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庚字卷 七十二节 撕扯

庚字卷 七十二节 撕扯

        和贾赦把各种事宜交代清楚,冯紫英才发现贾赦也并非自己所料想的那般不堪,或许此人品性的确不堪,但是要说作为一个备受母亲薄待却又隐忍不发,还能琢磨出各种旁门左道捞银子的荣国府的嫡长子,想在这千人之众的荣国府里坐稳,也并不那么简单。

        谁都知道因为老祖宗的偏心,二房更得宠,贾政也好,宝玉也好,都更得老祖宗的喜欢,甚至连家都一直是由王夫人来管,一直到后来移交给作为贾琏媳妇的王熙凤,那也是因为王熙凤是王夫人嫡亲侄女,但谁也无法否认贾赦是荣国府嫡长子,一品将军。

        老祖宗百年之后,这贾府还能谁说了算,真不好说,而且这爵位也势必是跟着贾琏这一脉走的,贾政、宝玉再怎么受宠,最终能得一个分家多分点儿财产就算是不错的结局了。

        如果不分家,贾政、宝玉那就得一辈子都生活在贾赦、贾琏的阴影之下,除非贾政的那个五品闲官能真正干出点儿名堂来,但很显然,贾政若是能有那般本事,也不至于在工部碌碌数十年了。

        对贾赦的印象有所改观,但也只能是作为一个可以合作者,既然是合作者,冯紫英也要给对方提一些要求,包括节奏要按照自己的安排来。

        虽然不知道冯紫英提到的节奏是什么意思,但是贾赦也隐约估计到这可能和朝政有关,但这就不是他所关心的了,他只需要按照冯紫英的要求做好就行了。

        “贤侄,中午就在愚伯这里小酌如何?”贾赦心情异常的好,谈成了这样一笔大生意,虽然接下来肯定还有不少活儿,这随后一段时间肯定会格外忙碌,但贾赦却是心满意足。

        忙也好,辛苦也好,都不要紧,关键是有银子收入,甚至贾赦也隐隐感觉得到,往日那些和自己接触的武勋们那种若有若无的轻蔑不屑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认可和看重,这种尊重感也是贾赦从未在荣国府内获得过的,远胜于在府内下人们对自己的那种敬畏。

        冯紫英犹豫了一下。

        单独和贾赦在一起吃酒,肯定会在荣国府里引起许多人的关注,不过这等事情哪怕贾赦做得再隐秘,迟早也要慢慢为人知晓的,几百将佐,涉及到起码也是上百个家庭,众说纷纭,哪里可能保得了密?

        不过就是先利用各种信息不对称吓唬一下对方,让他们盼着自己家人早日回来的心理,让他们暂时守秘罢了,但人多嘴杂,在冯紫英看来,能守秘一二十日只怕都是难能可贵了,没准儿几日后就能传遍。

        以贾赦的性子他自然是不在乎任何人的看法的,更何况这等事情也没什么不能见人的,还能收获一大茬儿各家武勋们的人情,何乐而不为?

        贾政夫妇若是知道了此事,冯紫英还不好判断他们的心态,不过贾政即将赴江西担任学政,估计也不会有什么看法,顶多也就是对自己怎么突然间又对贾赦另眼先看有些意外罢了。

        至于府里其他人,冯紫英自然不在意,便是贾母恐怕也不能说自己提携其嫡长子一把有什么不对吧?不能说你老二都去江西当学政了,老大合理合法挣点儿银子也错了吧?

        “也行吧,那就叨扰世伯了。”冯紫英想了一想,也就答应了。

        “好,善保,立即让后房做几个拿手的菜,我和铿哥儿好好喝几盅。”贾赦大喜。

        这趟生意当然还不止于此,虽说这三四十人基本上囊括了自己的人脉,但是并不代表自己就不能去拓展更宽的渠道。

        人托人,人介绍人,哪怕是那些五百一千赎金的家庭,这积少成多,没准儿还能捞几千两呢,这都还要依赖于眼前这个铿哥儿,想到这里贾赦就干劲儿大增。

        “留饭了?!”王熙凤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贾赦居然留饭了?这可是破天荒第一人,便是那孙绍祖来了府里这么多回,好像也没留过饭吧?

