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玄幻小说 - 全属性武道在线阅读 - 第290章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第290章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游景福一脸尴尬,不敢面对李融雪的怒火,心说你们以后都是一家人,冲我一个外人发脾气算什么事啊。

        姚煜呵呵一笑,拍了拍游景福的肩膀:“放心,我是男人,当然一切我说了算。”

        游景福讪讪一笑,没敢多嘴,既然有了姚煜的保证,想必这好处是跑不了的。

        李融雪却是气的胸疼,这姚煜当真无耻至极,现在就已经自诩她的男人了,简直痴心妄想。

        “走吧,这地方不宜久待,找个好去处,让我和郡主共度良宵。”姚煜看着李融雪那绝美的面容,姣好的身材,心头便是一阵火热,大手一挥,意气风发的说道。

        “恭喜少爷心愿得成。”姚煜的随从齐声恭贺道。

        “恭喜姚少!”游景福也是笑道。

        “哈哈哈,你们今日都有功,回去必有重赏。”姚煜志得意满,哈哈大笑道。

        李融雪面色铁青。

        这时,一个声音忽然响起。

        “那个,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嘎……”姚煜的笑声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他吓了一跳,甚至被呛到,仿佛被人扼住了喉咙一般。

        “谁?”

        “是谁?滚出来!”

        姚煜那几名随从猛然转身向声音传来之处看去,纷纷怒喝出声。

        随后他们便是看到一名少年站在不远处,一脸无辜的看着他们。

        “你是谁?”姚煜缓了一下,眼中透着寒光,对这突然跑出来吓他一跳的少年没有半点好感,冷冷问道。

        “我是谁并不重要,我只是想来问那个什么郡主一个问题。”王腾指着李融雪道。

        “你刚才一直在偷听我们讲话。”姚煜面色一黑,心中杀意凛然。

        李融雪目光闪烁。

        “哎呀,也没有听到多少啦,就那么一丢丢而已。”王腾笑呵呵道。

        “……”姚煜面黑如锅底,但他并不傻,王腾既然敢如此明目张胆的跑出来,想必是有所依仗的,他有些拿不准,问道:“你想问什么?”

        王腾微微一笑,似乎知道姚煜在想什么,却并不在意,冲李融雪问道:“你阳王府中可有收集到毒系功法?”

        “没有,如何?有,又如何?”李融雪心中一动,问道。

        “有,我便救你,你拿毒系功法给我,没有,我便转身就走。”王腾干脆的说道。

        “如果有,我就可以给你,为何要问她?”姚煜面色不变,道。

        “哦,也没什么,我只是不想和银贼做交易而已,羞与为伍啊。”王腾很是直接的说道。

        “……”姚煜的脸顿时一阵青一阵白。

        李融雪的眼睛猛然一亮,也许这是她唯一的机会。

        可是对面这少年年纪不大,且又是独身一人,他能行吗?

        “放肆!”姚煜的随从见他被王腾辱骂,顿时大怒。

        “你们想打我?”王腾眼睛眯起。

        姚煜抬起手,制止了手下,面无表情的问道:“你当真要与我为敌?”

        “也不尽然,如果你不和我动手的话,我也懒得和你动手的。”王腾老实说道。

        “……你是个智障吗?”姚煜嘴角抽搐,发现与对面这少年实在太难沟通,看似很好说话,实际上气死人不偿命。

        “我不制杖,但我贩剑,你耍剑不,耍的是上剑还是下剑?亦或者,练的是传说中人剑合一的至高剑术?”王腾贱贱的说道。

        “我不用剑,我用刀。”姚煜下意识的回道。

        “噗!”李融雪面色古怪,实在忍不住笑了出来,望着对面的王腾,觉得这家伙实在是有些皮。

        “你笑什么?”姚煜皱眉问道。

        “姚少,他可能是在骂你……贱人。”游景福憋着笑,提醒道。

        姚煜当即反应过来,面上遍布寒霜,阴沉的要滴出水来,咬牙切齿道:“你找死!”

        “喂,那边那个郡主,你到底有没有毒系功法啊?”王腾没理姚煜,再次向李融雪喊道。

        姚煜已然大怒,冲手下之人冷冷命令道:“杀了他!”

