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从入赘长生世家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七章 生离死别

第二百五十七章 生离死别

        周洛接过令牌,它形状呈长方形,边缘光滑,手感冰凉。

        在令牌的正面,刻着一副复杂的符文图案,每一个线条都犹如生命的脉络,流转着神秘的力量。

        而背面则刻有“万蛊”两个大字,字体黯淡,没有丝毫力量波动。

        他尝试着注入灵气,下一秒那令牌便绽放出淡淡的银色光辉,犹如一块星辰碎片般。

        姚舞盯着他,不知道师父到底和他说了什么。

        “朱蛊师,多谢。”

        周洛不需要验证这令牌的真假,光是上面散发的气息,就已经不凡。

        “这本是你应得的,我到时候会让小舞再给你一些东西。”

        朱全成声音已经变得极小,但大家都是修仙者,自然能听清楚。

        周洛收起令牌离去。

        走出院子,他发现王浪竟然就在门口等待。

        只见这家伙眨了眨眼道:“朱老头是不是要临终托孤?”

        “你倒是聪明。”周洛没有否认。

        王浪笑着摇头:“这是很正常的事,不过听说朱老头是一名顶级蛊师,你应该得了很多好东西吧。”

        闻言,周洛眸光一沉,表情严肃地盯着他:“不许乱说。”

        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那肯定会引起他人觊觎。

        尤其是合欢宗。

        他暂时还不知道为何合欢宗会盯上他们师徒俩,而且据说对方还抢走了一只特殊蛊虫。

        要是被他们知道朱全成托孤自己,就算自己没有得到什么东西,也难免要被记恨上。

        他和合欢宗交过手,知道这一群邪修底蕴不低,而且强者众多,能不打交道就不要打交道。

        他的本意是和姚舞继续保持着正常往来就行。

        除了那令牌,其他东西,他甚至都可以选择不要。

        王浪顿时意识到自己有些过界了,缩了缩头,小声嘀咕道:“我倒希望你能得些好东西,这样以后我换那铃铛时,你还能少收点灵石。”

        “想多了,你要不努力提升到顶级灵符师,可没东西换。”周洛没好气道。

        现在王浪还只是一位上品灵符师,而这一技艺因为入门比其他三大技艺简单,所以整个仙城的人数并不少。

        以他现在的赚钱能力,如果没有机缘,想要凑齐置换一件极品法器的物品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王浪哑然。

        他其实在制符上天赋不低,曾多次前往仙宗学习,早在不惑之年便已经是上品。

        只可惜这顶级灵符师可不是那么好晋升的,如今他年近古稀,依旧还摸不到门路。

        周洛朝着自家走去,临行之前还不忘再次传音提醒对方:“今日之事,不要透露半个字。”

        “周兄,我知道的。”王浪一脸认真。

        回到院子里,周洛便将姚舞的事情告知了林曦。

        如今两人在龙凤合璧诀的帮助下,关系越发亲密,灵魂也越发契合。

        这便是这法诀带来的好处。

        它能在潜移默化中加深修行双方的亲密度。

        听完后,林曦感慨道:“世事难料,既然夫君你不打算涉及太深,只收下那令牌倒是正确的。”

        周洛跟着点头:“我也是这样想的,而且合欢宗的人估计还在暗中盯着呢。”

        在没有弄清楚合欢宗的想法时,他不会随意接纳姚舞,顶多平日里帮一帮小忙。

        砰砰——

        就在这时,一道清脆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周洛和林曦对视一眼,而正在院里的李璎则快步上前打开院门。

        “咦,周丹师呢?”外面传来一道惊疑的声音。

        周洛起身朝着外面走去,正是许久不见的徐恬。

        今日的她穿着一件华丽的云裳,依旧露出大片雪白,看起来妩媚至极。

        她美眸闪动地望向走出来的周洛,又瞧见对方身旁的林曦,心头一沉。

        “周丹师,这两位是?”徐恬轻笑一声。

        “她们是我的妻妾,你有事吗?”周洛询问道。

        徐恬浅笑道:“原来周丹师早已经有道侣了,没事,不过是刚刚云游归来,给周丹师带了一些小礼物。”

        说罢,她拿出了一个木盒递了过去。

        周洛没有接:“徐道友破费了,你的心意我领了,但这礼还请收回。”

        徐恬妩媚一笑:“周丹师这么见外吗?莫非是因为两位道侣的关系?”

        “并非如此,我只是不喜欢无故收取别人礼物。”周洛摇头。

        “好吧,既然周道友这么客气,那就算了,不过这次还请你再帮我多炼制几枚丹药。”徐恬眨着美眸,眸光流转,极具诱惑。

        周洛没有拒绝。

        送走对方后,林曦来到他身边,轻声道:“这女子对你似乎有好感。”

        这事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不过林曦倒不是吃醋,只是觉得对方实力不弱,要是能嫁过来,倒是不错。

        “她可不简单,平日里你和李璎少跟她接触。”周洛认真道。

        ……

        两天后,朱全成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周洛和王浪,以及周围邻居都前往吊唁。

        姚舞失魂落魄地守在灵堂前,王浪和他的三个女人则扛起了张罗宾客等事宜。

        这件事按理来说应该是周洛要做的。

        不过在他许以王浪五十枚灵石后,王浪全权接收了过来。

        灵堂前,周洛看着那跪在蒲团上的姚舞,轻声道:“人死不能复生,节哀。”

        姚舞低着头,姣好的面容上只留下两道泪痕,她死死地攥着自己的裙摆,低声道:“我一定要为师父报仇。”

        周洛默然不语。

        这种事情,他一个局外人还真不好劝什么,只是简单地说了几句要勤加修行,不要辜负了她师父期望等等。

        最后,他表示,如果遇到了困难,可以来对面找他,就算他不在,林曦也会在。

        这是姚舞第一次听到周洛妻子的名字,她心头触动了一下,最终也只是默默点头。

        葬礼办了三天三夜,王浪将其办的风风光光,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师父魂归天国了呢。

        修仙世界的葬礼,除非是大家族大势力,否则寻常修士,一般都会火化遗体,然后将骨灰保存下来。

        朱全成火化的时候,姚舞哭的泣不成声,脑海中不断地回忆着和师父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更是伤心欲绝。

        当初,她还是一个十多岁女童时,在那个重男轻女的小山村一直都不受父母待见,尤其是在生下一个弟弟后,家人更是觉得她是个拖油瓶。

        直到遇到师父,是他给了她长辈般的慈爱,也让她渐渐从童年的痛苦中走出。

        她早已经将对方当做了唯一的亲人。

        如今这个亲人突兀离世,她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根本无法承受得住。

        周洛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这一切,心中也泛起一阵涟漪。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