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庚字卷 第八十三节 凤姐儿的遐思

庚字卷 第八十三节 凤姐儿的遐思

        王熙凤睡了一觉起来之后,就觉得自己已经恢复了精气神。

        她很清楚自己没有太多时间了,随着贾琏回归的时间进入倒计时,自己要么最终一番挣扎可能会博得一些府里人同情怜悯之后还是会被扫地出门,要么就是保持自尊的提前主动离开,她只能选择后者。

        老祖宗和姑母也帮不了自己,贾琏毕竟是荣国府嫡长子,而自己没能生下一个儿子更是先天短板,如果贾琏能带着一个儿子回来,哪怕是一个妾生子,一样足以让贾琏理直气壮的获得府里绝大多数人的支持或者默认。

        这种情形下,自己主动离开还能保持几分尊严,但是要做到这一点,甚至日后还想在包括老祖宗、姑母这些人面前保持一种平等的姿态,她就需要更丰厚的家底。

        没错,冯紫英和自己有了肌肤之亲,也不是那种提起裤子不认账的薄情人,王熙凤甚至能确定冯紫英对自己似乎有着某种特殊的感觉,但是她却不想把一切寄托在一个男人身上,起码不能一棵树上吊死,尤其是想到宝钗和黛玉会是这个男人的嫡妻大妇,她就更不是滋味。

        所以她必须要在离开贾家之前,拿到足够的东西。

        原本她都胸有成竹,但是冯紫英的提醒还是让她有些不自信了,二叔不在,三叔王子胜究竟能不能做到,的确是一个问题。

        “平儿,你说铿哥儿所说的我三叔那边未必能胜任,弄得我现在都有些心里不踏实了,你觉得呢?”王熙凤端坐在炕榻上,沉吟着问道。

        站在一旁的平儿一愣之后,想了一想:“三老爷这么些年的确没怎么做事儿,往日里二老爷在京里的时候也经常责骂三老爷成日优游,不务正业,不过奶奶,您现在真要打算做这桩事儿,如果贾家这边没有人,恐怕也只能找三老爷才是,大爷还在金陵,而且奴婢也听说大爷在金陵也是……”

        自打和贾琏和离之后,王熙凤和平儿在话语上也开始逐渐改口,像这大老爷二老爷大爷二爷这等言语,就未必再像以前那样特指贾家人了,对娘家王家的男人也一样要用此称了。

        平儿是自小就跟着王熙凤的,然后又一直陪嫁来到贾家,对王家那边情况并不是陌生,甚至也还和王家那边许多昔日的同伴有些联系。

        只不过王熙凤的父亲已逝,只剩下一个还在金陵的大哥王仁,王家这边二房三房,也就是王子腾和王子胜都早已经搬到了京师,所以平儿对王家这边情况还是有所了解的。

        听得平儿提到自己兄长是话语一顿,王熙凤眉宇间也是掠过一抹恼怒,自己那位兄长的表现她何尝不知,在金陵城里也是一个舅舅不疼姥姥不爱的货色,几次向二叔提出要到京师城来,都是被二叔坚决拒绝,平儿没说下去也是给自己留颜面。

        “我大哥就不必说了,我从来就没有指望过他,哼,我和贾琏和离,你看看他写来的信,是说的人话么?”王熙凤越想越气,“二叔三叔虽然心里也不高兴不乐意,但是起码也还要照顾我的颜面,不会当面说什么,倒是他这个当大哥,说些话比狗屎还臭!我就是不挣这个银子,也不会去找他,更何况找他只怕我不但挣不到银子,还得要自寻烦恼吧。”

        “奶奶也莫要生气,大爷也就是那样的人,否则二老爷为何坚决不同意他来京师城?”见王熙凤又有些气恼起来,平儿赶紧宽解。

        “哼,我才懒得生他的气,只是若是我三叔也做不下来,你说我还能找谁来做这桩事儿?”王熙凤一只手撑在炕几上,有些犯愁地道。

        “奶奶,大爷不是说了么,让您也莫要太过于纠结于这上边儿,奴婢看大爷也不是一个薄情之人,日后也不会不管咱们,……”

        平儿的话落在王熙凤心里却又勾起了几分愁思,王熙凤摇摇摇头:“平儿,我倒不是说铿哥儿这个人不值得信赖,但是你要想想,我和宝丫头、林丫头她们不一样,我既不是黄花大闺女跟的他,又不可能让他明媒正娶抬进门,甚至连妾都算不上,要算就只能算个外室,你说铿哥儿图我什么?”

