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庚字卷 第七十八节 归宿(第一更求月票!)

庚字卷 第七十八节 归宿(第一更求月票!)

        应该说尤老娘一片心是好的,她的想法也很简单。

        现在冯紫英身份非比寻常,自己两个女儿已经是对方正经八百抬入府的侍妾,身份已定,这对于两个有着胡人血统的女孩子来说,简直是无上的荣耀了,为此尤老娘没少向外炫耀,就连跟着她的张妈也是百般夸赞她把女儿管得好,才能让冯大爷瞧上纳入府中为妾。

        正如尤老娘自己所言,也幸亏她把两个女儿管得甚严,哪怕是三姐儿自幼习武,她也要求二女一定要洁身自重,千万不能在外边儿有闲话传出来,到那时候要找个好人家就更难了。

        没想到三姐儿因缘巧合还遇上了冯大爷,冯大爷还挺喜欢二姐儿和三姐儿这种模样。

        尤老娘很清楚传统一些的大户人家是绝对不会接受二姐儿和三姐儿这种带有明显胡人血统的模样,即便是感兴趣也不过是一时兴起尝个鲜,事后提起裤子就可能不认账,绝不可能带回家中。

        可冯大爷还真的就说到做到,还真的把二姐儿三姐儿抬回冯府了,也幸亏二姐儿三姐儿葳蕤自珍,身子都是干净的,都还是黄花闺女,否则二女也不可能有进府的机会。

        正因为如此,尤老娘在断定不会是未婚女子而是妇人之后剩下的也就是好奇和担心。

        好奇是究竟哪家妇人能把冯姑爷给迷住,担心是冯姑爷被这些说不定练就一身床上功夫的狐媚子给沾上身就难得脱身,日后闹出事端来,也对冯姑爷不利。

        她可真心是把冯紫英当作自己和两个女儿日后的依靠,替冯紫英这个姑爷担心。

        马车一直没有出来,尤老娘琢磨了一下,看看时间不早,她便悄悄蹩进巷子里,小心翼翼地回到了自家屋子外,门依然关着,而那马车就在门外候着,驾车的关老幺尤大娘是熟识的,是冯家的家生子,所以尤老娘不敢靠太近。

        好在这个巷子并非大街,略有曲折,而自家宅子前面便有一处刚好闲置的大宅,这桩大宅大门略微向前凸出,正好遮掩住了视线,尤老娘也不在乎形象什么的,便假作在大宅门前休息,靠在门楼后便能看到这边儿。

        又歇了小半个时辰,门终于开了。

        尤老娘便看到两个女子跟着冯姑爷款款而出,两个女子先上车,冯大爷打量了一眼四周,这才上车。

        马车缓缓驶过尤老娘的面前,尤老娘有些遗憾,虽然能看清楚两个女子的身形模样,但是二女都带了帷帽遮帘,看不清脸,但从二女的身形体态上,尤老娘还是能一眼看出那前面是个妖娆妇人,后边儿那个倒像是未经人道的处子。

        马车辚辚,驶过尤老娘身前,尤老娘所在门楼后,宝祥跟着在马车另一边,并没有注意到尤老娘,而从车厢侧面被风晃动的窗帘里尤老娘却不经意瞥到了一张已经取下帷帽的面孔,笑靥如花,含羞带怯,却不是那荣国府琏二奶奶身边的平儿是谁?

        这个景象烙在了尤老娘的脑海中,让尤老娘深刻无比,难以忘怀。

        是平儿姑娘?那另外一个妇人是谁?难道是……

        尤老娘不敢往下想,荣国府里年龄合适的妇人屈指可数,一个珠大奶奶,一个琏二奶奶,这尤老娘也是清楚的,平儿是琏二奶奶的贴身丫头,这妇人身份似乎就不问可知了,当然也有可能是珠大奶奶,但那一样骇人听闻。

        一个是和离的妇人,一个是守寡多年的寡妇,都是二十来岁,正当青春韶华,这遇上了冯姑爷这样的英武人物,只怕还真的合不拢腿了,这似乎也就说得过去了。

        马车缓缓消失在巷子口,尤老娘心中百味陈杂,这都说宁国府除了那对石狮子干净,其他都脏,所以尤老娘是坚决不允许二姐儿三姐儿去宁国府,有什么话有什么事儿可以自己去带话和办事儿,大姐儿要想两位妹妹了,也可以到冯府来做客,但是却不准两个女儿去宁国府,就是怕有闲话,日后有碍自己两个女儿的清誉。

