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庚字卷 第八十七节 待发

庚字卷 第八十七节 待发

        塔斋注意到兄长的焦躁不安,策马赶了上来。

        “兄长为何如此心神不宁?”

        “托克善他们还没有回来?”苏格尔不耐烦地问道。

        托克善是斥候头目,苏格尔一直不太放心,始终把斥候不间断的撒出去,就是担心蓟镇骑兵或者其他势力的骑兵出现,因为他们这一次实在走得太远,返回时间也更长,而且关键是还抢掠了这么多人和财货,严重拖累了北返进度。

        塔斋小心翼翼地道:“还没有回来,如果有异常的话,肯定早就回来了,兄长不必如此忧心,只要内喀尔喀人还没有离开三屯营,遵化的蓟镇骑兵是不敢南下的。”

        塔斋的话不无道理,在遵化的蓟镇骑兵数量不算太大,他们要防范内喀尔喀人,虽然双方貌似正在谈成协议,但是这种协议是建立在互不信任的基础之上,而且现在是内喀尔喀人这边占据优势,蓟镇那边就更不敢大意了。

        “塔斋,我不是在担心蓟镇骑兵。”苏格尔沉着脸捏着马鞭下意识的看了一下东面,隔着浭水,东面的河岸杳无人烟,略显崎岖的河岸上能看到一些树林和灌木杂草,再往远处看,就不太清楚了。

        浭水的水量比起一个多月前已经小了不少,雨季早就过了,许多河滩地慢慢露出难看的黑黄斑驳,砾石、泥浆、杂草混杂在一起,还带着难闻的泥腥味道。

        “那兄长还在担心什么?永平府那便可没骑兵,莫非兄长是担心叶赫部的甲骑?”塔斋反应过来,迅即摇摇头:“叶赫部不会和我们科尔沁人过意不去的,尤其是现在大家都在谈和了,连大周都没有动静,他们凭什么来寻衅?”

        “哼,话是这么说,但是永平府这边儿有叶赫部这一部骑兵就始终让我不放心,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叶赫部现在是打定主意抱大周的粗腿,内喀尔喀人不就是以我们和建州女真走得太近大周拒绝和我们谈判为由把我们拒之门外么?”苏格尔脸色复杂,“现在大周对我们科尔沁人的态度越来越冷淡,我估计此番回去之后,只怕我们会被内喀尔喀人和海西女真这边孤立起来,……”

        “孤立起来?海西女真就剩下叶赫部和都快要灭种的乌拉部,怎么孤立我们?”塔斋不以为然,“内喀尔喀人固然得了汉人的好处,但是他们偏处西北,而且此番违背了林丹巴图尔的命令,宰赛只怕心思都还要放在如何应对察哈尔人的责难吧?哪里还能有精力来管其他事儿?”

        苏格尔摇摇头,他可没有自己兄弟想得那么简单轻松。

        孤立不是一种态度,更重要的实质性行动,科尔沁人身居东蒙古草原,对外依赖亦不小,其中相当数量的物资,比如盐、茶、布都是从叶赫部那边运来,铁料亦有一部分来自叶赫部,而叶赫部则是来自大周辽东。

        如果叶赫部真的秉承大周的意志,断绝向科尔沁人的输送,那么科尔沁人就不得不绕道北面从建州女真那边输入,可是建州女真也不富裕,而且绕道那么远,其成本价格势必拉高,作为部落里边懂些门道的苏格尔很清楚这甚至比打仗更凶险。

        “哗啦啦”一骑从后边儿赶了上来,马腿上下满是泥浆,苏格尔眼珠一缩,脸色也迅速阴冷下来。

        “大人,托克善让我来报,河对岸二十里地发现叶赫骑兵,正在快速向西而来。”

        苏格尔和塔斋胸中同时咯噔一声,苏格尔是在想怕什么来什么,而塔斋却是不敢置信。

        难道叶赫部真的要配合大周对科尔沁人动手,他们就不怕日后科尔沁人和建州女真的报复?

        苏格尔吐出一口浊气,很显然叶赫部是选准时机而来的,哪有这么巧的事儿,不早不晚,等到自己这边打完草谷北返,而且正好这个距离也不远不近,眼见得距离三屯营都只有不到百里地了,他们就出现了。

        “有多少人?”

        “难以判断,他们倏分倏合,似乎是分成两部,但是一直保持着队形,……”

        苏格尔心中又是一紧,这是打算要全歼自己么?

        虽然他也觉得叶赫部不太可能下这种狠手,但是突然袭击打自己一个措手不及,顺带抢走自己一部所掳掠的人口财货倒是有可能,但看对方的架势却真的让人有些发慌了。

        从梁城所以北一路北返,走了这么久了,途中还歇息了一晚,现在兵无斗志,都想着早点儿带着这些人和货回去,这等情形下如何一战?

