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全属性武道在线阅读 - 第555章 小筠,你对他可还满意?(二合一5000+)

第555章 小筠,你对他可还满意?(二合一5000+)

        所谓的大师,王腾其实没放在心中,他早就是符文大师了,不需要这些人去认可。

        而且他的精神境界已到了皇境,远超符文大师,想必用不了多久便能晋升成为地星唯一的宗师境了。

        哪怕在星武大陆那边,宗师境也不过寥寥几人,并且还是无数底蕴的积累。

        地星发展时间太短,无法与那边相比。

        而王腾只要跨出那一步,便可成为当世最顶尖的符文师。

        经过一番讨论,众人最终被王腾折服,开始着手布置玄武锁天大阵。

        所需的各种布阵材料,经由锻造师之手,形成承载符文的容器。

        这座大阵仍由王腾主持,他当仁不让,指挥来自各地的符文大师,高级符文师丝毫没有手软。

        他自己反倒最为清闲,当个万恶的监工!

        轰隆!

        众人正在紧锣密鼓的布置阵法之时,远处突然传来一阵炸响。

        王腾在天空中放眼望去,微微皱起眉头。

        “褚大师,你去那边看看,这些人,我跟他们说了多少遍了,肯定又是符文结构出错,没点悟性。”王腾道。

        “好,我这就去!”褚永年正忙着布置自己手上的符文,可是听到王腾的话之后,仍是答应了一声,放下自己的事,朝那边快速赶了过去。

        王腾看了看他的成果,暗自点了点头,这些符文师里面,便数这褚永年的悟性最高,一点就通,做事也细心,不得不说,确实比其他人好了太多。

        不管武道,还是符文一道,其实都要看天赋,努力固然可以弥补,但没有天赋,真的会很累。

        ……

        褚永年这次带来了两个弟子,他们跟在褚永年身边打下手,见王腾一个年轻人竟然这般指使自己的老师做事,心中有些不忿。

        其中一个便说道:“老师,那个王腾武道实力确实很强,但符文一道,未必就能超过您,他自己在那边无所事事,却什么累活苦活都丢给您,实在有些过分了。”

        “是啊,那家伙也只是个年轻人,一点不懂得尊敬长辈。”褚永年的另一个徒弟也是附和道。

        褚永年脚步不停,瞥了两人一眼,冷声道:“王腾的符文造诣,我们这些人都领教过,心服口服,无论什么领域,达者为先,不如人便要虚心接受,学习。”

        “何况,你们根本不明白这阵法的价值,我地星符文一道发展数十年,才有如今的局面,但一些顶级阵法仍在异界封锁之中,我们始终不得法,如今王腾半点好处没收,便将这阵法倾囊相授,你们居然觉得他在摆谱?”

        褚永年再次看了两人一眼,反问一句,让他们哑口无言,继续道:“这阵法他比所有人都熟悉,若是他亲自出手,不用五天便可彻底完成,我们这些人又能学到多少,学习最好的办法便是理论与实践相结合,你以为他是在指使我?”

        “你们两个与其想些有的没的,不如将心思沉到这阵法之中,足够你们受益无穷了。”

        他的语气有些失望,说完便不再理会两人,快步来到了方才发生爆炸之处。

        褚永年的两个弟子面色一阵白一阵红,既羞愧又担心,生怕褚永年把他们打上不堪造就的标签,那他们的前途便算是毁了。

        此时,一个符文师灰头土脸的坐在地上发愣,他的面前被炸出一个深坑。

        “老方,怎么回事?”褚永年也没废话,上来就直奔主题。

        “不对啊,我明明就是按照他说的做的啊,怎么就炸了呢?”被称作‘老方’的符文师喃喃自语,根本没理会褚永年。

        “老方,老方!”褚永年无奈的摇了摇他。

        “啊,什么,老褚,你不是负责中心区域吗,怎么过来了?”老方回过神,满脸发懵。

        “你这都炸了,我能不过来看看吗。”褚永年没好气道:“行了,赶紧说说怎么回事,我没时间陪你在这儿耽搁。”