        平儿一时间无言以对。

        “我记得好像我和林丫头、宝丫头在一起的时候,林丫头好像念过一句话吧,说是唐代一位诗人写诗序言,嗯,好像是这么说的,大凡以色侍人者,色衰则爱驰,爱弛则恩绝,意思就是如果一个女人只是靠着自己漂亮去取悦男人,那么一旦年老色衰,那么男人就可能不再喜欢,甚至弃之如敝履,再无恩义,……”

        王熙凤的话语里充满了哲理感悟,身子也靠在背后的靠枕上:“我知道铿哥儿现在这般痴迷于我的身子,但男人么,许多都是这样,但能持久么?我不是说铿哥儿就是薄情寡义之辈,但是如果到那时候我年龄大了,姿容不再,纵然他还念着以前的好,可既不是妻,又不是妾,这等尴尬身份,他只怕也会来的时间愈少,难道你要我去求他多来我这里么?”

        “奶奶!”平儿眼圈也忍不住红了起来,“何至于此?大爷不是那般人,……”

        “我说了,我也没觉得铿哥儿就是那般人,但是我们得面对现实,他一门三房,沈氏,宝丫头、林丫头不说,还有宝琴作媵,那妙玉本来也说是要给他作媵的,现在居然不知天高地厚还要拿捏一番,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以为自己有几分姿色就不知道姓啥了,一个教坊司犯妇之女还敢猖狂,哼!这还没说大老爷没准儿还要把二丫头许给他做妾,你说这等情形下,他又是一个有志于国事的,又有多少精力来顾及得到咱们?”

        王熙凤话语里充满了萧索和自嘲。

        “奶奶,您也太悲观了。”平儿定了定神,斟酌着言辞,“您也说了冯大爷兼祧一门三房,可是您看他现在也娶了妻纳了妾,还有几个收了房的丫头,但这都一年了,除了沈氏有了身孕外,据说连独宠后房的两个姨娘也都没能怀孕,奴婢还听说其实连金钏儿、香菱她们几个也早就收了房,甚至也没有避孕,但也是一无所出,奴婢听说冯府太太甚是着急,所以这才想要早些让宝姑娘和宝二姑娘早些过门,但以奴婢看,宝姑娘或许还好一些,宝二姑娘的体格怕也……”

        王熙凤还没回过味儿来,平儿又道:“奶奶这身子一看就知道是个能生养的,若是能一发中的,……”

        王熙凤脸骤然红了起来,她突然意识到平儿在说什么了,这几日本来就是自己易孕日子,平儿当然清楚,昨日自己和冯紫英又是梅开几度,当时晕晕乎乎,也没怎么在意,下来之后也有些担心,又有些期盼,所以平儿才会这么说。

        “小蹄子,你胡说些什么!”心里再怎么复杂心思,但是表面上王熙凤还是要叱责一番的。

        平儿何等了解自己这位主子,不以为意地道:“若是奶奶真的能替大爷生下一男半女,若是大爷府里那位生下的是女儿,而奶奶又能先生下一个儿子,您说冯府太太……”

        一句话说的王熙凤都忍不住怦然心动。

        冯家老爷在辽东戍边,已经年过花甲,又只有冯紫英一个儿子,只怕是盼一个孙子早就盼星星盼月亮了,若是真的像平儿所言,就算是自己身份太过于尴尬,不能见人,但若是生下一子,那这个儿子没准儿还能得到冯府的承认,得到承认就能算一个庶长子。

        至于如何编一个来历出身,王熙凤倒不担心,这等高门大户倒是有的是办法手段。

        只是纵然儿子能得出身,自己呢?

        缓缓摇头,王熙凤低声道:“平儿,怕是没有那么简单。”

        “奶奶莫不是担心大爷不肯让冯府老爷太太知晓?”平儿以为王熙凤担心这个,“奴婢倒是不觉得,像那冯大爷身边的瑞祥、宝祥二人都是冯府自小养大的,其他事情不好说,但奴婢觉得恐怕这等事情是不敢瞒着冯府老爷太太的,而且奴婢以为大爷也不会瞒着冯府老爷太太,……”

        “平儿,我不是担心这个,你可知这等高门大户固然看重这香火子嗣延续,但是我这个身份太……”王熙凤摇摇头,“若是真的到那一步,他们怕是会想方设法要把这个孩子拿走,随便在府里边寻个女子找个由头便说是她怀起生下的,……”

        平儿一凛,但是仔细一琢磨,倒是觉得很有可能,若是换了是自己,也许冯府那边随便把自己接回府里,通房丫头也好,妾室也好,都能随便安排,但是这二奶奶的身份,却太过尴尬,便是那边都不好随意解决,以免遗留笑柄。

        王熙凤自我解嘲地笑了笑:“平儿,现在说这些未免太过无聊,所以咱们还得要靠自己,不靠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