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庚字卷 第七十五节 莫测女人心

庚字卷 第七十五节 莫测女人心

        尤老娘内心固然好奇,不过她却是一个知趣的妇人,对此并不太在意。

        自己两个女儿不过是侍妾,只要姑爷对两个女儿好就行了,而从冯紫英对自己两个女儿和自己的态度来看,这位冯姑爷是个有情有义的人,至于说喜欢女色,这有点儿身份的男人,又有几个不好这一口?

        “姑爷,那需要不需要老婆子……”尤老娘试探性地问道。

        “不用,老娘,那边屋子都还留着吧?”冯紫英摆摆手,他是问原来尤二尤三住的厢房。

        “欸,留着呢,留着呢,老婆子没事儿就去打扫一番,也就琢磨着万一那一日姑爷要临时用,……”尤老娘嘴巴也格外利索,丝毫不觉得这话里边有什么不对,哪有女儿给人做妾,却还觉得姑爷外边找女人理所应当的?

        “那就行了。”冯紫英看了尤老娘一眼,“我在这里歇一下午,晚饭前就要走,……”

        尤老娘又是秒懂,鸡啄米一样地猛点头,“老婆子正说去石灯庵里去坐一坐,那明净老尼前些日子说老婆子后半辈子有了依靠,一直说要好好和老婆子算一卦,老婆子正说去那边儿坐一坐,那张氏也说家里有点儿事,正好让她也回去看看,……”

        冯紫英早就知道这尤老娘是个机敏人,闻弦歌而知雅意,甚至能猜出自己今日来是和别的女人幽会,但是人家却半句不提,自己稍许一说,人家就立即配合。

        “嗯,二姐三姐这段时间在永平府也没回来,我明日便要回永平府,这一次回来得匆忙,也没带什么回来,这里有五十两银子老娘拿去买些布,做几件衣衫,……”

        冯紫英话音未落,尤老娘已经把头摇得拨浪鼓一般,“那如何使得?老婆子不是不知好歹的人,姑爷待二姐三姐儿和老婆子都是极好了,老婆子现在有吃有喝有用,还有人侍候,每日里就是享受,哪里还能要姑爷的银子?切莫如此,……”

        冯紫英有些讶异,他没想到这尤老娘居然还这般懂事,倒也高看了几分。

        “也罢,老娘若是寻常有什么需要的,只管和二姐三姐说便是,二姐三姐没回来,也可以和府里金钏儿说,……”

        冯紫英也不多说,点点头,尤老娘已经忙不迭地去把东厢房那边打开了,果然如尤老娘所言,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看上去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却也格外清爽。

        冯紫英很满意,抬脚便进屋里,歪在炕上,那边尤老娘又早已经把自家屋子里的炭盆捧了过来,很快屋子里便热了起来。

        “姑爷就在这里好生休息,老婆子就先走了。”尤老娘见一切收拾停当,这才虚掩着门,自顾自的离开了。

        冯紫英也有些感触,这尤老娘虽然接触次数不算多,但是和她两个女儿相比,在人情世故上却是强太多了,三姐儿就是一个啥也不想多管多问的直爽性子,而二姐儿倒是有些方面捡着了尤老娘性子,但是在精明能干上却还差了一大截,也许是年龄沉淀的缘故,也许日后生下一男半女之后会慢慢成熟起来。

        王熙凤和平儿是让贾府马车送到了长安街上的单牌楼边儿上,这里是最热闹的商业区,许多绸缎和香粉铺子都在这一片儿,大户人家的马车也大多就在这一带听候。

        二人下了车,便假意进了一家绸缎铺子,随便看了一阵,便蹩了出来,再沿着街边儿上走了一段,便看到了宝祥带着马车来了。

        二人也不做声,只管放下帷帽遮帘,径直上车,便是车夫都不知道二女究竟是何来路,但是宝祥既然不吭声,他也就只管赶着车边走,内心里也大体知道这又是大爷在外边儿养的外室,难怪又带到马巷胡同这边儿来了。

        马车一直到了院子门口,没法进去,王熙凤和平儿这才下车,放下遮帘,缓缓进了院子,宝祥这才把外院门关上。

        平儿推开内院门,见里边倒也干净清爽,似乎是有人居住,但是却没有人,只有东厢房那边有动静。

        两人都不说话,一直走到门口,冯紫英已经看见了王熙凤和平儿的声影,便跃起身来,赤着脚敞着衣衫走出来,一把左拥右抱,大大咧咧地道:“怎么这会子才来?”

        王熙凤和平儿都被吓了一大跳,虽然有过肌肤之亲了,但是这却是大白天.