        老方苦笑了一下,便将自己铭刻符文的过程讲述了一遍。

        褚永年听完,深深皱起了眉头:“照你这么说,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怎么可能会炸了。”

        他凑到近前,观察老方刚刚铭刻的符文,想要从残留的符文痕迹中判断出问题。

        不过毕竟是残留,已经不完整,难以再看出什么。

        “老方,你不会是觉得不好意思,隐瞒了什么细节吧?”褚永年狐疑道。

        符文师之间都好面子,对于一些错误,他们宁可自己研究,也不愿说出来让旁人帮忙解决。

        所以褚永年才会有此怀疑。

        “放屁,错就是错,有什么好隐瞒的,我至于吗?”老方大怒道。

        褚永年讪笑一声,两人认识十几年了,这老方确实不是那样的人。

        两人只能重新铭刻这片区域的符文。

        半小时后……

        轰!

        又是一声爆炸,这一次连褚永年也是灰头土脸,所幸他们实力不弱,这小范围的符文爆炸还伤不到他们。

        “怎么样,现在你怎么说?”老方有些解气,在一旁幸灾乐祸的笑道。

        你看,不是我一人出错,你也错了。

        “到底怎么回事,我还真有点搞不明白了。”褚永年摸着脑袋,一头雾水,皱着眉头苦苦凝思。

        老方也没再笑话他,凑过来一起思考,时不时讨论两句,像极了两个搞研究工作的。

        褚永年的两个徒弟和老方的徒弟只能在一旁干看着,半点插不上嘴。

        最终两人实在想不明白,老方无奈道:“要不还是找王腾过来看看吧?”

        “行吧,也只能这样了。”褚永年放弃了挣扎,点头道。

        “那就走吧,一起过去。”老方起身。

        “不用找了,我都等你们半天了。”

        这时一道声音从两人头顶传来,正是王腾。

        “王大师,你帮我们看看,这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褚永年面色一喜,连忙道。

        王腾漂浮在半空,只是扫了一眼,便看出了两人的问题所在,淡淡道:“你们陷入思维误区了,那几道符文不是按先后顺序铭刻,而是从外到内,形成一个闭合的环形结构,然后再完成核心符文,相互勾连。”

        两人犹如醍醐灌顶,恍然大悟,眼睛发亮的大叫道:“原来如此,竟然是这样。”

        “行了,你们继续忙吧。”王腾点了一句,便径直离开了。

        褚永年两人赞叹不已:“王大师的符文造诣果然超出我们许多啊。”