        “兄长,怎么办?”塔斋也有些慌了,先前嘴巴挺硬,但是真正听到叶赫部骑兵追击而来,这一千号兵马如何抵挡得住?

        “丢弃一切东西,赶紧沿河北上!”一咬牙,苏格尔就做出了决定,“要被叶赫部咬上了,我们就跑不掉了。”

        “兄长,叶赫部真的要斩尽杀绝?他们就不怕我们报复?”塔斋肉痛无比,这可是数百人口和无数粮食、金银衣物啊。

        “先保住命再说吧。”苏格尔恶狠狠地道:“现在叶赫部都能出兵到永平府来帮大周,你觉得呢?没准儿那金台吉就觉得他们有了大周作为依靠,可以为所欲为了呢?走!”

        一连串的命令下去,整个浭水沿岸的科尔沁骑兵陷入一片混乱之中,看得苏格尔也是心中发寒,若是叶赫部骑兵这个时候突袭,那可就真的是一场灾难了。

        塔斋抡着鞭子狠狠地抽打着舍不得丢下财货的士卒们,一边怒叱着让他们赶紧上路加速北逃。

        那些掳掠来的人都被丢到了一边儿,但是驮在马背上的布匹、衣物和粮食,还有一些金银细软,要让这些士卒们都丢弃掉,就实在太难为他们了。

        只是现在火烧眉毛了,却也不顾不得许多了,留下这些东西,一旦叶赫部骑兵追上来,谁还愿意殊死一搏?

        浭水在顺天和永平二府交界地带,有一个不小的曲折,河道在这里盘旋形成一个“几”字形,然后才一路向西,这一带苇草密集,树林丛生,只有距离河道大概百丈之外有一条寻常路人蹚出来的便道。

        左良玉不动声色地半蹲在草丛里观察着前方。

        两骑飞驰而过,甚至还间或射出一两支箭矢飞向周遭的草丛中,偶尔惊起一两支野鸡野鸭,幸亏距离拉得远了一些,否则真要见到箭矢朝着自己飞来,也不知道这帮士卒能不能稳得住。

        左良玉是对自己和贺虎臣、杨肇基的部下都不太满意,无论是新募集进来的永平民壮,还是那帮挑选出来的京营士卒,连差强人意都算不上,。

        但是正如冯大哥所言,蒙古人要逃了,只有这样一次机会了,自己要想不被黄得功拉得太远,而贺虎臣和杨肇基要想摆脱三屯营惨败的阴影进而得以在未来京营重组中重新占据一席之地,就只能搏这一把。

        这还是冯大哥大费周章才说动了叶赫部的骑兵出兵助阵,才能寻得这样一次机会。

        选择这一处地方也是很花了一番心思,为此他们三部都提前了两日便在这里埋伏了,这两日天气骤然转冷,光是冻伤患病的士卒都超过了三百人,若非强力弹压住,这些士卒只怕早就撑不住了,即便是这样,这帮家伙的军心士气还是低落了许多,弄得左良玉和杨肇基、贺虎臣三人都不得反复给士卒们打气许愿。

        对京营士卒用未来回京前途来承诺,对永平民壮就只能用钱银和免役来鼓舞了。

        科尔沁人还是相当谨慎的,即便是在面对叶赫部的“追兵”逼迫之下,也还是有斥候不断在前探索开路,只不过这种探索开路在慌乱之下已经有点儿走形式的模样了。

        左良玉一部是沿着河岸埋伏在草丛中的,这个几字形的弯曲使得这一段河岸呈现出西北——东南走向,而北风劲吹,河岸苇草树林猎猎作响,也可以很大程度避免偶尔士卒们发出的声响。

        三百丈开外的的土丘后,杨肇基紧紧的握了握手中的连鞘钢刀,目光死死盯住侧前方,消息已经传过来,科尔沁人的骑兵正在向这边疾行逃窜,贺虎臣部部将发起第一击。

        贺虎臣在左良玉部西南方向三里地外的一片开阔地背后,开阔地前端有一片断断续续的柞树林,由于地势过于平坦,为了防止被蒙古人觉察,他们不得不退的更远。

        贺虎臣忍不住看了一眼手下这帮已经换装了新式火铳的士卒们,如果再给他三个月,不,哪怕一个月训练时间,他都能有信心打好这一仗,但是现在,却不得不依靠三部的合力来打这样一场伏击战。

        想一想都觉得可笑,不过是千余骑,而且还是伏击战,己方七倍于对方的兵力,后边儿甚至还有叶赫骑兵助阵,冯大人都还再三叮嘱,如此小心谨慎,贺虎臣心中也是无比苦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