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庚字卷 第八十四节 与众不同

庚字卷 第八十四节 与众不同

        平儿算是明白了王熙凤的心思,浓重的忧虑情绪让王熙凤不敢把赌注押在冯紫英的心意上,或许这个时候冯大爷的确是喜欢二奶奶的,但是三五年后呢,十年八年后呢?

        二奶奶的担心并非无因,本身她就要比冯大爷大好几岁,而且又是嫁过人的,虽然她觉得冯大爷不是那种人,但是人心易变,初心难守,谁又能断言这一切呢?看看贾琏几年前在二奶奶面前的俯首帖耳,能想象几年后他就敢和二奶奶闹和离么?

        这也就难怪二奶奶一门心思要自立,要攒够家底儿了。

        “奶奶,你还是信不过冯大爷啊。”平儿幽幽一叹。

        “平儿,你没有完全明白我的意思。”王熙凤倒是很坦然,“我先前不是说了,他冯家一门三房,身畔女人难道少了?不说宝丫头、林丫头,单说宝琴还有那妙玉,甚至二丫头她们姿色差了么?比我逊色么?日后保不准还有呢,而这身畔女人一多,你觉得铿哥儿还会那么着紧一个只凭姿色侍人的妇人么?一方面,我不愿意把希望寄托在他的心意不变上,另一方面假如我能独立做好他不太看好我能做成的事情,你觉得我是不是能在心目中有一些特别不一样?”

        平儿眼中闪过一抹奇异的神采,下意识地点点头,“奶奶您是说……”

        “没错,他不是觉得贾赦在这桩事儿上做得很好么?不是不看好我的想法我能做得更好么?那我就是去试一试,要证明给他看,我王熙凤不是以色侍人的寻常妇人,男人能做到的,我一样能做到,甚至做得更好!”

        王熙凤语气里充满了决然,“贾赦那等人,只能盯着眼前这一片儿,我就要证明给铿哥儿看看,我王熙凤只要想去做,就能比贾赦强得多,哪怕他抢了先手!”

        “可是奶奶,冯大爷也说得有道理啊,三老爷这么些年闲散优游惯了,要想比赦大老爷做得更好,会很辛苦的,怕是难啊。”平儿皱着眉头道。

        “单靠我三叔怕是不够。”王熙凤也不是盲目自大,她也能审时度势评估,也清楚冯紫英对王子胜的评判是中肯的。

        “那奶奶打算怎么做?”平儿问道。

        “他不是在临走之前说了如果有什么可以联系那位汪先生么?说那位汪先生能够全权代表他,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也可以找那位汪先生,我打算去见一见那位汪先生。”王熙凤下了决心。

        虽然不清楚那位汪先生在冯紫英身边算是什么角色,但是王熙凤相信冯紫英这样交代,肯定算是对方的心腹,王熙凤对冯紫英的脾性也有所了解,当得起这般交代的,就不会不懂守秘原则。

        既然如此,她也就不惧于和那位汪先生一见,纵然对方猜测出一二来,冯紫英都不怕,她又有什么好惧怕的?再说了,她已经不是荣国府的琏二奶奶了,而是不过一个被和离的妇人罢了。

        汪文言在接到帖子时也是吃了一惊。

        作为冯紫英在京师城中的代言人,知晓他的人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

        说多是像冯紫英的一些同学都见过这个冯紫英的首席幕僚,作为正五品的一府同知已经有资格请幕僚了,只不过冯紫英将汪文言放在了京师城,更像是冯氏父子在京城中的代表。

        说少是因为汪文言并没有真正介入冯紫英具体公务,更多地还是从情报体系的建设和应对各种事务的建议来进行,很多时候还是居于幕后,大部分人都没有清晰意识到汪文言的真实身份。

        冯紫英在临行之前也给他交代过,涉及到京营将佐的赎人问题他不方便公开出面来运作,只能通过一些私下渠道,甚至还要适当控制这种赎人的进度,汪文言也明白这里边涉及到皇帝的一些态度想法,这上边冯紫英既没有瞒汪文言,而汪文言也能揣摩得出皇帝的心意。

        至于说来谁具体运作,冯紫英只说了是和荣国府贾家相关的人员,没说具体会是谁。

        不过汪文言也就只是起一个中转代言的作用,具体这边消息要传到永平府那边,看冯紫英如何与内喀尔喀人那边怎么交涉。

        “请问您是……”汪文言还有些吃不准,因为林如海和林黛玉的缘故,汪文言并非对荣国府一无所知,林如海是贾家女婿,林黛玉是贾家嫡亲外孙女,而贾赦贾政的身份汪文言也很清楚,但是这找上门来的是一个妇人,这就让他有些惊讶了。

        先前他还以为是不是林黛玉或者薛宝钗,这二女他都知道算是自家东家的嫡妻大妇,黛玉早就认识,薛宝钗也早就听说过,这些基本情况做幕僚的当然要了如指掌,但再多就没法掌握了。

        眼前这个妇人一看就不可能是薛家姑娘,分明就是一个少妇,荣国府的少妇,这和东家什么关系,为什么会找到自己这里来?

