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全属性武道在线阅读 - 第716章 所以,你可以死了!(4500+)

第716章 所以,你可以死了!(4500+)

        周玄武立即反应过来,紧随王腾身后,向着真理教教宗冲杀而去。

        这机会太难得了!

        王腾可是等了许久,才等到这个机会。

        若是一开始,真理教教宗肯定会有所防备,绝不会被他如此轻易得手。

        可以说,这样的结果还是有很大的运气在里面。

        当然,这跟王腾的无耻和不要脸也有极大的关系,起码换成周玄武这样的人,是绝对想不出用毒这种损招的。

        此刻真理教教宗面色极为难看,心中郁闷的想吐血,他发现自己一旦动用体内的原力,那些入侵的毒素便会随着原力运转而加快入侵的速度。

        但他也没有任何办法,不动用原力就只能等死,王腾和周玄武两人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真理教教宗心中念头急速闪动,很快便有了决定。

        然后……他转身便逃!

        逃!

        必须逃!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现在不是硬抗的时候,不逃连他也会被留在这里。

        他化作一道残影,丢下真理教武者,丢下整个真理教总部,直接向远处逃遁而去。

        “教宗!”

        真理教武者看到这一幕,纷纷绝望的怒吼起来,心中生出一股被人背叛的愤怒。

        他们的教宗居然背叛了他们,独自逃跑??

        所有的真理教武者都感觉难以置信,满脸的愕然。

        “你们是为真理而死,死得其所,真理教不会忘记你们这些功臣。”

        “诸位,你们放心,本教宗会为你们报仇的!”

        真理教教宗快速远去,带着悲壮的声音远远传来。

        真理教武者愤怒嘶吼,此刻他们终于彻底看清了教宗的真面目,三观完全崩塌。

        许多真理教武者都是被忽悠来的,视真理教为一切,认为真理教是在拯救世界,而他们便是救世主。

        可如今教宗的作为彻底打破了他们的幻想,他们不是救世主,只是一群被追杀围剿的老鼠。

        可悲!

        可叹!

        ……

        王腾和周玄武望着真理教教宗突然逃跑的身影,两个人在风中凌乱。

        堂堂教宗,传说中的邪教头子,竟然就这样毫无节操的逃跑了?

        哪怕是一点犹豫都没有!

        这不仅真理教武者无法接受,连他们两个外人也是感觉极为不可思议。

        凡是强者,必然都有着极强的尊严。

        这个真理教教宗实力很强,就是这行为当真是出人意表!

        “追!”

        王腾几乎脚步不停,化作一道残影,速度暴增,向着真理教教宗追去。

        好不容易将他逼到这种程度,岂容他轻易逃走。

        何况真理教教宗才是真理教的关键,若是被他逃走,难保真理教不会死灰复燃,重新出现在某个角落里,然后生根发芽,等有一天继续出来兴风作浪。

        这个人,必须留下!

        周玄武也知道这个道理,所以同样没有任何迟疑,连忙跟上。

        “肖军主,你留下围剿其他真理教武者,务必不能放一个离开。”

        同时,他的声音也是快速传出,回荡在肖南峰的耳中。

        肖南峰心中有些郁闷,同为军主,王腾和周玄武前去追击真理教教宗,而他只能留下这里扫尾,想想也是很挫败。

        这次剿灭真理教的功劳,看样子是要被王腾和周玄武瓜分去大半了,他能拿到一丁点就算不错了。

        ……

        此时,王腾和周玄武很快便追上了真理教教宗,在其身后大喝一声:“别跑。”

        “束手就擒,还能留你一条生路。”周玄武同样大喝道。

        真理教教宗闻言,速度不减反增。

        MMP想骗他。

        不跑,唯有留下等死。

        他又不傻,就凭他这些年做的事,夏国方面就没有放过他的可能。

        王腾见他跑的更快,再次大喝道:“你跑不掉的,你现在是不是感觉体内原力凝滞,无法正常运转,而且越是强行运转,身体就越是不受控制。”

        “还记得之前我给你下的毒吧,两者同宗同源,你以为彻底清除,其实它们只是蛰伏在你的体内。”

        “而现在又有新的剧毒侵入你的身体,两者互相引动,由外而内,由内而外,爆发速度超出你的想象。”

        真理教教宗面色大变,心中骇然无比。

        都说中了!

        都被王腾说中了!

