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玄幻魔法 - 天元圣主在线阅读 - 第2章 麻烦上门

第2章 麻烦上门

        柳清月的‘霸道’行为,让苏凌一时间猝不及防。

        挣扎之下,苏凌才突然发现,自己如今的实力,早已不是什么元尊境。

        他现在,不过是元士境五层,面对元宗境巅峰的柳清月,根本没有招架之力。

        难道自己真的重返年少了!?

        苏凌心神巨震。

        但下一刻,青元丹入体,他无暇再去多想。

        苏凌盘腿而坐,闭目调息,开始消化青元丹的药力。

        若是一般的元士境弟子服用青元丹,根本无法承受五品丹药在体内爆发的药力,但苏凌不同,他的体质特殊,平时修炼,都是把三四品的丹药当糖豆吃,因此,柳清月才敢放心的让苏凌强行服下五品青元丹。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种败家行为,自从苏凌拜入柳清月门下,他几乎快要把柳清月的家底都彻底吃空。

        要知道,柳清月是揽月宗,乃至整个乾国境内最为年轻的元宗境,年仅23岁,就已经比肩众多老牌元宗境强者。

        再加上她的父亲曾是上代揽月宗宗主,由此可见,她的家底到底有多丰厚。

        只可惜,即便是这么有钱的一个人,也架不住苏凌这个无底洞一般的消耗能力。

        毕竟又有谁家的弟子,能天天把三四品的丹药当糖豆吃?别说是普通弟子了,就连宗门里的长老看着也很眼馋好吧!

        入门两年,光是苏凌所花费的元石资源,都足以培养出一个元灵境,甚至弱一点的元宗境了!

        一般来说,花费这么多财力,就算是头猪也该起飞了,但在苏凌身上,却迟迟不见有所变化。

        他的修为境界一直停滞,难以向前,唯一有所精进的,便是他的体魄格外强大,体内元力浑厚,远超同境。

        只是,光是同境无敌又有何用?一个元士境的元者,再强能强到哪去?

        这也是为何,宗门上下对苏凌十分瞧不起的原因。

        不过,过往种种,在如今的苏凌看来,都不是问题。

        他的修为境界之所以难以提升,完全是因为他其实是古今罕见的大荒圣体。

        这具圣体在觉醒之初,需要大量的元力来温养肉身,因此被苏凌服用的丹药药力,绝大部分都被圣体所吸收了,残余下来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仅能维持体内元力的正常运转。

        这种情况如果不主动控制,那么圣体在彻底觉醒前,就会像无底洞一样,一直不停的吞食体内的元力。

        因此,在苏凌的前世,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在练习如何控制圣体对于元力的吸收。

        只要能熟练掌控圣体的力量,苏凌便可以一边温养圣体,一边提升自己的境界。

        同时,由于大荒圣体的特殊,苏凌的战力会远超同境,寻常兵器也难以伤他,而在苏凌巅峰期时,甚至能以元尊境之身与元皇境相斗!

        眼下,感受到体内药力又将被全部吸收的苏凌,开始主动掌控大荒圣体的力量。

        在苏凌看来,他的大荒圣体,经由这两年的温养,已初步觉醒,甚至他的肉体强度,早已超越了元士这个境界,寻常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这些,都得归功于柳清月。