        正午的阳光光线透过窗棂钻进来,抛洒在炕头整洁的猩红褥毯上,光线散射在空气中,因为冯紫英起身带动尘埃浮动,似乎是预示着什么。

        几乎是同时,二女都挣脱了冯紫英的搂抱,王熙凤是面带薄怒,而平儿则是羞燥难抑。

        挣脱的同时,平儿忙不迭地窜出厢房门,丢下一句话:“奴婢去关内院门,奶奶先和大爷说说话,……”

        王熙凤被平儿的突然逃窜弄得有些措手不及,面对脸上露出快意笑容的冯紫英,一时间手足无措,赶紧后退两步:“铿哥儿,我是来和你说正经事儿的,……”

        “正经事儿也得要上炕再说啊,难道就这样站着说话?”冯紫英也不在意,他能揣摩出王熙凤此时混杂着种种情绪的心境。

        对陌生环境的紧张,白日里这种时候的担心,第二次接触的羞燥和渴望,还有想要打探甚至介入事务的某种期待,当然或许还有某些有过肌肤之亲之后将自己作为依靠的些许思念,总而言之,王熙凤此时对自己的感觉应该很复杂而微妙。

        王熙凤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门外,却见平儿已经把内院门门闸闸上,但是却只是在院门处四下打量,大概是在观察这座院落的情况,看样子是不肯过来了。

        心里稍微放下一些,想要去关上虚掩的房门,王熙凤却又觉得这样太过露骨,抹不下颜面,正犹豫间,冯紫英却已经一个箭步过来,猛地一下子就抱起了王熙凤,在王熙凤捂嘴惊呼声中把对方放在了炕上。

        王熙凤的剧烈挣扎却一声不吭让冯紫英略感意外,再一看对方眼眶似乎也有些泪影,冯紫英意识到自己还是有些唐突了。

        先前以为这妇人要么是想要介入赎回京营将佐一事捞些银子,要么就是贪恋那一夕之欢还想要梅开二度,又或者二者兼有,但是现在看来这女人对自己似乎还不完全是如此,好像还夹杂着某些其他的情分在里边,若是自己在鲁莽一些,只怕这桩孽缘就要戛然而止了。

        冯紫英的动作一下子柔缓起来了,也没有再去解王熙凤棉裙下的小衣的汗巾,而是将对方的下颌抬起,“怎么了?”

        王熙凤竭力让自己保持一种冷傲的模样,挣扎了几下,却又未能摆脱对方另一只胳膊揽住自己的腰腹,只能竭力把自己的头向后仰,让自己和对方的面孔保持一定距离,“铿哥儿,你把我叫来就是想要折辱么?我王熙凤在你心目中就只是你发泄一番就丢在一边儿的青楼女子?”

        冯紫英内心也是无语,不是你要见我么?不是我没法再进府你说你可以出来么?怎么却成了我要如何折辱你,还把你当青楼女子了?

        但他知道这些话也只能在心里想想,要说出来,那就真的是要撕破脸,恐怕一拍两散了。

        “欸,凤姐儿为何如此说?”冯紫英目光澄澈,注视着对方:“难道我冯紫英为人行事处世立身在凤姐儿心里就如此不堪?那一日恩爱之后我说过的话,凤姐儿难道就全数忘了?我可没忘。”

        一句“我可没忘”让王熙凤眼圈又红了,随即将头扭到一边,冷声道:“谁知道你说了些什么?不过是男人兴之所至信口而言罢了,……”

        “天地良心,凤姐儿要这么说,难道要我剖心挖肝?”冯紫英感受到对方情绪的软化,心里稍微一松,“我对你是什么情分心意,难道你心里感受不到?”

        这女人就是麻烦,有些时候你完全猜不到她内心究竟在想些什么,尤其是像王熙凤现在的情形,他也能理解。

        本来就被和离了,现在甚至是无家可归了,可原来又是荣国府里高傲不可一世的琏二奶奶,又和自己有了肌肤之亲敦伦之事,难免就会担心自己会看不起她,加之在这样一个环境下,各种焦虑、烦躁、担心和期盼情绪骤然间交织在一起,被自己不经意的一个动作就给引发了,就想要倾泻出来释放出来了。

        只不过自己却就赶上了,还得要温言相劝,美言宽姐,甚至好生抚慰一番,这才能慢慢将其导入港。

        似乎是有些触动,王熙凤没有再剧烈挣扎,但是身子仍然有些僵硬,冷声道:“我倒是没感觉到你铿哥儿心里有什么情意情分,那你说给我听听。”

        冯紫英心里一苦,这还把自己给套上了,但是表面上却半点颜色不敢露出来,脑子里却迅速盘旋思考如何应对这个问题,女人是感性动物,回答得不好的话,弄不好今日就别想近身不说,便是日后都要大费周折。

        看到一个推书公众号还不错,大书荒三十六计,感觉还是有点儿水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