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庚字卷 第七十九节 平衡(补昨天更)

庚字卷 第七十九节 平衡(补昨天更)

        “凤姐儿,你这话可还真的有点儿伤人心啊。”冯紫英脸上露出一抹讥讽,“你什么时候见过我说话不算话了?又或者我这个人待人如何,待你如何,难道你自家心里没有一点儿感觉,说这话也不怕昧良心?”

        王熙凤被冯紫英怼了一顿,却难得的没有着恼,目光直视直勾勾地看着对方:“铿哥儿,你可要想清楚了,我没打算嫁进你们冯府,你我之间便是有些情意,但是若是生儿育女那边是另一说了,便是我不能入你冯家门,但是真要有了孩子……”

        冯紫英悠悠地道:“凤姐儿,你不就是想要说若是有了孩子,孩子该怎么办,你该何去何从么?”

        王熙凤点点头。

        “我说了,我没把你当外室,但现实如此,你也没法进我们冯家门,你和平儿现在若是想要另嫁,我觉得一来可能没合适的,二来你也未必看得上寻常男人,现在既然跟了我,我当然不会不管。”冯紫英语气越发平静,“生下一男半女,你若是想要他(她)跟我姓冯也好,想要留在你身边作为你的依靠归宿也好,我觉得都可以,而且我也承诺一点,无论怎样都不会不管,而且我也会告诉他(她)我是他(她)父亲,至于说以后怎么办,我想我们还有足够多的时间来慢慢考虑,不是么?”

        冯紫英字斟句酌,但是话语里流露出来的格外坚定却是不容置疑,连王熙凤和平儿都能清晰感受到其中的决心。

        王熙凤不做声了,倒是平儿抿着嘴笑道:“大爷这般情深意浓,奶奶自然是感受得到的,大爷也莫要觉得奶奶疑心太深,将心比己,您想想若是您处在奶奶这个处境,兴许会更担心和疑虑,不是么?”

        “平儿,你这丫头倒是牙尖嘴利,我能理解凤姐儿此时的心境,所以我才会说,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冯紫英摊摊手,“说再多,不如做一件,嗯,我要做的就是履行我自己的承诺,不是么?”

        平儿瞅了一眼王熙凤,见对方不做声,便接上话:“奶奶是个要强性子,爷也知道,方才奶奶也说了,大老爷能做的事情,奶奶可以做得更好,爷何不把这桩事情就交给奶奶去做?”

        “平儿,你哪里知晓其中的难处。”冯紫英摇摇头,“凤姐儿要去做,我不反对,你要让王子胜介入也需要你自家斟酌,王子胜闲散多年,其能力与王子腾相比是天壤之别,我看他未必就能比贾赦强,再说了我答应了贾赦,自然也要守信,而且四五百将佐军官,贾赦现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不过就联系上三四十人,你以为这桩活儿就那么好做,银子那么好挣?”

        听见冯紫英说到正事儿,王熙凤暂时抛开了先前的种种惶惑迷茫,把注意力集中眼前正事儿上来,“铿哥儿,照你这么说,这其中还有什么难处么?”

        “当然。”冯紫英坦然道:“一是贾赦恐怕已经把贾家熟悉的武勋们联络得差不多了,这一部分人可能也和王家,或者说你们的目标群体重叠很大;二是你现在不能再用贾家身份来作保,用王家身份,那么王子胜愿意不愿意,或者说他能不能在不经过王子腾的同意前就先介入做起来,他有这个决断能力么?三是就算一切顺利,你和王子胜还需要好生商计具体的运作,在你方便出面的情形下,王子胜怎么来谈,也要有个详细的准备,……”

        王熙凤一一记在心上,她这个人的优点就是能迅速把公私分开,冯紫英的话已经相当于是替她的未来兜底了,至于眼前的事情却是自己为自己的未来多积攒几分家底儿,以便于自己日后真有什么,不至于太过于看别人白眼。

        想到在贾家这么多年,突然可能要搬离荣国府,就这么寥落几人独居,王熙凤内心还是有些惶恐担心和畏惧的,只是现在她却只能强作镇静。

        似乎是看穿了王熙凤的外强中干,冯紫英心里也涌起一股怜惜之情,一日夫妻百日恩,自己和她好歹也是有几分露水姻缘的味道了,至于说日后能不能一直走下去,谁也无法预测。

        当然从自己这个角度来说,在这个时代本身就是女人背负更多的道德责任包袱,相比之下男人更容易获得世俗舆论的认同,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对女人,对王熙凤来说,也是不公正的。