        “喂喂,别急啊,她都还没回答我,打什么打,一点意义也没有。”王腾连忙喊道。

        李融雪满头黑线,感觉如果再不回答,对方可能真的会直接走掉,当即喊道:“自然是有,只要你救我,我便将毒系功法赠与你。”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王腾哈哈一笑,顿时迎向对面冲过来的几名武者。

        他一手戴着拳套,一手持着金灿灿的板砖,如入无人之境。

        先是一板砖砸在当先冲过来的一人头上,此人便是刚才叫的最凶的人。

        王腾丝毫没留手,原力灌入板砖之内,让其重如千斤,当场把那人砸进了土里。

        此人下半身没入地下,骨头尽断,上半身却犹在地面上,脑袋被砸了个大包出来。

        王腾用了巧力,将其打进土里,却没有将他的脑袋打爆,否则千斤之重,即便武者,也难逃一死。

        其余几人看着同伴的惨状,着实吓了一大跳。

        这家伙也太凶残了吧。

        王腾却没给他们反应的时间,再次冲向最近的一人,想要如法炮制。

        这人面色大变,手中战刀劈向王腾,刀芒爆发,又快又狠,可惜完全砍不中王腾。

        嘭!

        一声巨响,此人也被砸入地下。

        就在此时,一道剑光从身后劈来,王腾闪身避开,出现在偷袭者身后,送他进土里。

        姚煜的这些随从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三两下便都被王腾种入土中,一个个脑袋露在外面,头上还长得大包,就像刚从地里长出来的一般。

        王腾停手,弹了弹身上的尘土,抬头对姚煜道:“现在怎么说?”

        “4星战兵级,如果这就是你的凭仗,那你可以死了。”姚煜手持一柄长刀,缓步走向王腾。

        “小心,姚煜一年前便晋入4星,他人品虽然不怎么样,但确实是阳城有名的天才。”李融雪高声道。

        “多谢郡主夸奖,看来我在郡主心中也并不是那么差嘛。”姚煜微微一笑。

        “可惜你的天赋完全用错了地方,走歪门邪道,终究自取灭亡。”李融雪冷然道。

        “管他是不是歪门邪道,万千大道殊途同归。”姚煜不以为意。

        “执迷不悟。”李融雪嗤之以鼻。

        “好了,你们也别你一言我一语了,搞得我像个外人,早点打完,我还要回去睡觉呢。”王腾不禁打了个哈欠,无语的说道。

        李融雪翻了个白眼,不再多言。

        “既然你这么急着寻死,那我就成全你。”姚煜摇了摇头,像是惋惜。

        下一刻,他化作一道残影,冲向了王腾。

        王腾微微一笑,刚从藏兵匣内取出战剑,姚煜便已到了近前,一刀自头顶劈下。

        他随手一档。

        铛!

        一刀一剑在半空中碰撞,火星四溅,原力的碰撞发出爆鸣之声,猛烈的劲风吹动着两人的头发。

        “有两下子。”

        姚煜目光微凝,一脚从左边横扫而来,王腾抬腿挡住,战剑抽退,劈出火焰剑光。

        嗤!

        姚煜侧身,火焰剑光从他面前闪过,扬起的衣角被擦中,顿时冒起烧焦味。

        两人初交手,并未动真格,只是相互试探。

        随后战斗彻底爆发,双方战在一起,短短数息之间,也不知交手了几次。

        轰!

        一声巨响,两人爆退而开,微微喘息。

        “你到底是谁?”姚煜此刻面色凝重许多,望着王腾,心中急转,却怎么也想不到王腾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

        如此年纪便有这等实力,绝不是籍籍无名之辈,说明此人必不是阳城之人。

        “我姚家在阳城颇具实力,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姚煜目光微闪,说道。

        “姚家!”王腾心中一动,不会这么巧吧?他说道:“很抱歉,我跟姓姚的好像天生犯冲。”

        “……”姚煜面色一沉,这算是什么理由,说白了,就是没商量。

        “罢了,你要找死,我成全你。”

        他握着手中长刀,一股凌厉的刀气弥漫而出,姚煜周身金色原力缠绕,化作一道道刀芒交织。

        “刀势!”

        “小心,姚煜领悟了刀势!”李融雪惊声道。

        王腾面色依旧平淡,战剑剑刃微微一转,赤红色的原力盘绕在他身体四周,升腾而起,凝聚成无数剑芒……

        “剑势!”李融雪愕然,这家伙居然也领悟了剑势。

        轰!

        剑势与刀势轰然碰撞一处。

        剑芒与刀芒相互交击,仿佛金铁轰击,两相消磨,此消彼长,一时间竟然不相上下。

        最终谁也没奈何谁,在一阵轰鸣声中,几乎同时消散。

        烟尘之中,一道黑影冲出。

        “你的原力消耗的差不多了吧!”

        耀眼的冰蓝色光芒在姚煜的手掌上爆发。

        “冰系原力,姚煜是双系武者。”李融雪仿佛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面色有些发白,刚升起的希望,莫非就这样破灭了?

        “去死吧!”姚煜眼中闪过一抹杀意,一掌印向王腾的胸口。

        王腾嘴角浮现一丝古怪,同样一股冰蓝色光芒在他的手掌上凝聚而出,一拳轰向对方的手掌。

        嘭!

        姚煜被一拳轰飞,只感觉一股巨大力道席卷全身,他面色骇然:“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