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庚字卷 第九十四节 姐妹同心,其利断金

庚字卷 第九十四节 姐妹同心,其利断金

        宝钗和宝琴二人自然是悟不出其中奥秘,但是她们都意识到这恐怕还是有些不妥,冯紫英都提及此事不宜大肆宣扬,为何登州那边传得这么厉害,里边会有什么关碍?会不会对冯紫英乃至冯家有什么影响?

        现在二女已经很自觉地把自己带入了冯家人,本来也是,还有两个月就就要为人妇,日后便是冯薛氏了,自然就要为冯家多考虑了。

        “算了,这事儿恐怕也不是我们能弄明白的,不如给冯大爷去一封信?”宝钗想了一想道。

        “或者我们去那边儿……”宝琴迟疑了一下,“或许沈家姐姐能知晓这其中的原委?”

        宝钗一愣,随即点头:“也好,沈家姐姐恐怕现在身子也很不方便了,我们也有些日子没去看沈家姐姐了,嗯,宝琴,你看要不要把林丫头叫上?”

        这一下反而让宝琴愣怔住了,思考了一阵才道:“林姐姐那里倒是可以,可就怕探丫头、云丫头她们几个……”

        这一牵扯起来就有些复杂了。

        宝钗向着叫上林黛玉是考虑到日后都是妯娌,林黛玉又是一个敏感心思的,若是听闻自己姊妹去看沈宜修,却没叫她,保不准儿就要生出别样心思,但若是叫上林丫头,却不叫探春和湘云,似乎就有点儿自己划界限,以冯家妇自居的感觉了,只怕更会影响姊妹间的情谊。

        宝琴也想到了这一点,有些为难,这都在园子里住着,去了冯府那边免不了就会走漏风声,本来要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儿,若是因此弄得姐妹间生了嫌隙,反为不美了。

        “要不就把探丫头、云丫头还有二姐姐和四妹妹她们都叫上吧。”宝琴抿着嘴,想了一下,“那岫烟呢?”

        “还有妙玉呢。”宝钗不动声色地道:“这妙玉在栊翠庵里看似与世隔绝,连林丫头那里去的时间都不多,但却和岫烟极为投契,大半时间我看都在芦雪广那边儿,岫烟又是一个精明剔透的人,之前妙玉一直称不肯嫁入冯家,但没准儿岫烟也能说服妙玉,……”

        “那姐姐的意思是把岫烟和妙玉都一块而叫上?”宝琴这一算下来,认可就有些多了,一下子就有五六个了。

        “都叫上吧,至于她们肯不肯去,那也由得她们。”宝钗悠悠地道:“下个月咱们就要搬出去了,也趁着这机会,和园子里的姐妹们多聚一聚。”

        一句话也勾起了包括宝琴、莺儿等人的心思,在这荣国府里一住这么久,多少也有些感情了,尤其是像探春、湘云、迎春、惜春等人,还有像鸳鸯、平儿这些丫头,大家相处下来,都越发投契,若真是要离别,分外舍不得。

        “是啊,若是姑娘和琴姑娘嫁到冯家那边去了,倒是奴婢这些人可以时不时回来看一看,但姑娘们就不好经常回来了。”莺儿也有些感伤。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便是我们不走,难道她们就不嫁人了么?”宝钗反问,目光里却有些说不出怅惘。

        她其实也是一个重情义的温婉细腻性子,只不过自幼丧父加上薛家的没落,又让她不得不在人前人后都保持娴雅沉静,一面遭人轻视。

        来到这贾府之后,无论是林黛玉还是迎春、探春姐妹,以及湘云,都能让宝钗感受到一种久别的温情,正因为如此,她也一样企盼这种姐妹情能够维系长久,能够避免因为随着年龄增长,大家都不得不面临的各种现实而可能影响到的情谊。

        “也是,不过姑娘和琴姑娘还要好一些,好歹林姑娘日后也要嫁入冯府的,便和姑娘们成了妯娌,还有香菱日后也要过来,嗯,加上长房那边的晴雯,林姑娘身边的紫鹃,哦,还有跟着大爷的金钏儿、玉钏儿姐妹,要这么说,咱们倒也不会寂寞呢。”莺儿不无向往地道。

        宝钗和宝琴相顾摇头,听起来倒也在理,只是这嫁入冯府,各自一房,便是丫头们那也是各为其主,真正到了那个时候,只怕未必就有现在这么相处和谐,其乐融融了。

        “那蝌哥儿现在之事经营得如何了?”宝钗岔开话题,薛蝌既然去了登州,自然也是想要凭借着王子腾和冯紫英在那边的影响力做出一些成绩来的,这方家女可不好娶,娶了要想不被女家那边轻看,就得要有自己的事业。