        “汪先生是吧?”王熙凤来之前也是经过几番斟酌的,若是喊别人上门,恐怕未必能行,但自己一个妇道人家,若是就这么径直上门,也显得有些唐突,只是她现在也别无选择。

        在和自己三叔见面商谈过此事之后,她就意识到恐怕冯紫英说准了。

        王子胜的能力很有限,只能在有限的圈子里边去活动活动,要想让他丢下面子束缚去物色发现那些不属于王家、贾家圈子范围之内的那些二三流武勋家庭,并主动去商谈这类事情,恐怕就别想了。

        但一时间她又的确想不出自己下一步该如何去做,而要让她放弃,她又绝不肯。

        所以最终她还是冒着被人轻视甚至影响名声的风险登门了。

        反正自己也就是一个被和离的妇人,而且不久也许就会搬离贾家,王家那边也回不去,那么这点儿名声似乎也就不必那么计较了,总而言之一切都没有实实在在的银子来得踏实。

        “正是汪某,不知道夫人……”汪文言有些吃不准,自己好像从未和妇道人家有过交道,而若是东家交待的,起码也应该先和自己打个招呼才对。

        “嗯,可能我来得有些唐突,我是荣国府人。”王熙凤自然不会通名报姓,本来自己这种行径已经有些惊世骇俗违反礼法了,再要报名那就更夸张了,还不如含含糊糊说个大概,“铿哥儿临走之前曾经和我说过,若是有事儿可以来找汪先生。”

        汪文言更觉纳闷儿,京师城中的妇道人家难道就这等放肆,不尊礼法了么?

        不过他也懒得去多管这些闲事儿,点点头:“原来是大人叮嘱的,不知道有什么需要汪某做的?”

        王熙凤见对方彬彬有礼,语气里也没有什么意外惊讶,心里稍微踏实一些,这种事情她也是第一遭,却又不得不亲自前来,便是交给平儿都不可能。

        “妾身现在遇到一些难事,铿哥儿也交代若有难处,便可来找汪先生。”王熙凤也不绕圈子,一咬牙道:“不知道铿哥儿可曾与汪先生提及过京营将佐赎回一事?”

        汪文言吃了一惊,这事儿冯紫英当然说过,但难道大人居然交给这个妇人来办?这未免也太不靠谱了吧。

        见汪文言颇为吃惊,王熙凤心中却有些得意:“看样子汪先生是知晓此事了,铿哥儿不太方便亲手经办此事,将此事交给了几人,妾身也算是其中一人,……”

        汪文言不语,只是静听对方介绍。

        王熙凤也不客气,径直把自己的情况以及之前自己的一些想法和盘托出。

        既然要做事情,现在又遇到了难处,而自己也别无选择,冯紫英又能专门托付,王熙凤索性就更坦率一些。

        汪文言也没想到对方如此坦诚,难道东家真的把自己身份也毫无保留地告知了这个妇人?这个妇人和东家是什么关系?

        听完对方介绍,汪文言总算明白了,原来这就是贾琏的妻子,王子腾的嫡亲侄女,只不过已经和贾琏和离,身份就显得有些尴尬了。

        耐心听完王熙凤的叙述,汪文言惊讶之余也明白对方来意了,“夫人的意思是想要让汪某为您提一些建议想法,嗯,因为您觉得您的三叔,也就是王总督之弟难以胜任这份责任?”

        “对,我三叔多年未历世事,我和他谈过,他自己也觉得难以做到,或者说只能在我们贾王两家熟悉的范围圈子里想些办法,但这已经被荣国府贾赦先行一步了,这一点我们有重叠,……”

        王熙凤点头,汪文言明白:“那不知道夫人在京中还有哪些可靠可用之人?嗯,比如王家和贾家,不必拘泥于身份,如夫人所言,您可以想办法在四王八公十二侯中通过女眷来打通关节,联络一些人,但是这个群体毕竟是少数,您想要拓展更多的目标,而这些目标贾赦也很难触及到,你原来接触的圈子也不属于此列,那么是否可以考虑在王家或者贾家中找这样的人呢?身份不重要,只要在外边儿活动能力强,交际广,哪怕是混不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