        “这应该是星武大陆那边的符文构造之法吧,我们这边倒是没见过。”老方道。

        “这种结构本就是他们的核心,说出来并没有什么,但是若让我们去研究,也许数年都未必有成果,符文一道,太精深太复杂了。”褚永年道。

        老方赞同的点点头。

        两人的徒弟在一旁张了张嘴,望着王腾离开的方向,不得不承认,哪怕年龄相仿,有些人也不是他们可比的。

        ……

        王腾看似很闲,但其实他真的很闲。

        像褚永年等人碰到的问题,其他人也有不少,都是异界不传之秘,他们没有碰到过,所以一头雾水。

        而王腾所做的事,便是为他们一一点明,让他们自行明悟。

        这些人都是地星最顶尖的一批符文师,论对符文一道的理解,他们不比任何人差,有些东西一点就通,倒是省了王腾不少的口水。

        随着时间流逝,玄武锁天大阵的进度已经到了末尾,很快便能完成。

        这天,王腾刚和家人吃完早饭,在空地上教导豆豆打拳。

        一套基础拳法,小家伙打的有模有样,嘴里发出哼哼哈嘿的叫声,仿佛这样会更有气势。

        不过在旁人看来,无论她叫的多大声,那声音,那模样,都带着一丝奶气。

        王老爷子,王家众人脸上都带着笑,对这小丫头很是宠溺,倒没有因为她不具备王家血脉便不待见她。

        这段时间,这小丫头已经慢慢融入了王家之中。

        ……

        许家,白家等几个家族与王家定下了一些合作事宜,总的来说,就是他们依附于王家生存,而王家适当的为他们提供一些庇护。

        王腾对此并没有什么意见,单单是许杰,白薇等人的面子,他便多少会给予他们一些帮助。

        后来许杰,白薇,余浩等人也来找过他,王腾知道他们心中所想,并未多说什么,只是让他们回去好好修炼,不用想七想八,他还不至于那么小心眼。

        这些人情世故,他并不反对。

        许杰等人知道他没有真的生气,心中着实松了口气,嬉笑打闹一番,便告辞离去。

        如今他们家族的长辈对他们的期望可是相当之高,都希望他们能在武道上有所建树。

        跟王腾肯定没法比,但怎么也得成为一名武者,为家族贡献一份力。

        不但是他们,其余的家族子弟也是同样,只要有天赋,他们几家都是拼尽资源的让年轻一辈修武。

        这次海兽暴动刺激到了所有人。

        他们终于明白,这个时代终究是武者的时代了,不成为强者,等同蝼蚁,生死不由己。

        不仅是这几家,其余的家族也是如此,都在想方设法让家族子弟走武道之路。

        可惜他们没有许家,白家几个家族的运气,许杰他们几个家族在东海算不上多顶尖,但就是因为与王家交好,如今很多事已经走到了许多顶尖家族的前头。

        而许多顶尖家族都知道王家有一个王腾,都想要搭上这一条大船,可惜没有门路。

        王家也不是善人,不认识的家族一概不见。

        ……

        周家,东海几个最为顶尖的家族之一。

        此时他们正在召开一场家族会议,周家高层都在,一些潜力较大的年轻一辈也在。

        当日在宝安山聚会碰到的周家三公主周白筠便坐在周家掌舵人右手边第一个位置。

        气氛很严肃,这次海兽暴动他们周家损失不少,各种固定资产毁于一旦,好在他们有不少产业遍布全国,不至于伤到根本。

        不过周家资产仍是缩水了尽三分之一,对他们来说已是伤筋动骨。

        此刻周家老爷子位于上首,面色凝重,开口道:“武道时代,武者才是根本,我们周家这些年倒是培养出一些武者,但是在这场海兽暴动面前,却不堪一击,这些家族弟子到底是养尊处优惯了。”

        众人尴尬不已,他们也很无奈啊,如此恐怖的海兽暴动他们哪里遇到过,而且家族子弟习武本就是为了获得身份与特权,并不是真的要去拼死拼活。

        本来也没什么,和平年代,也轮不到家族武者去拼命,谁知道突然就发生了这种事。

        周家这一代的掌舵人是周白筠的父亲周伟强,而周老爷子早已在数年前便退居幕后,此时他开口道:“家族里培养的武者几乎没见过血,遇到那么恐怖的海兽,一面倒也是正常的。”

        “哼,别给自己的无能找借口,如果不是你眼界不够,我们周家何至于落到如此尴尬的局面。”周老爷子冷哼一声,说道。

        周伟强:“……”

        您老自己不也是没想到么。

        周伟强心中苦逼,瞥了周老爷子一眼,没敢说出来。

        “你看看人家王家,培养了一个顶尖武者,战将级啊,国内有几个战将级,全世界又有几个,平时看不出来,这次海兽暴动,不就显现出他们的能耐了,王家这是要一飞冲天啊。”周老爷子不无羡慕的说道。

        “人家那是王家培养的么,根本就是王腾自身天赋太强,才有今日成就,王家压根就是走了狗屎运,鸡窝里也能飞出凤凰。”周伟强心中腹诽不已,但还是不敢说。

        周老爷子明显是在气头上,这时候给他唠叨两句也就得了,敢反驳,会被喷的更惨。

        这些年,周伟强深有体会。

        “爷爷,您就别说我爸了,王腾的天赋太强了,全国才这一个,不对,可能全世界都只有一个,其他国家也未必能有这样的天才,在如此年纪就达到战将级,我听说全世界最年轻的战将级,也都是三十岁才达到的,跟他没法比的。”周白筠这时开口道。