        他现在的身体很糟糕,行动变得迟钝,甚至连思维也开始迟缓起来。

        如果再这样下去,他绝对跑不掉。

        “别做无谓的挣扎了,这样只会加快毒系原力的侵蚀速度而已,到时候不用我们动手,你自己就不行了。”

        王腾继续开口,越说越起劲:

        “我的毒系原力岂是那么容易压制的,如果不及时控制清除,你会死的很惨,全身腐烂,痛苦无比。”

        “这个过程会从头顶开始,先让你脱发,变成秃头,光头,你看看你那一头飘逸的长发,最后会一根都不剩下。”

        “然后就是面容,你的脸会一点点的干瘪,眼睛瞎掉,脖子烂掉,舌头也烂掉,耳朵里会塞满脓液,最终变得人不人,贵不贵,减值或可怖无比。”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因为这时候你还死不了。”

        “你身上的肌肉也会开始腐烂,一寸一寸,从脖子开始,声带撕裂,让你无法发出声音,然后是五脏六腑,穿肠肚烂,这时候你连饭都吃不了了,因为吃进去的东西会从你的肚子里漏出来,咦呃……”

        “哦对了,连小叽叽和蛋蛋都会直接从你身上掉下来的……”

        周玄武越听越感觉不对劲,面色逐渐古怪起来。

        这王腾太毒舌了!

        前面的那些描述还能说是吓唬吓唬他,但那最后一句是怎么回事啊喂!

        神特么小叽叽和蛋蛋都会直接掉下来!

        这都是什么恶毒的虎狼之词!

        周玄武突然发现,与王腾做敌人,简直是一种折磨。

        不管那是不是真的,反正他是怕了。

        真要是中了这种毒,他可不敢赌。

        就是不知道真理教教宗会怎么做?

        真理教教宗脸上不时的浮现一片青黑之色,那是被毒系原力侵袭所致,此时又听到王腾的话语,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特么的这到底是什么毒?

        怎么如此可怕!

        不会真的想那恶毒小子说的那样吧?

        他只是一想,便感觉不寒而栗,浑身汗毛倒竖。

        但凡有一丝可能,他都不敢赌,如果真的像王腾说的那样,让他怎么活?

        所谓恶向胆边生!

        真理教教宗眼睛都红了,不是他心境不够,而是到了这个地步,是真的被逼上了绝路,他很清楚自身的情况,体内的毒若是继续这样发展下去,到时候即使从王腾两人手上逃掉,他也是废了。

        而且还不知道能不能跑的掉。

        所以,与其如此,还不如拼死一搏。

        能走到他这一步的强者,从不缺少果决。

        虽然他很快就做出了决定,但刚刚却是出现了一瞬间的迟疑。

        “好机会!”王腾眼睛一亮,施展空间天赋,趁着这一瞬间的迟疑,猛地出现在真理教教宗身后,一刀斩下。

        真理教教宗根本没想到王腾还有这等手段,心头骇然,立刻做出闪避。

        但还是迟了……

        噗!

        这一刀砍中了他的左臂,鲜血飞溅。

        一条大好手臂高高飞起!

        “啊!”

        真理教教宗口中不由发出一声凄厉惨叫。

        “王腾,你欺人太甚,我就算死,也要拉你垫背。”

        真理教教宗怒吼,面色狰狞,目光之中露出疯狂之色。

        本来还想拼死一搏,但是这奢望立即就被王腾击碎,断了一条手臂,他的战力更是大减,自觉没有生路。

        他的体内猛地爆发出刺目光芒,恐怖的能量波动逸散而出。

        “快走,他要自爆!”

        王腾通过【灵视之瞳】看到他体内那疯狂涌动的原力,当即知道他要做什么,连忙大喝道。

        周玄武面色一变,想也不想,急忙抽身暴退。

        而王腾丝毫不慢,直接施展空间天赋,整个人径直消失在原地。

        真理教教宗身上的光芒顿时浓郁到了极致,下一刻,恐怖的爆炸声猛然响起。

        轰隆!

        仿佛原地升起一朵蘑菇云,大地震动,山峰摇晃,成片的冰雪簌簌而落,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多,越来越剧烈。

        轰隆隆!

        最终那些冰雪演变成了恐怖的雪崩,从山顶宣泄而下。

        这片山脉中的星兽皆是被惊动,目光自隐蔽处探出,纷纷向这边看来,但没有一头星兽敢靠近。

        这里的能量波动太过强大,即便是领主级的星兽,也要忌惮不已。

        而远在真理教总部那边的武者也是听到了如此巨大的轰鸣声,纷纷面色大变。

        他们不知道这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个个既是担忧,又是忐忑。

        周玄武最终还是没有逃开太远,仍是受到波及,受了不轻的伤,不过好在性命无虞,而且也没有伤到根本。

        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

        真理教教宗可是13星上位战将级的巅峰强者,甚至将自身原力百分之一转化成了星辰原力,他所自爆产生的威力绝对极为恐怖。

        此时周玄武面色苍白,目光望向前方的爆炸深处,浮现一抹担忧。

        刚才王腾离得太近了,也不知道他还能不能脱身。

        真理教教宗自爆造成的余波久久不散,而四周又是大量的冰雪滚落,让这一片山地成为极其可怕的险地。

        周玄武不得不拔高飞行的高度,目光向下扫视,寻找王腾的身影。

        就在这时,在他身旁不远,空间一阵波动。

        周玄武猛地转头看去,只见王腾从那虚空之中踏出,却是丝毫没有受伤。

        “你怎么这么惨?”王腾看到他的样子,不由一愣。

        “……”

        周玄武竟无言以对。

        他离得远,还受了伤,王腾离得近,反而一点事也没有。

        他感觉自己真的好辣鸡!

