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从入赘长生世家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六章 交代后事

第二百五十六章 交代后事

        朱全成睁眼看到周洛后,挣扎着便要起来。

        周洛立马安抚住他:“朱蛊师,你现在伤势过重,还是不宜乱动。”

        “唉……”朱全成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眸光黯淡。

        他何尝不知道自己的伤势呢,以自己现在这状态,除非是筑基强者为其输送灵气,并辅以二阶治疗灵丹,才有可能恢复。

        可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就算能请到筑基强者,时间也不够了。

        “多谢周丹师的丹药。”朱全成感激道。

        如果不是这枚丹药,他可能连苏醒都做不到。

        “朱蛊师,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周洛询问道。

        对方伤势太重了,能醒过来全靠他强大的求生意志,看这样子,也顶多坚持一两天左右。

        朱全成浑浊的眸子黯淡无光,他望着面前的周洛,苍老的脸上渐渐露出期望的神情。

        “周丹师,我能求你一件事吗?”

        “你说。”周洛温和道。

        人之将死,如果对方的事情不难的话,他不介意帮一帮对方。

        毕竟对方还赠送了自己一门蛊术入门级古籍呢。

        “我希望你能对小舞照拂一二。”朱全成一字一顿道。

        那虚弱的声音,在此刻变得略微有些高昂。

        他曾在一处村庄中发现姚舞,并觉察到她在蛊术一途的天赋,而后收其为徒,至今已经有了十多年了。

        两人之间的关系,亦师亦父。

        如今他即将死去,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姚舞。

        因为她还年轻,蛊术也才中品,如果无人照拂,那她很有可能将将天赋葬送了。

        周洛眸光微闪,他认真道:“朱蛊师,我不会蛊术。”

        如果只是简单照拂,就算朱全成不说,看在相识一场,他也会尽力而为。

        可更深层次的话,他却不会贸然答应,所以只能给出这个理由。

        朱全成明白他的意思,所以强调道:“小舞她天赋不错,今后未必不能踏入二阶。”

        “可她毕竟年轻,如果没人帮扶,恐怕今后也会难以为继。”

        “我只希望自己死后,周丹师能够多加照看。”

        虽然他和周洛认识不长,但简短的相处,他却觉得对方是个值得托付的人,尤其他还是姚舞的救命恩人。

        周洛坐在床榻上,默然不语。

        “周丹师,我知道你的难处,只要你答应帮我照看小舞,我可以给你一些东西。”朱全成瞧着他的样子,再次开口。

        他深知对方和自己不过是萍水之逢,虽为邻里但提出这种要求,还是有些过分。

        所以他愿意拿出其他东西换得弟子一生安稳。

        听到这话,周洛才出声道:“朱蛊师,我不是贪图你的东西,只是姚舞毕竟这么大了,而我不过是在这仙城暂住,今后未必能完成你的要求。”

        仙城只是他暂时的一个停留点,以后自己还是要回到林家去的。

        更何况他还没弄清楚他们为何会遭到合欢宗觊觎,如果贸然将姚舞接到身边,容易遭到针对。

        “我相信周丹师你。”朱全成虚弱道。

        随即他拿出一个储物袋:“里面有一块令牌,乃是我师门之物,我愿将其交给你,他日若你能和我师门有所交集,可凭借此令牌联系到我师尊。”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我炼制的蛊虫,玉简等等,我都可以交给你,只要你愿意照顾小舞。”

        这些东西都是他毕生心血所在,如今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选择全部拿出。

        因为就算不拿出来,以姚舞的实力,也无法守护住他们。

        怀璧有罪的道理她十分清楚,尤其是暗中还有合欢宗在盯着他们呢。

        与其让姚舞因为这些东西遭到觊觎,倒不如交给周洛,让其来选择。

        如果不是他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可能他还会再考虑考虑。

        可现在,周洛是他唯一的人选。

        为了姚舞胜似女儿的弟子,他还是将其拿了出来。

        周洛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双眼更是平和,看不出一丝贪婪之意。

        “朱蛊师,我可以答应帮你照看她,不过我不会将她带在身边,实话说,我境界低微,实在是无法护她周全。”

        “这里面的东西,你还是交给她去自行选择吧。”

        周洛很是直白地说道。

        一位顶级蛊师留下的东西固然好,但因此让自己陷入险境就得不偿失了。

        朱全成心中一凛,知道这是对方所能做到的极限,他微微点头:“周丹师,今后就要麻烦你了。”

        在他看来,很少有人能在这么大诱惑前保持本心,对方倒是让他有些意外。

        这样也好,至少不用担心对方会趁火打劫,只要小舞也能有个照应,只要她不出仙城就好了。

        “朱蛊师,要不要我叫姚舞进来。”周洛出声道。

        眼下姚舞似乎是去炼制疗伤的蛊虫去了,所以并不在房间。

        “不用,周丹师,我相信你说的,里面的东西你若是有看上的只管拿去,还有那令牌,一定要保管好。”朱全成认真道。

        闻言,周洛不由好奇对方的师门,所以忍不住问道:“朱蛊师,冒昧问一下,你来自哪里吗?”

        朱全成脸上露出回忆的神情,感慨道:“万蛊门。”

        万蛊门,金云域六大仙宗之一。

        没想到面前的老人竟然会是万蛊门的弟子。

        随即,朱全成便开始回忆起他的故事。

        故事很俗套,不过是一名潜心修行的普通人,因为一次惹到某位大人物后,遭到同门打压,并在栽赃陷害之后被逐出师门,蹉跎数十年而已。

        虽然他的师尊知道此事他是无辜的,但为了宗门安稳,他还是被驱逐出来了,只是在其离开后,交给了他一块令牌。

        当时他的师尊说,如果他遇到了什么危机,可以凭借此令牌来万蛊门找他。

        只可惜,青元域距离金云域实在是太过遥远,如今的他坚持不了这么久了。

        周洛静静地看着对方,心中却震撼万分。

        按照对方所言,他师尊是一位金丹真人。

        如果能得到那令牌,那就意味着他将和一位金丹真人产生交集,以后如果遇到什么大事,说不定能凭借此令牌寻求对方帮助。

        当然,这种事谁也说不准。

        要是人家直接翻脸不认人呢?

        但总归是一种依仗。

        接下来,朱全成又和周洛聊了很久,一直到姚舞出现。

        “小舞,你把储物袋里的那个令牌拿出来给周丹师。”朱全成看着自己的弟子,声音微弱道。

        他体内灵气已经枯竭,连储物袋都无法使用。

        姚舞心惊,她自然知道师父的事,也明白那令牌的珍贵。

        没想到今日师父竟然要将此物交给周洛。

        她望向周洛,美眸微闪,不知道在自己刚刚不在的时候,两人说了什么。

        但她还是走到床榻前,拿起那储物袋,从中拿出了一个令牌模样的物件。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