        尤老娘很清楚像自己女儿这种侍妾身份,不比嫡妻大妇,一旦声誉没了,那就再难在冯府立足了。

        现在看来这荣国府似乎也差不多,一样充满了某些不可言喻的调调。

        想想也是,这荣国府里几乎没有正经主子了,两位老爷年龄大了,而下一辈的主子,珠大爷死了,琏二爷外走去了扬州,剩下宝二爷据说是个懵里懵懂过日子的痴人,环三爷倒像是一个成器的,但是平常都在城外书院读书,鲜有回来,剩下如兰哥儿和琮哥儿都是乳臭未干,这等阴盛阳衰的情形下,只怕见着冯姑爷这样名满京都的昂扬男儿,发生一些事情也就顺理成章了。

        冯紫英自然没想到那马车经过,风无意间撩起的窗帘让上了车取下帷帽的平儿竟然被尤老娘看了一个清楚,换了是外人,看到平儿的脸,也一样不知道是谁,或者认得平儿也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情,可恰恰是一切都知晓的尤老娘看见了,这就不一样了。

        平儿是刚起身给冯紫英让出一个更宽敞的位置以便于这对男女还能在车上腻歪时,起身探头被尤老娘看见的,她一样不清楚发生了这一幕,此时的她还在羞红了脸看着这二人在车厢另一端亲昵。

        说好了正事儿的王熙凤全身舒爽,哪怕是冯紫英的毛手毛脚,也只是被她啐了一口,但在冯紫英的坚持下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

        一直到冯紫英魔掌在她绣袄内摩挲着要解她肚兜系带,这才白了冯紫英一眼,恼怒地低声道:“铿哥儿,你这是要把我身上这点儿东西都拿回家么?”

        冯紫英却大模大样的涎着脸:“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嗯,玫瑰自取,满屋芬芳,呃,我自取回家,自然就是满室留香了。”

        被冯紫英的耍无赖给打败了,王熙凤用胳膊压住冯紫英还在肆虐的手,哀求道:“铿哥儿,莫要如此,……”

        冯紫英却悠悠一笑:“凤姐儿,我这明日一走,只怕又要两三个月才回来,就不容我留点儿念想么?”

        听得冯紫英这么一说,王熙凤情念百转,心便软了,手臂一松,冯紫英便探囊取物到手,从绣袄衣襟里抽出来,放在鼻尖,深吸了一口,这才满足地塞入自家怀中。

        “德性!”王熙凤无奈地翻了一个妩媚的白眼,看得冯紫英心中又是痒痒。

        只是这等环境下断无可能了,今日一别,也只能等到年末自己娶二薛时候了,不过那个时候便是回来也忙得不可开交,怕是没什么机会一亲芳泽了。

        平儿也是被二人的这般小动作给弄得闭眼也不好,睁眼也不好,只能把脸扭到一边,装作没看见,未曾想到突然间一只手却把自己腰肢勾住,一下子就拉了过去,惊得她忍不住叫了一声。

        车厢外宝祥倒是耳尖,但是也装作没听见,倒是那赶车的关老幺瞥了宝祥一眼,见宝祥眼观鼻鼻观心,昂首阔步走路,毫无表示,也是心领神会,自顾自赶车了。

        车内春意融融,王熙凤对冯紫英的动作也是视若无睹,斜靠在靠枕上,一只手腕撑着香腮,“铿哥儿,平儿可还是黄花处子呢,还是给她留点儿颜面,要收房也得要选个合适时间,莫要太轻慢了,那也对不起平儿跟着我这么多年,对你的一片赤诚了。”

        听得王熙凤这么一说,冯紫英倒是松开了俏平儿的腰,不过平儿倒也没有挪开身子,只是静静的依偎在一边,却不做声。

        “凤姐儿这话在理,不过什么时候合适,还要斟酌一下,爷对心甘情愿死心塌地跟着爷的人从来不会薄待,再怎么也要安排一个好归宿,……”

        冯紫英话音未落,王熙凤嘴角上浮起一抹似笑非笑的神色:“铿哥儿,你这可是在暗示我么?”

        “凤姐儿,随你怎么理解,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冯某人对自己还是有这份自信的。”冯紫英傲然道。

        王熙凤脸上掠过一抹触动之色,但瞬即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若有若无的揶揄:“那我若是心甘情愿死心塌地,铿哥儿打算给我一个怎么样的归宿啊?”

        她不可能嫁入冯家,冯家现在是三房,其中两房大妇都算是自己的表妹,她也清楚自己不可能和她们争什么。

        冯紫英却是满不在乎,伸手却在王熙凤腹部拍了拍:“归宿么,就要看你自家肚皮争不争气了,你这若是肥田沃土,替爷生个一男半女的,难道爷还能把你们娘儿俩丢下不管不成?”

        王熙凤一惊,虽说也想过替冯紫英生儿育女,但也只是想想而已,毕竟冯紫英愿意不愿意还真不好说,有些话也未必能当真,但今日这冯紫英却如此坦然坚定,什么意思?

        “铿哥儿,你这可是真心话?”王熙凤一时间还不敢相信,她还真怕对方不过是一时嘴甜,糊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