        而铿哥儿居然还答应了。

        这同样不符合铿哥儿对贾赦的观感啊,王熙凤很清楚铿哥儿对贾赦的不屑,现在居然能留下来吃饭饮酒,厨房还要加菜,这太令人目瞪口呆了。

        “是啊,王善保亲自去厨房打招呼,让柳嫂子赶紧准备。”红玉也一样很惊奇,估计这个消息立即就能在府里不胫而走,瞬间传遍。

        “莫不是因为琮哥儿也要像兰哥儿那样拜冯大爷为师?”平儿迟疑着问道。

        “不可能,为一个琮哥儿的事情,老爷能和铿哥儿说一上午?还用得着王善保在外把门?”王熙凤断然摇头,“肯定是什么大生意,而且是只能靠铿哥儿才能做得成的营生,否则老爷岂会如此热络逢迎?”

        “那怎么办?”平儿也没有了主意,“冯大爷明日便要启程回永平府,总不能……”

        见平儿脸一红,王熙凤也想到那一日的情形,浑身一阵酥麻,赶紧摇了摇头,把脑海中那些情形丢开,“不急,既然要在府里用饭,这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走了,让小红去盯着,只要那边有要走的迹象,你便去仪门外候着,假作碰上,……”

        “可万一是大老爷送出来呢?”平儿又问道。

        王熙凤也一愣,“不能吧?之前不是让王善保去门上候着的么?”

        平儿摇摇头:“那可不一定,都留饭了,大老爷何曾留过人饭?”

        王熙凤想了一想,“不管了,你先和小红去盯着,总归实在不行出门你在角门外去候着,我就不信他出门就能不见人了。”

        “可奶奶,冯大爷一出门只怕就是不能在进府了。”平儿提醒道。

        “他不能进府,我出府便是。”王熙凤一咬牙,不搞明白贾赦和冯紫英之间究竟葫芦里卖什么药,她心有不甘。

        面对着板着脸的王氏,贾政也是无语。

        眼见得蒙古人已经开始退兵,贾政已经开始琢磨着要准备南下的事宜了,王氏自然是不会跟着去的,那就只有赵姨娘跟着去了,这也是贾政所期望的。

        他和王氏早就进入了相看两不厌的状态,两不厌,那也就意味着仅仅是两不厌,不至于到两厌的状态,换句话说,也就是寡淡如水的境界,也就是因为还有宫中元春,府里的宝玉,另外两人也还要维持夫妻模样罢了。

        “夫人,铿哥儿要见谁,这谁还能干涉过问不成?大哥宴请铿哥儿,没请我也很正常啊,我马上就要外放南下了,本来这段时间也很忙,再说了,前段时间我和大哥不是还和铿哥儿吃了顿酒么?”

        贾政无法理解王氏的心态,平素铿哥儿也没来自己这边,有时候就是直接进园子,大家都知道就是去看宝丫头和林丫头,心照不宣,也没见王氏怎么样,怎么这一次大哥留铿哥儿的饭,王氏就这么不悦了?

        “老爷,大伯是什么性子我们都清楚,你何曾见过他留外客饭?”王氏脸色平淡,但语气却是不善,“虽然妾身不知道前几日大伯老爷和铿哥儿说了什么话,但是大伯对铿哥儿历来是不怎么待见的,怎么陡然间就变得如此热乎了?若是里边没有什么古怪,妾身是不信的。”

        贾政微微一怔之后也觉得王氏所言不无道理,自己兄长的心性阖府皆知,怎么就突然对铿哥儿这般热络起来?

        “莫不是大哥想要让二丫头……”贾政试探性地问道。

        王氏点头又摇头,“或许是有这方面的瓜葛,但是大伯不该如此热络,肯定内里还有什么更能让大伯动心的事儿,妾身是担心大伯莫要那我们荣国府的名声去做些事情,万一出了什么纰漏,却不是大伯一个人的事儿了。”

        话里话外,就是想要让贾政去打探打探,贾赦和冯紫英之间究竟有什么勾当。

        若是以往,王氏是没有这么大兴致去过问这些的,就算是贾赦和冯紫英有什么勾当,她也懒得过问,只要不影响到府里自家生活,那也由得他们去,但现在,情形有些不同了。

        前几日王熙凤便找过她,提到了贾琏在扬州纳妾生子的事情,说兴许一年半载后贾琏就要带着妾生子回来了,甚至也可能就在扬州要娶妻了,她便不能留在府里了。

        这让王氏有些伤感。

        凤姐儿在府里几年,尤其是几年里替她管理府里事宜,算是劳苦功高,现在却落得个这种下场,委实让人心寒。

        但这都在其次,凤姐儿告诉她现在府里的情形每况愈下,从查抄赖家弄来的银子照这种情形下去,顾及顶多能维系到明年中,也就是说还有大半年时间,贾家又要进入不断的抵当发卖状态,问题是这荣国府里这些压箱底家当,究竟还能支撑得了多久?

        凤姐儿的去意未尝没有这方面的原因,可是换了谁,难道就就能解决得了这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难题?