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从入赘长生世家开始修仙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五章 离开

第一百六十五章 离开

        对于周洛的说辞,齐川一点都不信。

        在他眼中,对方肯定知道那味主药的生长地,只是因为某些原因不想说出来而已。

        不管是因为自身原因,还是因为身后之人的原因。

        齐川对于那味主药势在必得。

        这是他进入内门的最好机会,他必须要把握住。

        要不是为了珍源楼的招牌,以及忌惮对方身后那人和青元宗,他可能刚才就要出手将对方擒住了。

        眼下,看着对方离开,齐川面带冷意。

        他轻轻捏碎一枚传讯符。

        不一会,一道身影出现在房间。

        那身影全身漆黑,站在阴影处,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发现不了。

        “跟上那人,弄清楚他背后是谁。”齐川下令道。

        对方没有回话,只是悄无声息地消失在原地。

        齐川眸光深沉,面露杀意。

        为了查清楚对方的底细,他不惜动用了珍源楼的“影子”。

        如果还是没有查清楚的话,那就只能亲自出手将对方抓来审问。

        当然,肯定是不能在坊市中这样做的。

        毕竟青元宗的人还在看着呢。

        一念至此,齐川又拿出一张金色信笺,打算将此事报告给宗门。

        最好是让宗门派一位擅长搜魂的筑基修士过来,这样就能轻而易举得到对方的一切消息。

        ……

        离开珍源楼,周洛没有片刻停留,朝着天下酒楼快步走去。

        刚才的谈话看似平和,但却暗流涌动。

        周洛觉得对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因为对方既然愿意将底细告知自己,就是打定主意要拉拢或者吸收他。

        现在自己拒绝了对方。

        换作是他,绝对不会让自己这个不确定的因素存在。

        而且对方明显对那味主药十分渴望,自己没有让他得逞,事后难免会遭到追查。

        对方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动手,或许是有所忌惮。

        无论他忌惮什么,自己必须第一时间回到天下酒楼。

        想来,以酒楼的名气,对方也不该真的做些什么。

        说到底还是自己低估了寿元丹的重要性。

        没想到只是想简单的进行交易,竟然牵出了另一尊庞然大物。

        周洛觉得自己的运气实在是有些不好。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当务之急还是要赶紧回去才行。

        当他朝着天下酒楼赶去的时候,丝毫没有察觉,身旁阴影处,一直都有一个人默默地跟着他。

        就像是他的第二个影子一般。

        一刻钟后,周洛顺利地回到房间中,这让他长舒一口气。

        “不行,还得再做一些准备。”

        这次的交易虽然圆满成功,但那种不安感一直萦绕在心头。

        眼下,他身上的底牌虽然还有很多,可如果遇到筑基境的强者,恐怕毫无作用。

        没错。

        今日见到那位筑基境的齐长老后,他就已经将对方也算进了要防备的对象中。

        他不能去赌对方不会亲自下场。

        所以下一次外出之前,自己一定要做好万全准备。

        所幸有天下酒楼提供庇护,不然他现在就要跑路了。

        想要对付筑基强者,除了那件符宝和蚀骨散外,其他的效果都不大。

        修仙四大技艺中,真正能够对筑基强者造成影响的,也就只有阵法了。

        因为丹药更多的是加持自身,而灵符虽然使用方便,但在筑基强者面前,轻易就能化解。

        唯有阵法,虽然布置起来需要时间,可一旦成阵,就能发挥不俗的力量。

        这也是为何阵法会排在四大技艺之首的缘故。

        周洛没想着依靠阵法杀死对方,这是不可能做到的。

        他只想着布置一个困敌法阵,这样才能让自己施展其他手段。

        阵法一途,以功能来看,共分为六大类法阵。

        分别是攻击类,防护类,修炼类,禁制类,空间类以及困敌类。

        其中最常用的就是攻击类和防护类。

        这次外出,周洛准备的阵法材料也全都是这两种。

        这两种法阵面对同阶级的敌人而言,能发挥强于自身数倍的力量。

        可面对碾压级别的敌人而言,就毫无作用。

        例如一座一阶极品法阵,在周洛这位练气五层修士的催动下,可以抗衡练气七层甚至八层的修士攻击。

        可要是遇到柳浮尘这样练气九层的修士,对方完全可以无视他的攻击,摧毁他的防御。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自己在面对他时,没有选择布置其他法阵,反而想着躲起来的原因。

        面对这种级别的敌人,唯有困敌类法阵才能发挥不错的作用。

        这类法阵虽然攻击防御性不强,但胜在能短暂的困住对方,为布阵者争取足够多的时间。

        当初如果自己拥有困敌类法阵的材料,完全不需要催动符宝,靠着蚀骨散就能解决对方。

        眼下,如果真的遇到筑基境强者出手,困敌类法阵的材料是必须要准备的。

        就算打不过对方,拖延一点时间逃跑也是可以的。

        周洛若有所思地盯着天下酒楼的贵宾令牌,随后在一枚玉简上林列出了一堆材料,然后唤来了酒楼的美女侍从。

        “尊敬的贵宾,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吗?”那位美女侍从礼貌地问道。

        “能帮我去买一些材料吗?”周洛询问道。

        他已经决定这几天都待在酒楼避风头,顺便再准备一些其他手段。

        等时机成熟后,再找个机会偷偷溜走。

        这样说不定能避开一场风波。

        “当然可以。”对方没有拒绝。

        “麻烦了。”周洛将玉简交给了对方,并预付了五枚中品灵石。

        晚上的时候,那位美女侍从拿着一个储物袋敲响了房门。

        周洛接过储物袋,再次表达了感谢,并递给对方二十枚普通灵石。

        这些灵石除了当跑腿费外,最主要的还是想要增加对方的好感度。

        以便于接下来他能从对方口中了解到外界信息。

        回到房间后,他仔细地检查了那些材料,确认没有掺杂其他东西后才放下心来。

        接下来三天时间,周洛一直待在房间里研究离开的计划。

        这段时间珍源楼出奇的安静。

        但越安静,越代表着不对劲。

        对方不可能对自己没有一点动作。

        估计现在大概率就在酒楼外面默默地守着呢。

        他必须要悄无声息地离开,而且在离开后,还得找好路线。

        不仅要能够方便自己布阵,还要距离龙血草和双修之法不远,这样才能更快行动,然后返回江城。

        周洛也没想到,这次外出自己遇到的敌人一个比一个恐怖。

        再一次确认自己离开的路线,周洛深吸一口气,拿出易容符,敛气符等各种隐匿身形的灵符贴在身上。

        并戴上了那个面具,全副武装地离开酒楼。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