        不过冯紫英内心还是很坦然,只要王熙凤真的要死心塌地跟着自己,自己自然不会负她,真要有什么事情,他也会一力担扛,最终还是要看王熙凤自己。

        就像这桩赎人的事情一样,冯紫英虽然也认为王熙凤可以做得到,但是内心深处也不太认同由王熙凤自己来做,不过在王熙凤真的下了决心要做这件事情之后,他也会不遗余力的支持对方。

        马车缓缓行驶到了预定的地点,在这里下车,王熙凤会和平儿走到与府里马车约好的地点,再乘坐荣国府马车回去。

        “凤姐儿,我在这边有人,地点和人我也交代给你了,有什么需要你就直接安排人和他联系就行了,这事儿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做成的,慢慢来,几百号人,蒙古人那边也不可能一下子就给我谈好,所以也不必太着急,我心里有数。”

        在马车行驶到一处巷尾拐角时,缓缓停下,王熙凤和平儿准备下车。

        冯紫英轻轻在王熙凤丰臀上拍了一记,惹来王熙凤一个白眼,然后冯紫英又揽过在后边的平儿,把鼻尖贴在平儿的脸颊上,然后亲吻了一下,“平儿,好好侍候你家奶奶,日后爷自然不会负你们俩。”

        平儿妩媚的回应了冯紫英一个吻,这让冯紫英也感到惊讶,以往这个俏丫头可都是被动承受,没想到在离别之际,居然也敢主动大方起来了。

        “爷也小心自己身子,莫要像……”话没说完,平儿就被正欲下车的王熙凤狠狠扭了一把,平儿哎哟一声:“奶奶,奴婢可没说你,……”

        轻笑声中,二女都带好帷帽,小心翼翼地下车,然后悄然离开。

        躺在马车里会为了好一阵,连宝祥和关老幺都以为爷在马车里睡着了,才听得冯紫英悠然道:“走吧,回府。”

        强忍住身子的酸麻,王熙凤从马车上下来,带着平儿径直回了自己院子,在门口的林红玉看着平儿扶着二奶奶进屋,只觉得今日二奶奶步履好像有些蹒跚,怎么和前几日有些相像?

        不是说二奶奶去街上选一选年前的布料和香药么?怎么这一去这么久不说,还似乎劳累不堪的模样?

        怀着有些疑惑,林红玉走近西耳房门口,便听得王熙凤在吩咐平儿:“我要歇息一阵子,你再去打一盆热水来,让红玉来帮我擦拭一下身子,……”

        “奶奶,还是奴婢来吧,你那身子上……”话语这个时候一下子低了下去,似乎有些吃吃轻笑,又听得二奶奶一声笑骂:“小蹄子,少在那里胡说八道,哪有那么夸张?”

        “奶奶那是自家不知道,奴婢在外边儿可是听得真切,屋面瓦都快要被震下来了,那炕榻也不知道,……奴婢都深怕围墙外都能听得见,……”

        “小蹄子,你再在那里瞎说,小心我撕烂你的嘴,……”王熙凤似乎有些假怒似羞,声音却不太大。

        “瞧瞧,这红肿的……,也不知道……可真能下得了手,……”

        平儿话语越发含糊不清,似乎是在说二奶奶受伤了,这让耳房门外的林红玉也是大惑不解。

        难道二奶奶出去还受伤了,摔了一跤?但说这下得了手是什么意思?难道还是谁敢打伤了二奶奶,这还了得?但怎么听二奶奶的话语里却是没什么疼痛和恼怒的样子,那笑声似乎也有些腻人呢?

        “谁?”一不小心往里靠得近了一些,耳房门咯吱一声挪动了一下,平儿立即警觉地问道。

        “姐姐,是我,小红,奶奶和姐姐回来了,要不要我……”林红玉乖觉地应道。

        “小红啊,去烧一大缸子水,奶奶要洗个澡,……”平儿立即转出屋里来,瞥了一眼林红玉,看对方一脸平静,应该是没听到什么紧要的话。

        虽说这丫头看起来踏实勤快,也听话,但是她是林之孝的女儿,和贾府这边牵连太深,虽然二奶奶很喜欢她,但有些事情平儿还是不得不防一手。

        起码在没有获得绝对信任之前,平儿知道这等机密之事,除了二奶奶和自己外,其他人是万万不能知晓的。

        “要不我来替奶奶擦洗身子,……”

        林红玉的殷勤却被平儿婉拒,那等一堆羊脂白玉般的身子上,各种触目惊心的痕迹,哪里能让外人察看?

        “不用了,小红你去烧水便是,奶奶困倦了,我来侍候就行了。”平儿摇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