        “咳咳,没事,不要灰心,换成其他人,也许比你还惨。”王腾似乎发现自己无意中打击到了周玄武,忍不住干咳一声,安慰道。

        “……你确定你是在安慰我吗?”周玄武无语道。

        “肯定是,我就是在安慰你,毋庸置疑。”王腾一本正经的说道。

        “行了,不跟你扯了,那真理教教宗这回死了吧。”周玄武白了他一眼,问道。

        “按理说,炸成这样,应该是稀稀碎了。”王腾说着,突然想到什么,不由开启【源质之瞳】向下方扫去。

        “嗯?”

        他目光一凝,脸上不由浮现一丝冷笑:“等我片刻。”

        话音落下,他整个人再次消失在原地,直接进入那爆炸中心,如今那里只剩下了一点余波,倒是伤不到他。

        王腾站在地面上,嘴角微微勾起,对着空无一人的四周说道:“你倒是狡猾,竟然想用这种方式逃跑,不过也确实够狠,自毁肉身,留下一丝灵魂本源,如果不是我谨慎,真就差点被你逃掉了。”

        他仿佛自言自语,四周没有半点动静,只有原力自爆的余波还在肆虐。

        “真是不到最后不死心。”

        王腾冷冷一笑,也不再废话,精神念力携带着青玉琉璃焰卷出。

        他前方的地面猛地炸开,一枚水晶头骨飞了出来,想要逃走。

        但王腾早有准备,青玉琉璃焰一卷而过,形成一个不大不小的牢笼,将水晶头骨包裹在其中。

        “王腾!”

        水晶头骨中顿时传出一道怨恨不甘的怒吼。

        那赫然正是真理教教宗的声音。

        这真理教教宗的精神力达到了王境,灵魂本源强度与之对应,本来是无法做到离体存在的。

        王腾原先也有些怀疑,但此时看到这水晶头骨,他终于明白了。

        这水晶头骨十分奇特,竟然能够保存人的灵魂本源!

        而真理教教宗的灵魂本源无法离开这水晶头骨,否则他早就冲出来了。

        “败家之犬,不要吠了!”王腾淡淡说道。

        “啊!我好恨!”真理教教宗怒吼:“早知道如此,就应该引黑暗种降临,与你们鱼死网破!”

        “你果然死不足惜,竟然还想引黑暗种降临,你这种祸害留不得。”王腾目光一寒,精神力卷入水晶头骨之中,一扫而过,便发现了真理教教宗灵魂本源的存在。

        “你要干什么?”真理教教宗感觉到那股强悍的精神力,惊恐大叫。

        “杀你!”王腾将他的灵魂本源从水晶头骨内硬生生拉了出来。

        那是一团混沌般的光团,犹如火焰燃烧,只是此刻已经有些黯淡了起来。

        王腾毫不留情,青玉琉璃焰蜂拥而上。

        “等等,你放过我,我告诉你星辰原力转化的方法。”

        真理教教宗感受到那火焰的温度,顿时怕了,连忙大叫道。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王腾道。

        “你知道?你怎么可能知道?”真理教教宗无法相信的问道。

        “我就是知道,你自认为的秘密,我早已掌握。”王腾很自信的说道。

        其实他并不知道真理教教宗的方法,但他一点也不担心。

        对一个开挂的人来说,这点问题算是问题吗?

        真理教教宗大受打击,看到王腾笃定的样子,他信了,这小子太过神秘与强大,由不得他不信。

        “说完了吧,说完该送你上路了。”王腾道。

        “等等!等等!”真理教教宗连忙大叫:“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个惊天大秘密。”

        “我并不想知道。”王腾道。

        “……”真理教教宗顿时懵逼。

        什么鬼?

        为什么这小子不按常理出牌??

        “所以……你可以死了!”王腾冷声道。

        青玉琉璃焰席卷,彻底将其淹没。

        那团灵魂本源之火在王腾的精神力中疯狂挣扎,真理教教宗绝望不甘的吼声从中传出。

        “不!”

        嗤!

        一声轻响,这位称雄多年的真理教教宗化作一缕青烟,消散在天地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