        虽说冯紫英在方有度那边一直盛赞薛蝌,但是光靠话是不成的,最终还得要看实实在在的东西拿出来。

        “哥哥在信中说他已经从南直隶那边买了一二艘旧船,现下也招募了几十人开始先跑着登莱这边的短途,下一步可能就重点跑榆关、大沽。”薛宝琴对自己兄长在山东那边的情形极其关注。

        薛家二房就只有这一个男子,而且不像长房这边,薛蟠成日里也就是在大观楼里闲坐,便是夏家的花树生意也从不过问,虽说无甚本事,但是却也落得个安闲清泰。

        自家兄长却又是一个要强的,一门心思要想去搏个出人头地封妻荫子,朝廷开了探寻航路可授军功的口子,若是不能抓住,那薛家这一辈子也别想再复往日的景象。

        只是这海上探寻航路的事情却也没有那么简单,否则朝廷也不会许下重诺,好在连冯大哥都不赞同兄长亲自出海,而支持兄长来主持这项事务,从买船、造船、招募船员以及培训,加上以航运生意来兼顾探寻航线,这哪一样都不是简单的事情,而不必个非要亲自去出海。

        先前薛宝琴也是最为担心自家兄长莫要因为别人都能出人头地搏个富贵而头脑发热,非要自己去拼搏一番,幸亏兄长很是听从冯大哥的意见,所以采取了登州来一步一步的做起来,现在还看不出多少分晓来。

        但从兄长信中能感觉得到他现在虽然辛苦操劳,心情却很好,大概是觉得这项事情虽然辛勤,但是却胜在充实,而且也能尽快学到许多东西。

        “那就好,宝琴你也和蝌哥儿说一声,莫要急于求成,他年龄也还小,登莱那边本身也是才开始走这条路径,还是多一些耐心,循序渐进最好,榆关这边既然是大有可为,冯大哥又在永平主事,那不妨抓住这个机会好生做一番,宝琴你也和冯大哥去一封信说一下蝌哥儿的现状,正好也可以让冯大哥多和蝌哥儿联系着,多指导一下,……”

        “姐姐忘了还有两月哥哥肯定是要回来的,到时候也可以让冯大哥和哥哥好生说一番。”宝琴粉颊微红,说起未来夫婿要和兄长好生谋划一番,她心情既甜蜜又有些羞涩。

        看见宝琴的这般模样,宝钗既是心暖心安,又是感慨。

        薛家现在的情形几乎就是系于冯大哥一人身上,自己兄长本身就不成器,现在和桂花夏家之女成了亲之后倒是安分不少,但看那夏家女子也不是省油的灯,见兄长不争气也一点儿要上房揭瓦的架势,若非自己还能勉强压得住对方,只怕连母亲都有些憷了对方。

        宝钗颇有些担心,若是自己和宝琴嫁入冯府之后,这兄长和这夏家女子之间不知道会如何,会不会压不住对方被对方所乘,但又希望自己嫁入冯府之后,那夏家女子能惧于冯家的威势,收敛一些,所以这种复杂的心思也是让宝钗患得患失。

        又想到自己和宝琴这一嫁要远去永平府,宝钗心思也是起伏。

        那二尤据说在永平府那边大有独宠之意,自己和宝琴过去,还不知道那边会如何安排,总归对方是侍妾,但是却又是长房那边的妾室,自己这边身属二房,这等关系也是复杂,还不知道未来如何相处。

        好在香菱也说二尤一个是温驯性子,一个是直爽粗疏性子,都不是难处的人,这又让宝钗心安不少。

        “宝琴,冯大哥和蝌哥儿回来之后,最好还是让蝌哥儿自家去找冯大哥讲述登莱那边的情况,你我最好不要多提,……”

        宝钗的提醒让宝琴略微一怔但随即就醒悟过来,自己作为新妇,若是过于替自己兄长谋划,难免会引来一些闲话,便是有这方面的想法,也不宜在大婚之时说这些,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解。

        倒是兄长可以自己主动去找冯大哥说说,以冯大哥乐于助人的性子,自然会给予帮助。

        “谢谢姐姐提醒,姐姐若是不说,小妹倒真的有可能犯错呢。”宝琴嫣然一笑。

        “犯错倒说不上,但冯大哥一门三房兼祧,和别家是不一样的,肯定会有很多人拿着我们和沈家姐姐以及日后林妹妹比较,咱们薛家自然不能落于人后,或者说,你我姐妹二人,难道还能输给他人不成?”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宝钗的音调明显提高了几分,语气里多了几分傲然自信。

        “姐姐说得是,薛家女子何曾不如别家了?”宝琴脸上也是湛然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