        倘若没有师尊柳清月对他的无私帮助,换作是其他人,恐怕苏凌一辈子都很难有机会翻身。

        所以,为了让师尊安心,当务之急,是需要尽快提升自己的境界。

        想到这里,苏凌心神坚定,已然暗下决心。

        他调动体内元力,引导着青元丹的药力开始在周身循环,一部分药力被圣体吸收,另一部分,则是在强化苏凌的元力。

        一般来说,元者修炼元力,需要提升到更为高深的境界,需要循序渐进。

        元士境练的是锻体,元师境淬骨、元灵境蕴灵、元宗境通脉……

        可以说,在修炼至元尊境前,所有的元者,都是在淬炼自己的肉身,哪怕是元王境,也会因被击中要害而战力削减。

        只是,和普通元者需要一步步淬体不同的是,苏凌的大荒圣体,可以在元士境修炼之初,就进行元师境,元灵境,乃至元王境的肉体淬炼。

        能做到这一步,是因为他的肉体强度远超同阶,身体能承受淬体所带来的负荷压力,换做是其他人敢这么做,指不定就会因为身体的五脏六腑承受不了压力,七窍流血而亡。

        并且,由于大荒圣体的上限极高,越到后期,苏凌的肉体强度也就越强横。

        即便是古家那把能伤到他的断肠剑,也只是因为,它曾经的主人,是半只脚迈入元圣境的绝世强者!

        此刻,苏凌开始运转前世的功法《纳气诀》,周身元力循环变得更加顺畅,他的气机也愈发旺盛澎湃。

        “这《纳气诀》只是地级上品的心法,虽足以应对我目前的修为,但重活一世,我未来的成就,又岂会只是元尊境?”苏凌心中暗思。

        这世间的功法等级分为:不入流的人级杂学、黄级、玄级、地级、天级、圣级,以及虚无缥缈的帝级。

        抛开普通人修习的不入流杂学不谈,在乾国,大部分宗门弟子所修炼的主流功法,基本上都是地级以下。

        苏凌前世浪费了太多时间,以至于他的修炼之路十分艰辛坎坷,虽靠着一本地级上品的心法勉强修炼到了元尊境,却难以再精进一步。

        “可惜,前世我费尽苦心,好不容易才搏得秘境钥石,却还未探索宝物就惨遭背叛……”

        想到这里,苏凌眉宇紧皱,心中下定决心:“既然苍天给了我一次再来的机会,这一世,我定要走的更高!”

        “还有那青云秘境,虽然不知道我的重生与秘境是否有关联,但在那里失去的,我要全部都夺回来!”

        伴随着苏凌坚定的决心,此刻,他身上的气机壮大到了极致。

        一旁的柳清月眼神惊讶,眼前的苏凌,其修为境界竟在不断提升!

        元士境六层,七层,八层……九层!

        直至九层巅峰,这澎湃的气机才停滞了下来。

        若是苏凌愿意,他可以随时迈入元师境!

        只不过,连续破境,会导致根基虚浮,重活一世,苏凌自然想追求完美极致,只需稳固几日,他便能水到渠成的突破至元师境。

        很快,澎湃的气机逐渐平息,苏凌缓缓睁开眼,眸中精光一闪,而后收敛于内,恢复了寻常模样。

        柳清月还未来得及开口询问,便只见得苏凌站起身来,深吸一口气,而后向柳清月深深鞠躬行起了敬师礼。

        “弟子,拜谢师尊恩赐!”

        面对此景,柳清月眉头一挑,莲袍一抬,元力将苏凌凭空扶起,平静道:“你我师徒一场,不必言谢。”

        说到这里,柳清月顿了顿,眼眸注视着苏凌,朱唇轻启问道:“比起那些事情,徒儿,你的修为……”

        苏凌已想好措辞,面不改色的回答道:“回师尊,您看的没错,弟子的修为已达元士境九层!”

        “你是如何做到的?先前明明也服用了不少丹药,难道……是青元丹比较特殊?”柳清月紧紧的盯着苏凌,似有万千情绪隐藏在内。

        整整两年,苏凌服用的天材地宝无数,青元丹虽然珍稀,但绝对不是他服用过的最珍贵的东西。

        “弟子不敢欺瞒师尊,在您外出的这段时间里,弟子总感觉自己像是触及了什么瓶颈,一直受困于其中。”

        “今日,您赠与我的青元丹,则让弟子突然感觉一下子就能冲破瓶颈,尝试了一番,因而才得以突破!”

        苏凌眼神认真而又坚定,“可以说……这都得归功于师尊您对我的帮助!”