        周老爷子看到自己最为喜爱的孙女开口,脸上终于有所缓和,叹了口气,点头道:“你说的我何尝不知,只是这王家离我们太近了,我这不是看着难受嘛?现在东海的那些个大家族,提到王家,谁不是嫉妒的眼睛发红。”

        他说着停顿了一下,似乎是为了平复心情,然后像是突然想到什么,问道:“对了,小筠,我记得你以前与那王家的王腾有过交集,你对他了解多少?”

        周白筠还没说话,坐在她对面的一名青年便说道:“爷爷,小筠她哪里会熟悉,只不过是当初从国外回来,找了圈子里的一些小辈聚了聚,而王腾恰好就在里面而已。”

        “哦,是这样吗?”周老爷子看向周白筠,问道。

        周白筠瞥了眼对面的青年,说道:“二哥说的不错,确实不大熟,不过那天聚会之后,我让人查了查,所以对那王腾倒还是有些了解的。”

        “说说看。”周老爷子催促道。

        周绍辉撇了撇嘴。

        周白筠点点头,说道:“当初宝安山发生爆炸,后来还引出了护城署,这事你们还记不记得?”

        “你是说?”周伟强眼中精光一闪。

        “没错,我怀疑当初那事与他有关。”周白筠道。

        “这又有什么关系,爷爷让你说说对王腾的了解,你这不是牛头不对马嘴吗。”周绍辉不屑道。

        周白筠没理他,继续说道:“从当时的一些蛛丝马迹,可以判断出,当时有武者在宝安山出现,并且交手了,而王腾参与其中,我想他在那时候应该就已经是武者了。”

        “那时候他都还没参加高考吧。”周伟强大惊道。

        “没错,所以他的天赋当真极强。”周白筠道。

        “你这不是废话吗,不强能如此年轻就达到战将级。”周绍辉再次开口。

        周白筠看了他一眼,心中轻蔑,这二哥还是这般不长脑子。

        “你闭嘴。”周老爷子狠狠瞪了过去。

        众人也是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

        周绍辉委屈极了,他感觉自己没说错什么,怎么大家都这幅表情。

        “这不但说明他天赋好,更说明他很会隐忍藏拙,而且行事老练,护城署的人都找不到半点证据证明那是他干的,这样的人,想不成功都很难,只是我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崛起。”周白筠眼中闪烁一丝异芒,感慨道。

        周老爷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还有一点。”周白筠再次开口,将众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当初有一伙劫匪抢了一家银行,后来被路过的神秘武者击杀。”

        “你不会是想说,这事也是他干的吧?”周绍辉嘁了一声。

        “没错,就是他。”周白筠笃定的点头道:“我找人去警署打听的,你们知道那些劫匪怎么死的吗?”

        她卖了个关子。

        “怎么死的?”周绍辉皱起眉头,催促的问道。

        周老爷子等人也是看向周白筠,眼中浮现出浓浓的好奇之色。

        “他们被人生生打爆了头。”周白筠语出惊人。

        “打,打爆了头!”大厅里顿时响起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所以啊,他还是个极其凶残的家伙,你们没事可不要去招惹他哦。”周白筠说着,特意看了周绍辉一眼,嘿嘿道。

        周绍辉脖子一缩,连忙道:“你看我干嘛,对方可是战将级强者,我嫌自己活得不够长才去招惹他,我可没那么傻”

        “还真是让人难以置信,当时他多大,十七八岁吧,老朽我是服了,没有这的心性,走不到他如今这地步。”周老爷子摇头惊叹,忽然眼中精光一闪,笑道:“小筠,你对他可还满意?”

        “啊?”周白筠眼中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