气,鼻头一皱就要上前把自家狗子拖走。

        可当看到苏凌的身影时。

        慕绾绾眼眸微亮。

        “……苏凌!”

        “慕师妹。”苏凌看向慕绾绾,微微颔首。

        “嘿嘿,原来是你呀,我说小黑怎么突然就乱跑。”

        慕绾绾将双手缠在身后,面色有些紧张,透露着微红。

        二人先前有过交集,再加上苏凌最近出尽风头,以至于慕绾绾每天都能听到有关苏凌的传闻。

        十五岁的少女,或许正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

        “我此番过来,是有事来找慕长老。”苏凌主动开口,说起了正事,“不知慕师妹可知慕长老身在何处?”

        闻言,慕绾绾想起了什么,好奇问道:“是找我母亲炼丹吗?”

        “正是。”苏凌微微点头,“慕师妹可否帮我引路?”

        听到苏凌要她帮忙引路,慕绾绾先是一喜,然后像是瞬间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一般,立马疯狂的摇了摇头。

        只听她小声弱弱道:“不行的,不行的,她要是知道我不再修行,肯定又要叨叨我了……”

        苏凌打断道:“既然如此,那我还是自己去吧,就不劳烦慕师妹了。”

        他已经看出,慕绾绾有些害怕挨骂。

        “这……”

        慕绾绾犹豫了一下,她最近贪玩的次数有点太多,如果被逮住,说不定还会被禁足。

        想到这里。

        最终,慕绾绾将慕水芸的位置所在,告知了苏凌。

        “多谢师妹告知。”

        苏凌道了一声谢后,便准备离开。

        离开时,他随口提醒了一句:“慕师妹,你这灵兽已经晋升到三阶,实力不凡,玩耍起来,还是要小心一点为妙。”

        大黄狗虽然有灵性,但体内流淌着啸月苍狼的血脉,骨子里,还是一头货真价实的妖兽。

        稍有不慎,不说噬主,但也有误伤的可能。

        见慕绾绾毫无防备,苏凌这才提醒。

        待到苏凌离开。

        慕绾绾待在原地,看着苏凌的背影,眼眸水润明媚。

        她轻咬下唇,思绪翩飞。

        “他,这是在关心我吗?”

        ……

        另一边。

        苏凌来到百草峰的正殿之后。

        慕水芸似早知他的到来,已坐在殿上等待。

        对于这位,苏凌显得比较客气。

        事关师尊突破一事,不容有失。

        “见过慕长老。”

        美妇人笑颜一展,风情万种。

        “你前几日才来,我就猜你还会再来。”

        “是。”

        面对慕水芸的美艳容貌,苏凌显得很是平静。

        前世身为元皇境强者,圣地圣女,世家良人,魔门妖女……什么美人他没见过?

        此刻,苏凌直接说明了来意。

        “弟子想请慕长老帮我炼丹,且想与长老换一些玄渊砂。”

        “是请我炼那血莲丹吧?”

        慕水芸轻轻一笑。

        “上次也跟你说过了,这五品的血莲丹,哪怕是我也没有把握炼成,成功率最高也不过三成,不过我倒是有一个法子,可以将你这些药材炼成与血莲丹丹性差不多的药散,如此,倒是可以为你省下一些药材,不过嘛,这药力自然也是弱了三分。”

        来之前,苏凌其实已经权衡利弊的想过了。

        以他的眼界,早就判断出,师尊柳清月根基扎实无比,距离突破瓶颈,只是差一个契机。

        而无论是五品丹药血莲丹,还是这药力弱三分的药散,其实都足以作为这一契机,助师尊柳清月突破。

        更何况,慕水芸极为认真的保证过,药散,完全足以让柳清月突破。

        作为乾国境内赫赫有名的药师,她的话,苏凌没理由不相信。

        至于林楚风那边。

        苏凌与他虽有交情,但对方特意隐瞒了私生子的身份。

        若是贸然请求林楚风帮忙炼制五品丹药,难免过于唐突,容易引发猜忌、怀疑、忌惮。

        因此,总体来看,让慕水芸炼制药材,才是最快最好的法子。

        见苏凌点头同意。

        慕水芸不由有些感慨道:“清月真是收了个好徒弟啊……可你得想好了,同样的药材若是炼成丹药,一旦成功,那可是一炉数枚以上,可若交由我炼成药散,药力不必多言,数量也只有一副。”

        慕水芸的一双美眸淡淡望着苏凌。

        眸中似有碧波流转,正静静等着他的答案。

        毕竟这五品丹药血莲丹,已经不能称作寻常的丹药了。

        这是哪怕元宗元王境强者都要眼热的宝丹。

        多一枚,少一枚,那都是天价。

        然而。

        这一次苏凌依旧毫不犹豫的回答道:“想好了,还请慕长老相助!”

        请人炼丹自然是要给予报酬的,苏凌本打算后面送上一份有分量的厚礼,而慕水芸却是根本没提这事。

        她只是看着苏凌,越看越觉得顺眼,不错。

        当即便答应了下来。

        随后,慕水芸笑着开口道:“药散一事我可以帮你,但这玄渊砂……我这里却是没有的。”

        “这样啊……”

        苏凌倒也没有太失望,本就只是想来这里碰碰运气。

        毕竟玄渊砂较为稀罕,一般人都很少接触这些东西。

        想要找到,还得动用一些门路。

        好在,苏凌心里另有一套预案。

        他抱拳道:“那便请慕长老炼制药散便可。”

        说罢,苏凌将须弥戒中的药材一一取出。

        其中最重要的自然是那一株四阶蛇心草,然后是三阶碧云枝。

        剩下的一堆辅药,则是慕水芸先前承诺给予。

        慕水芸只是一挥手,便轻易将所有药材召去。

        来到她近前后,一眨眼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将东西收入须弥戒中后。

        慕水芸看着苏凌,说道:“那好,待我功成之日,便将药散亲自送到你师尊手中,如何?”

        苏凌自无不可的谢道:“多谢慕长老。”

        最后,方才告辞离去。

        直到其身影彻底消失。

        坐在上首的慕水芸不免感叹道:“一个好师傅,一个好徒弟,看来……不久之后,揽月宗又要多出一位元王了!”

        百草峰炼制药散一事,暂且不提。

        而苏凌在离开百草峰后,带着剩下的约有总量一半的药材,径直前往了残剑峰。

        此行,他的目标是林楚风。

        xiaoshuoshu.cn      zzdushu.com      eyxsw.com      samsbook.com



        qq787.com      qirenxing.com      1616ys.com      kuuai.com



        huigre.com      d9cn.cc      ik258.net      abc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