        与其去解释自己其实是大荒圣体,苏凌宁愿让柳清月认为,是她赠与的青元丹帮助了她的弟子。

        毕竟,苏凌亏欠柳清月的,又岂止是一枚青元丹?他口中的瓶颈,是两年时光里,柳清月一直锲而不舍,花费大代价才让他觉醒的大荒圣体。

        见苏凌满脸感激,不似作假,注视良久后,柳清月清冷的面容,终于流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周身冷冽的气质,如冬雪初融般似水温柔。

        她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声‘好’,却有更多的言语蕴藏在了似水的眸子里。

        此时此刻,苏凌才意识到,眼前这个宛如仙子一般的绝代佳人,自己竟还是头一次看见她的笑容。

        那些原本遥远的记忆,也随着眼前的人儿,越来越清晰。

        回想起过往的种种……

        “乾国的浩劫,揽月宗的毁灭,师尊柳清月的陨落……这些事情,我绝对不能让它再次发生!”苏凌的心里,似有一团火在燃烧。

        “对了,师尊……”

        苏凌正想说点什么,就在此时,一道不适宜的声音,突然远远传来。

        “柳长老何在?速速出来相见!”

        这道声音悠远绵长,动用了元力,敢在小竹峰这般行径的,至少也是同为宗门长老的人物。

        没等苏凌来得及反应,身旁的柳清月已然转身,只留下一句:“徒儿,你且在此等候。”

        “师尊……”

        就在苏凌出声的同时,又一道声音响起:“柳长老,我乃张楚溪,有事与你商讨!”

        竟是揽月宗的宗主张楚溪!

        苏凌愣了愣神,随即脸色微变,他差点忘了青元丹之事的后续!

        今日这张楚溪,是冲着他来的!

        而且,如果苏凌没有记错的话,门外此时不止是宗主张楚溪,除了外出的那一两位,其他长老,基本上都来了!

        这一次来,是要对他这个弟子进行问责了!

        想到这里,苏凌‘腾’的向前几步,走到了柳清月身旁。

        眼见苏凌跟到身边,柳清月眉头微皱,道:“为师不是让你在此等待吗?”

        “师尊,我同您一起。”苏凌诚恳道。

        “不必。”柳清月袖手微抬,语气已是不悦,“眼下你刚刚突破,还是先好好稳固修为,其他的事,为师自己会处理。”

        注视着柳清月的侧颜,苏凌心中五味杂陈。

        前世的自己,最后还是听了柳清月的话,呆在竹楼内。

        结果便是,柳清月用元力屏蔽了竹楼,以至于苏凌对于外面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最后是苏凌宗门考核即将失败,被同门嘲讽,才从别人口中得知,那一天师尊柳清月竟为了他,与宗主张楚溪大打出手,整个宗门上下,无一敢阻拦。

        而自宗门考核后,苏凌甚至都未来得及见上师尊柳清月最后一面,便被驱逐出了揽月宗。

        直到若干年后,苏凌得知了师尊柳清月身陨,他面对一轮残月,喝的烂醉如泥,哭的像个孩子。

        那一晚,是他最后一次流泪。

        而现在,这一世的自己,难道还要继续躲在柳清月的保护下吗?

        “我苏凌,难道是个懦夫不成?!”

        曾经的泪水,在记忆中依旧苦涩。

        答案……不是已经有了吗?

        想到这里,苏凌失笑的摇了摇头。

        恐怕,他刚重生回来,就得打破自己在柳清月心目中听话懂事的乖乖弟子形象了。

        下一刻,苏凌深吸一口气,竟主动伸手握住柳清月的皓腕,随后左手推门而出。

        突然的举动,让柳清月的眼中充满了错愕。

        “徒儿,你……”

        门檐打开,此刻,阳光照射进来,映照在两人身上。

        入目处,是16岁少年郎略带顽皮的干净笑容。

        “师尊,这次……就请让徒儿与您一同面对吧!”

        xiaoshuoshu.cn      zzdushu.com      eyxsw.com      samsbook.com



        qq787.com      qirenxing.com      1616ys.com      kuuai.com



        huigre.com      d9cn.cc      ik258.net      abcwx.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